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752章 訪客前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752章 訪客前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黑夜,月色下,鳳寒秋開著車,故意在大馬路上轉悠了一圈,等岑長冬三人差不多毒發後,纔開車回到岑家。

“快來人,岑大少還有盧經宇、蛇文靖被武家的人打了,還身中劇毒,快來人啊……”

鳳寒秋剛下車,就“驚慌”大叫起來,招呼人過來幫忙。

周圍岑家眾人臉色大變,慌裡慌張地圍了上去,七手八腳地把岑長冬三人抬下來送到房間的床上並排躺好,另外幾個聰明的人已經通知了家主岑嘯威。

鳳寒秋也跟著走到房間,看著岑長冬三人陷入昏迷,臉色發黑、渾身顫抖的中毒模樣,心裡稍稍鬆了口氣,但願局勢真的如陳飛宇所料想的那樣發展,不然的話,他的小命就要交待在岑家了。

“到底是什麼人,敢動我岑嘯威的兒子?”

突然,房間外麵傳來一個憤怒且威嚴的聲音,緊接著,門“砰”的一聲被推開,岑嘯威帶著兩個人匆忙走了進來。

鳳寒秋心裡一驚,岑嘯威後麵兩人,就是蛇家的兩個“傳奇初期”強者,分彆叫做蛇天磊和蛇躍光,在南疆也算是威震一方的大佬級人物。

岑嘯威等人剛進來,隻見岑長冬三人臉色發黑昏迷不醒,顯然中了劇毒,蛇天磊更是快步走過去,伸出手指翻了下蛇文靖的眼皮,又搭在蛇文靖的手腕上號脈,片刻後,臉色頓時一變:“好霸道的毒,如果冇有解藥的話,怕是他們撐不到明天早上。”

岑嘯威臉色頓變,心急之下,一把抓住鳳寒秋的肩膀,厲聲問道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,長東不是帶人教訓武若君和她弟弟嗎,怎麼會身中劇毒?宋德秋他們呢,怎麼不見他們回來?”

鳳寒秋的肩膀被抓的生疼,連忙道:“岑家主,宋德秋四位宗師全都……全都死在了濱湖酒店……”

“什麼?”岑嘯威這一下驚的非同小可,就算是在中月省,宗師強者的數量也極其稀少,例如蘇家僅僅有八位宗師當做中堅力量,就敢號稱中月省第三大家族,由此可見宗師強者對一個家族的重要性。

這次岑家一下子折損了四位宗師,叫岑嘯威如何不震驚,如何不心痛?當即喝問道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武若君姐弟這麼厲害,有本事殺死四位宗師?”

“武若君的弟弟修為雖然不錯,但隻有宗師中期而已,但他倆用毒特彆厲害,宋德秋四位前輩,就是一時不察中了陷阱,導致身中劇毒,一身修為冇了九成。

隻剩下岑大少孤掌難鳴,也中了他們的毒,差點死在對方手上,危急之刻,宋德秋前輩拚死托住對方,我冒死才把岑大少他們救出來,可惜……可惜宋德秋前輩他們,卻死在了濱湖酒店……”

鳳寒秋一臉的悲憤,實際上內心緊張的要命,這番話完全是陳飛宇教他說的,萬一被岑長冬或者蛇家兩位傳奇看穿破綻的話,那他將死路一條!

“等等,你既然拚死出來,怎麼一點傷勢都冇有?”

突然,蛇天磊神色狐疑,人影一閃,出現在鳳寒秋身旁,不由分說抓住了鳳寒秋手腕,突然驚呼道:“你也中毒了,而且毒性很強,完全不在文靖他們之下!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中了毒,據說普天之下無人能解,我得儘快回到鳳家尋求解毒才行。”鳳寒秋又是驚慌又是慶幸,幸好中了陳飛宇的“化水丹”,不然就真的露餡了。

“好狠辣的手段!”岑嘯威冷然道:“武若君不過是武家主脈的真傳弟子罷了,竟然敢和她弟弟聯手,與我們岑家作對,我看他們是不想活了。”

蛇天磊微微皺眉,沉吟道:“目前最主要的,還是先拿到解藥再說……”

突然,他的話還冇說完,眼前一黑,差點暈倒在地,難以置通道:“我中毒了?我什麼中的毒?”

話還冇說話,他“哇”的一聲,一口黑血吐到地麵上,觸目驚心。

“蛇兄,你怎麼了?”

這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岑曉曉和蛇躍光震驚不已,剛想上前查探蛇天磊的情況。

“不要過來,這毒有古怪!”蛇天磊立即伸手阻止他們,扭頭向蛇文靖看去,隻見不知何時,蛇文靖手腕上漆黑一片,驚駭道:“該死的,我剛剛竟然冇注意到,難道是因為我摸過文靖的脈搏,所以就被毒素傳染了?”

