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284章 走,咱倆去開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284章 走,咱倆去開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不愧是名震長臨的陳先生,您剛剛睥睨天下,一言判生死的豪情氣概,還真是令紅蓮心折呢。”

成熟妖冶女子吐氣如蘭,身上的幽幽香氣,更是時不時地傳來,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,她大紅長裙胸襟低開,露出一抹滑膩的雪白,更是令人心中一蕩。

陳飛宇瞥了她一眼,認出她也是長臨省某市的地下世界大佬,道:“過獎了,原來你叫紅蓮,嗯,名字不錯,和你很貼切。”

紅蓮吃吃而笑,動人的嬌軀,都快貼在了陳飛宇身上,充滿了引人犯罪的衝動,嬌笑道:“這麼說,陳先生知道'紅蓮'的含義?”

陳飛宇淡然一笑,道:“'我說紅蓮,廣妙無邊。諸色諸光放射,如八寶色。能美天地,能降災邪。譬如我唱,紅蓮辰,諸火炎放射八寶光,則一時光明大盛,火炎即化無邊紅蓮'。這是拜火教中的經書內容,紅蓮'能美天地,能降災邪',而你美豔絕倫,又能引人犯罪,所以我說紅蓮這個名字和你很貼切。”

紅蓮雙眸一亮,這麼多年來,還是第一次,有人能準確說出她名字的出處,內心一陣雀躍,對陳飛宇好感大生,嬌軀更加貼近陳飛宇,美麗的雙眸隱含春水,嬌笑道:“想不到陳先生除了武道驚人外,而且還博學多識,像陳先生這麼優秀的人,真是令紅蓮傾慕。”

“過獎了。”陳飛宇淡然一笑,端起麵前酒杯,一飲而儘。

另一邊,柳紫韻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,心裡很吃味,再加上她被紅蓮搶了位置,不由氣惱地重重跺腳,隻能坐在謝勇國的旁邊,心中腹誹一句:“真是個狐狸精,穿得那麼暴露,不是明擺著要勾引男人嘛?

還有陳飛宇,白天還說想要征服我,還跟我打賭,讓我親他一下,轉眼間就當著我的麵,和彆的女人親親我我,哼,男人都是大豬蹄子!”

正巧柳紫韻麵前有一盤豬肘子,她氣憤嫉妒之下,直接把豬肘子當成了陳飛宇,拿起麵前的筷子,狠狠地在上麵插了幾下。

謝勇國暗暗咂舌。

這時,荊宏偉走到陳飛宇身邊,笑道:“陳先生,我來給您介紹一下,坐在您旁邊的這位大美女名叫紅蓮,是清洛市地下世界的大姐頭,更是咱們長臨省鼎鼎有名的女中豪傑,被道上的人稱為'紅蜘蛛'。”

說到這裡,荊宏偉悄悄伏在陳飛宇耳邊,小聲道:“陳先生,您彆看紅蓮一副性格開放,引人犯罪的模樣,其實她眼界很高,從來冇有男人能成為她的入幕之賓,不過嘛,以陳先生的驚才絕豔以及高明的手段,絕對能把紅蓮征服,給咱們長臨省大好男人出口氣。”

這麼惹火妖冶的女人,竟然還是雛兒?

陳飛宇下意識向紅蓮看去,隻見紅蓮眼瞳清澈透亮,周圍隱隱是天蘭色的天幕,而且眉毛順生不散,的確是處女的身體特征。

紅蓮作為一個女人,能成為清洛市地下世界的龍頭,自然本身就是很厲害的武道高手,雖然荊宏偉特地壓低了聲音,但說話的內容還是被紅蓮給聽到了。

紅蓮臉頰微紅,吃吃笑道:“陳先生彆聽荊宏偉瞎說,陳先生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,怎麼可能看得上紅蓮這樣的蒲柳之姿,能夠和陳先生同桌共飲,就已經是紅蓮莫大的榮幸了。”

“哈。”陳飛宇輕笑一聲,雙眼放肆地在紅蓮惹火的嬌軀上遊走,道:“你如果是蒲柳之姿,那普天下,估計就冇有真正的美女了。”

在陳飛宇極富侵略性的目光下,紅蓮嬌軀一顫,彷彿渾身上下都被陳飛宇雙手撫摸過一樣,渾身起了一層細密的小米粒,心中火熱,不由得暗中呻吟了一聲。

另一邊,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柳紫韻,心中更加氣憤,再度用筷子狠狠插在麵前的肘子上,小聲氣憤道:“哼,男人都是大豬蹄子,大豬蹄子!”

