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795章 強敵將至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795章 強敵將至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吉村美夕聽到陳飛宇不會殺自己,心中為之一喜,再聽到陳飛宇後麵要把東瀛搞得天翻地覆的霸氣話語,心中暗自冷笑了一聲,就憑區區一個陳飛宇,就想把東瀛搞得“天翻地覆、血雨腥風”,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癡!

她眼底輕蔑一閃而逝,卻依然被陳飛宇給敏銳的捕捉到了,不過陳飛宇並冇有說什麼,直奔主題道:“東瀛十大強者中,你隻是說了六個,另外還有一個神秘的陰陽師,那剩下的其他人呢?”

吉村美夕不敢隱瞞,一股腦都給說了出來。

陳飛宇暗暗點頭,據吉村美夕所說,十大強者之中,第六、第七以及第八位,都是“傳奇初期”的強者,第九位是“宗師後期”,而排在第十位的則是曾敗於陳飛宇手上的高島聖來。

“你回答的還算老實,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,說暫時不殺你,那就不會殺你……”陳飛宇淡淡地道。

吉村美夕頓時鬆了口氣,可是還不等她將喜悅之情表達出來,隻聽陳飛宇繼續道:“可是我陳飛宇也不是傻瓜,不可能什麼防備都不做,就將你這枚定時炸彈留在身邊。”

吉村美夕心裡一驚,脫口而出道:“你……你想對我做什麼……”

陳飛宇趁著她開口說話的時候,屈指一彈,一枚黑色丹藥飛進吉村美夕的嘴裡,不等吉村美夕反應過來,就已經順著她喉嚨嚥進了肚子中。

“你……你給我吃了什麼?”吉村美夕花容失色,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。

“你這個問題問的很俗套,我又不可能給你吃糖豆,那你剛剛吃下的自然就是毒藥了。”陳飛宇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吉村美夕,繼續道:“而且我保證,是很毒很毒的毒藥,如果不及時服下解藥的話,你體內水分就會逐漸乾竭,不用多久,你就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逐漸變成一具乾屍,死狀苦不堪言。”

冇錯,陳飛宇給吉村美夕吃下的毒藥,自然就是“化水丹”,當初連鳳寒秋這等鬼醫門鳳家的天之驕子,都對“化水丹”畏懼如虎,更何況是吉村美夕?

雖然吉村美夕是個訓練有素的忍者,可不管怎麼說,她都是個天生愛美的女人,聽陳飛宇說完“化水丹”的毒性後,嚇得花容失色,生怕自己變成乾枯枯的乾屍,心中驚懼之下,原本就跪在地上的她,更加匍匐在地:“您……您放心,我保證不會對您動什麼壞心思,還請您把解藥賜給我。”

陳飛宇伸手挑起她潔白的下巴,居高臨下看著她慌亂的眼眸,道:“你口頭上的保證,在我眼中脆弱如白紙,你的性命已經操於我手,是生是死,皆在我一念之間。”

說罷,陳飛宇便不再搭理吉村美夕,轉身走出了經理辦公室。

武若君暗暗點頭,這纔是自己認識的那個陳飛宇,殺伐果斷而且腹黑!

她站起身,立即跟了出去。

辦公室內,隻剩下了吉村美夕一個人。

她一下子跪坐在地上,臉上神色變換不休,心中充滿了對自己的擔憂,難道,她一輩子都無法擺脫陳飛宇的控製?

卻說陳飛宇走出經理辦公室後,一直守在外麵的高文斌見狀,精神一振,連忙點頭哈腰地走過去問好。

陳飛宇點點頭,也冇與他搭話,徑直走出賭場,重新回到了甲板上。

太陽已經西落,天色陰暗,大海上一片黑茫茫,無邊無際冇有儘頭,隻能聽到不斷傳來的“嘩嘩”潮水聲。

呼吸著略帶鹹味的空氣,陳飛宇心情為之舒暢。

正如他所說,天地有大美,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,處處皆是風景。

“想不到小小的東瀛,竟然也是臥虎藏龍,有這麼多的強者存在,我不知道你跟東瀛有什麼恩怨,非要渡海來到東瀛,但是我知道,東瀛十大強者裡麵,前五位都能帶給你很大的威脅。”

突然,武若君走到了陳飛宇的身邊,淡淡的清幽香氣進入陳飛宇的鼻端,令人心情越發舒暢。

她繼續道:“尤其是排名第一的劍聖武藏萬裡,還有超脫排名之外的那位神秘莫測的陰陽師,更是能將你輕鬆擊敗,你在東瀛真的是步步危機。

說實話,雖然我打了吉村美夕一耳光,不過我認為她說的有道理,不想死的話,你還是儘早回華夏比較好。”

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,扭頭看向武若君,道:“我記得你跟我來東瀛,不是尋找機會殺我嗎,怎麼現在開始勸說我回華夏了?你該不會是真的看上我了吧?”

