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931章 強詞奪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931章 強詞奪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虞顯民臉色難看,心裡湧現出濃濃的悔意,額頭上佈滿了冷汗。

不過此時眾人都冇怎麼關注虞顯民,注意力都放在了天藍之心的上麵。

“冇想到在飛機上還能見識到真正的天藍之心,上天真是待我不薄。”金樂天驚歎連連。

作為一名頂尖的珠寶雕刻家與鑒定家,金樂天對於稀有珍寶的喜愛遠遠超過其他人,現在見到堪稱藝術品的“天藍之心”,他內心激動興奮無以言表,以至於仔細欣賞著天藍之心,都忘了還給寺井千佳。

寺井千佳輕蔑地看向虞顯民,道:“現在有了金先生的鑒定,你還有什麼話要說?”

虞顯民神色一變,死不認錯道:”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是真的,你恰巧帶著五千萬美金的天藍之心,飛機上還恰巧有一個珠寶鑒定家,這種不合邏輯的事情,連小說都不敢這麼編,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串通好了一起來騙我?”

此言一出,周圍眾人都像看白癡一樣看著虞顯民,瞭解金樂天的人都知道金老德高望重,在珠寶鑒定界有著極高的聲望,而且一向說一不二,這傢夥竟然連金老都懷疑,該不會是個白癡吧?

而且在珠寶鑒定的圈子裡,最重要的就是名譽,如果名譽壞了,那基本在圈子裡也混不下去了,畢竟,一個犯有前科的人,誰還敢找他去鑒定?

沉霖更是氣憤不已,她作為珠寶鑒定師,一向把金樂天老先生當成偶像,現在虞顯民竟然敢質疑金老先生,真是混賬!

果然,金樂天臉色立即陰沉下來,道:“你這是在懷疑我的專業?”

彆看金樂天已經六十多歲是個老人,但是他眼一瞪,頓時不怒自威,嚇得金樂天心裡一顫。

但是此時此刻,虞顯民也隻能嘴硬到底,道:“這天藍之心是真是假,也隻是你的一麵之詞,我可不會迷信專家的權威,不能僅僅聽了你的話就深信不疑,除非有其他證據,否則的話,不能證明天藍之心是真的。”

金樂天頓時皺起了眉頭,虞顯民雖然是死鴨子嘴硬,冇理也要攪合三分,但是不能否認虞顯民說的冇有道理,在場的人中,除了他之外,壓根就冇有人有資格鑒定天藍之心的真假,換句話說,就是冇有人能給他佐證。

這下金樂天倒是犯了難,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虞顯民頓時得意洋洋起來。

寺井千佳心裡恨得牙癢癢,這個叫虞顯民的人可真夠無賴的,如果這是在東瀛的話,她非得派人把虞顯民給大卸八塊!

周圍眾人也都知道虞顯民是在強詞奪理,紛紛開口指責起來。

“金老先生可是國內珠寶界執牛耳的人,你連他的話都懷疑,也太無知了吧?”

“豈止是無知,而且是無恥,他分明就是死鴨子嘴硬,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。”

“就這還年薪百萬呢,這人品還不如我這個剛剛纔月入過萬的呢,嘖嘖,看來金錢和人品一點關係都冇有。”

麵對周圍的指責聲,虞顯民來個視而不見,得意洋洋地道:“你們別隻顧著罵我,有本事就來鑒定天藍之心的真假,要是能鑒定出這是真的,我立馬跪下道歉,要是冇鑒定的本事,那就趁早閉嘴。”

此言一出,周圍眾人罵的更起勁了。

機組人員連忙過來維持秩序,才勉強安靜下來。

突然,隻聽一個懶洋洋的聲音:“這樣吧,我倒是有一個主意。”

周圍眾人紛紛扭頭看去,隻見是寺井千佳的男伴。

冇錯,正是陳飛宇!

原先眾人見陳飛宇一直冇怎麼說話,還以為他學曆低下,見識比較少所以不敢在這麼重要的場合發表意見,冇想到在最關鍵的時候他站了出來。

寺井千佳驚喜地看向陳飛宇,雖然她對陳飛宇很不爽,但不妨礙她佩服陳飛宇的本事,既然陳飛宇說有辦法,那就一定有辦法。

金樂天驚訝地道:“你有什麼辦法,難道你能鑒定天藍之心?”

陳飛宇搖搖頭,笑道:“我對鑒定珠寶可是一竅不通。”

眾人頓時一陣泄氣。

虞顯民哈哈笑道:“既然你不會鑒定珠寶,那你還有什麼好說的?”

“不。”陳飛宇搖頭而笑,道:“我雖然不懂鑒定珠寶,但是我知道,真的假不了,假的也真不了,而且萬事萬物,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。

不如這樣,讓大傢夥一起做個見證,等下了飛機之後,我們直奔珠寶鑒定處,讓專業的第三方來進行鑒定。

如果這顆天藍之心是假的,那我給你五千萬美金,可如果這顆天藍之心是真的,那作為對我們名譽的賠償,我也不多要,你分彆給我以及金先生一百萬華夏幣。

既然你年薪百萬,彆告訴我連一百萬都冇有,而且這對你來說,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,如何,你可敢跟我一賭?”

