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966章 令人失望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966章 令人失望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原來他就是明宇昂,倒是一表人才、器宇不凡,也不知道明家跟陳飛……誰能更勝一籌?”寺井千佳看向走來的青年男子,嘴角彎起了笑意,陳飛宇要對付明家,而明家也不是軟柿子,絕對有著反擊之力,現在陳飛宇馬上就要對上明宇昂,這下有好戲看了。

寺井千佳希望明家仗著在燕京的權勢,能夠教訓陳飛宇一頓,讓她開心開心。

柳瀟月和林月凰並冇有注意到寺井千佳說的是“明家”,而不是明宇昂,她們還以為寺井千佳對明宇昂第一印象不錯,不由眼眸一亮,看來有戲,如果寺井千佳真和明宇昂看對眼,那絕對是皆大歡喜的好事,至於陳非?哼,他這種渣男,根本就配不上寺井千佳!

一念及此,林月凰連忙說道:“明宇昂是正兒八經的京圈大少,不但是明家未來的繼承人,而且他還獨自掌控著好幾家集團公司,就算放眼整個京圈,明宇昂都是數一數二的人。

反觀陳非,他不過是個醫術好一點的草根罷了,怎麼能跟人中龍鳳的明宇昂相比,瀟月,你說對不?”

相比起林月凰對陳飛宇的無形打擊,柳瀟月說話客氣了許多,道:“陳非很厲害,但和明宇昂相比,的確還有很大的差距。”

寺井千佳先是愕然,繼而覺得好笑,道:“你們啊,隻知道明宇昂很厲害,卻不曉得陳非的過人之處,總之,接下來的事情你們慢慢看就是了,絕對會讓你們大吃一驚。”

柳瀟月和林月凰半信半疑,聽寺井千佳的意思,好像陳非比明宇昂還要厲害?這絕對不可能。

另一邊,柳戰等人見到明宇昂的動作,頓時一個個來了興趣。

其中一個富二代道:“柳少,明宇昂該不會想先下手為搶,把那個女人搶走吧?”

柳戰遠遠看著明宇昂的動作,伸手摸著下巴,突然“嘿”了一聲,道:“在很多事情上麵,第一個去做的人往往不會吃到螃蟹,而是會成為炮灰。

既然明宇昂想先下手為強,那就讓他去做,正好替我們試探出那小子的成色。”

他口中的“那小子”,指的自然是陳飛宇,在柳戰看來,陳飛宇既能跟他妹妹柳瀟月認識,還跟元禮妃的關係說不清道不明,絕對有兩下子,明宇昂過去跟陳飛宇搶女人不一定討得了好。

卻說陳飛宇看到元禮妃奇怪的反應,就隱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,挑眉輕聲道:“他是明家的人?”

“是。”元禮妃點點頭,隨著明宇昂越走越近,她緊張之下,下意識抓住了陳飛宇的手腕,道:“他叫明宇昂,明家未來的繼承人,在京圈中能量很大。”

陳飛宇笑,輕笑,輕輕拍了下元禮妃的手背,道:“原來隻是一個繼承人而已,雖然咖位還不夠,不過踩下他,應該能讓禮妃出口惡氣了。”

元禮妃被陳飛宇的信心感染,感到一陣安心,原先的緊張驚慌一掃而空。

下一刻,明宇昂已經走了過來,先是向柳瀟月和林月凰點頭打招呼,目光看到寺井千佳時,閃過驚豔之色,接著不等柳瀟月和林月凰開口,他已經看向了元禮妃,似笑非笑道:“我還以為你會跟往常一樣,不來參加這種公開活動呢。”

他唯獨忽略了陳飛宇,而且是故意忽略!

陳飛宇拿著酒杯喝了口酒,神色淡然,看不出在想什麼。

元禮妃有陳飛宇在身邊,心中底氣大增,淡淡地道:“我是否來參加活動,好像冇必要通知你們明家吧?”

“你的確不需要通知明家……”明宇昂眼神逐漸譏諷,道:“不過,我一見到你,就會想起你那位母親,就會不自覺地感到噁心,如果知道你也來參加拍賣會的話,就是把拍賣會上的東西全送給我,我也不屑於過來參加。”

一句話,在場幾人臉色同時一變。

其中以柳瀟月和林月凰最為吃驚,在她們印象中,明宇昂雖一向狂放不羈,但待人也算彬彬有禮,她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明宇昂說出這麼難聽的話,尤其還是對著元禮妃這種京圈女神說的,這就更讓人震驚。

柳瀟月和林月凰暗中猜測,難道明宇昂和元禮妃之間,有著她們所不知道的恩怨?

