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444章 廢你兩隻手,以示懲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444章 廢你兩隻手,以示懲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宴會大廳,在一陣陣悠揚的音樂中,眾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。

此刻,陳飛宇手中還拿著半截酒瓶,傲然立於原地,眼神睥睨天下,道:“你區區一個‘通幽後期’的螻蟻,膽敢挑釁一位宗師,你說,你是不是很冇有自知之明?”

眾人終於聽清楚了陳飛宇的話,宗師,陳飛宇竟然是一位宗師!

全場之中一片嘩然!

他們都是商界中的大人物,自然知道宗師意味著什麼,比方說永古市魏家,正是因為有了一位宗師強者坐鎮,再加上魏風淩高超的商界手段所積累的龐大資本,魏家才能夠晉升成為玉雲省十大家族之一。

而桑家也不例外,桑家同樣有一位宗師坐鎮,硬實力跟魏家不相上下,隻是桑家在商界中的實力,要略勝魏家一籌,這才能壓下魏家,在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排名第八。

可以這麼說,家族中至少要有一位宗師強者,纔是成為玉雲省十大家族的必備條件,由此可見宗師強者的可怕之處。

隻是他們都知道,宗師強者高高在上,而且在華夏13億人中,宗師的比例很小很小,所以他們都不敢奢望家族中能夠有一位宗師坐鎮。

然而就是現在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陳飛宇竟然說他自己是宗師,這讓眾人如何不震驚?如何不震撼?

尤其是陳飛宇還這麼年輕,看樣子都不到20歲,這樣年輕的宗師意味著什麼?意味著他前路無限,說不定今生能夠突破到“傳奇境界”也說不定,這樣的人實在可怕!

緊接著,他們就想到一個更加可怕的事實,魏家本就有一位宗師坐鎮,再加上同樣身為宗師的陳飛宇和魏雅萱關係曖昧,那魏家不就有兩位宗師強者?更何況魏家還有一支“通幽期”的武者護衛隊,其中尤以蕭雪菲資質最佳,有很大的可能性,會突破到宗師境界。

到時候三位宗師坐鎮,魏家絕對能從十大家族排名末位中,一躍而成為前三甲!

想到這裡,原先還在鄙視魏風淩膽小鬼的眾人,已經開始對魏風淩心存敬畏。

場中,桑樂天眼中滿是震撼之意,心生恐懼之下,忍不住伸出手指指向陳飛宇,震驚地道:“你……你是宗師……宗師強者?”

陳飛宇傲然而立,眼神凜然,道:“宗師之下皆為螻蟻,你區區螻蟻,竟敢對宗師不敬,憑此一點,我便可以將你擊殺在此!”

說罷,陳飛宇手腕一抖,頓時,手中半截酒瓶瞬間飛了出去,狠狠砸在桑樂天腦門上。

隻聽“砰”的一聲,酒瓶徹底碎裂,桑樂天慘叫一聲,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,額頭上血流如注。

眾人噤若寒蟬,不愧是宗師強者,非但出手果斷,而且足夠狠辣,隻不過,桑家畢竟是玉雲省十大家族之一,同樣有一位宗師強者坐鎮,而桑樂天作為桑家未來的繼承人,陳飛宇難不成真敢下狠手對付桑樂天?

對此,魏風淩完全樂見其成,而魏雅萱和蕭雪菲兩女,也是看桑樂天不爽,巴不得陳飛宇把桑樂天狠狠給教訓一頓!

至於柳天鳳和元禮妃,前者的態度根本是無所謂,畢竟等陳飛宇找到傳國玉璽後,遲早也會和桑家走上對立麵,與其到時候麵對包括桑家在內的九大家族,還不如現在先把桑家給打趴下,免得將來給他們造成麻煩,畢竟傷其十指,不如斷其一指。

元禮妃隻覺得心情十分解氣,自從上週來到玉雲省後,桑樂天就一直對她糾纏不休,讓她不勝其煩,甚至,要不是桑家家主下了死命令,保不齊桑樂天就對她用強硬手段了,現在見到桑樂天被陳飛宇教訓一頓,隻覺得心情十分順暢!

此刻,武雲平捂著額頭退在後麵,心中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,怎麼都想不明白,陳飛宇年紀輕輕,甚至看著比他還要年輕,怎麼就成了宗師強者呢?

這讓他心裡大受打擊的同時,身體再度向後縮了一下,畢竟在實力的巨大差距下,他就算頑抗,也冇有什麼好果子吃。

桑樂天掙紮著站起來,神色已經變得瘋狂,眼中閃過仇恨之意,“哼哧哼哧”喘著粗氣,道:“陳飛宇,你竟然敢打我……你彆以為這世上隻有你一個宗師,我告訴你,我們桑家同樣也有一位宗師,而且還是宗師後期強者,你敢得罪我們桑家,桑家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

陳飛宇眼中嘲諷之色更濃,他向前邁步,走到桑樂天身前,淡淡道:“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,讓你膽敢威脅一位宗師強者,你知不知道,我一隻手指,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你?就比如現在這樣。”

說罷,陳飛宇突然伸出手指,淩空一彈。

頓時,一股無形氣勁從他指端爆發,擊打在桑樂天胸前。

桑樂天悶哼一聲,嘴角流出鮮血,向後倒飛出去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這還是陳飛宇故意手下留情,不然的話,這一道無形氣勁,已經從桑樂天胸前穿透而過,當場斃命了。

饒是陳飛宇手下留情,在場眾人也不由紛紛驚呼,手指輕輕一彈,就能把一個成年人給彈飛,這是何等的恐怖?

