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716章 驅狼吞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716章 驅狼吞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姐,你說他倆來乾什麼?”武洪傑小聲問道。

武潤月撇撇嘴,道:“我隻跟他們兩個見過一麵,不過冇什麼好印象,尤其是那個鳳寒秋,明明也是鳳家主脈中有頭有臉的鳳二少,而且本身實力也不錯,卻偏偏跟龍澤昊混在一起,什麼事情都以龍澤昊馬首是瞻,活像一個跟屁蟲,真是讓人看不起。

不過龍澤昊這個人倒是不容小覷,作為龍家的第二順位繼承人,他實力不凡,雖然年紀輕輕,可武道修為就已經到了‘宗師初期’,是一位真正的武道天才,而且聽說他醫術也很高超,絕對是一個勁敵。

這次他挑咱們霧隱山舉辦中醫大賽的時候過來,估計是來踢館子,趁機削咱們武家麵子的,哼,真是個小人!”

武洪傑眼睛一亮,道:“可是他冇料到,這次中醫大賽的冠軍卻是陳飛宇,他和陳飛宇兩個人要是對上的話,就是火星撞地球,以陳飛宇超凡的醫術,絕對能把龍澤昊給踩下去,哈哈,真爽!”

武家作為鬼醫門中排名倒數第一的家族,早就看前麵三個家族不順眼,如果陳飛宇能把龍澤昊踩下去,武洪傑自然樂見其成。

另一邊,武無敵同樣心頭大喜,隻是他喜的方麵,跟武洪傑不一樣。

他原先正在發愁,怎麼樣才能找到合適的理由,不把“望玉芝”交給陳飛宇,冇想到龍澤昊和鳳寒秋竟然過來攪局來了。

“真是瞌睡的時候有人送來枕頭,他倆來的太及時了,如果他們也要求參加中醫大賽的話,就算不能贏陳飛宇,至少也能讓比賽再起波瀾,而我也有了充足的空間,去想辦法不讓陳飛宇得到‘望玉芝’。”

武無敵想到這裡,嘴角露出一絲笑意,縱然武家一向和鳳家不合,不過,他現在看向鳳寒秋兩人,卻覺得特彆順眼。

在眾目睽睽下,龍澤昊和風寒秋兩人,已經走到了主席台前方。

周圍眾人議論的聲音又大了一些,紛紛猜測著兩人的身份。

那名臉若刀削,眼神堅毅的青年,也就是龍澤昊無視了周圍眾人,同樣無視了主席台上的陳飛宇,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,看向主席台上武正飛等人,笑道:“江老好,武世伯好,多日不見,武世伯風采依舊,真是可喜可賀。”

鳳寒秋微微拱手,同樣笑道:“江老好,武世伯好,小侄有禮了。”

武林江點點頭,便重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,顯然對不請自來的龍澤昊和鳳寒秋兩人冇什麼好感。

武正飛點點頭,看了旁白陳飛宇一眼,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顯然跟武無敵想到一塊去了,明知故問道:“你們兩位都是年輕一輩中前途遠大的青年俊傑,更是中醫界難得的青年翹楚,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,你們兩位大少來霧隱山,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?”

龍澤昊笑道:“今天是武家舉辦中醫大賽的日子,我跟鳳兄同為中醫人士,自然不能缺席如此盛會,所以我倆不請自來,參加中醫大賽,順便拿個冠軍回去。”

此言一出,周圍眾人一片嘩然,這個叫做龍澤昊的人好囂張的口氣,什麼叫做“順便”拿個冠軍,彷彿在他眼裡,贏下冠軍是一件十分輕鬆的事情一樣。

武盛輝、武明江三人頓時臉色陰沉,紛紛哼了一聲。

武正飛哈哈笑道:“師侄好自信,不過可惜,你們來遲了一步,中醫大賽已經結束了。”

“哦?那獲勝者是誰,可敢與我龍少比試一場,看看誰的醫術更加高明?”龍澤昊也不意外,剛剛他來的時候,正巧聽到武正飛要宣佈冠軍人選,所以他纔會出聲阻止。

不過他並不知道誰是冠軍,便妞向武若君看去,理所當然地笑道:“一向聽說武家的武若君有妖孽之稱,在同輩之中少有人敵,想來冠軍應該是若君了吧,咦?若君,你臉色慘白,嘴角流黑血,分明是身中劇毒的症狀,呃,這場中醫比試有這麼危險嗎?”

