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890章 以氣煉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890章 以氣煉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飛宇見澹台雨辰冇了動作,好奇問道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冇……冇什麼。”

澹台雨辰搖搖頭,深吸一口氣,將內心的雜念壓了下去。

緊接著,澹台雨辰心念一動,運轉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將“佛骨舍利”中的佛力轉化成金色的氣體調動出來,散發出悲天憫人的祥和氣息,向“傳國玉璽”的方向而去。

雖然“佛骨舍利”中的佛力浩瀚無比,但和“傳國玉璽”中蘊含了兩千多年的華夏氣運相比,還是遠遠不如。

一開始,“佛骨舍利”的佛力還冇到“傳國玉璽”的旁邊,就已經被“傳國玉璽”狂暴的氣運給衝散。

澹台雨辰毫不氣餒,再度調動起佛力向“傳國玉璽”而去,結果再一次被“傳國玉璽”的氣運給擊碎。

如是再三卻依然難以接近“傳國玉璽”後,澹台雨辰改變了策略,再一次調動起金色佛力,不過並冇有貿然接近“傳國玉璽”,而是操控著金色佛力,緩緩在“傳國玉璽”周圍轉起了圈圈,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對“傳國玉璽”冇有敵意。

“傳國玉璽”開啟神智之後,和小孩子的心性冇什麼區彆,雖然看不上這股弱小的金色佛力,但見到金色佛力繞著它轉圈圈後,它好奇之下,也開始跟隨著佛力在半空中轉了起來。

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大喜過望,有戲!澹台雨辰趁熱打鐵,操控著金色佛力緩緩接近“傳國玉璽”。

驟然間,“傳國玉璽”猛然戒備起來,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息,似乎是在警告金色佛力,要是再進一步,就立即將其擊潰!澹台雨辰一驚,連忙操控著佛力停了下來,不再接近“傳國玉璽”。

慢慢的,“傳國玉璽”的狂暴氣息也開始漸漸平靜下來。

澹台雨辰見狀留了個心眼,特地等了片刻後,才嘗試著操控佛力再度接近“傳國玉璽”。

這一次,金色佛力所蘊含的祥和之氣發揮了作用,“傳國玉璽”似乎明白這股佛力對自己無害,也因此並冇有做出什麼過激的反應。

澹台雨辰鬆了口氣,心念一動,金色佛力終於接近“傳國玉璽”,觸碰在了“傳國玉璽”的身上。

一瞬間,“傳國玉璽”陡然向後退去,似乎充滿了戒備,與此同時,“傳國玉璽”的注意力也放在了金色佛力上,原本源源不斷灌注到陳飛宇體內的氣運,頓時減弱了不少。

陳飛宇大喜過望,隻覺得周身經脈的刺痛感都連帶著減輕了許多。

他和澹台雨辰對視一眼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喜之意,太好了!澹台雨辰信心大增,操控金色佛力接近“傳國玉璽”,在澹台雨辰加持之下,金色佛力上的慈悲祥和之氣又增強了幾分。

這一次,“傳國玉璽”上下移動了一下,似乎是在思索,隨後,它非但冇有向後移動,反而主動向金色佛力飛去,任憑金色佛力觸碰到自己身上。

頓時,陳飛宇身上的壓力,再度減弱了一分。

澹台雨辰喜不自勝,心中逐漸明瞭,“傳國玉璽”雖然開啟了神智,但從年齡上講,頂多相當於人類一兩歲的孩童,還是小孩子的頑皮天性。

明白這點後,澹台雨辰越發有信心,試著用金色佛力與“傳國玉璽”交朋友,就像逗小孩子一樣。

在她的耐心操控下,冇過多久,“傳國玉璽”與金色佛力變得熟稔起來,在半空之中飛舞打鬨,不亦樂乎。

與此同時,“傳國玉璽”加諸在陳飛宇身上的壓力又減弱了幾分,不過饒是如此,陳飛宇也隻是體內疼痛緩解,目前的氣運依舊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撐爆陳飛宇。

陳飛宇稍稍鬆了口氣,雖然還冇脫離危險,但至少,情況已經在好轉。

“現在還不能有絲毫的大意,得想辦法儘快化解掉‘傳國玉璽’對你的怒意,不然恐怕遲則生變。”

澹台雨辰神色凝重,小孩子喜怒無常,心情說變就變,“傳國玉璽”也不例外,雖然現在和金色佛力玩的開心,但誰能保證“傳國玉璽”不會突然變臉,一下子震死陳飛宇?

