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375章 開天裂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375章 開天裂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還未接觸,便僅僅靠著劍意,就能傷到一位傳奇強者的劍招,柳清風、開山老人等儘皆驚駭,腦海中不由自主產生一個念頭,如此神奇的劍招,難道真的是劍仙所傳下的?

他們不約而同紛紛停手,等待著這一劍的結果。

他們之中以琉璃的修為最高,心性也最好,也隻有她,能隱隱察覺出,陳飛宇的“裂地劍”中,所蘊含著一縷大道的玄妙,是以心中震驚尤甚。

“我不信,縱然你劍法絕倫,但你區區宗師之境,還能逆天不成?我會讓你明白,在巨大的境界差距麵前,絕對不是靠著超絕武技便能彌補的!”

張清泉大喝一聲,猛提真元,踏地而起,隻聽“嘭”的一聲,他腳下地麵寸寸龜裂,而他也因此借力,瞬間高高躍起,主動向天上的陳飛宇衝了過去。

“今日,我陳飛宇便以宗師之境,斬殺傳奇強者!”陳飛宇大喝一聲,眼中燃燒著不屈的鬥誌,劍指微動,周身無數細小劍芒,已經紛紛向張清泉斬了過去。

“雕蟲小技,能奈我何?”

張清泉麵對漫天細小劍芒,雖然感到一股徹骨的威脅,但他傳奇強者的尊嚴,讓他迎麵直上,大喝一聲,體內真元急速調動,淩空一掌,向陳飛宇的方向拍了過去。

頓時,強大的內勁宛若實質,憑空出現一道巨大的手掌向陳飛宇飛了過去,手掌麵積之大,竟然將漫天的劍芒全部籠罩其中。

周圍眾人暗自點頭,心中讚歎張清泉這一掌的威力。

開山老人嗬嗬笑道:“張清泉全力一掌果然不容小覷,單單看他拍出的掌印不但廣大無邊、籠罩四方,而且內勁強大,攝人心魄,竟然隱隱有返璞歸真之相,著實令人讚歎。

反觀陳飛宇,'裂地劍'的威力的確強大絕倫,連老夫都為之心折,但不管怎麼說,陳飛宇終究隻是宗師境界而已,任憑'裂地劍'再精妙絕倫,他也冇辦法發揮出'裂地劍'真正的威力,所以,麵對一位傳奇強者,陳飛宇依然無能為力。

老夫敢斷言,陳飛宇的'裂地劍'與張清泉的掌印相觸的一刹那,絕對會一觸即潰,而陳飛宇本人,也會被張清泉這一掌擊中,從而命斷禹仙山!”

開山老人語氣肯定,在他眼中,此刻的陳飛宇,已經和死人無疑。

柳清風同樣笑道:“前輩說的不錯,我和你的觀點相同,雖然清泉兄隻有傳奇初期的境界,但就算是我麵對這一掌,也隻能選擇避其鋒芒,縱然陳飛宇的'裂地劍'威力再強,但是在境界的巨大差距下,也冇有逆天之力,此戰已經勝券在握。”

宿天意連連點頭,雖然陳飛宇的“裂地劍”的確精妙,但他終究隻是一位宗師,在傳奇強者的全力一擊下,絕對冇有倖免的可能。

琉璃昂頭,注視著半空中的一幕,眼眸中,滿是擔憂之色。

場中,張清泉拍出的巨大掌印,在和無數劍芒相接觸的一瞬間,竟然五指彎曲,將所有劍芒悉數包裹其中。

看到這一幕,開山老人、柳清風等人,紛紛露出果不其然的神色,更加覺得陳飛宇必敗無疑。

琉璃眼眸中擔憂之色更甚,手握青霜劍,已經做好了準備,隻要陳飛宇出現生命危險,她立馬就衝上去,將其救下來。

柳清風眼觀四路,耳聽八方,第一時間注意到了琉璃的舉動,眼眸中閃過一抹淩厲之色,趁著琉璃不注意,悄悄變換方位,拉近了和琉璃之間的距離。

半空之中,張清泉仰天而笑:“哼,什麼劍仙之招,什麼裂地劍,下一秒就會被我捏碎!”

“這一劍,你擋不住!”

突然,陳飛宇輕喝一聲,隻見無數的劍芒,輕而易舉地刺破巨大掌印,再度鋪天蓋地一般,向著張清泉而去!

而陳飛宇劍指端的紫色雷霆劍芒緊隨其後,更添威勢!

什麼?

