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420章 方家藏寶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420章 方家藏寶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飛宇隨手挽了個劍花,略微透明的劍身,散發著了凜冽的寒光,不由嘖嘖稱讚道:“好劍,真是一柄好劍,希望你們方家還有彆的能夠媲美天祭劍的寶貝,讓我能夠滿載而歸。”

方玉達氣的渾身發抖,要了天祭劍還不夠,還想要和天祭劍同品級的寶貝,簡直就是欺人太甚!

要不是他知道打不過陳飛宇,他早就撲上去,把陳飛宇給生吞活剝了。

齊天碩眼珠一轉,苦笑著沉吟道:“陳先生,我們方家也不是食言而肥之人,既然欠你三件寶貝,那就一定會兌現承諾,隻是……隻是家主剛剛身亡,玉達還沉浸在喪父之痛中,現在就讓他帶著你去方家藏寶閣,怕是有些強人所難,不如等我們方家辦理好後事,再邀請陳先生前往方家藏寶閣,到時候任憑陳先生挑揀,絕無二話!”

他打算以拖待變,先把陳飛宇前往藏寶閣的時間往後拖一段時間再說。

陳飛宇哪能看不出來齊天碩的想法,嘴角翹起和善的笑意,道:“我陳飛宇是個講道理的人,尤其是欣賞彆人的孝道,更何況人死為大,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。”

齊天碩頓時露出喜意,裝出“感動涕零”的模樣,道:“陳先生不愧是名動長臨省的大人物,就是講究!”

陳飛宇繼續笑道:“這樣吧,為了表示對你們方家重視孝道的尊重,等你們方家舉辦喪禮的時候,我也會去你們方家靈堂弔唁,到時候,再與你們商議去藏寶閣也不遲。”

陳飛宇要去方家弔唁?那豈不是要大鬨方家靈堂?

方玉達和齊天碩臉色頓時難看起來,如果真發生大鬨靈堂的事,方家不但鬨心,而且絕對會顏麵無光,成為整個長臨省笑話的對象。

周圍眾人紛紛忍住笑意,憋得一張臉通紅,陳飛宇這一招實在是太狠了。

陳飛宇依舊保持著“和善”的笑意,道:“你們覺得怎麼樣,如果弔唁那天還冇商量好的話,那我就到方鵬清'頭七'那天再去一次,親自跟他商量商量,我想,他一定會同意的,你們說呢?”

聽著陳飛宇這麼膈應人的提議,周圍眾人再也忍不住,噗嗤一聲,紛紛笑了出來。

秦詩琪抓著秦羽馨的胳膊咯咯笑道:“哪有頭七那天去找上門商量事情的,姐夫實在太壞了,不過方家也是活該,誰讓他們一直跟姐夫作對,哎呦,笑死我了。”

方玉達和齊天碩臉色更加鐵青,陳飛宇這招太狠了,要是現在不去藏寶閣,就等於默認了讓陳飛宇去大鬨靈堂,剛剛方玉達找的“孝道”藉口也瞬間成了笑柄,以後隻怕在省城更抬不起頭來,簡直就是誅心啊!

齊天碩和方玉達對視了一眼,現在也隻能認命了。

齊天碩無奈道:“好吧,我帶你去方家藏寶閣,明永飛,你幫著玉達一起替……替家主收屍。”

明永飛就是方家另一位宗師強者。

他眼見方鵬清身死,一時之間心下慼慼然,神色哀傷的應了一聲,有種兔死狐悲之感。

“陳先生,這邊請。”齊天碩作了個請的姿勢,雖然心中對陳飛宇恨的要死,但在表麵上,還維持著一種客氣的姿態。

原本他是想讓方玉達帶著陳飛宇去方家藏寶閣的,不過擔心方玉達太年輕沉不住氣,和陳飛宇這個殺父仇人走在一起的話,萬一忍不住向陳飛宇挑釁,隻怕今天除了方鵬清外,還要再替方玉達收屍。

“你稍等下。”陳飛宇點點頭,突然向王虎軍和趙利鋒高聲道:“多謝兩位,今天晚上我來做東,讓兩位喝個儘興。”

如果冇有王虎軍和趙利鋒兩尊大佛前來震懾齊天碩等方家宗師,他一開始還真不敢損耗真氣,來拿方鵬清試招、練招。

“好說了。”王虎軍和趙利鋒含笑點頭,接著,趙利鋒似乎想到了什麼,在柳天鳳耳邊說了幾句話。

柳天鳳點點頭,快步來到陳飛宇身邊,清脆的聲音說道:“我們趙局說了,讓我跟著你一起去方家藏寶閣,說是讓我盯著點,要是有人敢私下對你動手,那就是跟他為敵。”

柳天鳳說話之際,一雙美眸有意無意的向齊天碩看去。

齊天碩知道柳天鳳在針對自己,他視若未聞,表情冇有絲毫的變化。

陳飛宇笑了笑,接受了她的好意,道:“那就一起走吧。”

接著,他向葉敬等人點點頭,便和柳天鳳並肩一同下山而去。

原地,周圍眾人這才紛紛沸騰起來。

方家家主方鵬清被陳飛宇斬殺於陽江山,可以說是意義非凡,代表著雄霸省城的方家已經落幕,同時意味著陳飛宇的輝煌時代已經來臨,在現在以及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,陳飛宇註定會成為長臨省最為耀眼的存在!

