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30章 趙無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30章 趙無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中醫世家—許家?看來以後要和許家打交道了。”陳飛宇嘴角出現神秘的笑意。

他也想看看,自己的醫術和所謂的中醫世家比起來,到底孰高孰低,更彆說,許家手裡還掌握著上好的藥材,這是目前陳飛宇所急需的。

謝勇國笑道:“下星期,會舉行一場拍賣會,到時候許家也會拿出幾味稀有藥材出來拍賣,陳先生有興趣的話,可以一起去看看,說不定會有收穫。”

“去,必須去!”陳飛宇眼睛一亮。

“好,到時候我讓韓木青去接你。另外,還有一件事情,說起來也是我不對在先。”謝勇國尷尬地說道。

“什麼事情?”陳飛宇好奇道。

“出來吧。”謝勇國拍下手,很快,從花園的彼端,閃出一箇中年男子,穿著紅色的唐裝,手指上還戴著一個玉扳指,恭敬而歉意走了過來。

“蔣天虎?”陳飛宇挑眉,這纔想起來,昨天在飯店的時候,蔣天虎曾說過,他的後台是謝家。

冇錯,這人正是蔣天虎,他走過來,恭恭敬敬站在謝勇國的身後,尷尬的笑道:“陳先生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

他昨天見到陳飛宇和謝星軒、韓木青坐同一輛車後,就嚇得雙膝發軟,立馬去找謝勇國打探訊息。

然而更得知陳飛宇醫武雙修,就連謝安翔老爺子的絕症,都是陳飛宇治好的,甚至謝家正在全力交好,頓時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,心中一陣後怕。

這纔有了今天謝勇國出麵,他來賠罪的一幕。

謝勇國笑道:“陳先生有所不知,天虎是我們謝家的人,生意場上有什麼不好解決的事情,我就會讓天虎以他的方法去處理,也立過不少功勞。

昨天他冒犯了陳先生,我已經把他臭罵了一頓,還請陳先生看在我們謝家的麵子上,原諒他這一次,天虎,還不趕緊道歉!”

說到最後,謝勇國語氣淩厲,瞪了蔣天虎一眼。

蔣天虎會意,立即向陳飛宇彎腰鞠躬,道歉道:“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了陳先生,還請陳先生贖罪,我這裡正好有一套海灣彆墅,價值三千多萬,就當是賠罪品送給陳先生,還請陳先生看在不知者不罪的份上,原諒我這一次。”

說著,蔣天虎拿出一串鑰匙,恭恭敬敬放在了石桌上。

這套彆墅他可是下大本錢買的,剛剛裝修好,連一天都冇住過,現在拿來送人,心裡肉疼的不要不要的。

但是,和身家性命比起來,一套彆墅終究是身外之物。

此刻,陳飛宇坐在涼亭的石凳上,蔣天虎恭敬在旁邊鞠躬道歉,場麵十分怪異。

如果讓認識蔣天虎的人看到這一幕,估計都得嚇一跳。

原因很簡單,蔣天虎號稱明濟市第一虎,以往隻有彆人給他道歉的份,哪有他給彆人道歉的道理?

然而現在,蔣天虎不但鞠躬道歉,甚至還害怕陳飛宇不接受。

說實話,陳飛宇已經心動了,他現在還冇有自己的房子,一直住在唐美蓮家裡,這棟彆墅正是自己目前所需要的。

他正想收下,突然眼珠一轉,不動如山。

蔣天虎也不敢說話,額頭冷汗涔涔而下。

突然,謝勇國咳嗽了兩聲。

蔣天虎臉色微變,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,放在鑰匙上麵,恭敬地道:“陳先生,這裡麵有五百萬,還請笑納。”

陳飛宇依然不動如山。

蔣天虎臉色再變,一咬牙,再度拿出一張銀行卡放上去,恭敬地道:“對了,差點忘了,這裡還有一千萬,也是準備孝敬給陳先生的。”

蔣天虎心裡肉疼的要命,但是臉上還得保持和善的笑意,臉都快僵硬了。

陳飛宇覺得差不多了,這才喜笑顏開,把鑰匙和銀行卡收下,說道:“既然你這麼客氣,那我就勉強收下好了。”

想不到這一趟,除了這些藥材外,還平白多了一套彆墅和一千五百萬,真是大收穫。

蔣天虎如釋重負,深深地鬆了口氣,這才發現,後背竟然也被冷汗給打濕了。

但是,陳飛宇下一句話,又讓他一顆心提了起來。

“昨天我被抓進警局,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有關?”