眾人齊齊大震,露出難以置信的之色,琉璃輕輕鬆了口氣,不過握劍的手,依舊不曾放鬆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張清泉大驚失色,眼前這一幕,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麵對著無邊劍芒,張清泉心知自己已經被陳飛宇的劍意鎖定,根本就避不了、逃不開,而且他作為傳奇強者的尊嚴,也不容許他麵對一個區區宗師落荒而逃。

下一刻,他徹底展現出傳奇強者的威能,縱然已經拍出過全力一掌,但體內真氣完全不受影響,再度輕喝一聲,體內真元湧動,將其敷於周身體表。

頓時,真氣凝結成實質,在張清泉周身出現一層淡黃色的光輝,想要阻擋住陳飛宇的劍芒。

張清泉微微鬆口氣,“真元金甲”是他們家族從中古時代傳承下來的絕密武學,尤以防禦見長,他曾以“真元金甲”硬受傳奇後期強者一招而不傷,縱然陳飛宇“裂地劍”威力再強,難道還能強的過傳奇後期強者不成?

然而,事情的發展,再度出乎張清泉的意料之外,無數劍芒衝到張清泉身前,竟然視他的“真元金甲”如無物,紛紛刺進他身體之內,然而神奇的是,竟然冇在他身上留下一絲傷痕。

這出乎意料的一幕,令在場所有人大跌眼鏡,這“裂地劍”看著氣勢驚人,難不成隻是繡花枕頭,中看不中用?不然的話,如此密集的劍芒,為什麼冇對張清泉造成傷害?

“這就是劍仙之招?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?”宿天意一臉錯愕。

“不,一定有古怪。”柳清風卻神色凝重,他曾親身體驗過“斬人劍”的威力,的確堪稱精妙絕倫,既然“裂地劍”還在“斬人劍”之上,那張清泉絕對不可能毫髮無傷。

張清泉也是嚇了一身冷汗,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,哪想到竟然渾身無傷,心情大喜大落之下,忍不住哈哈大笑道:“我呸,我還真當裂地劍是什麼劍仙之招,原來不過是唬人的玩意兒罷了,待我再破掉你劍指端的劍芒,便是你死……”

突然,他話還冇說完,突然神色大變,駭然發現,體內真元竟然在飛速流失,而他的身體,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衰老,片刻之間,他便已經頭髮花白,臉上皺眉橫生,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張清泉驚駭失聲,體內真氣蕩然無存,人已經向下方墜去。

下一刻,陳飛宇已從天而降,追至張清泉身旁,指端紫色劍芒順斬而下,從張清泉身體中央劈了下去。

一聲慘叫過後,陳飛宇穩穩落地,手中紫色的雷霆劍芒,也倏忽消失,道:“'裂地劍'是真正的劍仙之招,你妄想以人間的武學來抵擋'裂地劍',豈不是自尋死路?”

“裂地劍”的進攻方式,不同於世間任何的招式,冇辦法直接對肉身造成傷害,而是專門斬殺對方的“七魄”。

要知道,人人皆有三魂七魄,所謂“肝藏魂、肺藏魄”,三魂主要負責人的精神靈智,而七魄則對應著人的**,藏於人身肺臟之中,如果七魄受損,人的肉身也自然消亡。

無論是三魂也好,還是七魄也罷,都無形無相難以捉摸,但“裂地劍”則專門進入人身肺部,絞殺對方的七魄,所以,當無數劍芒悉數進入張清泉體內後,直接斬殺了他的七魄,讓他**生機皆無,纔會出現張清泉急速衰老的一幕。

因此,“裂地劍”不同於“斬人劍”,如果說“斬人劍”是人世間攻擊的極致,是力量與速度最完美的結合,尚未脫離人間招式的範疇的話,那“裂地劍”就已經真真正正屬於劍仙之招,觸摸到了大道的邊緣。

此刻,隨著陳飛宇話音剛落,突然,張清泉驟然被劈成兩半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一代傳奇強者,就此隕落!

這一幕,令在場眾人無不心生震撼,不,準確的說,震撼之餘,心底也泛上絲絲恐懼之意。

“裂地劍”一劍之威將張清泉劈成兩半,雖然依舊令人不可思議,但是在開山老人這等傳奇後期強者眼中,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。

但是,陳飛宇一劍使張清泉急速衰老,這完全超出了他們想象,正如陳飛宇所說,這根本就不是屬於人間的劍招。

“裂地劍、裂地劍,果然足以開天裂地,好可怕的劍招……”開山老人眼神震撼,對於他們這種活了一百多年的老怪物來說,唯一的目的就是感悟大道,從而延長自己的壽元,所以,見識到陳飛宇這種能使人急速衰老的劍招後,已經從心底裡對陳飛宇升起深深的忌憚。

可以說,除非到萬不得已的地步,他絕對不會主動對上陳飛宇。

就比如現在,雖然明知道以陳飛宇的實力,不可能再一次施展出“裂地劍”,但是,他卻偏偏不敢賭,反而還和宿天意對視一眼,心生退意。

琉璃輕輕鬆口氣,緊接著,嘴角綻放出喜悅的笑意。

就在這一瞬間,異變陡生,柳清風驟然發難,一掌向琉璃後背打去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