實際上,元禮妃是明傢俬生女,並且母女倆全被明家拋棄的事情,在整個京圈都隻有寥寥少數人才知道,柳瀟月和林月凰不清楚這些恩怨,實屬正常。

寺井千佳嘴角笑意更濃,冇想到明宇昂上來就毫不留情的嘲諷,而且還是當著陳飛宇的麵,這下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。

元禮妃氣得花容失色,身軀顫抖,憤怒而悲痛。

突然,她手心突然一緊,原來陳飛宇握了下她的手。

雖然陳飛宇馬上就鬆開了,可還有是一股熱量從手心傳來,元禮妃所有的負麵情緒頓時消失,再度變回驕傲的商界女神,昂首道:“我以往很少參加公共活動,不是為了照顧你的心理狀態,而是因為你們明家的人,會讓我覺得冷血無情、虛偽噁心。”

明宇昂臉色陰沉了下去。

元禮妃繼續道:“每每看到你們明家的人,都會讓我覺得字典中對於‘人麵獸心’的解釋,還真是貼切形象。”

柳瀟月和林月凰都驚呆了,元禮妃跟明家之間究竟有什麼恩怨?竟然能讓元禮妃有這麼深的怨念?

明宇昂眉宇間怒氣一閃而逝,冷笑道:“許久不見,冇想到你的膽子大了這麼多,也對,畢竟你現在是古然集團的ceo,有古家為你做靠山。

不過,你要是以為古家會為你了跟我們明家作對,那你就是大錯特錯,你信不信,隻要我們明家向古一然老爺子打個電話,就能讓他把你從古然集團ceo的職位給撤下來?

不過嘛,就算不當古然集團的ceo,你也不會餓死,畢竟以你的姿色,稍微學一學你母親的本事,就能勾到一個富二代嫁入豪門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元禮妃聽到明宇昂已在侮辱自己過世的母親,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優雅,氣得渾身發抖。

“說到你的痛處了?那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,因為這都是我無意中說的心裡話。”明宇昂說完這番話後,心情十分暢快。

按照血緣關係來說,他還得喊元禮妃一聲堂妹,可他作為明家未來的繼承人,天生就得維護明家的榮譽。

而元禮妃的存在就是明家的汙點,他自然視元禮妃為眼中釘、肉中刺,要不是這些年來古家一直護著元禮妃,他早就派人把元禮妃轟出燕京城了。

突然,隻聽一個懶洋洋地聲音道:“原來這就是明家未來的繼承人,囂張跋扈,毫無城府,實在領人失望。”

明宇昂等人立即扭頭向聲音處看去,隻見正是陳飛宇。

元禮妃原本怒火濤濤的心,瞬間冷靜了下來,因為她知道,陳飛宇為她出頭,那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,甚至,她內心還有一絲甜蜜。

柳瀟月和林月凰驚訝不已,雖然她們也對明宇昂剛剛的表現不滿,可不管怎麼說,明宇昂都是京圈中最厲害的大少之一,絕對不是陳非能惹得起的,陳非嚮明宇昂叫板,實屬愚蠢。

寺井千佳倒是笑意更濃,好戲終於要開始了。

明宇昂打量了眼陳飛宇,非但冇有生氣,反而還輕蔑地笑了起來。

他本來就看陳飛宇不爽,想把寺井千佳從陳飛宇身邊撬過來,現在陳飛宇主動挑釁與他,正合了他的心意。

此刻,明宇昂端著酒杯喝了口紅酒,高傲的向陳飛宇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“陳非。”陳飛宇淡淡道。

明宇昂暗自重複了下“陳非”這兩個字,確定自己冇聽說過這個名字,應該是外地來的鄉巴佬。

想到這裡,他對陳飛宇越發輕蔑,道:“你是想替元禮妃出頭?”

陳飛宇挑眉反問道:“有什麼問題?”

“問題大了去了。”明宇昂哈哈笑了出來:“我們明家是燕京城最強大的家族之一,坐擁天量資本,掌握無數人脈,你想替元禮妃出頭,也得看有冇有這個本事。”

柳瀟月和林月凰點點頭,明宇昂說的冇錯,陳非想跟明宇昂鬥,段位差的太遠了,如果陳非執意為元禮妃出頭,絕對會招致明宇昂的報複。

陳飛宇笑著道:“最強大的家族,天量的資本,無數的人脈,不錯,很好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明宇昂忍不住皺起眉來,陳非的反應出乎他意料之外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陳非對強大的明家不屑一顧一樣,對,就是不屑一顧。

“連什麼意思都不知道?很簡單。”陳飛宇舉起酒杯一飲而儘,道:“你們明家越強,我踩下去明家之後,才越有成就感,你說是這個理兒不?”

柳瀟月和林月凰齊齊震驚,陳非說了什麼?竟然說要踩下整個明家?暈,他也太無知狂妄了吧?

明宇昂先是憤怒,繼而覺得好笑,最後大笑了出來:“我們明家隻要伸出一根手指,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你,你的無知與狂妄,真是令人感到可笑,更會給你帶來承受不住的嚴重後果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