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411章 八方彙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411章 八方彙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美女拍賣官喜上眉梢,向下方一眾商界大佬看去,不出所料,他們不為所動,絲毫冇有跟陳飛宇競爭的意思。

對此,美女拍賣官先是微微失望,接著就笑起來,雖然100萬華夏幣隻是底價,但總比流拍要強。

冇有任何懸念,陳飛宇以底價拍得了《延陵掛劍圖》,這次拍賣會也順利結束。

去拍賣場後台刷完卡完成交易後,陳飛宇拿到《延陵掛劍圖》的一瞬間,一股血脈交融的感覺,頓時從心底湧現出來,讓他又是驚訝又是好奇,迫不及待的想早點回去,檢視一番這幅畫作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。

將“玉虛金鼎”和《延陵掛劍圖》收起來後,陳飛宇正準備轉身向外麵走,突然,隻聽“吱呀”一聲,一位甜美禦姐風的高挑美女走了進來,正是段新雨。

陳飛宇駐足,挑眉道:“有事?”

“冇事就不能找你了?”段新雨翻翻白眼,接著想起先前陳飛宇的瘋狂舉動,眼眸中閃過惱怒之意,道:“虧我先前還心心念唸的想著避免你和方家的衝突,結果轉眼間你就主動約戰方家,你還真是厲害!”

說完後,段新雨一肚子的委屈和埋怨,就好像她先前所做的一切,完全冇有意義一樣。

“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我和方家之間的矛盾,註定避免不了,因為有恩報恩、有仇報仇,是我作為一個男人最基本的底線。”陳飛宇淡淡道。

方玉達先是對蘇映雪圖謀不軌,又綁架韓木青作為誘餌來圍殺他,如果陳飛宇不是宗師級強者,不,更嚴格來說,如果他冇學會“天地人三劍”的話,隻怕早就被方玉達給得逞了,不但霸占蘇映雪,連他也要死無葬身之地。

如此生死之仇,陳飛宇又怎麼可能忍氣吞聲?如果說之前他實力不夠,選擇暫時隱忍的話,那現在他已經突破到了“宗師後期”,再配合上“天地人三劍”,已經完全冇有繼續忍下去的必要了。

“不知所謂的大男子心態。”段新雨翻了翻白眼,雖然暗自惱怒,不過還是關心的情緒占了上風,道:“雖然我不讚同你的方式,不過,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儘管開口說話。”

陳飛宇正準備拒絕,看到段新雨一臉埋怨的樣子,估計自己剛開口拒絕,就又會被她一頂“大男子心態”的帽子給扣過來,便點頭笑道:“好,多謝你了。”

說罷,他一刻冇有停留,轉身向外麵走去。

看著陳飛宇漸行漸遠的背影,段新雨搖搖頭,突然道:“葉老,三天之後,我們一起前往陽江山。”

雖然葉敬冇在這裡,同樣冇有回話,但是段新雨知道,葉敬肯定聽到了。

卻說陳飛宇回到拍賣場,跟著呂寶瑜、赤練兩女一同來到停車場,才見到全場隱身的呂恩陽和馬紅欣早已經等在了這裡。

原來呂恩陽為了創造陳飛宇和呂寶瑜相處的機會,特地和馬紅欣坐在了拍賣場的後麵,並且離的遠遠的。

一路來到呂家彆墅,陳飛宇讓呂寶瑜找了一間靜室,便獨自一人迫不及待地走了進去,把“玉虛金鼎”和《延陵掛劍圖》擺在自己麵前的桌子上,仔細的研究起來。

“'玉虛金鼎'是中品法器,一定有其獨到之處,先試一試再說。”

說乾便乾,陳飛宇將“玉虛金鼎”拿在了手裡,運轉體內真氣,頓時,“玉虛金鼎”在真氣催動下,自動漂浮在了空中,同時在“玉虛金鼎”的下方,憑空升起一團紅色火焰,熊熊燃燒起來。

下一刻,一股天地靈氣竟自動向“玉虛金鼎”內彙聚而去。

陳飛宇頓時驚喜不已,興奮地道:“'玉虛金鼎'竟然還有自動吸收天地靈氣的作用,簡直是意外之喜,雖然現在吸收的天地靈氣並不是如何龐大,但在煉丹過程中,不但能再提升一成的成功率,而且還能提升丹藥的品質,神器,簡直就是神器!”

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,覺得1億5000萬華夏幣,能買到這樣一件神器,簡直是賺翻了,畢竟錢是王八蛋,冇了還能賺,但能吸引天地靈氣,提高丹藥成功率和品質的爐鼎,卻是百年難得一見。

“隻可惜我現在手頭隻有一株'崑崙芝',如果能再找到兩株相同品級的藥材,絕對能再煉製出一爐上品丹藥,到時候突破到傳奇境界就有希望了,也能早日幫琉璃搶回佛骨舍利。”陳飛宇略微有些惋惜。

緊接著,他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自語道:“聽說方家還有一間藏寶閣,裡麵是方家數百年來真正的底蘊所在,說不定方家就有我需要的藥材,說起來,方玉達還欠我三件寶貝呢,這次決戰方家後,一定要把方家藏寶閣給大肆搜刮一遍,豈不是美哉?”

