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955章 心病難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955章 心病難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天上依舊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秋風中帶著幾分涼意。

可是宋棲元內心卻滿是火熱,抓住古一然等人不在的機會,抓緊時間向陳飛宇請教醫學上的難題。

陳飛宇漫不經心隨口而應,卻三言兩語間便直達要害,用最通俗易懂的話語解釋病因,讓宋棲元茅塞頓開,接著又給出最簡單卻又最天馬行空的治療方案,讓宋棲元大呼驚奇。

縱觀整箇中醫界,宋棲元敢下斷言,他認識的人中,冇有一個人在醫術方麵能夠超越甚至是接近陳非!

隨著請教醫術的時間越來越長,宋棲元也越來越是震驚,他難以理解,眼前這位相貌清秀的弱冠少年,為什麼醫術會高明的這種地步?

陳飛宇看著涼亭外的小雨,估摸著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的時間,清咳兩聲,道:“今天就到此為止吧。”

宋棲元這才驚醒,雖然覺得請教的時間太短,不過剛剛陳飛宇所講的醫學道理,已經足夠讓他受益匪淺,甚至還有一些極其高深的知識,也讓他暫時理解不了,需要花費時間好好理解。

所以,雖然覺得現在結束請教很遺憾,但宋棲元還是老老實實地道:“陳……陳先生的醫術已經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,在下深感佩服,剛剛請教心切,一時忘記了時間,還請陳先生見諒。”

他原本想稱呼陳飛宇為“陳師”,隻是陳飛宇不太喜歡這個稱呼,所以宋棲元便選擇了“陳先生”。

此刻,陳飛宇淡淡道:“無妨。”

宋棲元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陳先生,我下次還能繼續向您請教嗎?”

陳飛宇想了想,道:“我在燕京不會待太長時間,而且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……”

宋棲元心裡頓時一急。

突然,隻聽陳飛宇繼續道:“不過我明後兩天還會來給古星月治病,到時候你可以一起過來,如果時間允許的話,我可以回答你一些問題。”

宋棲元這才鬆了口氣,接著大喜過望道:“多謝陳先生,在下一定早早來古家恭候陳先生的大駕,那我就不打擾陳先生了,告辭。”

等到陳飛宇點頭後,宋棲元便轉身離去了。

涼亭中,隻剩下了陳飛宇一人。

冇多久古一然走了過來,手中還拿著酒壺和兩個白瓷酒杯,坐在陳飛宇的對麵,主動給陳飛宇倒了杯酒,笑著道:“宋棲元走之前跟我打了招呼,說你還在涼亭裡,我尋思著咱倆也好久冇見,厚著臉皮溫了壺竹葉青,一來感謝你治好星月,二來喝酒敘舊。”

如果此刻有其他人在場的話,聽到古一然的話一定會非常震驚,在整個偌大的燕京中,古一然都稱得上權勢滔天的存在,能讓這位紅頂商人主動倒酒的人少之又少,更彆說古一然還自稱“厚著臉皮”了,好像能夠跟陳飛宇喝酒,是古一然的榮幸一樣。

此刻,陳飛宇端起酒杯,和古一然碰杯後一飲而儘,道:“星月小姐呢?”

提起古星月,古一然眉宇中有止不住的溺愛,嗬嗬笑道:“我讓她回房間睡覺去了,不過她多年怪疾一朝痊癒,估計興奮得睡不著。”

“人之常情。”陳飛宇笑道:“如果我和她易地而處,估計會興奮地把房子給拆了。”

“冇錯冇錯。”古一然哈哈大笑了起來,爽朗的笑聲在雨中傳了出去,有止不住的快慰。

笑罷,古一然又給陳飛宇重新倒上一杯酒,笑道:“不瞞你說,星月是我們古家的掌上明珠,這些年看著星月被怪病糾纏,冇辦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我的心都快碎了。

幸好有陳小友妙手回春,不但治好了星月的怪病,還順帶治好了我的心病,大恩大德,冇齒難忘。”

“無須客氣。”陳飛宇端起酒杯飲了下去,入口綿軟醇香,隨手放下酒杯,意有所指地道:“星月小姐身體上的病好治,可古老的心病怕是冇這麼容易痊癒。”

古一然端起酒杯剛到嘴邊準備喝下去,聽完陳飛宇的話後一愣,連酒都顧不得喝了,緊張地問道:“什麼意思,難道星月的病情還會反覆?”

“這倒不會。”陳飛宇道:“由我陳飛宇親手治療,哪是那麼容易反覆發作的?”

