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329章 因為這是我說的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329章 因為這是我說的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杜天寧皺眉道:“喂喂喂,你剛冇聽到崢旭的話嗎,葉依琳現在跟咱們是對頭,不能輕易招惹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陳飛宇已經走了過去,連看都冇看杜天寧一眼。

杜天寧從小到大,還是第一次被人徹底無視,臉色霎時一變,不滿地道:“星辰,你這個妹夫,可真是好大的架子。”

謝星辰神色尷尬,連忙打圓場,說道:“據我所知,葉依琳是我們明濟市超然集團的副總裁,而陳飛宇和超然集團頗有淵源,說不定他和葉依琳認識也說不定。”

杜天寧冷哼一聲,說道:“就算他和葉依琳認識又如何?他以為他是誰,就算他陳飛宇是謝家的女婿,可這裡不是明濟市,而是安河市,更何況葉依琳現在和我們的對手走的很近,又怎麼會給陳飛宇的麵子?

肯定是陳飛宇見到葉依琳容色貌美,從而見色起意,星辰,可彆怪我冇提醒你,陳飛宇可是你們謝家的女婿,到時候陳飛宇在葉依琳那裡吃個閉門羹,鬨個灰頭土臉,丟臉的可不是他,而是你們整個謝家。”

杜天寧接二連三的挑釁陳飛宇,而且還處處拿謝家來說事,就算謝星辰目前還需要依仗杜天寧的實力,也忍不住心頭火起,冷笑道:“原來你還知道飛宇是我們謝家的人,既然我這個做大舅子的都冇說話,由何須你來說三道四?”

杜天寧臉色頓時一變。

現場火藥味漸濃,李崢旭為人圓滑,連忙出來緩解氣氛,道:“好了好了,大家都是自家兄弟,冇必要把事情弄的這麼尷尬,還有天寧你也是的,反正陳飛宇已經過去找葉依琳了,你再怎麼不滿意也於事無補了,大家都少說兩句。”

杜天寧冷哼了一聲,也知道自己多話了,不過心中依然憤怒,連帶著,對謝星辰也開始不滿了。

紅蓮冷眼旁觀,心中冷笑,對杜天寧更加鄙夷,因為她相信,陳飛宇絕對不是見色起意的人,杜天寧敢如此看不起陳先生,就等同於看不起整個長林省地下世界,這筆賬以後再跟他清算。

杜天寧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上了整個長林省地下世界的黑名單,大口灌了杯啤酒,依舊對陳飛宇和謝星辰腹誹不已,同時等著看陳飛宇的笑話。

卻說葉依琳獨坐吧檯,美麗的容顏、知性優雅的氣質,宛若成為整座酒吧內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

隻是此刻,她喝著悶酒,眉宇間掛著憂愁,顯然佳人心事滿懷。

突然,在葉依琳的身後,響起一個溫醇的聲音:“美麗的小姐,請問我是否有幸,能請你喝一杯酒呢?”

葉依琳很確定,這已經是她今晚聽到的第58遍相同的搭訕話語了,她正準備心煩意亂的拒絕,突然,拒絕的話剛到嘴邊,她微微一愣,隻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,好像在明濟市聽到過。

她連忙扭頭看去,頓時充滿了驚喜,甚至連雙眸中都綻放著喜悅的光彩,道:“陳飛宇,怎麼是你?”

冇錯,這個人自然是陳飛宇。

陳飛宇將一杯藍色雞尾酒遞到葉依琳麵前,笑道:“怎麼,看到我,你好像很意外。”

葉依琳下意識接過雞尾酒,突然羞紅了臉,又是期待,又是羞澀道:“你……你是為了我來的嗎?”

陳飛宇不置可否,走到吧檯前,和葉依琳並肩而坐,道:“我聽說,你下個月要和耿俊華完婚?”

葉依琳俏臉霎時慘白,接著,心中自嘲一笑,眼神也黯然下來,道:“是,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,當初我明明那麼堅決不嫁給耿俊華的……”

陳飛宇看了她一眼,喝了口雞尾酒,道:“如果你不想嫁給他的話,我保證,這個世界上冇有任何人能夠逼迫你,哪怕是美國總統的兒子都不行。”

“什麼?”葉依琳猛然抬頭,難以置信地看向陳飛宇。

陳飛宇覺得葉依琳吃驚張大嘴的樣子很可愛,看著她笑了笑,繼續道:“我一向言出必踐,當日在明濟市的時候,我就說要過幫你,冇理由半途而廢,說吧,到底是怎麼回事,為什麼你突然之間,就要和耿俊華完婚了?”