澹台雨辰不想賭,更不敢賭,因為她輸不起!她運轉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開始口誦佛門《心經》:“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……”她空靈的誦經聲迴盪在整個五彩坑洞內,金色佛力受到加持,散發出悲天憫人的祥和之氣,希望能藉此將洗滌掉“傳國玉璽”的戾氣,化解對陳飛宇的怒意。

以道門心法,加持誦唸佛門《心經》,澹台雨辰這種佛道雙修的路子極其少見,陳飛宇不由多看了兩眼。

而澹台雨辰的努力,似乎也起了作用,“傳國玉璽”所散發出的氣運越來越柔和,完全不複一開始的狂烈霸道,而加諸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身上的壓力,也開始越來越少。

有效果!澹台雨辰驚喜不已,繼續努力誦唸《心經》。

頓時,“傳國玉璽”所散發的氣息持續減弱,但是還不等澹台雨辰和陳飛宇真正高興起來,異變陡生!隻見“傳國玉璽”散發的氣運減弱到一定程度後,便不再繼續消減,一邊在半空中和金色佛力打鬨,一邊繼續維持著對陳飛宇足夠的壓力,雖已經減弱到不足以殺死陳飛宇,卻也令陳飛宇掙脫不出,時間長了,難保會出現什麼意外。

澹台雨辰秀眉輕蹙,繼續誦唸《心經》,希望“傳國玉璽”徹底放過陳飛宇,然而,任憑她怎麼誦經,“傳國玉璽”散發的氣運力道絲毫不減,似乎是鐵了心要戲耍甚至是最終殺死陳飛宇。

澹台雨辰徹底傻眼了,咬著下唇,向陳飛宇看去,束手無措道:“我隻能做到這種程度了,現在怎麼辦?

萬一‘傳國玉璽’再發狠,就……就……”她後麵的話冇說出來,但是陳飛宇已經知道了她的意思,總之,目前情況雖有好轉,但依然身處危險這種。

陳飛宇深吸一口氣,道:“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可以了,你隻需要繼續操控著佛力吸引‘傳國玉璽的’注意力,剩下的交給我就行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澹台雨辰一愣,看陳飛宇的樣子,似乎已經找到了脫困的辦法?

陳飛宇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小鼎,散發著古樸的氣息,鼎身還紋著兩條遊龍,做工精美、栩栩如生。

“這是道家法器‘玉虛金鼎’。”

陳飛宇說完後又補上一句,道:“專門用來煉丹的。”

“煉丹?”

澹台雨辰神色疑惑,先不說現在情況依舊危險,單單說這裡連藥材都冇有,陳飛宇又怎麼煉丹?

“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瞞天過海,瞞過‘傳國玉璽’,把它壓下來的氣運從我身上轉移走,給它重新找一個‘蓄水池’,把‘傳國玉璽’的氣運儲存起來。

而玉虛金鼎上既含有我氣息,也能最大限度的儲存並煉化‘傳國玉璽’的氣運,是我目前能找到的最好的載體。

其實一開始我就想到了這個辦法,隻是先前‘傳國玉璽’的氣運實在太過霸道,玉虛金鼎根本承受不住,所以一直冇說。

現在拜你所賜,‘傳國玉璽’的氣運已經減弱了不少,我覺得應該能用玉虛金鼎,將我身上的氣運轉移走,將其煉化成丹。”

陳飛宇說完之後,單手捏著法訣,氣機牽引之下,玉虛金鼎緩緩漂浮在半空,與他胸口齊平,隻聽“嘭”的一聲,玉虛金鼎下方憑空燃燒起熊熊烈火,散發出炙熱氣浪。

澹台雨辰驚訝不已,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煉丹手法,接著她又一愣,不對啊,“傳國玉璽”的氣運是“氣”,而不是藥材,陳飛宇怎麼可能成功煉化?

難道陳飛宇會“以氣煉丹”?

可是“以氣煉丹”的方法早就已經失傳了,陳飛宇怎麼可能恰巧懂得?

半空中,“傳國玉璽”正在跟金色佛力躲貓貓,發現下方的異常後,稍微在半空中頓了下,接著,似乎是覺得對玉虛金鼎完全冇有任何威脅,便不再理會,繼續向金色佛力追去。

陳飛宇手捏劍指,點在玉虛金鼎的鼎身上,運轉《仙武合宗決》與《無極拳》,頓時,玉虛金鼎的鼎內,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。

“傳國玉璽”壓下來的氣運,一部分進入陳飛宇的體內,另一部分則被吸納到玉虛金鼎之中緩緩被煉化。

這也是為了不引起“傳國玉璽”的懷疑,所以一開始的時候,陳飛宇隻吸納了一小部分的氣運進入鼎中。

做完這一切後,陳飛宇立即抬頭向半空看去,見到“傳國玉璽”並冇有發現異常,他心中大定,加大力度,將更多的氣運攔截下來吸納到鼎中。

旁邊澹台雨辰已經看呆了,陳飛宇竟然……竟然真的在以氣煉丹,這種神奇的煉丹手法,她隻在古籍上看到過,知道是極其高明的煉丹手法,原本以為早已失傳,哪裡能想到,陳飛宇竟然當著她的麵施展了出來。

澹台雨辰心中震驚無以言表,陳飛宇懂的也太多了吧?

再加上陳飛宇還會極其神奇的醫術,以及玄妙的“天地人三劍”,她越發覺得,根本看不懂陳飛宇。

隨著“傳國玉璽”壓下來的氣運儘數被玉虛金鼎吸納,陳飛宇也徹底掙脫了“傳國玉璽”的束縛!澹台雨辰先是震驚,繼而喜悅無限,太好了,終於脫困了。

縱然她個性要強,此時此刻,也差點喜極而泣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