謝勇國嘿嘿一笑,看來太受女人歡迎也不好,隨時都有可能後宮起火。

等大家都坐齊後,酒過三巡,荊宏偉領著不少大佬,來依次向陳飛宇介紹。

“這位是平化市的耿建澤耿兄弟,為人豪爽大方,最是心直口快,也最為敬佩陳先生。”

“他是汪凱儀,長原市地下世界的負責人,控製著長原市近三分之一的會所、酒店、賓館,在長原市說一不二。”

“還有這位,全雲市地下世界老大晁銳,'通幽後期'的高手,手下小弟近千。”

“這位是……”

隨著荊宏偉口中念出一個又一個的人名,柳紫韻聽在耳中都驚呆了。

雖然她早就知道,這些人都是響噹噹的一方豪雄,但是聽到荊宏偉的具體介紹後,才知道,原來這些人的身份背景,竟然牛到了這種地步,甚至,她心裡很清楚,如果是在以前,以她的身份,根本就冇有和這群大佬同桌共飲的資格。

但是,這麼多高高在上的長臨群雄,竟然會同時來投靠陳飛宇,聽從陳飛宇的號令,而偏偏陳飛宇的年紀還不足二十。

“陳飛宇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”

柳紫韻心中充滿了驚駭。

荊宏偉的位置正巧在柳紫韻旁邊,他介紹完後,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看到眼前的肘子已經“五馬分屍、慘不忍睹”,忍不住嚇了一跳。

柳紫韻看了眼被紅蓮頻頻敬酒的陳飛宇,輕咬下唇,雖然心中吃味,但還是難掩好奇,扭頭問道:“荊先生,為什麼你們會那麼敬畏陳飛宇?就算他醫術高明,而且有謝家老爺子謝安翔撐腰,你們這些地下世界的大佬們,應該也不會尊重陳飛宇到這種地步吧?”

“謝家撐腰?”荊宏偉搖頭輕笑,說道:“雖然謝家在明濟市是巨無霸,但是出了明濟市,又有多少人賣謝家的麵子?不說我荊宏偉,就說安河市的成仲老爺子、清洛市的'紅蜘蛛'紅蓮,哪個不是震懾一方、心高氣傲之輩?單憑著明濟市謝家的能量,還不足以讓他們低頭,更遑論是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了。

說句不好聽的話,在整個長臨省地下世介麵前,謝家太渺小了,還不足以放在我們的眼中,陳先生又怎麼會把謝家當做靠山?”

“那……那你們怎麼會……”柳紫韻完全懵逼了,這才發現,原來自己對陳飛宇的瞭解少之又少。

荊宏偉以為柳紫韻也是陳飛宇的女人,笑道:“柳小姐,看來你對你的男人,瞭解的還不夠多啊。”

柳紫韻臉色羞紅,但是心中有些羞喜,便冇有反駁這句話。

荊宏偉眼中閃過崇拜的光芒,說道:“陳先生是我生平見過的,最為驚才絕豔的人物,可以說,陳先生之所以能收複這群來自長臨省各個地區的大佬們,是因為陳先生很強,非常強,強到足以令我們心折的程度。

柳小姐,你記住,你男人的名字,在不久的將來,足以震動整個華夏。而你,也絕對會以成為陳先生的女人而自豪。”

柳紫韻被荊宏偉的一番話給驚呆了,忍不住看向了陳飛宇,震驚道:“原來……原來他這麼厲害的嗎?”

突然,紅蓮正巧向陳飛宇敬酒,胸前高聳飽滿的雪白,有意無意地壓在了陳飛宇的胳膊上,甚至還向陳飛宇耳中曖昧的吹了幽幽香氣。

“哼!”柳紫韻頓時心中嫉妒,拿起筷子狠狠地插在了麵前的肘子上,道:“就算他再厲害,依然是大豬蹄子!”

荊宏偉苦笑一聲,不過,他可不敢說什麼,畢竟,柳紫韻是陳飛宇的“女人”。

突然,荊宏偉似乎想起來某件事,來到陳飛宇的身邊,俯身小聲說道:“陳先生,我前段時間得到訊息,玉雲省那邊,近期有了行動,好像是專門來對付您的,您雖然武道通天,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,最好還是小心一些比較好。”

“哦?玉雲省嗎?”陳飛宇微微沉吟。

當初在永錦市溫泉度假村的時候,陳飛宇一劍秒殺樂澤明、斬斷雲振雄的手、言語羞辱裴靈慧,已經徹徹底底地得罪了玉雲省地下皇者裴楓。

現在玉雲省那邊開始行動起來,可以說,陳飛宇一點都不意外。

隻不過,陳飛宇打算近期就去解決與方家的仇怨,在這個節骨眼上,玉雲省的勢力跳出來,的確很礙事。

陳飛宇端起酒杯,一飲而儘,眼中閃過一絲厲芒!

接下來的時間,觥籌交錯,主客儘歡,散場的時候,紅蓮還特地加上了陳飛宇的微信,並趁著陳飛宇低頭看手機的時候,偷偷在陳飛宇臉頰上親了一下,令人心神盪漾。

走出香榭麗酒店,柳紫韻臉色羞紅,跟在陳飛宇的身後,心裡砰砰亂跳,一直在想著自己的心事,既緊張,又憧憬。

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陳飛宇一把攬過柳紫韻的蠻腰,讓她身體貼近自己,笑道:“你彆忘了,今晚你打賭輸給我兩次。”

該來的終究是要來的!

柳紫韻深吸一口氣,雖然臉色更加羞紅,但是自信地昂首挺胸,大有視死如歸之勢,說道:“雖然咱倆的速度快了點,但是我柳紫韻願賭服輸,走吧,咱倆去開房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