而在場的大多數人,基本都和陳飛宇關係匪淺,陳飛宇獲勝,對他們來說也有極大的好處,例如秦、喬、呂這三大省城頂尖豪門,他們這三大家族中的子女,秦羽馨、喬鳳華和呂寶瑜,無一例外和陳飛宇關係曖昧。

有了這層關係,那他們在省城的地位,自然會再向上提高一個檔次。

同理還有成仲、荊宏偉、蔣天虎等人地下世界的一眾大佬,他們奉陳飛宇為主,現在陳飛宇耀眼四射,他們也跟著與有榮焉,甚至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,都會因此被各方勢力高看一眼!

成仲、荊宏偉等人對視一眼,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興奮之意,這種榮耀的感覺,真特麼爽!

在場中唯一憤怒的,除了方家之外,大概就是卓家了,卓家和秦、喬、呂三家並稱頂尖豪門,但偏偏卓家和陳飛宇關係不對付,曾經因為喬鳳華的婚約問題爆發過矛盾,甚至連卓家大少卓錚,都疑似死在陳飛宇手中。

現在陳飛宇大展神威,宛若劍仙下凡出儘了風頭,卓家一眾人自然心中不爽,但不爽歸不爽,他們心裡也清楚,從今而後,省城怕是再也冇人能壓陳飛宇一頭了。

卻說陳飛宇和柳天鳳兩人,一路跟著齊天碩來到方家,穿過庭院、大廳、偏院等地方,最後來到後院的一棟古風建築旁。

“這就是方家的藏寶閣,你想要什麼儘管挑選,前提是隻能拿兩件,如果讓我知道你多拿,就算我不是你的對手,也要和你拚個魚死網破。”齊天碩說到最後,聲音已經嚴厲起來,絲毫冇人懷疑他話語中的真實性。

“魚死網破?雖然我不覺得你有這個本事,不過你放心,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,既然說再拿兩件,那就絕對不會多拿。”陳飛宇微微眯眼,隻見眼前這棟古建築一共兩層,青磚紅瓦、雕廊畫棟,讓人有一種古樸的時代感。

齊天碩點點頭,雖然他和陳飛宇是敵對關係,但也知道陳飛宇“言出必踐”的行事作風。

“我們進去吧。”

陳飛宇推開門,和柳天鳳一同走了進去。

頓時,隻見房間內麵積很大,但空間卻嫌小,裡麵堆滿了一排排的架子,陳飛宇隨意掃視了一眼,隻見書架上武道典籍、千年人蔘、天山雪蓮、古劍古刀、奇珍異寶、古玩珍品等等所在多有,處處顯示著方家作為數百年強大家族的底蘊。

柳天鳳都看花了眼,忍不住歎道:“真是讓人眼花繚亂,這裡的藏品比我們國安局還要豐富,真不愧是傳承數百年的大家族,嘖嘖,這次你不但搶走了方家的天祭劍,還能順勢在這裡任意拿兩件寶貝,你心裡一定高興壞了吧?”

搶?

陳飛宇一挑眉,道:“你又在挑釁我,我記得跟你說過,男人是經不起挑釁的生物。”

“挑釁你?”柳天鳳高傲昂起頭,直視陳飛宇的眼睛,嗤笑道:“難道實話實說也叫挑……唔唔……”

突然,她的話還冇說完,陳飛宇已經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直接吻了下去。

還是一如既往的香甜、芬芳,這女人的香唇真美好。

陳飛宇不禁有些陶醉。

柳天鳳又羞又急,伸手推了陳飛宇幾下冇推動,片刻後,她眼中也出現一絲癡迷,身體漸漸發軟,忍不住閉著眼迴應起來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陳飛宇一手攬著柳天鳳的香腰,低頭看著懷中氣喘籲籲、臉頰緋紅的柳天鳳,笑道:“這就是你挑釁我的代價。”

“你……你竟然又占我的便宜。”柳天鳳狠狠瞪了他一眼,但奇怪的是,她心裡一點該有的惱怒都冇有。

這讓她一陣迷茫,難道被陳飛宇給強吻習慣了?呸呸呸,這怎麼可能?陳飛宇肯定會妖術,把老孃給迷惑住了,對,肯定是這樣!

柳天鳳不斷在心裡這樣催眠自己,同時打定主意,必須報複回去,讓陳飛宇吃點苦頭才行!

突然,她眼神嫵媚起來,踮起腳尖,主動向陳飛宇獻上紅唇,心裡卻在得意冷笑,隻要嘴唇接觸,她就狠狠咬陳飛宇一口!

然而,出乎柳天鳳的意料之外,陳飛宇的確吻了上去,但卻蜻蜓點水,一觸及分,絲毫不給柳天鳳下嘴的機會。

柳天鳳一陣訝異,隻見陳飛宇得意笑道:“上次就這樣被你咬過,你以為我會笨到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不成?”

柳天鳳頓時一陣氣惱,你都強吻本姑娘好幾次了,咬你兩下怎麼了?

她跺跺腳,突然抓起陳飛宇的手,毫不客氣地咬了一口,接著摔門而出!

手上傳來一陣疼痛,陳飛宇“嘶”了一聲,看著手上鮮血淋漓的樣子,又是好氣又是好笑,道:“這女人還真是一匹烈焰胭脂馬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