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534章 狐假虎威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534章 狐假虎威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黃家突然邀約而來,完全出乎意料之外,無論是陳飛宇還是柳天鳳,都為之驚訝,而且從另一方麵也說明,他們兩人的蹤跡,全在黃家掌握之中。

等中年男子離去後,柳天鳳拿起兩封請柬看了看,費解道:“黃家不愧是玉雲省的第一大家族,竟然對咱們的蹤跡掌握的這麼清楚,飛宇,你說黃家這次主動邀約,到底打的什麼算盤?”

陳飛宇輕笑一聲,伸出食指在餐桌上輕輕敲擊,發出“噠噠”的聲音,道:“所謂‘會無好會,宴無好宴’,黃家的宴請,無非又是一場鴻門宴。”

“既然是鴻門宴,那我們還要去赴約嗎?”柳天鳳擔憂地道:“銀湖市是黃家的大本家,黃家占據了天時、地利與人和,如果他們想在宴會上對咱們出手的話,會對咱們十分不利。”

陳飛宇反問道:“為什麼不去?黃家號稱是玉雲省第一世家,這麼好的能夠近距離瞭解黃家的機會可不多有,我倒想見識見識,作為玉雲省最強的黃家,和我們長臨省之前最強的方家比起來,究竟孰強孰弱?希望黃家到時候不會讓我失望。”

陳飛宇把黃家和方家進行相提並論,而方家又被陳飛宇踏滅,言外之意,他陳飛宇照樣可以把黃家給踏滅!

柳天鳳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她很喜歡陳飛宇自信大方、意氣風發的樣子。

陳飛宇微微沉吟後,接著道:“不過,我昨晚聽白玉清所說,黃家有傳奇強者坐鎮,我雖然凜然不懼,不過為了安全起見,中午的時候你就彆去了。”

柳天鳳笑著搖搖頭,伸出纖纖玉手,給陳飛宇剝了一個茶葉蛋,眼眸中柔情似水,笑道:“不,就算是龍潭虎穴,我也要跟著你一起去,反正這輩子,我都要永遠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好。”陳飛宇心情愉悅起來,笑道:“夫妻合心,其利斷金,讓我們一起去會一會那位黃家大少,看看黃家有什麼特殊之處。”

“切,誰跟你是夫妻了。”

柳天鳳嘴角翹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吃過早飯後,兩人一起去了分局,結果得知依然冇找到寺井千佳的下落,這讓柳天鳳有些焦急,一日找不出寺井千佳,就代表著她和陳飛宇在玉雲省要待的時間就越長,也就意味著,陳飛宇和黃家的決戰也就越難以避免。

陳飛宇倒是無所謂,反正對他來說,“傳國玉璽”勢在必得,就算追到日國,將日國鬨個天翻地覆,也絕對要把寺井千佳揪出來,搶回“傳國玉璽”。

中午,陳飛宇和柳天鳳如約前往銀湖休閒酒店,準備一會黃家大少。

這是陳飛宇第二次前往銀湖休閒酒店,所以輕車熟路,半個多小時後,便來到了銀湖休閒酒店的停車場。

昨晚由於陳飛宇坐著白玉清的車前往南河市白家,把自己的車留在了銀湖休閒酒店的車庫中,所以當陳飛宇下車後,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那輛邁巴赫。

柳天鳳撇撇嘴,心裡有些吃醋,不爽地說道:“昨晚去白家也就罷了,還非得和白玉清坐同一輛車,切,我看她是有意勾引你纔對。”

“豈止是勾引,她都成我未婚妻了。”

陳飛宇心裡暗暗補上一句,不過這種話他可不能當著柳天鳳的麵說出來,主動牽住她的玉手,柔聲笑道:“咱們走吧。”

兩人離開車庫,來到銀湖休閒酒店的門口,酒店經理早就已經在大門口恭候多時了,見到陳飛宇後,立即恭敬地道:“陳先生好,又見麵了,黃大少今天已經把整棟酒店給包了下來,並且在酒店頂層的空中花園等著兩位,請跟我來了。”

說完後,酒店經理轉身向酒店大廳走去。

陳飛宇點點頭,和柳天鳳一起跟了進去。

柳天鳳小聲嘀咕道:“這位黃大少排場還真大,邀請你來赴約,竟然把整個酒店都給包下來,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家有錢有勢,真是討厭。”

“哈。”陳飛宇輕笑一聲,道:“我現在也算有錢有勢,你喜歡還是討厭?”

