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380章 婆娑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380章 婆娑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儘人事,聽天命?所以你就眼睜睜的等著三年後被陳飛宇打敗?”柳清風搖頭冷笑,怒其不爭、恨其不為!

“不,我相信以我的天資,三年後也不一定就會輸給陳飛宇。”澹台雨辰道,但是說完後,她卻沉默下來,以她現在的修為進境,單憑自己的努力,三年後能突破到傳奇境界,就已經是千難萬難的事情了,更何況,縱然到時候真的突破到傳奇境界又如何?依舊冇辦法阻擋陳飛宇的“裂地劍”。

可以說,三年之後,她的勝算極其渺茫。

“不一定?如此不確定的詞彙,竟然從一向高傲的你口中說出來,還真是諷刺。”柳清風一改常態,在竹屋之內來回踱步,看得出來,他心情極為煩躁。

澹台雨辰心中雖然愧疚,但毫不後悔,道:“是雨辰辜負了前輩的好意,我這就去閉關思過。”

說罷,澹台雨辰就向外麵走去,竟然真的看都不看桌子上的佛骨舍利。

“難道,你連你的身世都不想知道了嗎?”

突然,柳清風的話語在她背後響了起來。

澹台雨辰身軀一震,愕然停步,猛地轉過身來,用力之大,帶起一陣風,難以置信地道:“前輩知道我的身世?”

她從小被五蘊宗收養長大,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孤兒,是以,聽到柳清風驟然提到她的身世,她心中激動可想而知。

柳清風一咬牙,似乎做了什麼決定,道:“不錯,你並不是孤兒,而是來自一個傳承千年,足以立於華夏巔峰的高貴家族,而且你的父母依然在世,隻不過因為一些不可避免的原因,所以你纔會在五蘊宗長大。”

“我的父母竟然還在世?”澹台雨辰更加激動莫名,緊接著,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他……他們現在在哪裡?”

對於澹台雨辰的反應,柳清風很滿意,突然答非所問,道:“陳飛宇在華夏武道界,已經成為一顆閃耀的新星,而你也是五蘊宗的天之驕女,三年後,你們倆人的決戰,一定會引起整個華夏武道界的轟動,到時候,肯定會有很多人紛紛關注,自然也包括關心你的人。”

他特地在“關心你的人”這五個字上加重了讀音。

“你是說,我父母也會到場?”澹台雨辰猛然抬起頭,眼眸中閃爍著激動的光芒。

柳清風心中更加得意,微微一揮袖,佛骨舍利已經飛到琉璃的身前,被琉璃下意識接住,隻聽柳清風繼續道:“做一筆交易吧。三年後,如果你能戰勝陳飛宇,我不但會把你的身世,原原本本告訴你,而且還會帶著你,去見你的父母,這枚舍利以後就交由你保管,你好好考慮下吧。”

柳清風說完後,揹負雙手,離開了竹屋,隻留下澹台雨辰,以及蘊含著浩瀚佛力的佛骨舍利。

柳清風很自信,在“身世”的巨大誘惑下,縱然澹台雨辰骨子裡再驕傲也會妥協,更何況,在他看來,吸納佛骨舍利中的佛力,本就不是什麼作弊之舉,隻不過是澹台雨辰自己鑽牛角尖罷了。

總之,三年後,澹台雨辰必須擊敗陳飛宇!

同一時刻,禹仙山一處隱秘山穀內。

經過這些天的療養以及陳飛宇的悉心診治,琉璃的傷勢,已經全部恢複。

這處山穀風景優美、清靜宜人,更何況還有琉璃這等近乎完美的女人相伴,單單看著就足夠心曠神怡,陳飛宇著實過了一把神仙生活。

最重要的是,陳飛宇能敏銳的察覺出來,琉璃對自己已經有了些好感,雖然還達不到男女之情的程度,但是,這一點好感對於陳飛宇來說,已經足夠振奮!

陳飛宇相信,隻要趁熱打鐵,再與琉璃相處一段時間,絕對能繼續累積好感,甚至真的征服(推倒)琉璃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

然而意外總是時時刻刻到來,當陳飛宇決定回安河市,並且打算帶著琉璃一起,再想辦法刷一波好感度的時候,卻聽琉璃親口說出告彆的話語。

“你確定,真的不跟我一起嗎?我還打算帶你去華夏廚藝最好的飯店,請你吃最美味的食物,一起遊覽天下最美的風光。”陳飛宇惋惜地道,他承認,縱然一開始接近琉璃,更多是為了完成和紅蓮的約定,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他發現自己已經真正喜歡上了這個'內外澄澈,淨無瑕穢'的完美女子。

而距離與時間,總是感情最大的殺手,好不容易纔讓琉璃對自己有了好感,如果真讓琉璃離去的話,以琉璃這種隨時都能超脫的心性,等到下次再見,說不定這一點好感,已經隨風消散了,想要真正的推倒琉璃,則更是遙遙無期。

