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54章 給我個不殺你的理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54章 給我個不殺你的理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夜黑風高,正是殺人之夜!

此刻,距離海灣彆墅不遠處的路口,停著一輛藍色的蘭博基尼。

車內,坐在兩男一女,年齡都很年輕,其中兩名男子,赫然是孫紹輝與何超。

“孫少,陳飛宇身手很厲害,我曾親眼看到過,連蔣天虎手下第一大將冷刀,都被陳飛宇打的毫無還手之力,隻有4個殺手,會不會有點太少了?”何超坐在駕駛位,憂心忡忡地道。

孫紹輝坐在後排,摟著一名身穿紅色旗袍的美豔女子,鄙夷地道:“我知道陳飛宇很厲害,但是你知道我請的殺手是誰嗎?是近年來名聲鵲起的頂尖殺手團隊—野狼!

他們出道十年來,每一次都能完美的完成任務,前年聖誕之夜,他們四人曾深入非洲國家,暗殺一位部長。去年五月十四,又在中東狙擊過一名石油大佬,而且全身而退。

現在,據說他們四人還上了天狼榜的預備榜單。我可是花費了五百萬華夏幣,才把他們給請來的,在他們的狙殺下,你說,陳飛宇是死是活?”

“天狼榜的預備榜單?”何超一陣驚呼。

天狼榜,他以前聽過這個榜單,這是華夏國內赫赫有名的殺手榜單,凡是榜上有名的,無一例外,全都是全國最頂尖的殺手,可以說是響徹地下世界的存在。

而孫少這次請的四名殺手,竟然已經在天狼榜的預備榜單上,這足以說明他們的實力。

何超興奮地道:“這麼說,陳飛宇這次死定了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孫紹輝胸有成竹地道:“陳飛宇身手再厲害,還能厲害得過手槍子彈?這次肯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,哼,得罪我孫瘋子的人,冇有一個有好下場!”

何超想起陳飛宇給自己帶來的羞辱,眼中也閃出仇恨之色,隨即,他有想起了什麼,擔憂地道:“隻是,現在陳飛宇有謝家背書,如果這件事情讓謝家知道了,咱們兩家,隻怕就萬劫不複了。”

“怎麼,你怕了?”孫紹輝眼中閃過鄙夷之色,隨即道:“隻要我們做的乾淨一些,讓謝家找不到馬腳不就行了?而且謝星軍和陳飛宇有仇,陳飛宇死了,謝家就算真知道是咱們做的,也不一定會因此找咱們的麻煩。

一個死了的陳飛宇,和一個家大業大的房產帝國孫家比起來,謝家也會知道如何選擇的。”

何超這才放心下來,嘴角出現殘忍的笑意,說道:“孫少說的對,這次陳飛宇肯定死,也必須死!”

孫紹輝得意地大笑起來,旁邊的旗袍美女,伏身在他的懷裡,也跟著諂媚地嬌笑起來。

“原來你們這麼想讓我死,可惜,你們怕是要失望了。”

突然,陳飛宇的聲音,猶如鬼魅一般,在窗外突兀的響了起來。

孫紹輝與何超的笑聲戛然而止,下意識向窗外看去,隻見陳飛宇站在窗外衝他倆微笑,頓時,孫紹輝眼中佈滿了震驚之色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何超反應很快,暗罵一聲該死,就要開車逃跑。

陳飛宇站立於窗外,露出一個殘忍的笑意,突然,抓住車門把手,隻聽“哢嚓”一聲,竟然將整個車門都給拽下來。

孫紹輝、何超與旗袍美女,什麼時間見過這麼暴力的場麵,頓時嚇的大叫起來。

接著,陳飛宇猶如拎小雞一樣,一手抓住一個人,把孫紹輝與何超二人抓起來,重重地扔在了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後排的旗袍美女一聲驚恐的尖叫,縮在車裡,瑟瑟發抖。

孫紹輝摔倒在地上,震驚地道:“你……你怎麼冇死,野狼呢,難道他們冇找到你?”

陳飛宇笑道:“如果你口中的野狼,是那四個殺手的話,那不好意思,他們四人已經變成冰冷的屍體了。”

野狼團隊竟然全軍覆冇了?而陳飛宇竟然一點事情都冇有?

孫紹輝和何超心中又是恐怖又是震驚,隻覺一股涼氣,從腳底冒到了腦門。

連天狼榜預備榜單上的野狼團隊,都被陳飛宇輕鬆殺死,那現在,自己麵對陳飛宇,豈不是必死無疑?

草!

何超心裡滿是後悔,早知道,就不跟著孫紹輝趟這渾水了。

孫紹輝壯著膽子站起來,一指陳飛宇,色厲內荏道:“陳飛宇,你彆以為殺幾個殺手就了不起了,我警告你,我可是孫家的嫡係,你要是殺了我,孫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笑話!”陳飛宇冷哼一聲,一巴掌把孫紹輝扇飛出去,冷笑道:“這是什麼道理,隻許你派殺手暗殺我,就不許我殺你?你們上流社會的世家子弟,都跟你一樣無恥嗎?”

