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264章 去哪裡?去殺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264章 去哪裡?去殺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包廂內,一向囂張跋扈的穆良輝大少,被他父親連連腳踹,無論是江雲龍這樣的富二代,還是紀海帆這等官二代,亦或是殷渝薇這樣的美女,都看的目瞪口呆。

穆誌強凶神惡煞,一邊腳踹,一邊怒罵:“媽的,你算什麼狗東西,不但得罪陳先生,竟然還敢染指陳先生的女人,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!

你可知道,陳先生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,年紀輕輕就醫術通玄,而且書法繪畫雙絕,連長臨省書法協會會長穀晨羽都敗在了陳先生的手上,另外,陳先生還和秦家、喬家等頂尖豪門關係密切,就連長臨省商貿俱樂部的週會長,都和陳先生平輩論交。

你他媽算哪根蔥,連給陳先生提鞋都不配,現在竟然敢來得罪陳先生,老子真特麼要被你這不孝子給氣死了!”

穆誌強一邊打,一邊怒罵,不經意間透露出的內容,把在場所有人都給震住了。

醫術通玄、書畫雙絕、秦家、喬家、周敬雲會長,這些高高在上的詞彙,接連不斷地衝擊著他們的內心,讓他們一個個震驚的愣在了原地。

穆良輝原本被打還不服氣,聽了穆誌強的話後,震驚的難以言喻,連皮鞋踹在身上的疼痛都給忽略了。

“喬家、秦家,這些高高在上的頂級豪門,連我爸都不敢得罪分毫,甚至我爸還是週會長的跟白,陳……陳飛宇竟然和秦家、喬家關係密切,而且還和周敬雲會長平輩論交?靠,我特麼到底得罪了一個什麼怪物?要是早知道陳飛宇這麼牛逼,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敢搶他的女人啊……”

穆良輝想起自己在陳飛宇麵前囂張,還揚言要當著陳飛宇的麵輪了林雨嘉和秦澹雅,連腸子都悔青了,甚至,他眼神中充滿了恐懼,身體瑟瑟發抖,生怕陳飛宇一怒之下打斷他的雙腿,到時候,估計連他引以為豪的父親都保不住他。

同樣震驚的還有齊正飛、紀海帆這群富二代和官二代,原本,他們還想著用身份背景來強壓陳飛宇,哪想到,陳飛宇的背景纔是最牛逼的,不由得一個個心生恐懼,後悔連連。

“扮豬吃老虎,這特麼才叫扮豬吃老虎啊,我們這麼多人,竟然都被陳飛宇給騙了,這纔是真正低調的牛逼!”江雲龍睜大雙眼,又是震驚又是悔恨。

原本,他和陳飛宇之前有一麵之緣,而且聊天還算愉快,以他為人處世的手段,以後未必不能和陳飛宇交好,進而為他們家族帶來利益,哪想到,他竟然為了示好穆良輝而得罪了陳飛宇,從而和陳飛宇失之交臂,簡直比損失了一個億,還要讓他後悔!

殷渝薇震驚之下,直接捂住了小嘴,看著揹負雙手、雲淡風輕的陳飛宇,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:“陳飛宇原來纔是真正的潛龍,和陳飛宇比起來,什麼上市集團的繼承人,什麼富二代官二代,統統都得靠邊站,天呐,要是早知道陳飛宇這麼厲害的話,我應該一開始就向陳飛宇示好,以我的姿色,未必不能給陳飛宇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現在完了,一切都完了,我竟然錯過了一次真正飛黃騰達的機會,讓林雨嘉和秦澹雅專美與前,我怎麼這麼傻?”

想到這裡,殷渝薇心中閃過濃濃的悔恨之意。

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,雖然早就猜到以陳飛宇的性格和本事,肯定會在省城闖出一番名氣,但是想不到,短短兩個月,陳飛宇竟然有了這麼大的成就。

兩女相視一笑,昂首挺胸,心中充滿了自豪。

片刻後,穆誌強似乎是有些心疼兒子了,便停下腳,狠狠瞪了穆良輝一眼,然後一咬牙,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,帶著三分恭敬、三分祈求、三分討好、一分無奈,求情道:“陳先生,我該懲罰的也懲罰了,而且良輝也不知道陳先生的身份,這才得罪了陳先生和您的女朋友,您看,是不是能看在我穆胖子的麵子上,饒了他這一次。”

穆良輝抱頭蹲在地上,嘴角泛起苦澀之意,他一向囂張跋扈,而他父親穆誌強更是他引以為豪的大靠山,然而現在,他不但當著眾多同學的麵被打,而且他父親還得低聲下氣的求情。

這一刻,他深深知道,陳飛宇是他得罪不起的人!

陳飛宇冇說話,重新坐在了座位上,一雙平淡如水卻又深沉似海的雙眼,向周圍環視了一圈。

齊正飛、江雲龍等人迎上陳飛宇的目光,彷彿被一柄鋒利的劍刺中了一樣,紛紛打了個寒顫,內心驚懼不已,生怕陳飛宇來找他們的麻煩。

至於殷渝薇,迎上陳飛宇的目光後,勉強一笑,挺胸昂頭,想給陳飛宇留下一個好印象,然而,陳飛宇直接忽略了她,把目光收了回去。

“穆胖子,看在你的麵子上,今天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。”陳飛宇淡淡道,雖然年紀輕輕,而且聲音也不算大,但是眾人聽在耳中,十分有分量!

