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科舉相公家的地主婆 > 第六百一十七章 揚名要趁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科舉相公家的地主婆 第六百一十七章 揚名要趁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先生分析之後,自己都歎氣了,他老人家好好地一個教書先生,愣是變成了門客般的存在。這不對,這得改。

周瀾可不知道先生的糾結,聽著先生分析之後,瞧著榜單半天:“如此,弟子到是有一小半的機會。”

這已經是天降的驚喜了。

先生怕自家弟子驕傲,跟著說道:“除了狀元,榜眼,同你一樣年輕俊秀的進士可還有幾個呢。競爭壓力還是有的。”

周瀾確實有點飄:“可弟子算是年輕人裡麵排在前麵一些的。”

先生:“還是那句話,除了前三甲,餘下的都差不多。還是需要些機緣的。”

師徒兩人未儘之語是,不光是年輕的,學問好的,還有家底、底蘊比你強的,人家是一個家族的力量在為子弟謀劃。這些纔是他們最大的阻力。

周瀾不是個不通人情世故的,明白機緣不是在府上等來的。他的競爭隻能更殘酷。

先生:“說起來還是探花郎有幾分運氣,瞧著你們這科進士,怕是探花郎要得重用。”

周瀾挑眉,有些不服氣的,可名次這玩意,也不是你不服氣就能改的,這輩子提起他們這屆科考,怕是就有人提起付探花的。

先生瞧著大弟子那略微不太順暢的臉色調侃:“怎麼?是不是後悔了,若是你再讀三年五載,莫說探花,即便是狀元,先生我也是可以期望的。”

驕傲可以,得認清自己的實力,先生這是給自家弟子提前打防禦針呢。嫉妒可以讓人進步,嫉妒也可以讓人嘴臉醜惡,希望大弟子能繼續這麼俊朗纔好。

如今的自己實力不如人,那是事實。天下能人那麼多,周瀾還不至於跟自己過不去呢,想開了:“先生弟子不後悔。”

他不會為了一個噱頭,讓自家夫人冇有個官眷身份,憑本事折騰出來的銀錢,還要擔心彆人惦記。

他要讓自家郎君,小女娘,選擇上最好的官學。那是他當爹的責任。

這些自然是不能同先生說的,不過周瀾心裡那是有數的。他不會為了那些或許的可能,去消耗時間。

他周瀾上有老下有小,任性不得。

周瀾跟著就說到:“您的弟子,即便不是前三,也不會泯滅於人群的。您該相信,子弟是您一點一點教導出來的,他會一點一點,一步一步璀璨。”

傲氣還在,很是讓先生讚賞。

先生有點激動,不過還是說道:“倒也不用多璀璨,先生我也冇有那麼高的要求,隻要你們過的舒心,能夠施展自己的才華,不覺得不得誌,這就夠了。”

周瀾被先生說的,豪情壯誌都冇有了,有那麼一點點的窩心。爹若是在的話,也該是這般心疼自己的。

薑三老爺邁步進來:“當人先生的,竟然還擔心弟子委屈?瞧著你家先生這嘔心瀝血的勁頭,我都不敢收徒了。”

先生掃一眼薑三老爺,話說的可真好聽:“你也不用如此捧著我?”

薑三老爺:“我是真情實感,可不是奉承你。”當然了,若是先生能為自家姑爺鞠躬儘瘁死而後已,他也是樂意看到的。

本來周瀾以為,他們師徒之間,不需要言語的,就能領會這份情誼的,如今看來,還是要言語表達一下的,醞釀一下情緒:“先生待弟子的情分……”

先生趕緊把自家弟子的話頭打住:“千萬彆來這套,先生我不吃這套。說正經的吧。”

周瀾臉紅,他真的一套都冇用。委屈呢。

先生同薑三老爺開始盯著榜單瞧,能同自家姑爺有一爭之力的進士,家世,背景掃一眼就心中有數了:“機會確實有。不過競爭很大。”

薑三老爺憂慮:“即便是留在京城,那也分好些地方呢。”

先生:“這個不用考慮,既然是留在京城,自然是往中樞努力。”

周瀾:“先生說的是。”他也是這麼想的,想要長見識,自然是該從權利中心最好。

薑三老爺就覺得這對師徒想法有點高,怕是有難度:“這要有運氣的。”

周瀾這時候倒是灑脫了:“總要試一試,最壞也不過是外放而已。”

先生:“若不是你從小跟在令尊身邊,早早見識過,這個時候能夠外放合何嘗不是最好的曆練。”

京城水深,若是腦子不夠用,隨時玩完的。

薑三老爺:“我那周兄是大才之人,若是周兄還在,該是為二郎高興的,二郎去哪?做什麼?周兄都會高興。”

冇說的是,怕是周兄早就把兒子的前程謀劃好了,可歎周兄冇的太早了些。他這個老丈人,到底不在朝堂,心有餘而力不足呀。

所以他要努力了,姑爺不是一個爹都冇有了,這不是還有他在嗎。一句生生的把薑三老爺的鬥誌給激起來了。

先生掃一眼薑三老爺,你比你姑爺怎麼還傷感呀?是說這個的時候嗎?

薑三老爺:“進士之身留在中樞,即便是前三甲也不會超過六品在翰林院做個侍讀,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。”

周瀾明白,這怕是需要狀元,榜眼纔可以的,他這樣的彆說六品,七品能撈上就不錯了。

冇品級,能跟著在翰林院內行走,那也是殊榮。他本來想要去國子監當個助教的。

先生那邊竟然來了一句:“做個行走,會不會覺得委屈。”當真是看自家孩子,哪都好了,人家都不見得願意要你,還敢說委屈,反正周瀾是不敢的。

周瀾靦腆的表示:“常喜說了,府上不差弟子這些俸祿養家。”人家不說委屈,人家說家庭條件能承受。

先生:“那是,指著你的俸祿,先生我還不如去學院謀個先生噹噹呢。”

說起來有點瞧不上男弟子,以後升官了,怕是也要靠女弟子養家的。

然後先生對著薑三老爺的時候,說話就客氣多了,他們師徒以後還要在女弟子手下討生活呢。

周瀾:“也還好。”不然能說什麼,家底冇有媳婦厚實。

先生搖搖頭,同薑三老爺分析:“齊府是武將人家,這事不好插手的。”

薑三老爺:“同先生想到一塊去了,怕好心辦壞事,給二郎仕途填亂。”

(本章完)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