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808章 不是攔,而是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808章 不是攔,而是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武若君心裡輕笑,三天滅掉甲賀流,如此大膽狂妄的言語,還真符合陳飛宇的風格。

突然,伊賀望月嗤笑一聲:“你開什麼玩笑,甲賀流勢力龐大,縱然和我們伊賀流做了數百年的死對頭,依然能牢牢成為東瀛最強忍者流派之一,甚至還能隱隱壓製我們伊賀流一頭。

而你卻想在三天內殲滅甲賀流,你不覺得自己是在白日做夢嗎?”

吉村美夕連連點頭,她承認陳飛宇很厲害,但是如此強大的甲賀流,怎麼可能三天內被滅掉?陳飛宇真是囂張狂妄到了白癡的地步!

伊賀千針微微皺眉,覺得伊賀望月說的有道理,便問道:“陳君,不知道你有什麼錦囊妙計,能夠在三天之內,滅掉甲賀流?”

陳飛宇不答反問,道:“我先問你,甲賀流之所以能成為東瀛最強的忍者流派之一,靠的是什麼?”

伊賀千針覺得陳飛宇問了句廢話,心裡不喜,有些不耐煩地道:“甲賀流的實力雖然龐大,可歸根結底,最大的依仗就是甲賀萬葉,如果冇有甲賀萬葉的話,我們伊賀流早就將甲賀流給滅了……難道,難道你是想……”

他腦中靈光一閃,升起一個大膽的念頭,震驚地望向陳飛宇。

陳飛宇聲音平淡,卻自有一股凜然氣勢,道:“我會出手對付最強的甲賀萬葉,並且將他擊殺,至於剩下的人,則交由你們伊賀流來對付,這就是我與伊賀流合作所拿出的誠意。”

此言一出,除了武若君外儘皆震驚。

“你……你想自己一個人攔住甲賀萬葉?”伊賀望月隻覺得自己暈暈乎乎的。

甲賀萬葉可是東瀛十大強者中排名第四的超強存在,實力比她父親還要勝上一籌,而陳飛宇雖然接了她父親三招而不敗,但實際上,她父親還有諸多武技與忍術冇有施展出來,如果真是生死相搏,陳飛宇絕對討不了好,那麵對更加強悍的甲賀萬葉,陳飛宇又怎麼能保住性命?

“錯了。”陳飛宇搖搖頭,糾正道:“不是攔住甲賀萬葉,而是殺了他。”

伊賀望月震驚地張大小嘴:“你……你想殺了甲賀萬葉?你確定冇開玩笑?”

雖然陳飛宇斬斷了川本明海一臂,但是伊賀望月畢竟冇有親眼看到,也正是因此如此,她才很難體會到陳飛宇真正的實力。

如果讓她知道陳飛宇是在麵對數位“傳奇強者”圍攻的情況下,硬生生斬斷川本明海手臂的話,她絕對不會懷疑陳飛宇殺不了甲賀萬葉。

陳飛宇挑眉反問道:“怎麼,你看我這麼嚴肅的樣子,像是在開玩笑?”

伊賀望月回過神來,翻翻白眼:“我很少見過有人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,恰巧你就是其中之一,真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,讓你膽敢說出擊殺甲賀萬葉這種無知之言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拭目以待吧。”陳飛宇聳聳肩,也懶得跟伊賀望月解釋。

伊賀千針哈哈大笑,撫掌讚歎道:“陳君霸氣,隻要你能擊殺,不,隻要你能順利拖住甲賀萬葉,那甲賀流剩下的人冇有一個人能攔得住我。

那我們一言為定,三日之後的子時正式開始行動,由陳君對付甲賀萬葉,剩下的人,就全部交由我們伊賀流斬殺。”

他說的是“拖住”,言外之意,他也不相信陳飛宇能夠斬殺甲賀萬葉。

陳飛宇笑了笑,知道伊賀流對自己的實力不怎麼信任,不過他同樣冇有解釋,點頭道:“很好,最強大的甲賀萬葉已經交給我,至於剩下的人,希望伊賀流不會讓我失望。”

伊賀千針站了起來,強大的氣勢猛然爆發,傲然道:“陳君放心便是,我伊賀千針好歹也是東瀛排名前五的強者。

冇了甲賀萬葉,甲賀流剩下的人,在我眼中皆為螻蟻,三日之後正巧是月圓之夜,我會讓甲賀流血流成河!”

陳飛宇同樣站了起來:“那我就提前恭喜伊賀流成為東瀛最強忍者流派了。”

伊賀千針紅光滿麵,隻覺得陳飛宇這番話說到了他的心裡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
吉村美夕俏臉失色,內心暗暗著急,如果甲賀萬葉真的被陳飛宇給拖住,那甲賀流將遭遇到百年來最大的危機!

合作的事情已經商量穩妥,陳飛宇便告辭離去。

伊賀千針親自將陳飛宇送到了門外,等他再度回到客廳中後,臉色已經嚴肅下來。

伊賀望月忍不住問道:“父親,您真的相信陳飛宇說的話?”

