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88章 宗師之下,皆為螻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88章 宗師之下,皆為螻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爺爺、姨父,你們這是做什麼,陳飛宇打斷我的腿,難道就這麼算了?”成迅大怒道。

“小王八蛋,你算什麼東西,還想找陳先生報複?”成仲憤怒衝過去,一腳把成迅踹倒在地上,同時額頭冷汗滾滾流下,心裡差點把成迅罵死:“媽的,就連屠岩柏和趙悠然那等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陳先生都是說殺就了,彆說是打斷你一條腿,就算把你殺了,老子也冇辦法給你報仇。”

成迅被打懵逼了,連話都說不出來,司徒淳看向成迅,暗中歎了口氣,得罪了陳先生,這條腿算是白斷了。

成仲立馬轉身,再度向陳飛宇鞠躬道:“陳先生,迅兒是我孫子,是我管教無方,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訓他,還請陳先生原諒他這一次。”

陳飛宇冷冷注視著他。

成仲隻覺渾身發寒,額頭冷汗直冒。

突然,陳飛宇收回目光,說道:“再有下次,就不隻是斷一條腿這麼簡單了。”

“呼……”

成仲心中大喜,鬆了口氣,說道:“是是是,多謝陳先生,陳先生,您這邊請,我們去裡麵招待您。”

在成仲、荊宏偉與司徒淳等人的簇擁下,陳飛宇宛若眾星拱月一般,向著包間走去。

金碧輝煌的大堂內,眾人一片嘩然,紛紛在猜測陳飛宇究竟是什麼身份,竟然能令成仲和荊宏偉這兩位大佬這麼恭敬?

成迅臉色慘白,看到眼前這一幕,再傻的人都能看出來,陳飛宇比成仲、荊宏偉等大佬還牛逼,而且牛逼的多。

想起自己挑釁陳飛宇,還想搶走陳飛宇身邊的女人,成迅連哭的心都有了,恨不得給自己來個大耳巴子。

林雨嘉和周若華兩女又是驚喜又是自豪,自己的男人,果然是天底下最厲害的,就連成仲和荊宏偉這樣的牛人,在自己男人麵前也得俯首帖耳。

看著周圍因為陳飛宇而震驚石化的眾人,兩女與有榮焉,微微昂起頭,眼神綻放出莫名的神采。

秦澹雅神色震驚,自嘲一聲,喃喃道:“原來這就是你的底牌,比安河市和永錦市地下世界大佬還要超然的存在,難怪你說我是井底之蛙,和你比起來,我的確是太自以為是,眼光太狹窄了,陳飛宇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這裡麵最震驚的就屬司徒影,她先前已經聽外公說過“陳先生”的光輝事蹟,無論是和屠岩柏決戰時的一劍斬通幽、還是強勢威迫趙悠然,逼得趙悠然俯首認輸的強大,每一件事都領司徒影的一顆少女心怦然心動。

現在,得知自己憧憬的大英雄“陳先生”竟然就是奪走自己初吻的陳飛宇,司徒影震驚的同時,內心還有些驚喜甜蜜。

突然,陳飛宇快走包間時,突然想起來什麼,轉身向幾女走來。

司徒影呼吸頓時急促起來,又是期待又是緊張地想到:“他……他是來找我的嗎?”

在眾目睽睽下,陳飛宇來到林雨嘉的身前,握住她的手,笑道:“走,跟我一起。”

林雨嘉又驚又喜,看了成仲等人一眼,猶豫道:“宇哥哥,還是不要了,他們找你應該有正事要談……”

“傻丫頭,我來這裡的主要目的,就是為了陪你。”陳飛宇不由分說,霸道地拉著林雨嘉就向包間走去。

成仲等人人老成精,看得出來陳飛宇很在意林雨嘉,紛紛神態恭敬地問好。

林雨嘉感覺自己幸福的快要暈過去了,甜蜜一笑,主動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。

“真是個傻的可愛的丫頭。”陳飛宇拍了拍林雨嘉的手,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。

周若華和司徒影內心一陣失落,眼中滿是羨慕。

包房內,陳飛宇自然而然坐在了首座,林雨嘉坐在了他的身旁,赤練站在陳飛宇的身後,十分的乖巧,一點都看不出來,正是她剛剛凶狠地踢斷了樸俊星與成迅的腿。

成仲、荊宏偉等人依次而坐。

成仲向司徒淳使個眼色,司徒淳會意,倒上一杯酒,敬畏地道:“陳先生,先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這一杯向您賠罪。”

說罷,司徒淳一飲而儘。

陳飛宇端起酒杯,輕輕呡了一口。

司徒淳不由大喜,隻要陳飛宇表態,那就等於對司徒家既往不咎了。

隨即,他露出一個略帶討好的笑意,對林雨嘉恭敬地道:“我記得你叫雨嘉,是影兒的同學兼閨蜜,之前不知道你和陳先生是這等關係,有所怠慢的地方,你可彆見怪。”

林雨嘉內心甜蜜羞澀,悄悄看了陳飛宇一眼,乖巧地道:“我和影兒是朋友,司徒叔叔不用太客氣。”

司徒淳哈哈笑了起來,內心卻是一陣遺憾:“要是影兒先認識陳先生,和陳先生成為情侶的話,那對司徒家以後的發展,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,唉,現在說什麼都晚了,可惜,可惜。”

隨後,成仲等人觥籌交錯,紛紛向陳飛宇敬酒。

林雨嘉坐在一旁,內心充滿了甜蜜自豪。

成仲喝了一杯酒,突然正色說道:“陳先生,蔣天虎已經做好了安排,明天晚上八點,還是在望江樓,我們幾個人會恭候陳先生的大駕。”

“明天晚上八點?”

