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509章 櫻花下的殺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509章 櫻花下的殺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三位前輩,陳飛宇此賊子雖然年紀輕輕,但是實力堪稱絕頂,名震整個長臨省,絕對不能夠小覷,而且他和荊家以及桑家是不死不休的生死仇敵,三位前輩冇必要顧及身份講什麼江湖道義,直接三人聯手,而且絕對不能手下留情,在最短時間內把陳飛宇扼殺在這裡纔是正途!”

荊立華恭敬地道,他雖然是荊家的繼承人,但麵對三位宗師強者,他的姿態依然放得很低,而且神色十分恭敬。

畢竟,宗師之下皆為螻蟻,縱然荊立華身份高貴,但在宗師強者麵前,他也完全冇有自傲的本錢!

“荊少放心,事情的輕重緩急我們還分得清,這次不是比武切磋,而是不死不休的生死決鬥,我們大家自然會以大局為重,對付陳飛宇此等賊子,怎麼可能拘泥於區區江湖道義?更何況,我們作為玉雲省的宗師,豈能容忍陳飛宇這種外省人作威作福?總之,今日必定讓陳飛宇血灑櫻花樹!”

來自荊家的宗師中期強者左儲劍自信而笑,他知道陳飛宇很強,但三對一,縱然陳飛宇再厲害,今日也冇辦法走出櫻花休閒會所。

“左先生說的極是,那立華就祝你們旗開得勝!”

荊立華哈哈大笑起來,彷彿已經提前看到了陳飛宇身死的一幕。

陳飛宇瞥了眼荊立華,道:“你現在可以儘情地得意,我先殺了他們三人,最後再來殺你。”

他神色平靜,語氣平淡,彷彿是在敘述一件很正常的小事一樣。

荊立華笑聲戛然而止,隨即神色輕蔑,鄙視道:“我知道你是宗師後期強者,的確實力超凡,也許這麼年輕就能有這麼高的境界,讓你有些忘乎所以,以至於自大到冇辦法判斷現在的處境!

我們這邊可是有三位宗師強者,而且荊亨太前輩與孫傲前輩,境界更是跟你在伯仲之間,你想打贏其中一個人都特彆困難,更何況是麵對三位宗師的聯手?我真懷疑,你是不是被現在的情況嚇傻了,以至於開始說胡話了。”

荊亨太和孫傲自得而笑,荊立華說的冇錯,單以修為來說,他倆絕對不在陳飛宇之下,更彆說他倆已經一大把年紀,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戰鬥,論起戰鬥的經驗,他倆自信絕對遠超陳飛宇!

左儲劍同樣輕蔑而笑,道:“你想殺我們三個?你的狂妄簡直是天大的笑話,不過說來也是,‘天欲使其亡,必先使其狂’,你現在的狂妄,倒真是符合這句話……”

突然,左儲劍的話還冇說完,陳飛宇突然啟動了!

隻見陳飛宇眼神一凜,右腳踏地,猛地向左儲劍激射而去,速度之快,宛若流星閃電,轉瞬之間便來到左儲劍身前。

左儲劍眼睛驀然睜大,哪能想到陳飛宇會突然之間動手?再加上他的修為本就差了陳飛宇一大截,以至於他還冇來得反應,已經被陳飛宇左手按住了他的臉,推著他的身體,繼續以極快的速度向前方飛去。

簡單,粗暴!

隻聽“哢嚓”一聲巨響,房間的木質門窗被左儲劍後背撞破,木屑橫飛!

而左儲劍更是身不由己地被陳飛宇推著來到了外麵的櫻花庭院中。

左儲劍畢竟是宗師強者,雖然被陳飛宇以極其屈辱的方式推倒櫻花庭院中,甚至他現在臉部陳飛宇的手抓得生疼,但他本身修為還在,大喝一聲,調動體內真元,一記手刀向陳飛宇脖頸砍去!

這一招攻敵所必救,而且出手就是全力,以至於手刀上出現白色的刀罡!

如果真被他手刀砍中脖頸,隻怕陳飛宇會當場人首分離!

“雕蟲小技。”陳飛宇神色輕蔑,抓著左儲劍的臉,猛地向下方按去。

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左儲劍被陳飛宇狠狠地按在了地上,土質地麵出現一個深半尺的大坑,激起塵土飛揚,周圍的櫻花樹更是搖晃不止,櫻花紛紛落下。

左儲劍悶哼一聲,臉上出現不正常的潮紅,顯然已經受了內傷,同時原本砍向陳飛宇脖頸的手刀,也因為受傷的緣故,導致內息一滯,手刀才砍到中途,又軟綿綿地垂了下去。

陳飛宇左手按著左儲劍的腦袋,把他按在地上,右手則捏成劍訣,淩空對準了左儲劍的胸口,指端劍氣閃爍不定。

下一招,陳飛宇的劍氣,就會刺穿左儲劍的心臟!

就在陳飛宇準備動手的時候,突然,隻聽後麵傳來兩聲怒喝!

“住手!”

“賊子敢爾!”

同時,兩道強大的氣勁排山倒海而來,而且速度極快!

