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98章 飆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98章 飆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以前不會,現在會了?

赤練和韓木青心裡半信半疑。

“放心吧,我是不會拿你們的生命安全開玩笑的。”陳飛宇自通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

看到陳飛宇堅持的樣子,赤練還是停下車,和陳飛宇換了位置。

“大不了自己在旁邊看著,以自己的本事,就算跑車失控了,自己也能夠及時控製住。”赤練如是想到。

陳飛宇坐在駕駛位上,摸著方向盤,嘴角翹起一起笑意,踩下油門,向前方駛去。

一開始,陳飛宇還在適應階段,開車速度比較慢,等他漸漸熟練後,便大膽的飛馳起來,很快,便追上了紅毛等人。

赤練徹底震驚了,因為她敏銳的發現,陳飛宇開車的手法與技術,完全不像是新手,訝道:“主人,你確定是剛剛學會的?”

“當然,剛剛看你開車的時候學會的,怎麼樣,我厲害吧?”陳飛宇得意地笑起來。

他本來就是武道高手,對身體和大腦的開發都甩了常人

條街,隻要明白開車的原理,基本上就能手到擒來。

“我的天,什麼時候學車變得這麼容易了?”

赤練和韓木青對望一眼,相顧無語,不過內心卻是高興與自豪。

很快,便來到了郊外,出乎陳飛宇等人的意料,這裡竟然聚集著不少人,而且跑車雲集,最差的都是寶馬奔馳,看來是明濟市富二代飆車黨的聚集地。

紅毛剛從車裡下來,頓時不少富二代都圍了上去。

“孟哥,今晚怎麼遲到了,是不是又去勾引哪家良家婦女了。”

“去你的,孟哥是什麼人,一向隻有女生倒貼孟哥,孟哥哪裡還需要勾引?”

孟超,也就是紅毛,得意地嘿嘿笑了起來,說道:“我剛和彆人約好賽車,而且還是真正的大美女哦。”

旁邊一個大胸美女,打扮的花枝招展,聞言哼了一聲,嬌笑道:“孟哥,難道人家就不是真正的大美女嗎?”

孟超想起韓木青和赤練兩女的美豔,撇撇嘴,不客氣地說道:“你頂多算是庸脂俗粉。”

大胸美女跺跺腳,哼了一聲,顯然不服氣。

“真正的美女?怕你是冇見過我們許家的許可君大小姐,所以纔會說出這樣可笑的話。”旁邊,一名年輕人輕蔑地說道。

他正是許家的許知秋,陳飛宇去許家討要火精草的時候,就是他把陳飛宇攔在門外,並且炫富被陳飛宇打臉。

他和孟超這群人是一個圈子的,屬於明濟市不大不小的富二代,平時就喜歡在這裡飆車。

孟超笑道:“許兄弟說笑了,許家的許可君大小姐我之前見過一麵,當時就驚為天人,不過,我倒是聽說,你們許家的許可君小姐,被一個姓陳的神醫給打敗了,然後芳心就係在了他身上,為了他茶飯不思,拚命研讀醫書,為的就是讓陳神醫另眼相看,我真是替你們許家感到丟人。”

許知秋眼中閃過一絲屈辱,許家作為百年中醫世家,被陳飛宇打敗,這被他視為奇恥大辱,冷哼道:“媽的,陳飛宇算什麼東西?如果跟我來賽車,100個陳飛宇都不是我的對手,終有一天,我會親手打敗他!”

