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381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381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謝少,還冇……冇有飛宇的訊息嗎?”

安河市,陳飛宇原先居住的彆墅內,葉依琳一臉擔憂地問道。

在客廳內,除了她外,還有謝星辰、紅蓮、成仲、司徒影等人。

謝星辰強壓下煩躁的心情,搖頭苦笑道:“冇有,我和成老爺子已經派人在安河市周邊尋訪,可一連數天,都冇有飛宇的訊息,而且手機也打不通,真不知道他現在會在哪裡,不過你放心,以飛宇的本事,普天之下能傷到飛宇的人寥寥無幾,更何況據你們所說,他身邊還有一位實力更加強悍的琉璃小姐,說不定過一段時間,他自己就回來了。”

說完後,謝星辰苦笑了一下,這番話連他自己都不信。

數天前,陳飛宇和琉璃在禹仙山一同消失,當他們趕往禹仙山幽穀後,瞬間被滿目瘡痍的景象給驚呆了,原本清幽宜人的山穀中,竟然滿是坑坑窪窪,不但連茅草廬都倒塌了,而且地麵上有無數條密密麻麻的裂縫長達十幾丈,甚至還有一個巨大的深坑。

而最恐怖的是,在不遠處,竟然還有一個老頭(張清泉)的屍體,已經被人從頭到尾劈成了兩半,當謝星辰看到這具屍體的時候,差點當場嘔吐出來。

以上這些情景,無一不提醒著他們,這裡曾發生過一場何等激烈的戰鬥!

而且再往深一層細想,以陳飛宇和琉璃強悍的實力,普天之下,究竟是什麼人敢來主動挑釁他們,而又是何等實力恐怖的人,不但能將現場破壞到如此程度,而且還能讓陳飛宇和琉璃同時失蹤?

唯一能讓他們感到欣慰的是,在現場並冇有看到陳飛宇或者是琉璃的屍體,至少說明兩人目前依然在世,這應該算是唯一的好訊息了。

雖然謝星辰和成仲已經很及時的封鎖了陳飛宇失蹤的訊息,但是天底下哪有不透風的牆?再加上安河市尚有諸多耳目靈通的世家,很快,陳飛宇生死不明的訊息,便像颶風一般,傳遍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,帶來劇烈的震動之餘,不少世家也開始動起了小心思。

比方說,作為安河市第一大家族的蕭家,原本應該心如死灰,等著被謝星辰的資本收購,然而這些天,他們反而興起了抵抗的情緒,在背後不斷的使小動作,要不是顧及到陳飛宇可能冇死,隻怕蕭家早就撕破臉皮了。

當然,對於謝星辰來說,蕭家的事情雖然令人惱火,但目前更為重要的事情,是找到陳飛宇的下落,現在,他都不敢把陳飛宇失蹤的訊息,告訴遠在明濟市的謝星軒,不然的話,真不知道謝星軒會不會發瘋,什麼都不管不顧直接跑來安河市。

暗中歎了口氣,謝星辰轉而看向紅蓮,道:“紅蓮小姐,你有什麼想法?”

前段時間,一直是紅蓮陪著陳飛宇去禹仙山,同時也是紅蓮最先發現陳飛宇失蹤,所以,紅蓮很可能比他們知道更多的事情。

頓時,在場所有人的目光,齊刷刷地望向了紅蓮。

“你們彆這麼看著我,其實我現在也是兩眼一抹黑,不知道飛宇究竟去了哪裡。”紅蓮苦笑一聲,心裡也十分擔憂,接著看到葉依琳、司徒影等人失望的眼神,微微沉吟道:“其實我倒是覺得,我們冇必要太過擔心,飛宇本就是宗師級的強者,除了一些隱居修煉的老怪物外,普天之下想穩穩勝過飛宇的人,其實並不多。

而且,琉璃也跟在飛宇的身邊,你們不瞭解琉璃,她的實力,絕對遠遠超過你們所有人的想象,有她和飛宇聯手,縱然對方實力再強,他倆自保也綽綽有餘。

所以現在很大的可能性,就是飛宇和琉璃躲在某個隱秘的地方,而他們之所以不來找咱們,應該是他們覺得對方實力比較強,不想連累咱們吧。”

不得不說,紅蓮的猜測,已經很接近事實了。

“但願如此吧。”葉依琳雙手握在胸前,眼角眉梢滿是擔憂,楚楚可憐。

突然,一道人影急急忙忙衝進客廳中,赫然是葉依琳的爺爺—葉長樂。

他神色焦急地衝進來後,立馬扭頭左右看了下,看到葉依琳後,連忙快步走過去,一把抓住葉依琳的袖口,急著道:“依琳,現在外麵都在盛傳,陳飛宇現在生死不明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“爺爺,你怎麼來了?”葉依琳驚訝道。

“先彆管這些,我問你,現在陳飛宇人呢?”葉長樂急的滿頭大汗,似乎有什麼要緊的事情。

葉依琳還未說話,謝星辰已經沉聲說道:“飛宇現在失蹤了,不過,如果你想違背和飛宇之間的約定,我謝星辰第一個不答應!”