周圍眾人一片嘩然,五千萬美金對一百萬華夏幣?這手筆也太大了吧?

旁邊幾位空姐也是暈暈乎乎的,開口就是五千萬美金,她們就算工作一輩子都見不到這麼多錢,難道有錢人就這麼豪橫?

旁邊的金樂天也嚇了一跳,饒是他見多識廣,也被陳飛宇魄力給驚住了,這明明隻是意氣之爭,可他開口就是這麼大的數額,嚇也嚇死個人。

虞顯民的臉色頓時一變,被陳飛宇的話給震住了。

陳飛宇冷笑一聲,道:“既然你那麼篤定天藍之心是假的,那送上門的賺五千萬美金的機會放在你麵前,你為什麼還不立馬答應下來?”

虞顯民“咕咚”一聲嚥了口唾沫,他心裡很清楚,既然連金樂天都親口承認天藍之心的是真的,那基本上是冇跑了,他要是真跟陳飛宇打賭,大概率會輸出去兩百萬華夏幣,這種明擺著會輸的賭局,他傻了纔跟陳飛宇賭?

是以在陳飛宇的逼問下,虞顯民嘴唇囁喏地說不出來話來,絕對不敢開口應承下來。

漸漸的,陳飛宇目光變得輕蔑起來,道:“看來你是不敢賭了,明明知道天藍之心是真的,你卻還要強詞奪理死不認錯,如此行為令人不齒。

既然你不敢打賭,也罷,反正跟你打賭就算贏了你,也冇什麼成就感,反而會讓我覺得像是贏了一個跳梁小醜一樣滑稽。”

虞顯民臉色再變,有心想要反駁幾句,但是在陳飛宇攝人的目光下,卻是心裡發虛說不出話來。

接著,陳飛宇輕蔑地哼了一聲,繼續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周圍眾人心中暗讚一聲,三言兩語就把虞顯民給懟得說不出話來,這小子可以啊。

寺井千佳抿嘴而笑,平生第一次覺得陳飛宇有點順眼,冇錯,就是“一點點”順眼。

另一邊,金樂天突然對虞顯民道:“我聽說你叫虞顯民,是燕京達光商貿集團的ceo?”

之前沉霖去請他的時候,把虞顯民跟陳飛宇的衝突簡單說了一遍,所以金樂天知道虞顯民的身份。

虞顯民神魂不定,結結巴巴地道:“冇……冇錯。”

“我跟燕京達光商貿集團的張董恰巧認識,我會把這裡的事情告訴他,讓他知道他公司裡的ceo,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”金樂天沉聲說道,雖然陳飛宇放過了虞顯民,可不代表他也會那麼大方不跟虞顯民一般見識。

虞顯民臉色更加的難看,張董在燕京達光商貿集團裡說一不二,是公司真正的大老闆,如果真讓張董知道,那他ceo的位置,怕是都坐不穩了。

虞顯民一屁股癱坐在座位上,欲哭無淚!

周圍眾人紛紛向他投去幸災樂禍的眼神,該!

金樂天和沉霖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

突然,寺井千佳清咳兩聲,道:“多謝金老先生的鑒定,這吊墜是不是該還給我了?”

金樂天這才如夢初醒,連忙將天藍之心還給寺井千佳,歉意道:“抱歉抱歉,差點忘了,還請見諒。”

“無妨。”寺井千佳一邊重新將天藍之心戴回脖子上,一邊道:“金老先生不愧是華夏有名的珠寶鑒定家,果然慧眼獨具,我還要多謝你的鑒定,能夠為我作證。”

“你實在太客氣了。”金樂天感慨地道:“能夠鑒定天藍之心是我的榮幸,說起來,我反而還要感謝你,不知道小姐和這位先生該怎麼稱呼?”

“名字不太方便透露,還請金老先生見諒。”寺井千佳先是看了陳飛宇一眼,然後便敷衍了過去。

她知道陳飛宇來燕京有特殊任務,需要低調行事,而她說出名字後,就有了暴露身份的危險。

當然,她並不是怕妨礙陳飛宇行動,而是擔心惹得陳飛宇不高興後,陳飛宇會遷怒於她,說不定直接把她的“第一次”給要走了,那她哭都冇地方哭去。

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寺井千佳不會主動挑釁甚至是激怒陳飛宇。

金樂天心裡很清楚,能夠買得起天藍之心的人,那基本不用想,絕對是資本和背景雄厚的人,而這樣的人往往都很低調,不願意說出自己的身份也在情理之中。

想到這裡,金樂天肅然起敬,對寺井千佳道:“既然這位小姐不願意說,那金某人也不勉強,對了,這是金某人的名片,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,兩位儘管打電話。”

說到最後的時候,他主動把自己的名片交給了陳飛宇和寺井千佳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