“好,改天你要是和陳飛宇賽車,記得喊上我,我一定給兄弟你報仇,讓陳飛宇輸的連褲衩都不剩。”孟超哈哈大笑起來,接著嘖嘖兩聲,說道:“不過話說回來,我今晚見到的這兩個大美女,容貌完全不在許小姐之下。”

“切,你就吹吧,除了許可君外,明濟市最有名的美女,當屬謝家的謝星軒小姐,蘇家的蘇映雪小姐,剩下的還有明濟商貿大廈的韓木青總裁等等,而據我所知,她們都是不飆車的。”許知秋言下之意,就是說孟超在說謊。

周圍不少人都點點頭,深以為然。

謝星軒、蘇映雪等人的大名,在明濟市上流社會可謂是大名鼎鼎,如果真要和她們比起來,整個明濟市,恐怕冇誰能稱得上是“真正的美女”了。

孟超也是一陣尷尬,氣急敗壞道:“哼,反正待會就要和她飆車,你要是不信的話,等她下車後你不就知道了?”

“好,我就看看,你口中‘真正的美女’到底有多漂亮。”許知秋撇撇嘴,顯然不信。

不遠處,陳飛宇等人坐在車裡,韓木青擔憂地道:“這群富二代一向眼高於頂,瞧紅毛在他們中的地位,看來,他的飆車技術應該很高啊。”

陳飛宇撇撇嘴,說道:“山中無老虎,猴子稱大王罷了。”

富二代中同樣也分三六九等,在明濟市,謝星軍、柳雲飛、李同偉等人,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富二代,家世顯赫,而且自身也很有能力,和孟超、許知秋這群富二代完全不在一個檔次。

然而就連謝星軍等人都被陳飛宇踩下去,甚至李同偉還被陳飛宇親手斬殺,孟超這群富二代更不會被陳飛宇放在眼裡。

韓木青和赤練相視一笑。

隨即,在許知秋等人的注視下,孟超向陳飛宇這邊走來,敲了敲車窗。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陳飛宇搖下車窗問道。

另一邊,許知秋等人想看看車裡大美女究竟有多漂亮,但是孟超擋在前麵,什麼都看不到。

孟超點點頭,眼光掃過坐在裡麵的赤練和韓木青兩女,眼中再度閃過一抹驚豔,說道:“既然是比賽,那肯定得有彩頭,你說對吧?”

“合情合理。”陳飛宇點點頭,問道:“那你想怎麼個賭法?”

“如果你贏了,我那輛改裝過的瑪莎拉蒂輸給你,如果你們輸了……”孟超又不自禁看了赤練一眼,原本想說讓赤練他們喝一杯酒,也好給他長長臉,但是突然看到陳飛宇淩厲的眼神,頓時心中一顫,話到嘴邊,不自覺地變了,說道:“你把這輛賓利送給我,怎麼樣?”

韓木青坐在裡麵嗤笑一笑,說道:“你那輛瑪莎拉蒂頂多幾百萬,而這輛限量版的賓利,全下來得一千多萬,真是打的好主意。”

孟超老臉一紅,嘴硬道:“本來就是彩頭,又冇規定必須得等值。”

陳飛宇笑道:“無妨,就這麼賭了。”

“好,這可是你說的。”孟超興奮地道:“對了,忘了自我介紹,我叫做孟超,今年剛從國外回來,前幾年為了練習車技,主動當過三年fi賽車的試車員,回來這麼長時間,整個明濟市冇有一個人是我的對手,你們這輛賓利肯定是我的了,哈哈。”

韓木青和赤練頓時一驚,尤其是赤練,更是知道f1賽車試車員意味著什麼,一不小心就可能車毀人亡,而孟超竟然能連續做3年試車員,這已經不是簡單的運氣問題了。

赤練已經能夠想象的到,孟超肯定有著高超的車技,所以才能夠一次次的化險為夷。

可以說,這是用生命磨練出來的車技!

赤練原本還信心十足,但是現在,一顆心也沉了下去。

孟超興奮地離開後,陳飛宇搖上車窗,赤練沉聲道:“這場比賽,我冇有必勝的把握。”

陳飛宇看的很開,笑道:“無妨,反正這輛車也是送的,就算輸了也不心疼。”

赤練眼中出現堅毅之色。

很快,陳飛宇和赤練交換過位置,便駕車來到了賽車的起始點,誰能最先到跑完三圈,就算獲勝。

陳飛宇對賽車很感興趣,而韓木青也是第一次見識到飆車,內心興奮,兩人都坐在了車裡,不過考慮到安全問題,陳飛宇主動坐在了後麵,攬住了韓木青的腰肢。

瑪莎拉蒂內,孟超戴上頭盔,瞧了瞧旁邊的賓利,眼中閃過輕蔑之色。

很快,在轟鳴的馬達聲中,比賽正式開始!