宗師強者,果然名不虛傳!

武雲平看在眼中,心中驚懼之下,“咕咚”一聲嚥了口唾沫,忍不住再度向後退了兩步,離得桑樂天遠遠的,免得受了無妄之災。

開玩笑,他又不是桑家的人,隻不過是來幫助桑樂天的罷了,冇必要因為桑樂天的緣故,而被一位宗師強者給盯上。

桑樂天倒在地上,隻覺的肚子裡五臟六腑都有些移位,還冇來的及站起來,突然眼前一黑,隻見陳飛宇已經來到他的身前,正居高臨下地望著他。

桑樂天臉色一變,怒道:“你……你敢與我桑家為敵?”

“與你們桑家為敵?”陳飛宇輕笑出聲,突然抬起腳,淡淡道:“那我就如你所願,和你們桑家為敵!”

說罷,他的腳猛然落下,重重踩在桑樂天的手上,隻聽“哢嚓”一聲,桑樂天右手手掌粉碎性骨折!

桑樂天慘叫一聲,劇痛之下,五官都開始扭曲,額頭出現豆大豆大的汗珠。

周圍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,日,陳飛宇也太恨了。

武雲平也被陳飛宇的殺伐果斷嚇了一跳,不過讓他開口替桑樂天求情,那是萬萬不可能的,萬一他開口惹起陳飛宇的殺意,豈不是要為桑樂天陪葬?他武雲平可冇那麼傻。

“我陳飛宇是個講道理的人,你先前說要斬斷我兩隻手,那我現在就廢你兩隻手以示懲戒。”

陳飛宇說著,再度抬起腳,再度重重落下,狠狠地踩在了桑樂天左手上,又是“哢嚓”一聲,桑樂平左手應聲而碎!

周圍眾人什麼時候見過陳飛宇這種狠人?紛紛被他給震住了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
整個大廳內,隻能聽到桑樂天殺豬一般的慘叫。

“真是聒噪。”陳飛宇一道氣勁迸射而出,點在桑樂天穴位上,桑樂天頓時昏迷過去,隻是在條件反射下,整個身體都在疼的直抽搐。

陳飛宇不再看桑樂天一眼,走到武雲平身邊,一雙凜冽的眼睛,上下打量著他,同時,從武雲平身上隱隱聞到一股中藥材的味道,讓陳飛宇心中更加奇怪。

“咕咚”一聲,武雲平緊張恐懼之下,忍不住嚥了口唾沫,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道:“陳先生,不知道您……您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的?”

陳飛宇還是想不出武雲平究竟哪裡可疑,突然收回目光,道:“把桑樂天帶回去吧,記得替我給桑家家主傳一句話,元禮妃小姐是我陳飛宇的朋友,我陳飛宇絕對不允許有人對我朋友心存不軌。”

“是是,您的話我一定如實帶到。”武雲平連連點頭。

元禮妃聽在耳中,心中一陣感動,彷彿久涸的心田被泉水滋潤過一樣,冷冽而甘甜。

陳飛宇神色不變,繼續道:“如果桑家執意要報複,儘可以派人衝著我陳飛宇來,不管使出什麼手段,我陳飛宇一一接下就是,但如果桑家敢對我身邊的人下手,那桑家就得做好整個家族被我一腳踏滅的心理準備!”

周圍眾人再度震驚不已,陳飛宇竟敢威脅整個桑家,日,太囂張,太牛逼了!

“我話說完了,你可以帶著桑樂天離開了。”陳飛宇說完後,收回了目光,轉身向元禮妃走去。

武雲平身上壓力頓消,暗中鬆了口氣,連忙陪笑道:“是,是,陳先生教訓的是,我這就帶桑樂天離開。”

說罷,他顧不得頭上的傷勢,夾著桑樂天灰溜溜的離開了。

陳飛宇走到元禮妃身前,剛剛的殺伐之意頓時消失,笑容陽光而燦爛,笑道:“我剛說的話你也聽到了,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,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朋友了,以後絕對冇有人能強迫你做不願意的事情,如果有,那你告訴我,就算對方是天王老子,我陳飛宇也一劍斬之。”

元禮妃感動不已,隻覺得這是她生平聽過的最動人的話,心中第一次充滿了平安喜樂的安全感,差一點就眼眶濕潤,連忙低下頭掩飾住,輕聲道:“謝謝你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