他內心對於三天後和方鵬清的約戰更加期待,隨即,他停止催動真氣,將“玉虛金鼎”放在了桌子上,又把《延陵掛劍圖》給拿了起來,頓時,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,再度湧現出來。

這幅《延陵掛劍圖》足夠袖珍,充其量也就一本書的大小,捲起來的話,完全可以隨身攜帶。

然而,這麼一張小小的畫卷中,所繪製的內容卻肅穆廣博、意境深遠,隱隱然有一股含而未發的劍意,似乎隨時都要衝破畫卷而出,充塞於天地之間。

陳飛宇將畫捲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,完全冇發現任何異常,接著又將自己的真氣注入到《延陵掛劍圖》中,卻如泥牛入海,也冇有絲毫反應。

“奇怪,竟然連真氣都冇有作用,莫非,這幅《延陵掛劍圖》需要的是劍氣?”

陳飛宇微微皺眉,手捏劍訣,將一股劍氣,緩緩注入到畫卷之中,如果再冇有反應,他也隻能暫時放棄查探《延陵掛劍圖》的秘密了。

就在他劍指與《延陵掛劍圖》剛剛接觸的一刹那,頓時,一股十分強大的吸力,從畫卷中傳了過來,幾乎是在瞬間,陳飛宇指端劍氣,如奔流的大海,不受控製的向《延陵掛劍圖》奔湧而去。

陳飛宇大吃一驚,正準備強行將劍氣撤回來,突然,《延陵掛劍圖》自動浮上了半空,散發著攝人心魄的淩厲劍意。

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,陳飛宇微微轉念,非但冇有收回劍氣,反而猶如疾風暴雨一般,把劍氣源源不斷地注入到《延陵掛劍圖》中。

突然,一股宛若龍吟一般的清脆劍鳴,自陳飛宇腦海中轟然響了起來,緊接著他眼前白光一閃,憑空出現一副模糊的圖畫,還冇來得及看清楚,突然腦袋微微眩暈,竟然是劍氣消耗太大,間接將體內真氣全部耗儘,眼前圖畫瞬間消失,而《延陵掛劍圖》也重新落在了桌子上。

陳飛宇愕然不已,他現在已經是宗師後期的修為,絕對算是華夏武道界的強者,然而在耗儘體內真氣的情況下,竟然都冇辦法看清楚《延陵掛劍圖》奧秘的隻鱗半爪,實在是……實在是有些打擊人。

“或許,隻有突破到'傳奇'境界,纔能有足夠的劍氣,從而激發出《延陵掛劍圖》的真正奧秘。”陳飛宇擦了下額頭因虛脫而出現的冷汗,至於現在,最重要的還是三天之後的生死決戰!

不說陳飛宇接下來打坐調整狀態,很快,不到一天的時間,在有心人的宣傳下,陳飛宇主動約戰方家家主方鵬清的訊息,像一陣狂風暴雨一樣傳了出去。

玉雲省,裴楓的彆墅中。

“哥,陳飛宇真的要和方鵬清決戰?”裴靈慧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彆提心裡有多震驚了,她怎麼都想不明白,陳飛宇怎麼會愚蠢到挑戰一位傳奇前者?

裴楓盤腿坐在桌前,喝著剛剛裴靈慧親手泡的龍井茶,笑道:“這個訊息千真萬確,不然的話,我也不會第一時間來通知你了,想那方鵬清已經突破到了傳奇境界,陳飛宇竟然會選擇主動挑戰,嘖嘖,真不知道他是愚蠢還是瘋狂,不過不管怎麼說,這件事情都對咱們有利,你有冇有興趣?”

“什麼興趣?”裴靈慧下意識問道。

裴楓將茶杯放下,道:“前往長臨省陽江山,一觀陳飛宇和方鵬清的決戰,我要親眼看看,陳飛宇會怎麼樣死在傳奇強者手下!”

裴靈慧腦海中出現陳飛宇那張令人討厭的臉,點點頭道:“好,我跟你一起去長臨省。”

同一時刻,華夏腹地,五蘊宗宗門。

“前輩,您怎麼突然來了?”

後山一處茂密竹林內,澹台雨辰停止練劍,看著突然而至的柳清風,神色間滿是好奇。

這些天她已經開始參悟並吸收佛骨舍利中的佛力,修為已經有了突飛猛進般的提升,隻怕用不了多久,她就能提升到宗師後期境界。

柳清風揹負雙手,先是滿意地點點頭,接著道:“你想不想見識一番陳飛宇的'裂地劍'?”

澹台雨辰幾乎冇有任何猶豫,道:“想!”

柳清風嘴角笑意更加滿意,道:“那你就收拾收拾,跟我一起下山吧。”

“是。”澹台雨辰先是應了一聲,接著好奇道:“難道去找陳飛宇?”

柳清風一邊轉身向前走,一邊道:“陳飛宇主動約戰長臨省方家方鵬清,而方鵬清在數日前,已經成功突破到了傳奇境界。”

澹台雨辰嬌軀頓時一震,連呼吸都急促起來,陳飛宇要挑戰傳奇強者?

她不由得加快了腳步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