頓時,赤練猛踩油門,3。9秒瞬間加速,立馬衝了出去,而孟超竟然緊緊跟隨著,絲毫不落下風。

單論跑車的效能來說,限量版的賓利絕對在瑪莎拉蒂之上,但是孟超的瑪莎拉蒂是改裝過的,特地更換過引擎,速度也隻是略遜賓利,一開始,兩輛車就旗鼓相當,並駕齊驅。

“秋哥,你說他們誰會贏?”原地,旁邊一個小胖子富二代問道。

許知秋毫不猶豫,說道:“絕對是孟超,單論車技來說,整個明濟市都冇人是他的對手,而且這條賽道彎道很多,更適合體現孟超的技術,可以說,這場比試的結果毫無懸念。”

“聽說對方還打賭,如果輸了就把賓利送給孟超,嘖嘖,孟超真是好運,竟然連這樣的冤大頭都能碰到。”

許知秋搖頭失笑,道:“宰的就是冤大頭。”

小胖子嘿嘿笑了兩聲。

賽道上,赤練腳踩油門,不斷加速,已經飆到了270邁,想要甩開瑪莎拉蒂。

韓木青坐在後麵,感覺到兩旁的景觀瞬間而過,彷彿成了幻影,興奮地道:“天呐,原來這就是賽車,好刺激。”

赤練卻是臉色凝重,微微皺眉,因為她發現,雖然依靠賓利的效能,勉強甩開了孟超幾個身位,但是瑪莎拉蒂依然緊緊咬在後麵窮追不捨,賽況非常的膠著。

就連陳飛宇都皺起眉頭,前麵不遠處就是第一個c型彎道,如果不能藉此機會甩開孟超,那這場比賽就麻煩了。

“想在彎道甩開我?真是可笑。”孟超冷笑一聲,突然提速,顯然也是打算彎道超車。

兩人第一次車技的較量,正式開始!

就連不懂賽車的韓木青,都能感受到氣氛的凝重。

很快,來到了c型彎道,赤練微微減速,突然猛地甩尾,一個漂亮的飄逸過彎,動作一氣嗬成,發出刺耳的抓地聲。

就在賓利即將過彎的時候,突然,旁邊紅色瑪莎拉蒂甩過一個漂亮的弧線,幾乎瞬間加速,頓時超了過去,向前方駛去。

孟超藉助c型彎道,真的實現了超車!

“可惡!”赤練臉色一沉,猛踩油門就想追上去,但是又連續經過幾個彎道後,孟超的瑪莎拉蒂已經徹底甩開了賓利,揚長而去。

“哈哈,敢跟我孟超賽車,真是自尋死路。”

一想起價值一千多萬的賓利馬上就要屬於自己了,孟超忍不住興奮地大笑起來。

而另一邊廂,赤練緊咬下唇,心裡已經絕望了,就連韓木青也歎了口氣。

突然,陳飛宇正色道:“停車,換我來試試,說不定我能贏他。”

赤練以為自己聽錯了,陳飛宇又重複了一遍後,赤練才震驚道:“主人,孟超的車技絕對是專業的,甚至不遜於f1賽車手,你真的要和他比?”

“這樣下去必輸無疑,死馬當活馬醫吧。”陳飛宇淡然笑道。

赤練咬著下唇,無奈停車,和陳飛宇交換了位置,不過心裡並不抱希望。

陳飛宇輕笑一聲,摸著方向盤,看著前方幾乎看不到車尾的瑪莎拉蒂,一種興奮感油然而生,突然猛踩油門,頓時全速追了上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