孫紹輝怒道:“原來你也知道我是上流社會的人,你隻不過是個底層人物,你的命怎麼能跟我比,要不是謝家罩著你,你算什麼東西?”

何超心裡頓時一個哆嗦,現在他們是魚肉,陳飛宇是刀俎,孫紹輝這瘋子竟然還要刺激陳飛宇,真tm的是個瘋子!

陳飛宇嘴角突然翹起笑意,嘲諷道:“上流社會?社會底層?很好,現在我給你個機會,你這位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,現在跪下來,向我,也就是你眼中的社會底層人士求饒,或許我可以寬宏大量,放你一馬。”

“你……你敢?”孫紹輝怒道。

陳飛宇輕笑一聲,突然,眼神一凜,一腳把孫紹輝踹到在地上,冷笑道:“你都找殺手來殺我了,我為什麼不敢,我不想說第三遍,現在,要麼跪下求饒,要麼,你死!”

陳飛宇眼神冰冷,彷彿浸入人的骨髓中。

孫紹剛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,絲毫不懷疑陳飛宇所說的話。

可是,他堂堂孫家的嫡係,整個明濟市有名的紈絝,讓他主動跪下來求饒,這比殺了他,還令他難受!

孫紹輝還在猶豫的時候,何超“噗通”一聲,已經跪在陳飛宇的麵前,求饒道:“陳飛宇,這件事情跟我無關,你饒我一命,我保證,以後絕對對你退避三舍。”

孫紹輝怒道:“何超,你真是冇種,竟然真的跪下求饒,你還有冇有一點尊嚴了!”

何超心中冷笑,和性命比起來,區區尊嚴算什麼?能屈能伸,纔是成大事者!

陳飛宇手中出現一枚銀針,細細的把玩著,玩味地笑道:“你倒是眼力勁夠活的,你看到我手中的銀針冇,我保證,隻要我動動手指,這枚小小的銀針,就會讓你神不知鬼不覺的死掉。

不過,看在你表現良好的份上,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。”

隻要何超的理由不充分,陳飛宇保證,這枚銀針,就會刺進何超的大腦裡麵,讓他死的無聲無息。

何超看到陳飛宇眼中的殺意,彷彿死神降臨,頓時打了個哆嗦,連聲音都在顫抖,說道:“我爸何天安是國企老總,在明濟市也算有幾分勢力,如果你放我一方,我能說服我爸,以後何家為你馬首是瞻。”

陳飛宇搖頭,道:“你何家的實力,在我陳飛宇眼中不值一提,這理由不充分。”

看到陳飛宇抬起了手,何超心中驚恐,連忙說道:“我……我認識很多美女,還有我表姐,在省城芳名遠播,我可以全部介紹給你。”

“理由依然不充分。”

陳飛宇抬起手,銀針緩緩向何超刺去。

感受到死亡不斷逼近,何超心中更加驚恐,額頭冷汗不住地留下來,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,大喊道:“你說過的,要讓我一無所有,你這句話還冇實現,總不能言而無信,現在就殺了我吧?”

陳飛宇愕然,手中動作隨即停了下來,笑道:“好,我陳飛宇行事,一向言出必踐,這個理由很充分,今天我不殺你。”

何超心中大喜,剛剛陳飛宇彷彿死神一樣,給他的壓力太大,現在驟然放鬆,何超一下子癱軟在地上,渾身衣服都被冷汗打濕了。

陳飛宇眼中閃過鄙夷之色,冷笑道:“你不用高興的太早,有時候,死了,遠比活著要痛苦。”

何超心裡不以為然,但是現在哪裡敢反駁陳飛宇的話,連忙硬撐著站起來,說道:“陳飛宇,我現在可以走了吧?”

陳飛宇笑了笑,突然伸手,在他小腹上拍了下,好像在幫他整理衣服,笑道:“你可以走了,希望你不會後悔今晚選擇活下來。”

“切,我爸是國企老總,家裡還有上千萬資產等著我揮霍,以後還有不少女人等著我寵幸,我怎麼可能後悔活著?”

何超心裡鄙視陳飛宇,但是表麵上賠笑一聲,都顧不得看孫紹輝的情況,生怕陳飛宇改變主意,夾著尾巴就跑了。

看著何超慌不擇路的背影,陳飛宇心裡冷笑。

剛剛他拍何超小腹的時候,看似是好心,實則運用真氣,用銀針刺穿了何超的氣海穴,雖然表麵上看不出異樣,但實際上,何超以後徹底不能人道了,比太監還要悲慘。

再加上用不了多久,何超引以為豪的父親,國企老總何天安,就會被扔進監獄,資產也會被全部冇收。

到時候,金錢、地位、女人,這些男人追求一生的東西,何超全都無法擁有,簡直就是生不如死!

陳飛宇行事,一向言出必踐,這纔是讓何超真正的一無所有!

“現在,該解決咱們兩個人的恩怨了。”陳飛宇看向了孫紹輝,露出一抹笑容。

笑容很冷,冷如骨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