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97章 暗潮在湧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97章 暗潮在湧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省城,趙家。

趙世鳴獨自坐在彆墅花園的涼亭中,一邊品著上好的鐵觀音,一邊向池塘裡撒下一把魚食。

“3個小時前,柳家的柳雲飛傳來訊息,仇先生已經前往望江樓去找陳飛宇,按照仇先生的劍道修為來推算,現在陳飛宇應該已經身首異處了,不但報了屠岩柏先生的大仇,就連悠然應該也快回來了。”

數日以來,就以趙世鳴今天的心情最好,忍不住嘴裡哼起了小曲。

突然,手機鈴聲響了起來,趙世鳴一個激靈,連忙從石桌上拿起手機,見到是柳雲飛打來後,嘴角忍不住出現一絲笑意。

他迫不及待地接通電話,興奮地道:“柳賢侄,陳飛宇是不是已經被仇先生殺死了,小兒悠然應該也找到了吧?”

電話那端,柳雲飛沉默了。

趙世鳴微微皺眉,心裡突然升起不祥的預感,說道:“到底怎麼樣了,仇先生現在又在哪裡?”

“仇宗師已經……已經死了……”手機裡傳來柳雲飛艱難的聲音。

“你說什麼?”趙世鳴大驚失色,連手機都差點冇拿穩掉在地上,震驚道:“這究竟是怎麼回事,仇先生可是劍道宗師,就倆現代槍械都冇辦法殺死他,他怎麼會死?”

手機裡繼續傳來柳雲飛凝重地聲音:“咱們都錯了,陳飛宇並不是‘通幽後期’巔峰高手,而是一位宗師強者,甚至比仇先生還要強。仇先生和陳飛宇在望江樓一戰,最終死在陳飛宇的劍下,而且……”

這個訊息太過驚人,趙世鳴感覺自己有些消化不了,深吸一口氣,繼續問道:“而且什麼?”

“而且,根據我的猜測,趙悠然極有可能也被陳飛宇殺死了,趙家主,還請節哀順變。”

“嗡”的一聲,趙世鳴腦海中頓時一片空白,捂著心口向後倒退了兩步。

柳雲飛繼續道:“現在情況嚴峻,以我對陳飛宇的調查,他性格睚眥必報,說不定會前往趙家尋仇,趙家主,希望你早點做好準備。”

“我明白,謝謝你的告知。”趙世鳴強壓下心中怒火,道:“我會想辦法通知仇先生的師門,讓其中的高手來找陳飛宇報仇。”

等柳雲飛掛斷電話後,趙世鳴心中怒火再也壓抑不住,猛地把手機摔了個稀巴爛,怒道:“陳飛宇,我趙家與你不死不休!”

此刻,陳飛宇並不知道趙家打算繼續向他尋仇,不,就算知道了估計他也不會太過在意。

他翻看完《渾元劍經》後,發現後麵記載著三招劍訣,分為天地人三劍,每一劍的威力都強大無比,遠勝過仇劍清所施展的“日芒劍式”,隻是可惜的是,就算以陳飛宇目前的修為,想要施展出來,都會非常的吃力,內心再度湧起了抓緊時間修行的念頭,便盤腿而坐,開始打坐練功。

至於原本紙質版的《渾元劍經》,已經化作一縷劍意,完全消散於天地之間了。

可以說,這個世間,也隻有陳飛宇才知道《渾元劍經》。

接下來的幾天,蔣天虎、荊宏偉等一方大佬相繼登門拜訪,恭敬地送上大禮,每一件禮物都十分珍貴,比方說,蔣天虎就送了一輛限量版的賓利,而荊宏偉更是豪爽,直接送出明濟市某個高檔小區的整棟花園洋房。

縱然是見多識廣的赤練,心裡麵都是咋舌不已。

對於這群人送出的大禮,陳飛宇照收不誤,他心裡很清楚,這些人之所以這麼大方,無非是擔心自己還在記恨他們的臨陣倒戈,所以花錢來買個平安,如果不收下的話,他們反而會心驚膽戰。

更何況,陳飛宇有今時今日的地位,完全是先殺屠岩柏,再殺仇劍清,硬生生殺出來的,收下去完全心裡無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成仲過來的時候,還帶著她的寶貝外孫女司徒影,司徒影特意打扮過,妝容精緻,非常漂亮,雖然她還是高三學生,但是打扮的很成熟,清純中有一股成熟的嫵媚,在這種強烈的反差下,對異性有一種特彆的吸引力。

成仲把禮物送上後,硬是賴在陳飛宇的彆墅裡冇走,三兩句話中,就把話帶到了司徒影的身上,在他嘴裡,簡直把司徒影誇成了一朵花,而陳飛宇更是少年英豪,就差直說兩人是天生一對了。

司徒影難得的臉頰羞紅,不住的拿眼睛偷瞧陳飛宇。

對於成仲的想法,陳飛宇看在眼裡,心裡明鏡似的,不過並冇有什麼表示,惹得司徒影神色一陣黯然。

等成仲和司徒影離開後,赤練看著簡訊上顯示的資訊,眉宇間閃過一絲疑惑,說道:“主人,剛剛得到的訊息,孫家和李家這兩天在頻繁的走動,好像在背地裡搞什麼陰謀,我擔心會對主人不利。”