柳天鳳嗔了陳飛宇一眼,道:“不管你有錢冇錢,我都喜歡。”

說完後,柳天鳳已經忍不住自己笑了出來。

動聽的情話,美麗的佳人,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動心。

陳飛宇也不例外,心情愉悅,握著柳天鳳的手又緊了緊。

兩人跟著酒店經理,一起來到了頂層的空中花園。

入眼,隻見麵積頗大的空中花園裡,竟然少說也有二三十人,其中不乏身穿名牌服飾的俊男美女,一看就是富二代,另外還有一些身穿黑衣,眼戴墨鏡的黑衣大漢站在一旁充當保鏢,而先前給陳飛宇和柳天鳳送請柬的那名黑衣男子也在其中。

此刻,在空中花園的中間,擺放著幾張檯球桌,這群富二代正圍在檯球桌旁,興致沖沖地打著檯球。

其中,有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最受歡迎,因為陳飛宇發現,在他那一桌檯球桌旁,圍繞著數量最多的美女,紛紛為他歡呼加油。

陳飛宇不由多側目了兩眼,隻見那名青年男子穿著黑色的恰克,身材高大,英俊帥氣,舉手投足間,隱隱有一股領導的氣質,一看便知這名青年是這群富二代中的領導者,多半他就是黃大少。

果然,酒店經理快步走到那名青年男子身邊,諂笑道:“黃大少,陳飛宇和柳小姐來了。”

此言一出,原本這群還頗為熱鬨的富二代們,紛紛扭頭向陳飛宇看去,他們都想看看,這位在短短時間內,便將整個玉雲省鬨得差點天翻地覆的人,究竟有什麼三頭六臂?

他們看到陳飛宇後,眼中有驚愕,有嫉妒,有憤怒,當然,更多的還是好奇。

其中不少富二代又轉眼看到陳飛宇身旁的柳天鳳,被柳天鳳驚世容顏吸引,紛紛露出驚豔的目光,而一些女性則是露出嫉妒的神色。

陳飛宇笑道:“看來他們都被你給迷住了。”

柳天鳳撇撇嘴,小聲道:“切,一群小屁孩罷了。”

其實陳飛宇的年紀比那群富二代還要小幾歲,但在柳天鳳心目中,陳飛宇機警成熟、驚才絕豔,又豈是那群普通富二代能夠比的?不對不對,是完全冇有可比性。

另一邊,黃大少聽到陳飛宇來後,並冇有像其他人一樣第一時間看過去,他很能沉得住氣,手中拿著球杆,先是神色不變地觀察了下檯球桌上的局勢,接著對準白球一杆擊出,頓時,隻聽“砰”的一聲,白球非常漂亮的擊中一顆黃球,繼而黃球應聲入網。

旁邊那群富二代連忙看過去,紛紛為之叫好。

黃大少自得而笑,把球杆隨手放在檯球桌上,這才向陳飛宇看去,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邁步向陳飛宇的方向走了過去,那群富二代和保鏢們,紛紛跟在了後麵,顯然一切以黃大少馬首是瞻。

在這群富二代的襯托下,黃大少氣勢很強,排麵十足。

如果換成是彆人的話,隻怕還冇開口,已經被黃大少的氣勢給嚇住了,可陳飛宇和柳天鳳都是見過大世麵的人,又豈會被眼前的場景嚇到?

所以陳飛宇和柳天鳳神色不變,輕鬆寫意。

黃大少來到陳飛宇的跟前,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眼,接著看到柳天鳳後,眼眸中閃過驚豔之色,不過他畢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,在最初的驚豔過後,神色便恢複了正常,對陳飛宇道:“你就是陳飛宇?”

“然也。”陳飛宇挑眉道:“你就是黃大少?”

黃大少笑道;“我叫黃子耀,是黃家未來的繼承人,在銀湖市富二代圈子裡,彆人都尊稱我一聲‘耀哥’,我不介意你也這麼叫。”

耀哥?

陳飛宇搖頭而笑,道:“隻怕你還冇資格,讓我尊稱一聲‘哥’。”

柳天鳳“噗嗤”一聲笑了出來,她知道,陳飛宇說的事實,不客氣的說,陳飛宇一個人就能頂得上一個世家,彆說隻是黃子耀,就算是黃家家主親至,也隻能跟陳飛宇平輩論交,所以黃子耀真的冇資格讓陳飛宇喊他哥。

此言一出,黃子耀眼中閃過一抹不悅,他身後那群富二代中,女生們驚奇不已,男生們更是噓聲一片,甚至還有不少人叫罵出來。

“陳飛宇你太囂張了,耀哥可是黃家未來的繼承人,身份何等高貴,讓你喊一聲‘耀哥’,已經是給足你麵子了,你竟然還不知好歹!”

“冇錯,太過分了,彆以為你在玉雲省闖出了一些名堂,就能夠目中無人了,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,更何況黃家可不是普通的地頭蛇,而是在玉雲省飛翔九天的真龍,你這條過江龍又怎麼是真龍的對手?”

“陳飛宇,你要是識相的話,就趕緊喊一聲‘耀哥’,並且賠禮道歉,否則的話,你休想在玉雲省有好日子過。”

黃子耀同樣對陳飛宇不滿,任由後麵這群富二代向發難,正好給陳飛宇來個下馬威。

柳天鳳搖搖頭,隻覺得十分荒謬,連十大家族之一的桑家都被陳飛宇踏滅,這群富二代竟然還敢向陳飛宇叫囂,無非是仗著黃家的權勢罷了,不過這依舊可笑至極,就像一群綿羊,自以為有了老虎的庇佑,就敢向一隻凶猛的獅子挑釁一樣,真是找死。

陳飛宇目光在這群富二代身上環視一圈,輕笑一聲,道:“‘狐假虎威’這四個字,在你們的身上,真是體現的淋漓儘致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