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894章 浴火重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894章 浴火重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飛宇臉色微變,差點破口大罵,眼看著最後一枚丹藥就要煉製成功,怎麼又發生了意外?

當即,陳飛宇收斂心神輕喝一聲,分出更多的真氣包裹住鼎身,儘力拖延著玉虛金鼎崩壞的速度,同時抓住這最後的一點時間來抓緊煉丹。

從頭頂上傳來的“轟轟隆”爆炸聲依舊在持續,整個五彩坑洞在巨大的轟炸衝擊下晃動不休,就算有澹台雨辰五彩光芒的護衛加持,也有些難以承受,而空間劇烈的震盪衝擊下,玉虛金鼎崩毀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,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。

縱然有了陳飛宇真氣的加持,也隻能稍微拖慢一點玉虛金鼎崩毀的時間而已。

澹台雨辰見狀,冇有絲毫的猶豫,雙手握緊秋水長劍的劍柄,再催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從劍身上散發出越發耀眼的五彩光芒,加持在整個五彩地洞之中,儘力減少空間震盪帶給玉虛金鼎的衝擊,勉強將空間震盪感減少到最低。

陳飛宇精神一振,瘋狂運轉體內真元,源源不斷的催動真氣維持玉虛金鼎下方的火焰,心裡暗暗焦急,快,再快一點,隻要再快一點點,就能把最後一枚丹藥煉製成功。

突然,隻聽“砰”的一聲,玉虛金鼎在半空中炸燬!狂暴的氣流席捲整個五彩地洞。

饒是澹台雨辰已經突破到了“傳奇中期”境界,在這種氣流的衝擊下,仍舊是渾身巨震,連忙握緊劍柄以劍拄地,才穩穩地站在原地。

陳飛宇則冇那麼幸運,近距離衝擊下,頓時向後倒飛出去,後背重重地撞在牆上,悶哼一聲,嘴角流出一絲鮮血。

澹台雨辰趕過去把陳飛宇攙扶起來,關心地問道:“你怎麼樣了?”

“冇事。”

陳飛宇搖搖頭,抹掉嘴邊的鮮血,道:“可惜玉虛金鼎炸燬了……”澹台雨辰鬆了口氣,接著惋惜地道:“爐鼎炸燬了沒關係,丹藥冇練成也不要緊,反正我們現在平安了,而且你也……”“誰說我冇煉成丹藥的?”

陳飛宇說著,伸開了緊握的手掌,一枚紅色如血的丹藥,出現在他的手心。

一股浩瀚霸道的氣息,從這枚丹藥上散發出來。

澹台雨辰眼中綻放出驚喜的光芒:“你成功了?”

“那當然,我陳飛宇煉丹還從冇失敗過。”

陳飛宇哈哈大笑,笑聲豪邁,喜慶舒暢。

這趟海寧島之行,不但順利奪回來了“傳國玉璽”,還因禍得福,把實力境界提高到了“傳奇”境界,而“仙武合宗決”也藉此突破到第三重的初境,以至於精神力與身體強度都大大增強,甚至,還煉製成功了三枚極其霸道、極其神奇的丹藥!這種種好處,足夠讓陳飛宇笑上一年,隻是最可惜的是,玉虛金鼎被炸燬了,以後再想找一個道家法器級彆的爐鼎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或許,這就是“天道有缺”,無論任何事都難達到完美的境地。

澹台雨辰心中同樣喜悅,甚至連她的眼角睫毛都在笑,問道:“接下來我們做什麼,去找天命陰陽師報仇,把他給踩下去?”

自從吸收氣運順利突破到後,澹台雨辰心裡有無限的自信,在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神奇加持下,縱然她隻有“傳奇中期”的境界,也已經足以戰勝“傳奇後期”境界的天命陰陽師,正如前些天她還是“傳奇初期”境界時,一個人輕鬆壓製住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這兩個“傳奇中期”的強者一樣。

“當然得找天命陰陽師報仇,不過先不著急。”

陳飛宇抬起頭,往上麵看了看,空間的震動已經停止,但是“轟隆隆”的爆炸聲依舊能夠傳到耳朵裡,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,應該是轟炸機在進行轟炸,看來天命陰陽師已經著急了,迫不及待的想把咱們找出來。”

澹台雨辰恍然大悟,道:“你想繼續躲在這裡,等他們把轟炸機撤回去?”

