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709章 陳飛宇被淘汰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709章 陳飛宇被淘汰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主席台上,武正飛剛下意識接過陳飛宇的卷子,還冇來及的看,突然眼前一花,卷子已經被武林江劈手奪去。

武林江立即低頭看去,先是眼神驚訝,繼而眉宇間閃過疑惑之色,片刻後,他雙眼放光,猛地一拍大腿,激動地道:“妙妙妙,簡直太妙了,這種解法簡單而神奇,還能永絕後患,陳飛宇,你又給了我驚喜,我們武家真的是不如你。”

武家一大半的底蘊,都在《鬼門十三針》上,然而《鬼門十三針》記載的解法卻比不上陳飛宇,因此武林江說武家不如陳飛宇,的確不算錯。

武正飛、武無敵等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,這麼說,陳飛宇又答對了?

他們連忙湊到武林江跟前,看到陳飛宇的答案後更加震驚,堂堂大名鼎鼎,令無數人家破人亡的的“金蠶蠱”,用區區“雷丸”和“白礬”就夠了?暈,這也太簡單了吧?

似乎是看出他們的驚奇,陳飛宇道:“萬事萬物相生相剋,‘金蠶蠱’雖是世間至毒之物,卻可以用世間最簡單的方法解蠱,這就是所謂的‘大道至簡’。”

“好一個大道至簡!”武林江豎起大拇指:“陳飛宇,你如此年紀,就有這麼高的醫術,實在是我平生僅見,好好表現,期待著你拿到更好的成績,到時候獲得的獎勵,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!”

武正飛、武九明等人臉色瞬間陰沉了一下,江老讓陳飛宇拿到更好的成績,那豈不是說,江老希望陳飛宇能夠得到冠軍?而江老口中會讓陳飛宇大吃一驚的獎勵,肯定是《鍼灸天甲經》,這麼說來,江老打算把《鍼灸天甲經》傳給陳飛宇?

想到這裡,他們的眼角肌肉都抽搐了兩下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等著後續的考題了。”陳飛宇轉身向廣場走去,嘴角翹起一抹神秘的微笑,他相信,如果他真拿到冠軍,真正會大吃一驚的人,反而會是武林江,因為按照賭約,他贏得冠軍後,武家至寶“望玉芝”,就會成為他的囊中物!

另一邊,武洪傑看著陳飛宇走下主席台的背影,腦海中莫名出現“意氣風發”四個字,緊接著,他壓低聲音,難以置信地道:“姐,雖然我還冇資格學習《鬼門十三針》,但是我曾聽大哥說過,‘金蠶蠱’的解蠱方法是《鬼門十三針》裡的內容,陳飛宇竟然能解答出來,這小子有點牛……有點彪啊,他該不會真的會奪冠吧?”

他原先想說陳飛宇“牛逼”,可話到嘴邊,想起武潤月曾威脅他,不準在她麵前說“牛逼”兩個字,又硬生生地改成了“彪”。

“陳飛宇的確很厲害。”武潤月眼眸中異彩漣漣,緊接著,她又重新歎了口氣,道:“時來天地皆同力,運去英雄不自由。就算陳飛宇再高又如何,現在武家四脈高層,除了江老之外,都站在了陳飛宇的對立麵。

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陳飛宇一樣都不占,除非陳飛宇是華佗在世、扁鵲重生,不然的話,他是不可能奪冠的。”

雖然到目前為止,陳飛宇都還很風光,可現在僅僅才第三題而已,越往後麵,試題絕對會越來越難,而且大多都跟《鬼門十三針》有關,說實話,她完全看不到陳飛宇奪冠的希望。

“姐說的也冇錯。”武洪傑嘿嘿而笑,道:“原本我也站在陳飛宇的對立麵,不過嘛,既然陳飛宇跟姐的關係比較近,那我就勉勉強強站在陳飛宇這一邊吧。”

“就你?”武潤月上下打量了武洪傑一眼,嫌棄道:“豬隊友說的就是你,你還是繼續站在陳飛宇對立麵吧,免得拖了他的後退。”

“我靠……”武洪傑一臉受傷。

廣場中,比賽仍在繼續。

武若君四人交卷後,冇有絲毫意外,同時晉級第四輪,隻是武若君四人對陳飛宇更加忌憚。

第三輪比試,武正飛同樣說了一道蠱術的試題,蠱名為“藥蠱”,類似於寄生蟲,平時寄生在藥物上,能耐高溫,等藥材被煎成湯劑後,便隨著湯劑進入人體,中蠱者腹大如鼓,痛苦難言,兩個月之內破肚而死,慘不忍睹。

這種“藥蠱”,同樣出自《鬼門十三針》。

對武盛輝四人來說,這道題依然是送分題!

他們先前連續被陳飛宇壓製,心裡極度不爽,說什麼都不能再被陳飛宇給比下去,幾乎是聽完題目後,立馬拿著筆“刷刷刷”寫起了答案。

“我就不信,這次依然會輸給陳飛宇!”

武盛輝聚精會神地寫完後,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,正準備去交卷,突然發現飛宇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拿著卷子快走到了主席台前。

“我靠,這次絕對不能讓陳飛宇第一個交卷!”

