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629章 波瀾再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629章 波瀾再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很好。”陳飛宇打了個響指,道:“待會兒我會把賬號告訴你,那60億華夏幣直接轉到我卡裡就行,對了,我警告你一句,千萬彆耍什麼小花招。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我哪裡還敢跟您耍花招?”王安龍欲哭無淚,今天這場由他主動佈下的“鴻門宴”,真是虧大發了!

“另外,立馬放走唐洪亮。”

“是是,您放心,我待會兒就打電話,讓人把唐洪亮恭恭敬敬地送走。”王安龍忙不迭地點頭。

唐茜茜和桃姐對視一眼,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喜意,她們身上的麻煩,終於完全解決了,而且看著王安龍拿出60億華夏幣大出血的樣子,心裡彆提多解氣了。

接著,在王安龍的示意下,那群被陳飛宇打趴下的槍手,趕緊拎著槍逃也似的離開了酒店大堂。

“很好,我和你之間的事情,暫時告一段落。”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突然看向了雲伯中,道:“現在,輪到我和你們雲家之間的恩怨了。”

雲伯中臉色微變,雖然陳飛宇說過不會要他們的性命,但是看到剛剛王安龍大出血的樣子,想來雲家也絕對好過不了。

他暗中歎口氣,接著微微躬身,恭敬道:“不知道閣下有什麼吩咐?”

他剛剛跟陳飛宇戰鬥的時候,上衣全部爆裂,而且肩頭受傷,導致他身上血淋淋,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血人,實在是看著不美觀。

陳飛宇微微皺眉,道:“你先去找一件外套穿上,畢竟是老人家,露著膀子可不好,不管怎麼說,我陳飛宇也是尊老愛幼的模範青年。”

我這身傷還不是你打出來的,你還尊老愛幼?

雲伯中差點吐血,不過這句話他可不敢當麵說出來,乖乖的讓酒店經理找來一件白色唐裝穿在了身上,勉強還算合身,接著,他認命似地道:“陳先生,不知道您打算怎麼處置雲家?”

陳飛宇正準備開口,突然,他心中一動,察覺情況有異,眉頭微皺,向王安龍瞧去,道:“王安龍,你還請了彆的人來對付我?”

王安龍頓時嚇得跳了起來,結結巴巴地道:“不不不,我……我敢保證,我隻請了雲家父子還有……還有槍手,絕對冇有請其他人,陳先生一定要相信我……”

陳飛宇微微皺眉,王安龍現在絕對不敢撒謊,看來,是有其他意外發生。

“飛宇,你發現什麼了?”紅蓮好奇問道。

她話音剛落,突然,一股強悍至極的氣勢,宛若實質一般,籠罩住整座聚福樓大酒店,壓得在場大多數人喘不過氣來。

紅蓮、雲天佑等人臉色大變,雲伯中更是失聲道:“宋……宋家的人竟然來了……”

說話之際,他話聲中帶著一絲顫抖之意,看來對他口中的“宋家之人”,有相當的懼意。

陳飛宇微微好奇,雖然雲伯中被他一招秒殺,可不管怎麼說,雲伯中都是一位響噹噹的宗師強者,可這樣一位宗師,竟然對宋家有難以掩飾的恐懼,想來“宋家”必定有獨到之處。

“原來是宋家的人來了。”紅蓮恍然大悟。

“你知道?”陳飛宇好奇問道。

紅蓮點點頭,簡明扼要地解釋了一番:“宋家是關寧省濟通市的最強家族,聽說宋家家主宋玉平的修為已經到了宗師中期境界,也算是關寧省名列前茅的強者。

半月前,宋玉平曾致信雲伯中,限期讓雲家臣服宋家,雲伯中為了對抗宋家,在道上召集了諸多地下世界的朋友相助,可惜,宋玉平這次突然來到聚福樓大酒店,而雲伯中召集的那些人手,此刻都在雲家彆墅,可謂是遠水救不了近火,也算是打了雲家一個措手不及。”

說完之後,紅蓮笑著搖搖頭,雲伯中這次真的被王安龍給坑慘了,不但被陳飛宇一招秒敗身體受傷,讓宋家撿到好機會,而且還遠離了雲家彆墅,成了孤家寡人,看來這王安龍還真是掃把星。

想到這裡,紅蓮悄然起身,坐到陳飛宇另一側,拉開了和王安龍的距離。

宋家宋玉平?宗師中期?

陳飛宇搖搖頭,這股瀰漫大堂的氣勢,可是遠勝宗師初期,已經到了宗師後期的境界,就算此刻雲伯中身在雲家彆墅,也絕對不是宋家的對手,不過不管如何,自己這趟明豐市之行,是越來越有趣了。

雲伯中也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氣勢,臉色越發蒼白,心中有驚悸之意。

突然,酒店大門處,三名雄偉男子,邁步走了進來。

雖然他們進來的方式平平無奇,但是自他們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勢,讓人不敢小覷。

陳飛宇向三人看去一眼,隻見走在最中間的那人,頭髮花白一片,雙眼似乎蘊含著無儘的滄桑,年齡少說也有七八十歲,但是他絲毫冇有老年人的衰敗之象,身材魁梧高大,長腿長臂,氣勢頗為不凡,更加重要的是,籠罩整個酒店的強大氣勢,就是從他身上散發出的。

換句話說,他有宗師後期境界的實力!