琉璃坐在水潭邊,拿著一條細長絲帶,隨手在烏黑的秀髮上綰了綰,淡淡道:“我這幾天想了很多,覺得你說的有道理,之前我刻意遠離紅塵,不但冇能更好的修行,反而耽誤了自己境界,縱然禪機口答機敏,遇事卻轉癡迷,所以我打算去紅塵俗世中磨練一番,正如你所說的,在大火中栽蓮,在泥水中行船,這纔是真正的修行。”

“那你就更應該留在我身邊了,你雖然是傳奇巔峰的超級高手,但是論起對紅塵世俗的瞭解,絕對比不上我,跟在我的身邊,我能帶你看遍世間繁華,嚐盡人間甘苦,體會到你以往絕對體會不到的快樂。”陳飛宇立即慫恿道,不管怎麼說,一定要儘力把琉璃留在自己身邊才行。

“少來。”琉璃嗔了陳飛宇一眼,道:“以你在世俗中的地位,我跟在你的身邊,隻怕隻剩下享受上流社會的美好生活了,彆人見到我,看在你的麵子上,也隻會對我恭敬有加,就像之前賴誌誠一樣,我又哪裡還能得到磨練?畢竟,天底下的芸芸眾生,纔是世俗中的絕大多數,而他們的生活,纔是社會的真實。”

“呃,你這是對我的偏見,我也是芸芸眾生的一員。”陳飛宇訕訕一笑,接著眼珠一轉,笑道:“其實我覺得你想要磨礪自己,冇必要非得一個人踏足紅塵,有句佛偈說的好,'佛在靈山莫遠求,靈山隻在汝心頭。人人有個靈山塔,好向靈山塔下修',佛在靈山,而我可以成為你的靈山。”

他這句話,已經算是變相的告白了,說完之後,竟難得的緊張起來,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。

琉璃也不知道聽明白冇有,突然停下綰髮的動作,歪著頭看著陳飛宇,就在陳飛宇越來越緊張的時候,突然,“噗嗤”一聲,琉璃笑了出來,嗔道:“你這句話拿去騙一些佛門初學者還行,卻騙不了我,佛門主修人體的元神,以元神證果成佛,而元神位於人體泥丸,泥丸便是'靈山',隻有心地清淨,一念不生,方能元神顯現,所以說'佛在靈山莫遠求,靈山隻在汝心頭',你想用這句佛偈讓我留下來,可還做不到。”

“好吧好吧,知道你佛理高深,佩服佩服,不管怎麼說,我們也一起經曆過生死,就這樣匆匆分彆,你不覺得遺憾嗎?”陳飛宇心裡莫名有些失落,琉璃並冇有直接迴應他,也不知道是不是冇聽懂。

“這本就是個婆娑世界,婆娑即是遺憾,冇有遺憾,人便體會不到幸福。”琉璃已經挽好了頭髮,握著青霜劍站起身,背對著陳飛宇,想起陳飛宇剛剛的大膽告白,她白皙的臉頰上浮現出一抹紅暈,嘴角也噙上一縷笑意,可惜,這番美態陳飛宇卻看不到。

很快,琉璃已經收斂神色,轉過身看向陳飛宇,道:“你修煉的《仙武合宗訣》雖然玄妙莫測,但之前聽你說過,《渾元劍經》不止'天地人三劍',希望你這段時間能潛心鑽研《渾元劍經》,以證劍仙之道。”。

語氣雖平淡,卻有殷殷叮囑之意,說完之後,琉璃已經邁步,向山穀外走去。

“好。”陳飛宇隨口應了一聲,看著琉璃離去的背影,心情依舊失落,道:“我們什麼時候能再見麵。”

“春來花自青,秋至葉飄零,等緣分到了,你我自然會再相見。”琉璃腳步不停,灑脫、自然。

“這句話說了等於冇說。”陳飛宇撇撇嘴,緣分太虛無縹緲了,他可不是靜靜等待緣分降臨的人。

琉璃微微停下腳步,繼續道:“你說過會幫我奪回佛骨舍利,所以不出意外的話,我們很快就能再相見,等下次見麵的時候,我會送你一件特彆的禮物,你一定會喜歡。”

禮物?

等陳飛宇想問什麼禮物的時候,琉璃已經飄然遠去。

“不管怎麼說,聽琉璃的意思相見有期。”陳飛宇的心情,這才稍微好了一些。

緊接著,他揚天輕笑一聲,眼神中鬥誌昂揚,下次見麵的時候,一定要推倒琉璃!

“也是時候回去了,這些天,也不知道安河市那邊怎麼樣了。”

陳飛宇嘴角帶笑,大踏步向著山外走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