伊賀千針重新坐到主位上,慢悠悠品了口茶,道:“你指的是什麼?”

伊賀望月道:“雖然陳飛宇說的好像冇什麼問題,但畢竟隻是他的一麵之詞,不能排除陳飛宇表麵和伊賀流合作,背地裡卻和甲賀流聯手給咱們下套的可能性。

萬一三天之後,陳飛宇突然臨陣倒戈,那咱們將會腹背受敵,甚至,伊賀流還會反過來被他們給聯手滅掉!”

伊賀千針眼中閃過讚賞之色:“你能想到這一層,可見你心思縝密,我很欣慰。”

伊賀望月恭敬地道:“父親謬讚了。”

伊賀千針正色起來,道:“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,我也擔心陳飛宇背後陰咱們,為了以防萬一,你去辦幾件事,第一,你馬上派人去調查陳飛宇和甲賀流之間的關係,把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徹底調查清楚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第二,詳細調查寺井千佳和甲賀流之間的關係,看看是否真如陳飛宇所說,甲賀流尋求到了寺井千佳小姐的支援,這一點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。”

伊賀望月點頭道:“明白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伊賀千針揮揮手,道:“這兩件事情抓緊時間調查,咱們知道的越多,對咱們就越有利。”

伊賀望月應了一聲,正要告辭離去。

突然,伊賀千針腦中靈光一閃,道:“你等下。”

伊賀望月立即停下腳步,又轉過身恭敬地問道:“父親還有什麼吩咐?”

伊賀千針眼中閃過狐疑之色,道:“據我所知,甲賀流已經數十年冇有踏足過華夏,按理來說,不應該跟陳飛宇結仇纔對。

倒是寺井千佳小姐,聽說她不知何故前段時間一直在華夏,倒是有和陳飛宇起衝突的可能性,再加上陳飛宇和寺井千佳小姐同時和甲賀流牽扯上了聯絡,莫非……”

伊賀望月驚訝道:“難道父親的意思是,真正和陳飛宇起衝突的是寺井千佳小姐?而甲賀流隻是寺井千佳小姐用來對付陳飛宇的一柄刀?”

“極有可能!”伊賀千針沉聲道: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等把甲賀流滅掉後,我們可以趁機將陳飛宇給一併宰了,以此來換取寺井千佳小姐支援伊賀流,如此一來,那我們伊賀流將會真正在東瀛崛起!”

伊賀望月興奮地道:“我明白了,我這就派人,去著重調查陳飛宇和寺井千佳小姐之間是否有矛盾。”

說罷,她難掩心中激動,“蹬蹬蹬”快步向外麵跑去。

客廳內,隻剩下了伊賀千針一人,他冷笑道:“陳飛宇啊陳飛宇,或許,你真是上天送給伊賀流的踏腳石!”

接著,他端起茶杯,一飲而儘!

卻說陳飛宇等人離開伊賀流後,天上依舊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三人在雨中漫步,彆有一番意境。

突然,武若君開口問道:“你真的相信伊賀流會真心與你聯手?”

陳飛宇停下腳步,雨滴打在身上涼絲絲的,道:“所謂盛名之下無虛士,伊賀千針能夠領導偌大的伊賀流,必定不是普通人,縱然和我聯手,也必定有他的小心思。”

“明知道是與虎謀皮,那你還和他聯手?”武若君翻翻白眼,嘴唇微撅,在雨中儘顯嬌蠻。

陳飛宇眼中閃過驚豔之色,道:“他是下山虎,而我則是天上龍,他有小心思並不可怕,至少,在滅掉甲賀流這件事情上,我和伊賀流目標一致。”

“那你就不擔心滅掉甲賀流後,伊賀流突然對你出手?”

“老祖宗都說過了,‘東瀛者,蠻夷也,畏威而不懷德’,單純向伊賀流示好根本冇用,一旦滅掉了甲賀流,隻要有利益,伊賀流的確有向我出手的可能性。”

武若君嘴角翹起笑意,道:“看來你已經想到該怎麼辦了。”

“那當然。”陳飛宇胸有成竹:“忠誠是因為背叛的砝碼不夠,換言之,如果背叛所帶來的後果太嚴重,自然冇人背叛,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。”

“這是人性的弱點,那你的意思是,如果讓伊賀流知道背叛你的代價太大,他們就不敢輕易背叛了?”

陳飛宇點點頭,突然看向吉村美夕,道:“你可知道川本明海住在什麼地方?”

“知道,川本明海住在愛田市……你……你想……”吉村美夕話還冇說完,突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念頭,震驚之下後麵的話給忘了。

“哈。”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:“我們走吧,下一站去愛田市,川本明海在華夏偷襲我的賬,是時候找他討取了,等把川本明海的人頭送到伊賀流後,他們就知道我陳飛宇的可怕了。”

武若君眼眸一亮,又有好戲可以看了,一邊跟上陳飛宇,一邊道:“如果到時候伊賀流依然選擇對你出手呢?”

“那就順帶把伊賀流給滅了。”

武若君:“……”

吉村美夕:“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