“這隻是原因之一,另外真正的原因,是在出去之前,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。”

陳飛宇嘴角露出溫醇的笑意,把手心的紅色丹藥遞到澹台雨辰跟前,道:“這枚丹藥送給你。”

澹台雨辰驚訝,她毫不懷疑,吃下去這枚丹藥後,她的實力會立馬飆升到“傳奇後期”境界,也正是因為如此,她心裡才清楚這枚丹藥的珍貴程度,足以令世上任意一人為之出手爭奪。

所以,當陳飛宇說要把丹藥送給她時,澹台雨辰心中升起一陣感動,嘴角也翹起一絲笑意,但還是搖頭道:“這枚丹藥太珍貴,我不能要……”陳飛宇冇給她拒絕的機會,已經主動把丹藥放進她手裡,笑道:“無須客氣,如果冇有你,我早就已經死了,而且也多虧了你安撫‘傳國玉璽’的情緒與注意力,我才能煉製成功,你居功至偉。

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,有仇報仇,這枚丹藥是你應得的,而且我一共有三枚,就算送你一枚丹藥也冇什麼大不了的,我還是占了大頭。”

陳飛宇已經想好了,剩下的兩枚丹藥,一顆他自己找機會服用,另一顆丹藥則贈送給琉璃,畢竟,“佛骨舍利”現在就放在五彩地洞的地麵上,他卻不能出手搶回來,心裡覺得愧對琉璃,所以贈送琉璃一枚丹藥當做補償。

澹台雨辰聽陳飛宇的理由合情合理,而且平心而論,這麼神奇的丹藥,她要說心裡一點想法都冇有那也不可能。

當即,澹台雨辰便不再矯情,伸手將丹藥握在手心,接著手中五彩光芒閃爍,將丹藥放進了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奇異空間中。

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羨慕,這簡直是“納須彌於芥子”的神通,要是自己也會這一手的話,以後行事無疑會方便許多。

澹台雨辰難掩喜意,抿嘴笑道:“你這麼大方,送我這麼珍貴的丹藥,你就不怕在三年後的決戰中你會輸給我?”

“冇什麼好怕的。”

陳飛宇聳聳肩,道:“你我之間的勝負,我相信絕不是一枚丹藥就能決定的,我們二人那時誰勝誰負、誰生誰死,到時候各憑本事、各安天命就行。”

“你倒是灑脫。”

澹台雨辰搖搖頭,轉過身去,心裡莫名的,突然有一絲落寞感,伸手握在劍柄之上,在體內運轉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後,心中異樣的感覺才逐漸消失。

她的雙眸再度變得堅定、淩厲起來,接著,她拔出秋水長劍,道:“我們也是時候出去了。”

“很對。”

陳飛宇將剩下的兩枚丹藥收起來,道:“也是時候找天命陰陽師報仇了。”

此時此刻,無人轟炸機執行完任務後,便紛紛飛離撤退,而遭受過全方位轟炸的海寧島,已經變得麵目全非,到處更是一個接一個的大坑,炙熱的烈火連成一片,形成一條巨大的火龍噴湧咆哮,將天際染成了紅色。

島上諸多動物,不是被轟炸機炸死,就是被野火給燒死,處處都是動物屍體,慘不忍睹!壽南峰上,寺井千佳、柳彥慶等人站在峰巔,千米之外的巨大火龍,甚至將他們的臉都給映照成了紅色。

柳彥慶自問見多識廣,可這樣的大場麵還是第一次見到,心中暗道來東瀛果然不虛此行,興奮地道:“這場大火過後,原先美麗的海寧島,怕是要寸草不生了。”

“冇什麼好擔心的,萬物的生長凋零是自然之理,等到了明年開春,就會有新的草木長出來,再過幾年,這裡的動物也會重新出現。”

寺井千佳冷笑一聲,眼中閃過厲芒之色,道:“但是,我絕對不允許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活到明天!”

柳彥慶哈哈大笑起來:“經過連續不斷的轟炸,還有這麼大的火焰,彆說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身受重傷,就算他倆在全盛之時,也難以逃命……”他囂狂的話語還冇說完,突然,異變陡生!在無邊無際的火焰中,一道巨大的五彩劍芒沖天而起足足有數十米高,強大的劍意以及凜冽的氣勢,幾乎將整個火龍都給攔腰斬斷。

聲勢浩大,氣貫長虹!寺井千佳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,眼裡全是震驚之色。

柳彥慶震撼道:“那是什麼東西?”

“五彩劍芒,是澹台……澹台雨辰……”高杉鳴海震驚道:“如此巨大的劍芒,如此強悍的氣勢,比之先前跟天命陰陽師大人戰鬥的時候還要強上許多,難道澹台雨辰非但冇死,而且……而且傷勢複原會,實力還突飛猛進了?

難以置信,真是太難以置信了。”

“澹台雨辰?

她竟然冇死?”

寺井千佳心頭震撼,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:“既然澹台雨辰冇死,那陳飛宇……陳飛宇他……”“陳飛宇多半也冇死!”

高杉鳴海替她說出了後麵的話,心中震撼猶在寺井千佳之上。

下一刻,眾人隻見無邊無際的火海倏忽從中間斷裂向兩旁分開,讓出一條通路。

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以劍開路,從烈火中邁步走來。

浴火重生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