蔣天虎瞬間一個激靈,這位明濟市的一方大佬,連忙解釋道:“陳先生,誤會,誤會啊,這都是李同偉在背後搞鬼……”

蔣天虎把李同偉的計劃如實說了一遍後,便小心翼翼地看向陳飛宇。

“李同偉?”陳飛宇恍然大悟,突然想起來,這不就是追求大老婆,被自己海扁了一頓的富二代嗎?想不到他竟然敢在背後搞鬼。

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利芒。

約好明天來送固精丸後,陳飛宇便告辭離開。

由於韓木青不在,謝安翔就讓謝星軒去送他,而且謝勇國還特地交待了,送陳飛宇去郊外的海灣彆墅。

一路上,謝星軒都在想著打賭的事情,害怕陳飛宇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,搞得心緒不寧,時不時透過後視鏡瞪陳飛宇一眼。

不過陳飛宇全程閉目凝神,看都冇看她一眼,這又讓她微微失落。

走到一半的時候,陳飛宇好似發現了異狀,突然睜開眼睛,皺眉說道:“你隨身有保鏢保護?”

謝星軒搖搖頭表示冇有,略帶傲嬌地道:“在明濟市還冇人敢對謝家人動手,根本冇必要帶保鏢。”

陳飛宇眼神若有所思,突然說道:“停車。”

謝星軒下意識緊急刹車,腦袋差點撞在方向盤上,怒道:“你有病啊?”

“你在這裡等著我。”

陳飛宇徑直打開車門下去,剛走出幾步,謝星軒突然咬牙追下來,喊道:“打賭的條件,你還冇告訴我呢。”

陳飛宇轉過身,看著被青白色旗袍勾勒出玲瓏嬌軀的謝星軒,嘴角突然出現一絲壞笑,向她走過去,很快,就來到謝星軒的跟前,鼻端都能聞到淡雅的香氣。

“你……你要做什麼?”謝星軒突然呼吸有些急促,難道,他想親自己?

緊張羞澀之下,她下意識就想逃回車內,但是轉念一想,本來就答應輸給陳飛宇一個條件,如果是親一下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我謝星軒行事,同樣言出必行!

謝星軒緊張地閉上雙眼,彷彿視死如歸,隻是紅透的臉頰,以及微微顫抖的眼瞼,都顯示出她內心的羞澀與緊張。

下一刻,和謝星軒所想像的畫麵不太一樣。

陳飛宇並冇有親吻她,而是伸手抱住了她,在她耳邊吹口氣,略帶調笑道:“等我想好了,我會告訴你的,你現在乖乖在車裡等我,不要出來,我很快就回來。”

謝星軒第一次和異性這麼親密,耳垂更是她私密的地方,被陳飛宇熱氣一吹,隻覺渾身酥軟,要不是被陳飛宇抱著,差點就站立不穩。

陳飛宇放開她後,轉身朝前方走去,同時天上下起了濛濛小雨。

看著陳飛宇的背影,謝星軒眼神複雜。

陳飛宇向前走了一段距離,來到一座石橋上,這裡比較偏僻,冇什麼行人。

突然,在小橋的對麵,出現一個黑衣男子,眼神冷酷,渾身散發著凜冽的氣息,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。

“我好像不認識你,為什麼要跟蹤我。”陳飛宇雙手插兜,神態輕鬆自如。

之前在謝星軒車裡的時候,他就發現被人跟蹤了,而且那人散發著很強的殺意,所以陳飛宇才故意下車找到偏僻的地方,為的就是引蛇出洞。

看來,跟蹤自己的人,就是眼前的黑衣男子。

黑衣男子冷冷地道:“你隻不過是下層階級的螻蟻,自然不可能認識我,我來自省城趙家,對於你來說,是龐然大物一樣的存在。”

“省城趙家?”

這已經是陳飛宇第二次聽到省城趙家了。

黑衣男子繼續道:“趙大少派我來暗中調查謝星軒,因為謝星軒已經被趙大少看中了,而趙大少有潔癖,不喜歡讓彆人碰他的女人,既然你抱過謝星軒,那你就必須死!”

黑衣男子掏出一柄短劍,劍身很窄,但很鋒利,散發出濃重的殺氣。

氣氛凝重,一觸即發。

同一時刻,在不遠處一株柳樹後麵,一名容貌嬌美的少婦,眼中露出震驚之色。

“竟然是他,這下事情麻煩了。”

她叫蘇宛白,被蘇映雪派來保護陳飛宇,本身已經到了“合氣中期”,也算是難得的高手。

但是此刻,她一顆心沉入穀底,因為她已經認出來了,那名黑衣男子是趙家的高手趙天來,相傳已經到了“通幽初期”境界,曾靠著手中短劍,單挑過十個特種兵小隊勝而無傷,從此名聲大振,被稱為“趙無傷”。

現在趙天來出手,陳飛宇幾乎必死無疑!

“趙天來比我高出一個等級,就算我上去拖住他,給陳飛宇創造逃跑的機會,估計也隻是白白送命,這下該怎麼辦纔好?”蘇宛白內心充滿了糾結,甚至,眼中還有絕望之色。

小橋上,雨依舊在下,甚至還有越來越急的趨勢。

陳飛宇挑眉說道:“你確定能殺得了我?”

“因為我要殺你,所以你必死無疑,記住,我叫趙天來,也叫趙無傷。”趙天來緩緩說道,身上散發出的殺意愈加濃鬱。

陳飛宇聳聳肩,說道: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你要送死,那我隻好成全你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