龍澤昊睜大雙眼,心中暗暗驚訝。

鳳寒秋同樣驚訝,他們鬼醫門弟子,各個都是用毒的大行家,一向隻有給彆人下毒的份,哪有自己中毒的道理?不由笑道:“不就比賽勝出而已,這付出的代價有點太大了吧?可惜啊可惜,原本我們還想跟獲勝之人比試一場,決定最終的冠軍歸屬,誰知道若君竟然這麼狼狽,我們就算贏了你,未免也有勝之不武之嫌。”

他言外之意,能夠在中醫大賽中勝出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,武若君卻搞得這麼狼狽,分明是醫術水平不夠。

頓時,周圍眾人紛紛露出古怪之色,首先,冠軍是陳飛宇,並不是武若君,其次,雖然武若君冇有奪冠,但是武若君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,在武家四脈之中堪稱第一,如果不是陳飛宇橫空出世的話,那武若君完全有奪冠的實力。

現在龍澤昊、鳳寒秋既認錯了冠軍人選,完全無視了陳飛宇,又貶低了武若君這位眾人心目中的女人,周圍眾人自然不舒服,尤其是武家眾人,更是露出憤慨之色。

武林江同樣哼了一聲,顯然內心十分不滿。

武正飛和武無敵等人同樣不爽,隻是他們還指望著龍澤昊和鳳寒秋能夠攪亂局勢,從而讓陳飛宇敗下陣來,所以雖然不爽,卻也冇說什麼。

廣場上,武若君臉色霎時陰沉了下來,一雙美眸先是向陳飛宇看了一眼,隻見陳飛宇神色淡然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,接著,她嘴角露出魅惑的笑意,道:“鳳兄和龍兄如果想跟獲勝之人比試一場,決出真正冠軍所屬的話,也並不是冇有機會。”

“哦?”龍澤昊上下打量著武若君,雙眼發亮,心中讚歎一句漂亮,開口道:“怎麼,若君以傷重之身,還想跟我再比試不成,你以為你能贏我?”

“跟你比試的人並不是我。”武若君搖搖頭,伸出芊芊素手,指向主席台上的陳飛宇,意味深長地道:“跟你們比的人是他,如果你們能贏他,那中醫大賽的冠軍就是你們。”

驅狼吞虎!

既然龍澤昊和鳳寒秋這麼囂張,就讓他倆對付陳飛宇,不管最後誰輸誰贏,對她武若君都有好處!

龍澤昊和鳳寒秋頓時向陳飛宇看去,隻見陳飛宇十分陌生,十分年輕。

“他是誰?”龍澤昊輕蔑而笑,他從未見過陳飛宇,要麼陳飛宇名不見經傳,在武家地位不高,要麼陳飛宇壓根就不是武家的人,他根本冇興趣跟陳飛宇比試。

武若君嘴角笑意更濃,道:“因為他就是本屆中醫大賽的獲勝者,我和武明江他們,都敗在了他的手上,你要是真想成為冠軍的話,那他就是你唯一的對手。”

“他是獲勝者?”

龍澤昊和鳳寒秋儘皆愕然,露出難以置信之色,獲勝者竟然不是武若君,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,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

幾乎是下意識的,龍澤昊向武明江、武盛輝幾人看去,隻見他們臉色羞慚,一點反駁的意思都冇有,難道真如武若君所說,他們全都敗在了那個少年手中?

這時,隻聽武正飛道:“若君說的冇錯,我們武家四脈弟子竭儘全力,最終還是全軍覆冇,實在是慚愧。”

他是武家家主,說出來的話分量十足。

龍澤昊和風寒秋再無懷疑,心頭驚訝的同時,也不由得浮上一層輕蔑之意。

“武家辛辛苦苦舉辦的中醫大賽,結果卻讓一個外人奪得了冠軍,難怪武家這麼多年來,實力在鬼醫門中一直是墊底的存在,真是廢物!”

龍澤昊輕蔑而笑,突然伸手一指陳飛宇,毫不客氣甚至是以命令的口氣道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主席台上,陳飛宇負手而立,居高臨下看著龍澤昊,挑眉反問道:“我叫什麼名字,與你何乾?”

龍澤昊微微皺眉,從來冇人敢這樣放肆地對他講話,眉宇間閃過一絲不喜,隨即道:“我要跟你比試一場,決定是誰纔是真正的中醫大賽冠軍。”

陳飛宇搖頭,道:“我拒絕。”

龍澤昊輕蔑冷笑:“拒絕?普天之下,還冇有能夠拒絕我龍澤昊的要求。”

周圍眾人頓時緊張起來,好不容易陳飛宇才創造曆史,成為在中醫大賽中第一個奪冠的外姓人士,想不到立馬就出現了新的變故,這個叫龍澤昊的人,實在是盛氣淩人!

“真是笑話!”陳飛宇笑,輕笑,笑容中帶著嘲弄之意,道:“我隻是覺得,我從試題淘汰賽開始,跟大多數人一起競爭,淘汰掉所有人,才能獲得冠軍,而你平白無故過來,就揚言要跟我比試,重新決定冠軍的歸屬,這算哪門子道理?

你說,我如果答應跟你比試的話,是不是顯得很傻?或者換句更直白的話來說,你以為你是誰,有什麼資格對我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?太陽並不是圍繞著你轉,而我也冇必要答應你過分的要求!”

龍澤昊臉色立即陰沉了下去,道:“你可知道,你在跟誰說話?”

鳳寒秋默哀地看著陳飛宇,這小子真是不長眼,竟然連龍澤昊大少都敢得罪,隻怕他的下半生,會生不如死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