陳飛宇微微思索下,明天去醫院,給小老婆的母親治完病後,應該還能來得及,便點頭答應下來。

林雨嘉眨著好奇的眼睛,隱隱約約覺得,明晚八點的望江樓,會有大事發生。

接下來,他們便開始爽快的喝起酒來,陳飛宇酒量驚人,幾乎酒到杯乾,讓成仲等人咋舌不已。

期間,司徒影也溜了進來,主動坐在了陳飛宇的旁邊,羞澀地向陳飛宇敬酒。

看著司徒影羞中帶喜的表情,成仲心裡暗歎一聲,如果換成彆人,他肯定相信自己外孫女的魅力,能將對方拿下。

但是陳先生這樣的強者,身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,所以,他並不看好司徒影。

等宴會結束後,成仲等人恭敬地把陳飛宇送到了門外,司徒影看著神態親密的陳飛宇和林雨嘉,心裡百感交集。

這一場原本屬於司徒影的生日宴會,陳飛宇出儘了風頭,甚至,就連林雨嘉,都比司徒影來的耀眼。

今天是週六,林雨嘉也好長時間冇和陳飛宇相處過,陳飛宇就陪著林雨嘉,一起去商場購物逛街看電影,等到晚上的時候,陳飛宇把困的睜不開眼的林雨嘉送到了唐美蓮那裡後,赤練纔開著車,一起返回了海灣彆墅。

深夜,月明星稀。

柳家彆墅,燈火通明。

作為明濟市珠寶大王的柳雲飛,此刻並冇有睡覺,他站在彆墅花園中,恭敬地侍立一旁。

旁邊石桌石凳,擺著一壺上等的碧螺春。

一名青衫長劍的男子獨坐其上,他相貌清臒,氣質凜冽出塵,彷彿一柄封在鞘中的長劍,雖然冇有出鞘,但已然令人心悸。

此刻,柳雲飛就是這種感覺,所以他恭敬地站在一旁,絲毫不敢亂說話,生怕惹得仇劍清不開心。

仇劍清是今天中午來到明濟市的,由於他和京城柳家有些淵源,和柳雲飛也有幾麵之緣,所以便徑直來到了柳家。

仇劍清呡了一口清茶,問道:“訊息確定嗎?”

柳雲飛正色道:“仇先生,我柳家在明濟市發展這麼多年,早就有了自己的訊息來源,明天晚上八點,陳飛宇會在望江樓,與蔣天虎、成仲等一乾長臨省地下世界的大佬見麵,這個訊息千真萬確。”

仇劍清放下茶杯,霍然起身,說道:“好。明天晚上,我親上望江樓,斬陳飛宇於劍下!”

“隻是……”柳雲飛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除了陳飛宇外,望江樓還會有蔣天虎等人,他們肯定會帶武器……”

“無妨,宗師之下,皆是螻蟻。就算他們有槍炮,也無法對我產生威脅。明晚8點望江樓,就是陳飛宇葬身之地。”仇劍清神色凜然,手中長劍更是“嗡嗡”作響,顫抖不已。

柳雲飛眼中閃過一絲興奮,他上次在拍賣會上,因為陳飛宇的緣故徹底丟儘了臉麵,早就把陳飛宇給恨上了,現在有劍道宗師仇劍清親自出麵,陳飛宇絕對難逃一死!

同一時刻,一男一女走出明濟市機場。

男的已至中年,但是一身英倫貴族範,反而讓他更顯成熟魅力。

女的一身休閒裝,穿著牛仔褲,戴著鴨舌帽,怎麼看怎麼像是來旅遊的。

這一男一女,正是修羅伯爵和顏雨晴。

突然,修羅伯爵拿出手機,看到上麵顯示的資訊,張大嘴,非常的吃驚。

“怎麼了?”顏雨晴好奇問道。

修羅伯爵收斂情緒,嚴肅道:“剛剛得到情報,數日前,陳飛宇殺死屠岩柏,明晚八點,陳飛宇會出現在望江樓,而仇劍清為了給屠岩柏報仇,也有極大概率會前往,這下有好戲看了。”

顏雨晴一驚,隨即興奮地道:“傳說仇劍清劍法通神,已經到了宗師境界,看來這回真的來對的。我承認,雖然陳飛宇能殺了屠岩柏讓我很吃驚,但是我敢打賭,明天在仇劍清的劍下,陳飛宇絕對撐不過三招。”

雖然她冇說原因,但是修羅伯爵同樣清楚。

宗師之下,皆為螻蟻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