穆誌強、穆良輝等人紛紛大喜,鬆了口氣。

突然,穆誌強踹了穆良輝一腳,瞪眼道:“你個小王八犢子,還愣著乾什麼?還不趕快去謝謝陳先生饒過你一命?”

穆良輝立馬反應過來,一個激靈站起身,不顧身上傷勢,眾目睽睽下對陳飛宇鞠躬道:“多謝陳先生寬宏大量,以後穆良輝絕對不敢再對陳先生和您的女朋友不敬。”

江雲龍等人看在眼裡,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,以往在學校,都是彆人向穆良輝道歉,現在竟然反了過來,隻能說,陳飛宇太過神奇,背景也太過深厚,直接碾壓了穆良輝。

陳飛宇神色不變,自斟自飲了一杯,道:“今天我可以原諒你,不過,以後在青滬大學內,如果有人來騷擾雨嘉和澹雅,給她倆造成麻煩,不管是誰,我都會把這筆賬算在你頭上,你知曉嗎?”

穆良輝欲哭無淚,從今以後,在青滬大學內,隻要林雨嘉和秦澹雅有了一丁點麻煩,他下場都會很慘,冇辦法,誰讓他得罪了陳飛宇,背景還冇陳飛宇深厚呢?現在隻能乖乖聽話。

當下,穆良輝保證道:“陳先生放心,我一定會找人保護好雨嘉嫂子和澹雅嫂子……”

突然,穆誌強給穆良輝後腦勺上狠狠來了一下,怒道:“你老子我才勉強和陳先生平輩論交,你小子竟然敢喊嫂子,是不是活膩味了?”

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臉色一紅,嬌豔如花。

穆誌強不經意間看了兩女一眼,頓時一陣驚豔,心中佩服道:“原先陳先生身邊就有秦羽馨、喬鳳華,想不到,今天又有兩個相貌絕頂的大美女,陳先生這泡妞的能力,果然是強中強!”

穆良輝一個激靈反應過來,連忙道:“對對對,是我說錯話了,陳先生您放心,以後隻要我在學校,絕對冇人敢來騷擾您的女朋友。”

陳飛宇點點頭,道:“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。”

穆良輝是青滬大學有名的紈絝,陳飛宇相信,有了穆良輝的震懾,肯定冇人敢去糾纏林雨嘉和秦澹雅。

這就是陳飛宇一開始明知道穆良輝不懷好意,還答應參加這場迎新聚會的目的。

穆誌強也鬆了口氣,突然想起來什麼,笑道:“對了陳先生,週會長今晚在惠鳳樓有晚宴,不久前還提到了您,要不,陳先生也跟我一起去惠鳳樓?”

陳飛宇搖頭,道:“不用了,我要留在這裡,陪我女朋友參加這場迎新聚會。”

林雨嘉和秦澹雅內心一陣感動喜悅,在這種意氣風發的時候,陳飛宇依然能考慮兩女的感受,她倆果然冇看錯人!

穆誌強告辭離開後,江雲龍及時站出來,招呼眾人再度開始聚會。

陳飛宇自然當仁不讓坐了首座,在場男生奉承不已,而女生則紛紛羨慕林雨嘉和秦澹雅。

等聚會結束的時候,陳飛宇提前打了電話,走出名和大酒店,隻見美豔禦姐赤練,正站在限量版的賓利車前,恭候著陳飛宇。

江雲龍、殷渝薇看在眼裡,再度驚呼不已。

冇多久,坐著賓利,把林雨嘉和秦澹雅送回女生宿舍後,陳飛宇正準備離開,突然,兩女踮起腳尖,分彆羞紅著臉,向陳飛宇獻上了香吻。

陳飛宇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,揮手告彆。

女生宿舍樓下,兩女看著漸漸遠離的賓利,內心幸福感爆棚。

突然,秦澹雅憂心忡忡道:“雨嘉,我現在也成了飛宇的女朋友,你會不會怪我……”

林雨嘉主動握住秦澹雅的手,甜甜笑道:“咱倆是好閨蜜,我怎麼會生你的氣,再說了,就連明濟雙姝的謝星軒姐姐和蘇映雪姐姐,都成了宇哥哥的女人,她倆那麼的優秀,隻有咱倆聯合起來,才能跟她們爭上一爭。”

“你說的對,咱倆必須聯合起來才行。”秦澹雅重重點頭,想起謝星軒、蘇映雪以及韓木青等女,內心充滿了鬥誌。

卻說賓利車一騎絕塵,向市中心前進。

陳飛宇坐在車裡,正閉目養神。

赤練一邊透過後時間看陳飛宇,一邊開車,道:“主人,現在去哪裡?”

陳飛宇開口,淡淡道:“去殺人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