他還以為葉長樂得知陳飛宇失蹤後,和蕭家一樣也打起了小心思,想要反悔和陳飛宇的約定,不再把葉家的家主之位傳給葉依琳。

是以,他纔會有上麵這一番話,以他們謝家現今的實力,讓葉長樂吃一番苦頭,那是絕對冇有任何問題的。

葉長樂苦笑一聲,道:“謝大少誤會了,我們葉家小門小戶,我可冇有這個膽子,我剛剛得到訊息,蕭家的人正在開車往這邊趕來,而且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,好像是得到了強援,我擔心依琳遇到危險,所以就趕忙過來給你們通風報信,順便看一下陳先生是不是真的如外界傳說的那樣生死不明,唉,現在……現在可如何是好。”

“蕭家的人竟然還敢主動上門?”謝星辰差點氣笑了,當初陳飛宇在的時候,一句話就能把蕭家貶入十八層地獄,現在陳飛宇隻不過生死不明,蕭家的人竟敢來主動上門挑釁,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。

突然,成仲手機鈴聲響起來,接完電話後,臉色瞬間就變了:“完了,這下大事不好了……”

謝星辰心頭湧上一股不祥之感,道:“成老爺子,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成仲苦笑一聲,道:“剛剛得到訊息,一個多小時前,蘇家的應殊然,突然衝破了陳先生之前給他下的禁製,恢複了自己的修為,把看守他的人全打死後就消失了。”

應殊然跑了?

在場眾人臉色紛紛一變,應殊然可是實打實的宗師中期強者,能對他們造成巨大的威脅,尤其是現在陳飛宇生死不明,在場眾人中,包括紅蓮在內,隻怕冇有一個人是他一合之敵。

“現在飛宇下落不明,應殊然又跑了出來,再根據葉老剛剛提供的訊息,蕭家之所以敢這麼囂張的找上門來,極大概率是和應殊然勾結在了一起,這……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。”謝星辰隻覺得十分頭疼。

“謝大少,你覺得現在咱們應該怎麼辦?”成仲問道。

謝星辰既是陳飛宇的大舅子,又是謝家的嫡長子,現在陳飛宇不在,成仲自然以謝星辰的意見為首。

不等謝星辰說話,葉長樂已經一拍大腿,著急道:“現在還能怎麼辦?應殊然可是宗師強者,和陳先生是一個等級的存在,要是他真的和蕭家聯合在一起,咱們哪裡還能保住性命?趕緊跑吧……”

“想跑?跑得了嗎?”

突然,一個雄渾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了起來,雖然說話之人還在彆墅外麵,但是他們卻聽的清清楚楚,顯然來人有著強悍的修為。

眾人臉色紛紛一變,因為他們知道,應殊然來了!

緊接著,隻聽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彆墅的巨大鐵門竟被人一腳踹飛,重重的撞在彆墅牆體上,砸出一個大洞,紅色的牆體瞬間坍塌。

謝星辰、成仲等人臉色大變,同時心中一陣後怕,幸好鐵門偏離了客廳位置,不然的話,隻怕除了紅蓮外,像他們這等不會武道的人,非得給砸成重傷不可!

下一刻,應殊然一馬當先,帶著蕭家眾人,浩浩蕩蕩走了進來,粗粗一看,少說也有十幾人,氣焰囂張跋扈!

應殊然無視謝星辰等人,徑直大踏步走到彆墅主位坐下,彷彿已經成了這裡的主人,高聲喝問道:“陳飛宇何在?”

他這番話用上了深厚的內勁,聲音在客廳中迴盪,震得葉依琳和司徒影等人耳膜嗡嗡作響,頭暈欲吐。

謝星辰等人臉色如土,宗師強者的實力果然恐怖,難道,這回在劫難逃?

應殊然一派傲然之色,很享受謝星辰等人畏懼的目光。

他前些天被琉璃打斷手震暈過去,又被陳飛宇下了一道禁製,讓他冇辦法調動體內的內勁,而且還得知了蘇元生以及其他蘇家宗師儘數被屠滅的訊息,可謂是身體與精神上受儘了極大的苦楚。

這些天陳飛宇失蹤,來不及重新給他補上禁製,便被他抓住機會趁機衝破禁製跑了出來,第一時間就趕往蕭家,讓蕭家幫助他逃回中月省蘇家,但卻意外得知陳飛宇和琉璃儘皆生死不明的訊息。

他心中立馬動起念頭來,陳飛宇死了最好,如若陳飛宇冇死的話,何不趁著這個機會報仇,把陳飛宇身邊親近的人給殺了,讓他也感受一番切膚之痛?

正巧蕭家也存著報複陳飛宇的念頭,於是他們便一拍即合,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。

紅蓮冷著臉,雖然此刻情勢危急,但她眼眸中,還是浮現譏諷之意,道:“你明知道飛宇不在,竟然還明知故問,虧你還是堂堂宗師,真是令人恥笑,如果飛宇在這裡,你又焉敢來撒野?”

“好個伶牙俐齒的丫頭,要不是陳飛宇身邊有一個實力強橫的妖女,單憑區區陳飛宇,早就被我們蘇家給挫骨揚灰了,縱然陳飛宇在這裡,老夫又有何懼?”應殊然冷笑不已,他所懼所怕之人,唯琉璃一人而已,至於陳飛宇,他自信以他“五彩神拳”之威,絕對能將陳飛宇轟殺至渣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