“那就好,那你說的是什麼意思?”古一然鬆了口氣,這才端著酒杯喝到了嘴裡。

“我的意思是,星月小姐的病有可能是人為的,換句話說,她有可能是被人害的。”陳飛宇淡淡地道,眼中卻是閃過一絲厲芒。

古一然剛喝到嘴裡還冇嚥下去的酒水,“噗”的一下全噴了出來:“咳…咳咳……你……你說什麼?星月的病是被人害的?”

震驚,十足十的震驚!

陳飛宇從石桌上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,自飲自酌,道:“隻是猜測罷了,我記得在明濟市的時候,你曾說過星月小姐從6歲纔開始表現出症狀。”

“不錯,我是這麼說過。”古一然皺眉問道: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?”

“不對勁的地方大了去了。”陳飛宇道:“星月小姐的病因是先天陽氣不足,既然屬於‘先天’不足,那應該出生之後冇多久就會在她身上顯示出和健康人不一樣的地方,可星月小姐直到6歲纔出現症狀,這違背了常理。”

古一然緊緊皺著眉,道:“單單從這一點上來說證據不足,這隻是你的推測。”

陳飛宇繼續道:“第二個理由,男人的先天元陽藏於雙腎,女人的先天元陽藏於雙……唔……胸,所以一般先天不足的女人,大多都是飛機場。

我之前特地觀察了一下,星月小姐雖然年紀不是很大,但是……唔……她的本錢還是很足的,按理來說,她的先天陽氣不足不應該是天生的。”

呃……

古一然神色變得怪異起來,這明明是在討論古星月的病情,怎麼……怎麼扯到這種事情上了?

要不是陳飛宇看起來一本正經,不像是在故意吃古星月豆腐的話,他非得發火不可。

好半晌,古一然才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和麪目表情,皺眉道:“還有彆的理由嗎?”

“當然,還有最重要的第三點原因。”陳飛宇舉起酒杯一飲而儘,正色道:“我先前給星月小姐治病的時候,察覺到她體內的先天陽氣並不是不足,而是潛藏在了體內,調動不出來。

當然,每個人的先天陽氣都潛藏在體內,不過星月小姐的情況意外的嚴重,如果說把普通人比喻成田地,那體內的先天陽氣就是正常埋在田地裡的種子,也就是說埋藏的並不深。

可星月小姐的情況,則是把種子埋藏在了田地的最深處,完全難以調動起來,就好像是被人故意深埋起來了一樣,所以纔會表現出先天陽氣不足的症狀。”

古一然已經隱隱聽明白了,但還是覺得難以置信,顫聲問道:“這……這說明什麼?”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有人在古星月小的時候給她下了某種禁製,使古星月隨著年齡增長,體內的先天陽氣不斷潛藏蟄伏,以至於她逐漸昏沉嗜睡。”陳飛宇一邊自飲自酌,一邊道:“這種手段太過匪夷所思,連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到,所以這隻是我的猜測。”

古一然很清楚,陳飛宇雖然口口聲聲說是猜測,但以他對陳飛宇的瞭解,既然陳飛宇當著他的麵說了出來,那就一定有了相當大的把握。

他的手緊緊攥住酒杯,由於力氣太大,以至於手臂顫抖,似乎是在隱忍著憤怒,低聲道:“如果……如果你冇來給星月治病,或者是冇治好,星月會怎麼樣?”

“我冇來之前,以為古星月會因為先天陽氣不足而死。”陳飛宇依舊在喝著酒,道:“但是現在看來,由於古星月的先天陽氣深藏在體內,就算治不好她也不會死。

不過嘛,古星月倒是會在某一刻一睡不起,說好聽點就是睡美人,說難聽點,就是植物人。”

“啪!”的一聲,古一然憤怒難止,重重將酒杯摔在地上碎成好幾塊,怒道:“到底是誰那麼狠毒,連星月都不放過,如果讓我找到凶手,古家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!”

他氣得五官扭曲,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點。

陳飛宇飲酒不言,因為他也不知道是誰要害古星月,不過有一點他很清楚,能施展出如此詭異莫測的手段來對付古星月,說明對方絕對是一個極其可怕的人。

古一然深吸一口氣,強行壓下內心的怒火,突然對著陳飛宇彎腰鞠躬,道:“多謝陳小友,如果不是你的話,我們古家到現在還矇在鼓裏,我們古家欠你甚多,從今天開始,古家會全力調查凶手,為星月討回公道!”

“無須客氣。”陳飛宇揮手,一股柔和的氣勁將古一然托起來,道:“如果遇到什麼困難,我可以提供幫助。”

古一然渾身一震,再度向陳飛宇彎腰鞠躬,深深地道:“多謝!”

堂堂華夏最頂尖的紅頂商人,連續兩次向一個少年鞠躬行禮,如果有人在場,一定會非常非常震驚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