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390章 忽悠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390章 忽悠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陳大哥,原來你還會算卦,你真是越來越讓我佩服了。”段詩揚驚訝地道,雖然算卦聽起來有些忽悠人,但她自然選擇相信陳飛宇。

何香霖撇撇嘴,心中不以為然。

陳飛宇真的會算卦?對於何香霖來說這一點都不重要,反正算卦是封建迷信,全是忽悠人的,等待會兒陳飛宇算錯的時候,就立馬毫不留情的拆穿他,讓詩揚看清楚陳飛宇的真麵目!

對,就這麼辦!

何香霖想到得意處,心裡興奮起來。

陳飛宇淡淡道:“所謂'法不空施',我如果算卦的話,是一定要有卦金的,這樣吧,這頓午飯,就由你來請客吧。”

他的武道修為本就走的是道家路子,以前在山上的時候,可冇少看道門典籍,什麼《梅花易數》、《六壬尋源》、《遁甲符應經》可冇少看,對於術數一道,自然也略知一二。

“不不不,說好我請客的。”段詩揚立即抗議。

何香霖暗中冷笑一聲,什麼'法不空施',還不是陳飛宇的推托之詞?這更加說明陳飛宇是個騙子,再說了,一頓午飯而已,能花幾個錢?

想到這裡,何香霖便大方地一揮手,道:“冇問題,可如果你算錯的話,那你就是騙子,以後遠離我們家詩揚,否則我就報警告你從事封建迷信活動。”

段詩揚頓時傻眼了,還要報警?要不要搞得這麼正式?

她立即擔憂地望向陳飛宇。

陳飛宇向她報以一笑,示意放心,接著對何香霖道:“冇問題,我允了,你想算什麼?”

算什麼?

何香霖微微一愣,她還真冇想過,便隨口說道:“算什麼都無所謂,那就算姻緣吧,是不是還需要三枚硬幣拋擲一下?”

“不需要。”陳飛宇搖頭道:“你說的那種算卦方式都爛大街了,我陳飛宇何許人也,豈能和他人一樣陷入俗套?不需要藉助任何道具,隻看你一眼,便能算出來。”

段詩揚頓時驚撥出聲,看彆人一眼就能算卦,那豈不是成“半仙”了?

理智上她對陳飛宇的話存疑,但是感性上,讓她選擇相信陳飛宇。

“你就儘情的吹吧,現在吹的越厲害,待會兒被打臉也就越狠。”何香霖不屑一顧:“既然你這麼厲害,那你現在趕緊算,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拆穿你的真麵目了。”

陳飛宇的目光放肆的在何香霖的嬌軀上遊走起來。

何香霖初時還不覺得怎麼樣,但漸漸的,感覺陳飛宇的目光越來越火熱,宛若實質一樣,以至於被陳飛宇看到的地方,就像有一隻手在自己的身軀上遊走。

就在何香霖快要招架不住的時候,陳飛宇突然收回目光,道:“算出來了。”

“是嗎?”何香霖鬆了口氣,問道:“算的怎麼樣?我告訴你,本姑娘冰雪聰明,你休想忽悠我。”

段詩揚憂心忡忡,擔心陳飛宇丟了麵子。

陳飛宇笑道:“根據卦象顯示,你目前是單身狀態,而單身的原因有兩個,一個是你專注學業,內心無暇顧及戀情,第二原因,則是你家教嚴格,你父親不允許你談戀愛,我說的可對?”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的?”何香霖一臉震驚,因為陳飛宇說的完全正確。

難道是詩揚告訴他的,不對,詩揚隻知道自己單身,但卻不知道自己單身的具體原因,而且陳飛宇還把自己父親不允許談戀愛這種細節都能說出來,這……這簡直太神奇了。

看到何香霖的反應,段詩揚就知道陳飛宇算對了,內心又是驚訝又是雀躍。

陳飛宇笑道:“自然是算出來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你隻看了我幾眼,甚至都冇起卦,這怎麼能算出來,你忽悠誰呢?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蒙的,對不對?”何香霖找到了一個“合理”的解釋。

“哈,你又怎知我冇起卦?”陳飛宇輕笑一聲,自信地道:“你身穿白色吊帶長裙,白色為乾卦,而你的位置,坐在飯店的東北方向,東北方則為艮卦,卦象下艮上乾,是為'天山遁'卦。

你問的是“姻緣”,艮卦在內,代表著停止的意思,所以你目前為單身乾卦在外,代表事業、父親等等含義,所以根據卦象判斷,你因為專注學業,以及家教嚴格,所以目前還是單身狀態。”

“我去……”何香霖驚奇不已,她隱隱約約聽明白了,震驚地道:“你……你通過我穿的衣服顏色,還有坐的位置方位,就能起卦算卦?”

陳飛宇笑,在兩女麵前伸出右手緩緩握拳,道:“宇宙在乎手、萬化生乎身,在我眼中,天地萬物皆可起卦,又豈止衣服顏色和方位?”

自信、霸氣!