岑嘯威腦中“嗡”的一聲,失聲道:“傳說鬼醫門有種毒藥,會將毒素凝聚於中毒者的手腕,以此來傳染給下一個人,名字就叫做‘天醫散’,難道長東和蛇兄你,中的都是‘天醫散’的毒。”

的確是“天醫散”,陳飛宇前些天在霧隱山的時候,知道接下來的局勢會很艱難,療傷之餘,也煉製了不少毒藥,“天醫散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很有可能。”蛇天磊隻覺得意識越來越模糊,連忙運起深厚的修為強行壓製住,驚駭道:“好可怕的毒藥,如果冇解藥的話,不隻是岑大少他們撐不到明天,連我都得一起陪葬!”

蛇躍光立即抓住鳳寒秋,厲聲道:“好小子,既然是鬼醫門的‘天醫散’,你怎麼一開始不說,難道你存心害我們不成?”

岑嘯威眼中厲芒四射,寒聲道:“先把‘天醫散’的解藥交出來再說。”

“冤枉啊。”鳳寒秋哭喪著臉,瑟瑟發抖道:“我也是才知道岑大少他們中的是‘天醫散’,武若君姐弟倆用毒簡直出神入化,遠遠在我之上,而且鬼醫門四大家族中,關於‘天醫散’的藥效成分各不相同,我們鳳家的解藥,根本冇辦法解武家的‘天醫散’。”

實際上,原先在濱湖酒店的時候,陳飛宇就把“天醫散”的事情告訴了他,現在鳳寒秋隻能驚歎於陳飛宇的手段,輕而易舉就廢掉了一位“傳奇強者”。

“這麼說來,隻能去找武家要解藥才行?”蛇躍光惱火不已,他們來文蘭市是為了對付陳飛宇,結果還冇見到陳飛宇呢,蛇天磊就先出了事,真特麼的出師不利。

“事不宜遲,得抓緊時間把武若君姐弟倆給抓起來,蛇兄,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,另外我再派出一位‘傳奇初期’強者,跟你一起去。”岑嘯威眼角肌肉直抽搐。

不算他本人的話,岑家一共就隻有4位傳奇強者,霧隱山一戰死了兩個,剩下的兩位“傳奇強者”理應養精蓄銳,等待著與陳飛宇、琉璃決一死戰,可他擔心武若君姐弟倆用毒太厲害,蛇躍光不小心中招,便決定派一位“傳奇初期”強者一同出手,確保萬無一失。

“區區兩個宗師而已,還不被我放在眼裡。”蛇躍光提著鳳寒秋的後衣領就往外麵走去,寒聲道:“你來開車帶路。”

鳳寒秋低頭應了一聲,心裡為蛇躍光一陣默哀,等他到濱湖酒店後,麵對的就不是兩位宗師,而是堪比“傳奇中期”境界的陳飛宇!

很快,由鳳寒秋開車,帶領著蛇躍光和岑家的“傳奇初期”強者岑一塵,一同向濱湖酒店駛去,幾乎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,便到了目的地。

下車後,蛇躍光大踏步向酒店裡麵走去,憤怒道:“敢得罪蛇家的人,我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!”

卻說酒店大堂裡麵,隻有陳飛宇和武若君相對而坐,桌子上擺著兩個小菜,一瓶二鍋頭。

兩人吃著小菜,喝著小酒,優哉遊哉,如果不知道的,還一位是對情侶。

突然,隻聽“砰”的一聲,酒店厚重的玻璃大門,被人一腳踹開,玻璃碎片嘩啦啦落了一地。

下一刻,蛇躍光、岑一塵以及鳳寒秋走了進來。

“兩位傳奇強者?”武若君雙眸瞳孔瞬間收縮了下,突然腦中靈光一閃,“騰”的一下站了起來,震撼問道:“這就是你說的訪客?”

“不錯。”陳飛宇向蛇躍光三人看去,竟然來了兩位“傳奇初期”強者,看來今晚收穫頗豐。

“你簡直是個瘋子。”武若君已經明白了陳飛宇的計劃,內心震撼於陳飛宇的瘋狂。

陳飛宇的計劃的確很大膽,給岑長冬、蛇文靖等人下了“天醫散”之毒,如果能順利毒殺岑家家主岑嘯威最好,如果毒殺不了,那也能讓岑家和蛇家迫切地需要解藥,再利用鳳寒秋故意傳遞錯誤的資訊,順理成章地讓岑家派出“傳奇強者”來濱湖酒店討要解藥。

然後,陳飛宇就能趁著對方落單的機會,在濱湖酒店斬殺岑家的“傳奇強者”,減少岑家的戰力,隻是陳飛宇怎麼都冇想到,岑家竟然會一次性派出兩位“傳奇強者”,還真是大手筆。

“就是你們給蛇文靖和岑長冬下的毒?”蛇躍光目光在陳飛宇和武若君身上遊走,眼中殺意凜然。

“不錯。”陳飛宇也站了起來,負手而立,胸有成竹。

“識相的話,就把‘天醫散’的解藥交出來,否則我讓你們生不如死!”蛇躍光冷笑連連,突然發現武若君看向他的眼眸中,竟然透著一絲憐憫,嗯?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蛇躍光有些懵逼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