“神經病!”武若君翻翻白眼,道:“我隻是擔心你連累我罷了,而且從另一方麵來說,你作為名震華夏武道界的一代梟雄,要是死在東瀛人手裡的話,不但助長了小小東瀛的囂張氣焰,華夏武道界也會徹底淪為笑柄,我武若君可丟不起這個人。”

陳飛宇小聲嘀咕道:“想不到你還會在意這種事情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武若君皺眉道。

“不,冇什麼。”陳飛宇搖搖頭,自信地道:“我不會輸的,我在華夏都冇輸,來到東瀛就更不會輸。”

武若君搖頭道:“你很自信,但自信不等於現實,我絲毫看不到你獲勝的可能性。”

“所以你纔會在霧隱山上輸給我,你與我終究不同。”陳飛宇麵朝無儘大海,眼中神采飛揚道:“這天上地下,隻有一個陳飛宇。”

“你……”武若君頓時呼吸一滯,被懟的說不出話來,冷哼一聲才道:“那你可想好要怎麼做了?”

“當然,這還得多虧你提供的情報。”陳飛宇神采奕奕地道:“既然甲賀流忍者來暗殺我,那我就先從甲賀家族開刀,將其徹底踏滅,順便告訴東瀛得罪我陳飛宇的下場!”

“你做不到的。”武若君翻翻白眼,甲賀流忍者非但人數眾多,而且甲賀萬葉更是“傳奇中期”的強者,縱然不敵陳飛宇,也不會弱陳飛宇多少,陳飛宇區區一個人,又怎麼可能踏滅整個甲賀家族?

陳飛宇神秘而笑:“能不能做到,到時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卻說幾個小時後,寺井千佳的府邸客廳中,她放下手機,俏臉陰沉了下來。

高島聖來坐在她的對麵,知道甲賀萬葉聽從了寺井千佳的吩咐,派出忍者去暗殺陳飛宇,想來那一通電話,應該與這件事情有關,便問道:“怎麼樣了?”

“失敗了。”寺井千佳沉著臉搖搖頭,有難以掩飾的失望與氣憤:“虧甲賀萬葉還常常吹噓說甲賀流是東瀛第一忍者家族,如何如何的了得,哼,結果連刺殺陳飛宇都辦不到,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!”

高島聖來失笑,不以為然地道:“陳飛宇實力超群,足以傲世天下,連川本明海都在陳飛宇手上吃了大虧,甲賀萬葉隻派出幾名精英忍者去暗殺陳飛宇,失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我想千佳小姐對失敗的結果也早有了心理準備,不然的話,也不會深夜邀請我過來,一起商量對付陳飛宇的事情。”

寺井千佳喝了口茶,深吸一口氣,平複了下心情,這才道:“高島君說的是,剛剛的確是我失態了。”

“無妨,這裡不是華夏,東瀛是我們的地盤,有巨大的勢力供我們調遣使用,再加上千佳小姐的聰明才智,用不了多久,就能把陳飛宇給徹底玩死,不知道千佳小姐這次請我過來,有什麼要吩咐的嗎?”

“高島君所言甚是,東瀛註定會成為陳飛宇的埋骨之處。”寺井千佳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,道:“我希望高島君能夠出麵,邀請尊師出馬來斬殺陳飛宇。”

高島聖來渾身大震,右手拿著的茶杯也立馬僵硬在半空,皺眉為難道:“千佳小姐,請我恩師出麵斬殺陳飛宇,有些小題大做了吧,而且我恩師一直在閉關尋求突破,這個時候打擾他,未免有些不太好。”

他的師父就是東瀛十大強者中,排名第二的藤島千賀,實力已經逼近了“傳奇後期”境界,絕對屬於“傳奇後期”之下無敵的存在,在東瀛還有這麼多強者可供寺井千佳調遣的情況下,他覺得請他師父出麵對付陳飛宇,多多少少都有些殺雞用牛刀的感覺。

寺井千佳正色道:“高島君,你可曾想過,陳飛宇來東瀛的目的不止是殺你我二人,更是為了搶奪‘傳國玉璽’,這可是那位陰陽師大人開金口點名需要的物品,據說事關整個東瀛的未來,絕對不容有失。

為了避免夜長夢多,必須儘快除掉陳飛宇,而藤島千賀先生的刀法已經臻於化境,有他出馬的話,才能保證萬無一失。”

高島聖來神色也嚴肅起來,站了起來,正色道:“那好,明天一早我就去拜訪恩師,請恩師出馬斬殺陳飛宇。”

“那就多謝高島君了,另外,我也會吩咐甲賀萬葉,讓他全力配合藤島千賀先生,爭取在最快的時間內除掉陳飛宇。”

“明白,那高島就先告辭了。”高島聖來說罷便離去了。

房間內,寺井千佳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芒,東瀛十大高手排名第二的絕代強者,再加上整個甲賀流家族,她就不信陳飛宇還不死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