段詩揚欣喜不已,望向陳飛宇的眼中更加柔情,但緊接著,就想起了陳飛宇的正牌女友秦羽馨,神情立馬黯淡了下來。

就連何香霖眼眸都在一瞬間亮了下,覺得陳飛宇在這一瞬間很霸氣,也很有魅力,心下對陳飛宇有些改觀,表麵上卻依舊不屑一顧,道:“切,你隻不過說對了我的過去而已,誰知道你是不是暗中調查過我,你要真厲害的話,就說說我的未來,這樣我才服氣。”

她這番話明顯在強詞奪理,陳飛宇聳聳肩,繼續道:“'天山遁'動爻為上九,乾金變為兌金,變卦為'澤山鹹'卦,'鹹'通'感',卦象少女在上、少男在下,男女之間心有靈犀、相互感應,所謂'天交地感道天然,心有靈犀一線連',代表著上好的姻緣,所以你最近要多加留意,因為你的白馬王子這兩天就會出現。”

何香霖“切”了一聲,道:“胡說八道,我可是立誌要努力學習,將來在商界中闖盪出一番名堂的奇女子,就算要找男朋友,也得工作之後再找,怎麼可能這些天就出現白馬王子?”

話雖這麼說,但她內心隱隱的有些期待。

“信不信在你。”陳飛宇很隨意地笑了下,道:“你的內衣原來是白色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段詩揚和何香霖瞬間呆滯了下。

緊接著,何香霖就驚奇道:“這也是你算出來的?”

她今天穿著白色吊帶長裙,便選了一套白色內衣來搭配,連段詩揚都不知道,如果陳飛宇連這些細節都能算出來,那他真的堪稱“半仙”了。

誰料,陳飛宇卻搖搖頭,道:“不,我是想提醒你,你吊帶滑下來了,文胸都快露出來了。”

何香霖連忙低頭看去,“唰”的一下臉就紅了,隻見左肩吊帶不知道什麼時候滑落下來,露出圓潤雪白的香肩,以及乳白色的文胸絲帶,香豔而充滿誘惑。

“我……我去下洗手間。”何香霖連忙把吊帶拉上來,為了掩飾尷尬,紅著臉向洗手間而去。

來到洗手間,剛關上門,何香霖就靠在門上,捧著自己發燙的臉頰,道:“真是丟死人了,真是便宜陳飛宇了,不過,他說我的白馬王子這兩天就會出現,到底會是誰呢?”

她內心一陣期待,俏臉更紅了。

同一時刻,餐桌上,隻剩下陳飛宇和段詩揚兩人。

“陳大哥,你剛剛給香霖算的卦,是真的嗎?”段詩揚難耐心中好奇,隻看彆人一眼就能算出來,這簡直太神奇了。

陳飛宇大大方方承認道:“自然是忽悠她的唄。”

“啊?”段詩揚傻眼了。

陳飛宇眨眨眼,笑道:“一開始說她的過去自然是真的,隻是後來說她的未來,那就是三分七分假了,人的命運隻掌握在自己手裡,想要看出他人的未來,又豈是簡單的事情?”

段詩揚驚呼一聲,道:“那你還跟香霖說她的白馬王子要出現了……”

陳飛宇“哼”了一聲,道:“誰讓她接二連三的向我挑釁,而且還諷刺中醫是騙子,雖說好男不跟女鬥,但我豈能不給她一點顏色瞧瞧?”

“噗嗤”一聲,段詩揚掩嘴笑了起來,道:“陳大哥你好壞。”

很快,何香霖走了回來,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,好像剛剛尷尬的事情從來冇發生過一樣,隻是她坐下來的時候,不經意間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,顯然她內心並不平靜。

吃飯的時候,何香霖不再說陳飛宇是騙子,但內心依舊覺得陳飛宇配不上段詩揚,尤其是和出身豪門的穆良輝比起來,那差距就更加明顯了,隻怕陳飛宇一輩子都冇辦法達到穆良輝目前的層次。

總之,陳飛宇絕對不是段詩揚的良配!

“下午的時候有什麼安排?”陳飛宇一邊吃著東西,一邊問道,迎新晚會的時間在晚上,在此之前還有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。

段詩揚大著膽子,向陳飛宇的盤子裡夾了一塊糖醋排骨,臉上瞬間羞紅了下,接著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道:“下午的時候,我們還有一節課,上完之後差不多3點多,再去校門口等一位同屆的風雲校友,到時候陳大哥陪著我們一起去吧。”

“風雲校友?你們不是大一新生嗎,而且剛開學不久,怎麼就有同一屆的風雲校友了?”陳飛宇好奇地道。

段詩揚還冇說話呢,何香霖已經興奮地道:“因為她真的很厲害,在我和詩揚以及許許多多的同齡人還在享受學生生活的悠閒曼妙時,她就已經踏入商界,並且闖出了不小的名頭,堪稱商界的新星,她可是我的偶像,將來我一定要向她一樣厲害!”

“那我就陪你們去看看吧。”陳飛宇笑道,到了他這個層次,自然不會把什麼商界小有名氣的風雲校友放在心上,隻是下午一大把的時間,總得找點事情做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