孫家的孫紹輝,李家的李同偉兄弟,全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,雖然他們冇有切實的證據,但隻要他們腦子不傻,都會知道這件事跟陳飛宇脫不了關係。

陳飛宇笑了笑,自通道:“一切的陰謀詭計,在絕對的武力麵前,都會變得蒼白無力。”

赤練重重點頭,內心也跟著開朗起來。

隻是陳飛宇並不知道,在孫家和李家的背後,還有另外一個強大的勢力在做幕後黑手,暗潮湧動,黑雲壓城。

隨後的幾天,陳飛宇徹底閒暇起來,每天就是陪陪韓木青和謝星軒兩女,日子過得悠閒自然,豔福多邊。

這天晚上,陳飛宇陪著韓木青看完電影,一起走出電影院。

韓木青嘴角掛著滿足的笑意,拉著陳飛宇的手,突然說道:“飛宇,明天晚上有一場上流社會的酒宴,到時候你能陪我一起去嗎?”

陳飛宇原本不想去,可是看到韓木青期待的神色後,便點頭答應了。

“飛宇,謝謝你。”韓木青眼中綻放出動人的神采,主動獻上了香吻。

片刻後,兩人相視一笑,攜手向前方不遠處的賓利走過去。

這輛賓利正是蔣天虎送的,因為要和韓木青約會,陳飛宇就讓赤練開了出來,一開始韓木青的確驚豔到了,再看到更加美豔的赤練後,韓木青又是驚訝又是疑惑,赤練及時表示自己是陳飛宇的侍女,韓木青纔將信將疑的點點頭。

突然,陳飛宇和韓木青眉頭微微一皺,看到有四個年輕男女正圍在賓利的旁邊議論紛紛,旁邊赤練正在跟他們說著什麼,表情好像十分無奈。

陳飛宇加快腳步走了過去,赤練見狀,連忙走了過來,喜道:“主人,你可回來了。”

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陳飛宇好奇問道。

赤練一指那四名年輕男女,撇撇嘴,不屑道:“他們想跟我賽車,我已經拒絕過了,他們還糾纏不放。”

“原來是這麼回事。”陳飛宇恍然大悟。

突然,那四人走了過來,當先那人染著一頭非主流紅髮,看著有二十四五歲,笑道:“美女,怎麼樣,跟我們比試一場吧,這麼好的跑車,不賽車太浪費了。”

突然,他看到陳飛宇旁邊的韓木青,美貌竟然不在赤練之下,神色驚豔地同時,心裡想到:“靠,明濟市什麼時候有這麼多頂級大美女了,我以前怎麼冇見過?這個男的又是誰,身邊有這麼漂亮的美女,而且一次還是兩個,靠,真他媽好豔福。”

赤練瞥了紅毛一眼,神色一陣鄙視。

她可是排在天狼榜上的殺手,雖然排名非常靠後,但是作為一名專業的殺手,無論跑車、遊艇,甚至是直升飛機,都是必須掌握精通的技能,更彆說是彆的高新科技槍械了,所以赤練的確有鄙視他們的資格。

如果依照她之前的性格,早就忍不住和這群非主流比起來了,隻不過現在跟了陳飛宇,就得一切以陳飛宇為主,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性了。

“主人,咱們還是走吧。”赤練說道,眉宇間有一抹不易察覺的遺憾。

好像是看出赤練的想法,陳飛宇拍了下她的肩膀,笑道:“反正也是出來玩,如果你想跟他們賽車的話,那咱們就一起去吧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赤練驚喜地抬起頭。

看到陳飛宇含笑點頭後,赤練興奮之下,忍不住跳起來抱住了陳飛宇。

頓時,軟玉溫香抱滿懷,陳飛宇鼻端傳來陣陣幽香,不過卻是老臉一紅,因為他左手還握著韓木青的纖纖玉手,忍不住輕咳了兩聲。

赤練也醒悟到“正牌女友”韓木青還在旁,連忙羞紅著臉放開了他。

韓木青十分大度的笑了笑,赤練心裡一陣感激。

紅毛等人看在眼裡,心裡更加嫉妒:“靠,光明正大的腳踩兩隻船,而且還是兩個這麼優秀的女人,這傢夥太牛逼,太囂張了吧?嗎的,真叫人羨慕。不行,我一定要贏,讓她們知道我的賽車技術有多麼厲害,說不定藉此機會征服一個!”

想到這裡,紅毛伸出大拇指向後指指,挑釁道:“這裡是鬨市區,冇辦法賽車,你們跟我來。”

說著紅毛等人轉身走去,示意讓陳飛宇等人跟上。

讓赤練和韓木青意外的是,這群非主流的座駕,竟然也都是名貴的跑車,尤其是紅毛,是一輛改裝過後的紅色瑪莎拉蒂。

赤練開著賓利,一路跟著紅毛,向郊區駛去。

陳飛宇主動坐在副駕駛位,觀察著赤練開車的操作。

他之前一直在山上,對賽車瞭解的不多,但是作為一個男人,血液裡天生就有飆車的基因,聽著馬達的轟鳴聲,突然心血來潮道:“赤練,讓我來開車試試。”

“主人,你不是不會開車嗎?”赤練訝道。

“以前不會,但是現在會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