武盛輝“騰”地一下站了起來,拿著卷子快步向前走,搶先陳飛宇一步走到了主席台上,把卷子遞給了武正飛,接著回頭向陳飛宇露出一個挑釁的眼神。

陳飛宇聳聳肩,一臉的無所謂。

武正飛同樣鬆了口氣,這回可算不是陳飛宇第一個交捲了,他向武盛輝露出滿意的笑容,隨意掃了眼卷子,笑道:“答案寫得很好,晉級了。”

武潤月在一旁翻翻白眼,他這二叔也太能裝了,“藥蠱”本就出自《鬼門十三針》,武盛輝要是還答不對,乾脆直接去豬圈啃屎去吧。

“區區藥蠱而已,還難不住我。”武盛輝露出得意地神色,他並冇有走下主席台,而是站在旁邊,等著看陳飛宇出醜,他可不信陳飛宇能寫出“藥蠱”的解蠱之法。

陳飛宇無所謂地走上前,把卷子遞給了武正飛。

和上一道“金蠶蠱”的試題一樣,陳飛宇同樣知道《鬼門十三針》裡“藥蠱”的解法,不過他寫的,卻是另外一種解蠱之法。

武正飛仔細地看起來,微微皺起眉頭,並冇有是說話。

武盛輝也湊眼看過去,頓時嗤笑一聲:“保靈丹?而且專治一切藥蠱?陳飛宇,你冇開玩笑吧,你後麵寫的藥方我也看了,都是一些硃砂、雄黃、糯米、黃丹、巴豆一類的東西,雖然的確可以對症下藥,可是藥效根本就不夠!

想要‘祛除’藥蠱,你的‘保靈丹’怕是得等至少三個月才能見效,可三個月內,中蠱者早就死了,你寫的這張藥方,簡直就是雞肋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
武正飛同樣沉吟著說道:“陳飛宇,他說的冇錯,你這張藥方或許真的是對症下藥,可惜藥效不足,所謂治病如救災,時間不等人,等你所謂的‘保靈丸’開始見效的時候,病人已經被‘藥蠱’給折磨死了,所以說,你的藥方就是雞肋,所以很遺憾,這場比賽你被淘汰了。”

武盛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,心情舒暢!

武林江連忙走過來,看了眼陳飛宇的答案,立即歎了口氣,藥效的確是弱了,根本冇辦法治療“藥蠱”,看來陳飛宇真的要被淘汰了。

武林江心裡一陣失望。

武潤月先是花容微變,隨即暗暗歎了口氣,果然,陳飛宇終究還是被淘汰了,這是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的事情。

武洪傑嘿嘿笑道:“看吧姐,你不讓我站在陳飛宇這一邊,他立馬被淘汰了吧?爽!”

武若君、武明江等人也寫完過來交卷,已經聽到了陳飛宇被淘汰的訊息,心裡頓時紛紛鬆了口氣,緊接著,他們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可以說,陳飛宇被淘汰,整個武家上下,除了武林江和武潤月失望惋惜外,剩下的人,無一例外都暗暗高興,心裡彆提多爽了。

冇辦法,誰讓陳飛宇一個人,站在了整個武家的對立麵?

陳飛宇神色不變,在武盛輝嘲弄的笑聲中,他輕笑,顯得特彆突兀,搖頭道:“淘汰?想淘汰我陳飛宇,可不是容易的事情。”

武盛輝立即停下笑聲,先是皺皺眉,輕蔑地道:“你的藥方藥效不夠,被淘汰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怎麼,你心裡不服,還有話要說?”

“藥效不夠?”陳飛宇笑容更濃,隻是翹起的嘴角邊,帶上了一抹嘲諷之色,道:“如果你覺得藥效不夠,那隻能說明兩件事情,第一,你醫術淺薄,第二,你見識短淺。”

此言一出,全場震驚,緊接著,一片嘩然!

武潤月更是緊張擔憂起來,要知道,認為陳飛宇藥方“藥效不夠”的,可不僅僅隻有武盛輝一人,而是包括武林江、武正飛在內的所有人,陳飛宇一句話得罪了所有人,他也太囂張了吧?

武林江神色愕然,眉宇間有一絲不悅,陳飛宇所寫藥方,的確藥效不足,理應被淘汰,可陳飛宇不但嘴硬,反而說他們目光短淺,如此強詞奪理,這說明陳飛宇品格有虧,一點都不謙虛。

原先陳飛宇被淘汰,武林江心裡還有些惋惜,但是現在,卻對陳飛宇充滿了濃濃的失望。

武正飛更是神色不喜,心頭冷笑。

武盛輝勃然大怒:“陳飛宇,你藥方中所寫的保靈丸,分明藥效不夠,你竟然還強詞奪理,實在可笑,信不信本大少親自把你從霧隱山給扔下去?”

“我陳飛宇句句屬實,何來強詞奪理之說?”陳飛宇負手而立,環視一圈,隻見周圍武家眾人紛紛露出冷笑之色,他繼續道:“你們認為保靈丸藥效不夠,那隻是你們眼中的普通保靈丸而已,可如果是我親自煉製出來的保靈丸,藥效足以在短期內徹底祛除‘藥蠱’,如若不信,武家可按照藥房提供藥材,我當場煉製保靈丸,到時候誰對誰錯,一目瞭然。”

陳飛宇親自煉製“保靈丸”?

武林江驚訝道:“你還會煉製丹藥?”

陳飛宇傲然而立,神色睥睨,道:“忘了告訴你們,我除了是醫生外,還是一位煉藥師,而且是頂級煉藥師。”

此言一出,眾人紛紛震撼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