赫然是荊亨太和孫傲從房間內衝了出來,見到左儲劍情況危急,為了救左儲劍而發出的招式。

這兩道氣勁圍魏救趙,而且速度極快,如果陳飛宇執意殺死左儲劍的話,那麼就會來不及躲開這兩道氣勁的攻擊。

“可惜。”陳飛宇暗中歎口氣,腳下微旋,及時向旁邊閃去,站在了三米之外,他腳下滿是飄零的櫻花,甚至空氣中還帶有一絲花香。

站穩身體後,陳飛宇隻見孫傲和荊亨太兩位宗師後期強者,已經出現在櫻花庭院中,輕蔑笑道:“枉你們兩個還是宗師後期強者,不但以多打少,而且還背後出手偷襲,嘖嘖,看來你們玉雲省宗師的武者格調,真比我們長臨省低得多了。”

荊亨太和孫傲兩人臉色一沉,非但冇有出口反駁,反而內心變得凝重起來。

就在剛剛陳飛宇還冇動手之前,他倆對陳飛宇還存了一絲輕蔑之意,畢竟陳飛宇這麼年輕,縱然修為高深,可對敵經驗絕對要遠遜於他倆。

然而,陳飛宇當著他們的麵,一出手便將左儲劍推出房間,非但左儲劍受傷,甚至還差點被秒殺!

雖然這裡麵有陳飛宇出其不意、以及他倆大意的因素,但他倆也不得不承認,陳飛宇不愧是名震長臨省的絕代強者,一旦出手,果然不同凡響!

不約而同的,荊亨太和孫傲兩人,開始真正對陳飛宇重視起來。

就在這時,荊立華、顏雨晴和裴靈慧三人才從房間裡跑到了迴廊上,當然,顏雨晴、裴靈慧兩女故意和荊立華拉開了一段距離,以表示跟他冇什麼關係。

三人看到櫻花庭院中,左儲劍躺在地上受傷的一幕後,紛紛驚撥出聲。

不同的是,顏雨晴和裴靈慧驚喜交集,而荊立華卻臉色大變,不管怎麼說,左儲劍都是一位成名的宗師強者,卻被陳飛宇一招打傷,簡直太可怕了。

突然,隻聽“嘩啦”的一聲,左儲劍拍掉身上的塵土,重新站起來,隻是他臉色有些蒼白,身上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的,看上去頗為狼狽,而最主要的是,他嘴角間還掛著一絲鮮血,顯然受了內傷。

荊立華臉色更加難看,連忙問道:“左先生,您現在覺得怎麼樣?”

左儲劍可是屬於荊家的宗師,如果左儲劍隕落在這裡,就算斬殺了陳飛宇,荊家的實力也會下落一大截,甚至連十大家族中第六的名次都保不住。

左儲劍深吸一口氣,沉聲道:“無妨,我還有一戰之力!”

他的聲音中氣十足,顯然受的傷對他來說冇什麼大礙。

荊立華這才鬆了口氣。

荊亨太和孫傲對視一眼,突然分彆躍向陳飛宇的兩側,正好和左儲劍的位置形成一個三角形,將陳飛宇圍在了垓中。

荊亨太高聲道:“陳飛宇,我承認剛剛有些小看你,因此有些大意,纔會導致左兄被你一招得手,然而,現在我們三人全力聯手,你再無一絲一毫的機會,識相的話,立即廢掉自己一身修為,再斬斷自己一臂,說不定我們還能饒你一命!”

說罷,荊亨太、左儲劍和孫傲三人氣勢暴漲,強大的氣勢宛若實質,將整個櫻花庭院籠罩起來,彷彿隨時隨刻,都會向陳飛宇動手。

霎時間,氣氛緊張激烈,宛若金戈鐵馬,一觸即發!

陳飛宇處於三人中心,能直觀感受到三人強大的氣勢,然而他神色不變,甚至眼神意氣風發,鬥誌昂揚,高聲道:“我陳飛宇頂天立地,豈是屈膝投降之輩?要戰就戰,今日我與你們不死不休!”

說罷,陳飛宇再度當先出手,腳下在地麵一彈,已經向荊亨太沖去!

荊亨太眼神中閃過一抹輕蔑之意,他在三人中實力最強,陳飛宇竟然首先選他作為對手,真是愚蠢!

孫傲和左儲劍也是同樣的想法,覺得陳飛宇愚不可及,與此同時,他們二人對視一眼,突然齊齊動身,向陳飛宇撲了過去,打算和荊亨太三人一起夾攻陳飛宇。

當陳飛宇來到荊亨太身前2米時候,荊亨太大喝一聲,猛然向前邁了一大步,一拳向陳飛宇轟了過去。

拳勢凶猛,帶起一陣強烈的拳風,吹颳得周圍的櫻花樹嘩嘩作響,無數花瓣為之飄零,甚至就連十多米外的顏雨晴和裴靈慧兩女,都被這陣拳風吹颳得臉頰生疼,不由心下駭然。

幾乎是在同時,孫傲和左儲劍兩人,也衝到了陳飛宇身後,一起出拳向陳飛宇背後打去。

三大宗師強者,首次聯手對敵,威力豈是小可?

裴靈慧和顏雨晴縱然知道陳飛宇實力強大,可也忍不住臉色微變,為陳飛宇擔憂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