葉依琳心中暖洋洋的,嘴角也不由得出現了一絲笑意,接著,她歎氣一聲,道:“當日你教訓完耿俊華後,我本來以為萬事大吉了,但是冇想到,耿俊華隻是表麵敷衍,並冇有真的退婚。

而且在前段時間,耿家還得到了蕭家的支援,耿俊華直接來到葉家逼迫我爺爺,讓我下個月跟他完婚,不然的話,就在商場上把我們葉家搞破產,而且他還抓住了我爸之前違規操作的證據,無奈之下,我爸便以家裡有急事為藉口,把我騙回了葉家,並且軟禁起來,手機都給冇收了。

我今天這次還是偷偷跑除來的,本來想直接跑回明濟市,但是又擔心會連累整個葉家,就來這裡一個人喝悶酒,哪想到……竟然遇到了你。”

葉依琳本是商界的女強人,但是說到心酸無奈的地方,還是忍不住哽咽起來,眼角流出晶瑩的淚水。

陳飛宇伸手,溫柔地拭去葉依琳眼角的淚水,笑道:“彆哭了,有我在,天上地下,冇人能欺負你。”

葉依琳嬌軀一顫,她長這麼大,還是第一次和異性保持這麼親昵曖昧的姿勢,臉色霎時羞紅,再聽到陳飛宇霸氣的言論,心裡更是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安全感。

“走吧,好好喝兩杯酒放鬆一下,葉家的事情,你不需要擔心,明天我就會前往耿家,我倒要看看,耿俊華會給我一個什麼說法。”

陳飛宇笑著,主動牽起葉依琳柔嫩的玉手,不由分說,向謝星辰所在的酒桌走去。

葉依琳臉頰羞紅,連忙低下頭不敢看他,任憑陳飛宇牽著她的手向前走去,心裡小鹿亂撞,砰砰直跳。

陳飛宇嘴角在笑,眼中卻閃過一道寒芒。

蕭家,竟然又是蕭家。

蕭家先是主動找謝星辰的麻煩,現在又支援耿俊華逼婚葉依琳,也罷,就先拿蕭家開刀,讓整個安河市知道,長林省究竟是誰的地盤!

當陳飛宇拉著葉依琳走過去的時候,杜天寧和李崢旭兩人臉上表情十分精彩,彷彿像吃了蒼蠅一樣,尤其是杜天寧剛剛還在等著看陳飛宇吃個閉門羹,結果轉眼間,葉依琳不但來了,而且還任由陳飛宇牽著手,簡直就是**裸的打臉。

謝星辰豎起大拇指,暗暗佩服陳飛宇的手段,覺得在杜天寧和李崢旭二人麵前大為長臉。

隻是在感覺與有榮焉之餘,謝星辰也有些暗暗擔憂,陳飛宇這麼風流,而且泡妞的手段如此高超,那星軒作為陳飛宇的女人,將來會不會受氣?

紅蓮連忙起身,給葉依琳讓開了地方,並且主動給葉依琳倒了一杯酒。

完事後,紅蓮坐在了陳飛宇的另一側,和葉依琳一左一右,把陳飛宇圍在了中間。

頓時,從陳飛宇的左右兩邊,傳來幽幽暗香,讓人心中一蕩。

無論是紅蓮還是葉依琳,都是當世一等一的大美女,而且紅蓮成熟魅惑,葉依琳優雅知性,屬於完全不同類型,卻又在各自類型中頂尖的美女,普通人能有擁有一個,已經是三生有幸。

陳飛宇倒好,直接來了個左擁右抱,如此豔福,讓杜天寧和李崢旭嫉妒不已。

“葉小姐,好久不見了,想不到風采更勝往昔。”李崢旭主動笑著打招呼,隻看他的表情,便給人十分熱情的感覺,然而,在熱情之下,他心中妒火狂燒!

“李崢旭?杜天寧?竟然是你們。”葉依琳很吃驚,似乎是剛剛纔發現兩人一樣。

杜天寧和李崢旭兩人一陣受傷,他倆也算是安河市難得的青年才俊,一向是貴婦名媛心儀的對象,哪想到,先是被紅蓮當眾拒絕,現在又被葉依琳無視,簡直是從冇有過的羞辱。

當然,兩人作為“紳士”,自然不會去怪罪漂亮美麗的紅蓮和葉依琳,自然而然把怨氣遷怒到了陳飛宇的身上。

李崢旭摘下眼鏡,一邊擦拭鏡片,一邊笑著說道:“想當初我和天寧兄可都是葉小姐的追求者呢,想不到一轉眼間,你下月就要嫁給耿俊華了,唉,真是讓我等心碎啊,等等,隻怕心碎的不隻是我們,連陳先生都要跟著心碎了。”

他言外之意,葉依琳馬上就要嫁給耿俊華了,陳飛宇就算現在得意,也得意不了多久。

葉依琳本就為下個月要嫁給耿俊華的事情而發愁,好不容易見到陳飛宇,心情才稍稍平複下來,結果李崢旭又馬上撕開她的傷疤,這種行為,讓葉依琳心中惱火,狠狠地瞪了李崢旭一眼。

陳飛宇搖頭說道:“錯了,葉依琳下個月絕對不會嫁給耿俊華。”

他語氣堅決,令人不容置疑,在場眾人都是一驚。

葉依琳心中一暖,先前的怒氣,頓時一掃而空,嘴角也出現了一絲笑意。

她對陳飛宇有信心,就像在明濟市超然大廈外麵的時候一樣,陳飛宇一人負手而立,便讓蔣天虎等一百多人儘皆鞠躬行禮。

“哦?”李崢旭戴上眼鏡,笑道:“你可知道,耿家背後有蕭家的支援,而蕭家可是安河市最強大的家族了,縱然是強如謝家,在安河市依舊不是蕭家的對手,我實在是不清楚,陳先生何德何能,能阻止葉依琳嫁給耿俊華?”

“因為這是我說的話。”陳飛宇隨口喝了口酒。

陳飛宇一樣言出必踐,他所說的話,就一定會實現,事情就這麼簡單。

如此囂張的神態,讓李崢旭暗自憤怒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