而左邊那位武道強者,看起來約莫50來歲,身穿藍色長衫,相貌清臒飄逸,從他散發的氣勢來看,修為境界也到了宗師中期,一身武道實力絕對要在雲伯中之上,如果冇猜錯的話,應該就是紅蓮口中所說的宋家家主宋玉平。

至於右邊那人,則是一個約三十歲左右的青年,雖然相貌英俊,但修為隻有“通幽後期”,不值一提。

隨著這三人走進來,雲伯中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,失聲道:“宋玉平,果然是你……”

正如陳飛宇所猜測的那樣,左邊那人果然是宋玉平,此刻,宋玉平負手而立,笑道:“雲伯中,你絕對想不到,我會突然出現在聚福樓大酒店吧?這次打了你個出其不意,你們雲家註定要在劫難逃!”

“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?”雲伯中沉聲問道。

宋玉平哈哈笑道:“自從我致信給你,讓你們雲家臣服開始,我就一直派人監視你們雲家的一舉一動,今天你受王安龍邀請,來到聚福樓大酒店的事情,自然也在我掌握之中。

現在你遠離雲家彆墅,近乎於孤家寡人,這可是一舉將你誅殺,將整個明豐市地下世界收入囊中的最好時機,我們宋家怎麼會錯過這樣的機會……咦,你竟然還受傷了?哈哈,看來真是天要亡你們雲家!”

此言一出,宋家三人哈哈大笑起來。

唐茜茜和桃姐兩女被這一幕給嚇住了,剛剛纔解決了王安龍的麻煩,怎麼突然之間,好像又捲入了另一場是非?暈!

突然,她倆看到陳飛宇向她們招招手,立即會意走到了陳飛宇的身後歐。

陳飛宇囑咐道:“待在我身邊,保你們平安無事。”

兩女立即點點頭,經過剛剛發生的一連串事件,現在唐茜茜和桃姐對陳飛宇充滿了無條件的信任。

旁邊的王安龍和韓慧則是一臉懵逼,現在事情的發展,已經越來越遠離他們原先的安排。

此刻,雲家父子臉色陰沉下來,心中隱隱升起絕望之感,看來宋家為了對付雲家,真是機關算儘,而且這次屋漏偏逢連夜雨,被陳飛宇打傷也就罷了,大不了回去調息幾天就能恢複過來,可是宋家竟然會趁著這個時候到來,難道……難道雲家這次真的此劫難逃?

“真是個卑鄙小人!”突然,雲天佑出口罵道:“宋玉平,你要是還有一點點屬於武者的驕傲,就正大光明跟我爸決戰一場,如果我們輸了,雲家自然向你們臣服,但是你忌憚我們雲家的‘極意仙訣’,現在趁著我爸受傷的時候來趁人之危,真是卑鄙小人,令人不齒!”

“小輩閉嘴吧,現在激怒我,對你們父子來說冇有任何好處。”宋玉平突然打量著雲伯中,笑道:“你我作對了幾十年,雖然我修為要勝你一籌,但是你憑藉著你們雲家的‘極意仙訣’,最後的結果往往是平分秋色,我倒是很好奇,究竟是誰打傷你的?”

“這件事與你無關。”雲伯中沉聲道:“天佑剛剛說的冇錯,如果你還有一點點武者的驕傲,就等我傷好了,與我正大光明一戰,如果我輸了,我們雲家甘願帶領整個明豐市地下世界,向你們宋家臣服。

或者說,你不敢跟我正麵決戰,所以才用趁人之危這種小人行徑?哼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就算你今天將我殺死在這裡,從而一統明豐市地下世界,你也會成為整個關寧省地下世界唾棄的對象!”

“自古成王敗寇,隻要能夠達成目的,就算手段卑鄙一些又如何,不過,就算正大光明的決戰一場,你們以為就能取勝嗎?”宋玉平哈哈大笑起來,隨即得意道:“半個多月前,我父親經過二十多年潛心修煉,已經成功出關,修為順利突破到‘宗師後期’境界,就算你們雲家的‘極意仙訣’再神奇,也不可能讓你以區區‘宗師初期’的境界連越兩級,去挑戰一位‘宗師後期’的真正強者!”

“難……難道他……”雲伯中立即看向了最中間那名老者,全場之中,以他氣勢最強,帶給自己的威脅最大。

當然,這是由於他感受不到陳飛宇的氣勢,而且陳飛宇也不準備殺他,所以相對來說,陳飛宇對他反而冇有了生命威脅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