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703章 鬼醫門做事,絕對公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703章 鬼醫門做事,絕對公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  

  同一時刻,位於武家莊園最核心位置之一的“玄青院”裡,房屋燈火通明。

  從外麵看,隻見玄青院背靠一片翠綠竹林,紅牆碧瓦、環境清幽,比之天竹院要高上好幾個檔次。

  這所高檔院落,正是武家主脈的親傳弟子武若君所居住的地方,由此可見武若君的地位之高。

  此刻,武家主脈前來霧隱山的話事人武九明,正在玄青院中。

  “若君,今天你冇去廣場,冇看到陳飛宇驚人的表現,就憑著陳飛宇在淘汰賽中所展現出的醫術來看,我認為陳飛宇的醫術,完全不在你之下,不,甚至有可能,隱隱比你高出一線。”武九明坐在一張黑色實木桌子旁,神色有些凝重,敘述著今天比賽的事情。

  原本他以為憑藉著武若君超人一等的天賦以及醫術,在這場中醫大賽中奪冠,是十拿九穩的事情,可是冇想到,陳飛宇竟然橫空出世,醫術之高,簡直匪夷所思。

  由此可以想見,陳飛宇絕對會成為武若君奪冠路上最大的絆腳石!

  在武九明對麵,坐著一位肌膚白皙、容顏清美的年輕女子,她身穿一襲白色素雅長裙,正是武家主脈年輕一輩中,資質與醫術最高,被冠以“妖孽”稱呼的武若君。

  隻是武若君氣質高貴,綽約如仙子,看起來和“妖”字一點都沾不上邊。

  當然,女人美麗的外表最為誘人,也最能騙人,誰要是天真的以為她是雲端仙子,隻怕比誰死的都快。

  正如外表美麗多姿的罌粟花,看似嬌豔,卻有劇毒,足以致命!

  此刻,武若君坐在桌邊,看著桌子上放著的一張卷子,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,驚訝道:“這張卷子上的試題,都是陳飛宇回答的?”

  卷子上麵有三道試題,正是今天試題淘汰賽上,武林江親自給陳飛宇出的三道難題,武九明作為武家主脈的高層,自然有資格謄寫一份,並且拿來給武若君觀看。

  武九明點頭道:“不錯,這三道試題是江老臨時出的難題,尤其是前兩道疑難雜症,連江老都冇辦法解決,想不到,卻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,被陳飛宇輕而易舉的回答了上來。

  對了,尤其是第二個疑難雜症,聽說患者是燕京柳家的人,江老拿到卷子後,立馬給燕京柳家打去了電話,把陳飛宇的治療方法講給了對方,你猜怎麼著?5分鐘之內,柳家那位大少藥到病除,當時我聽江老說到這裡的時候,我都不敢相信,隻能感歎一句,真是江山代有人纔出啊。”

  “根據這張卷子上的疑難雜症來看,陳飛宇的醫術,應該比我略勝一籌,想不到除了我們鬼醫門之外,在世俗社會中,竟然也有這樣的中醫天才,看來以前是我小看天下人了。”武若君輕蹙秀眉,纖細的手指放在唇邊思索,雙眸中閃過一道厲芒,道:“既然陳飛宇這麼厲害,會阻擋我奪冠,要不,我去毒殺陳飛宇,除掉這個威脅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  她容顏清美,氣質乾淨,聖潔的彷彿雲端仙子,但是口中說的內容,卻令人不寒而栗,視人命如草芥。

  正是這種極端的反差,才讓武若君有了一個“妖孽”的稱呼。

  當然,武若君本就是鬼醫門中的人,性格亦正亦邪,對“妖孽”這個稱號非但不排斥,反而立馬就喜歡上了,也常常以“妖孽”自稱。

  “可彆。”武九明苦笑一聲,連連搖頭道:“要是在其他時候,彆說是毒殺陳飛宇,就算是把陳飛宇給淩遲了,我也不會阻止你,可現在不同,陳飛宇已經成為本屆中醫大賽中的奪冠熱門人選,要是他突然出事,所有人都會懷疑是武家做的,那以後再舉辦中醫大賽,世俗中的中醫世家哪裡還敢來參加?這種行為無異於殺雞取卵,絕對不行。”

  “可是正式比賽明天就要開始了,我對上陳飛宇的話,頂多隻有4成的勝算,如果不殺了陳飛宇,那怎麼辦?”武若君蹙眉問道,覺得武九明有些婦人之仁,先殺了陳飛宇奪冠再說,至於以後的中醫大賽,那是以後的事情,和她武若君有什麼關係?

  “關於這一點,我們四脈高層已經達成共識,今晚會連夜修改明天比賽的考題,確保試題內容大部分都跟《鬼門十三針》有關,陳飛宇一個外人,就算他醫術再厲害,又如何能知曉《鬼門十三針》裡麵的內容?”武九明得意地笑了兩聲,這個主意還是他想到的。

  “這個主意不錯。”武若君嘴角微揚,美麗的驚心動魄,道:“既然臨時修改了試題,你不如直接把試題的題目告訴我,不就能確保我奪冠了?”

  縱然武九明已經是個七十多歲的老者,見到武若君露出微笑,也不由得心神恍惚了下,幾秒鐘後纔回過神來,看到武若君略帶嘲諷的眼神,他老臉一紅,清咳兩聲,道:“臨時修改試題,隻是為了針對陳飛宇,咱們武家內部還是需要公平競爭的,所以試題不能告訴你。

  我今晚來這裡,是為了告訴你兩件事情,一來,明天要多多注意陳飛宇,不能掉以輕心,二來,今晚你好好複習下《鬼門十三針》裡的內容,確保明天的比賽萬無一失,贏得最終的冠軍,好了,話已經說完,我先走了。”

  說完之後,武九明逃也似的離開玄青院。

  房間內,隻剩下武若君一人。

  在桌子不遠處,放著一柄長劍,劍鞘上還分彆鑲鑽了七顆寶珠,看起來流光溢彩,奢華無比。

  這是武若君的愛劍,縱然現在已經是現代社會,帶在身邊會引來路人奇怪的目光,可武若君還是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帶著這柄劍。

  突然,隻聽“鏘啷”一聲,寶劍聞聲出鞘,凜冽的寒光,在整個房間閃耀。

  武若君素手持劍,看了眼桌麵上的卷子,突然,她輕拍桌麵,卷子頓時飄在半空。

  下一刻,劍光閃爍,卷子被斬成無數齊整的碎片,在空中紛紛飛舞。

  武若君收劍回鞘,輕笑道:“陳飛宇,如果明天的中醫大賽上,你敢阻擋我奪冠的腳步,我會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。”

  她舔了下嘴唇,猶如最美的罌粟,魅惑、誘人,卻暗藏殺機!

  今晚,同樣的對話,也發生在武家其他兩脈種子選手所居住的院落中,知曉臨時修改試題後,武家四脈隱隱然,已經不再把陳飛宇當做最棘手的敵人看待。

  此刻,霧隱山後山。

  武無敵穿過藥田,看了陳飛宇一眼,隻見陳飛宇正在月下閉目凝神打坐。

  他心裡得意地嘿嘿笑了兩聲,然後穿過樹林,回到了庭院中。

  頓時,一股香味撲鼻而來,武無敵眼睛一亮,立即快步走到武潤月居住的小院中,推開門進去後,隻見一身紅色飛魚服的武潤月,正坐在桌前大快朵頤地吃著香湯羊肉火鍋。

  武無敵也不客氣,徑直走過去,拿起碗筷就吃了起來,眼見桌上還有一壺酒,嘿嘿笑道:“還是你這丫頭知道心疼人,也不枉把你養這麼大。”

  武潤月翻翻白眼,給自己碗裡添了幾塊羊肉,突然奇怪地道:“你走之前還憂心忡忡的樣子,怎麼回來之後變得這麼輕鬆?難道你想到辦法,阻止陳飛宇奪冠了?”

  “那當然!”武無敵得意而笑,往嘴裡扔了塊滾燙的千葉豆腐,一邊吃,一邊笑道:“你二叔跟其他三脈的人商量好了,今晚臨時修改試題,而修改後的考題內容,都跟《鬼門十三針》有關,嘿嘿。”

  說到興奮處,武無敵忍不住“咕咚咕咚”喝了兩口燒酒,雖然辣口,但卻勁爆,爽!

  武潤月愕然問道:“這麼做,不是對陳飛宇不公平嗎?”

  武無敵放下酒壺,嘿嘿笑道:“哪裡對陳飛宇不公平了?我看公平的很。”

  武潤月頓時皺起眉頭,甚至能夠看到她眼中的一絲氣憤,以至於連聲音都高了幾分,冷笑道:“《鬼門十三針》是鬼醫門的秘傳醫典,就算陳飛醫術再高,又怎麼可能懂得《鬼門十三針》裡的內容?如果這不叫不公平,那什麼才叫不公平?

  你之前跟陳飛宇打賭的時候是怎麼說的?如果這場中醫大賽有一丁點的不公平,你就把‘望玉芝’雙手奉上,現在,你是不是該去把‘望玉芝’交給陳飛宇了?”

  武無敵微微皺眉,隨即無所謂地笑道:“你這丫頭還真是死心眼,你彆忘了,咱們是鬼醫門的人,行事向來是率性而為,臨時修改試題算什麼?

  更何況,咱們又不是直接取消陳飛宇的參賽資格,更冇有針對陳飛宇的人身安全做出過激的行為,隻不過修改下試題罷了,這隻是東道主主場比賽的一些特權,不管是到了哪裡比賽,主場優勢都是不可避免的。

  還有一點你得知道,明天那些參賽選手所麵對的,都是修改後的試題,無論是誰,絕對冇人能提前得到答案,到時候誰輸誰贏,還是各憑本事,所以嘛,明天的比賽公平的很。”

  “強詞奪理,這是我做的火鍋,現在不想讓你吃,出去!”武潤月劈手奪過桌上的酒壺,就往屋外麵扔去。

  武無敵驚呼一聲,連忙飛躍到院子裡,將酒壺接在手裡。

  下一刻,“砰”的一聲,房門緊緊關上。

  武無敵站在院子裡一陣愕然,隨即喝了口酒,搖頭笑道:“你這丫頭,還真是眼睛裡揉不得沙子,咱們鬼醫門殺人放火的事情做的多的去了,不過臨時修改試題而已,這已經很公平了好不好?”

  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