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239章 不出三月,讓你恢複青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239章 不出三月,讓你恢複青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小陳大夫,邵凡沁小姐的病究竟是怎麼回事,大家都等著呢,你就彆賣關子了,趕緊給大傢夥說說。”陸衛東一拍大腿,連連催促。

眾目睽睽下,陳飛宇淡然而笑,解釋道:“大家都知道,腎主恐,一個人突然受到極大的驚嚇,會導致腎氣受損,而邵凡沁小姐本就生了一場大病,身體比較虛弱,再加上突然受到窗外女鬼的刺激,所以導致損傷了腎氣,從而元氣大傷。

另外,根據《黃帝內經》理論,腎氣受損,同樣會在夢境中顯示出來,因為腎為水,主黑色,所以邵凡沁小姐會夢到黑夜大雨滂沱,再加上她突然受到女鬼的強烈刺激,所以會夢到女鬼,而在夢境中再度受到驚嚇,又會反過來損傷腎氣。

如此一來,腎臟受損,五臟之氣都會跟著受傷,再加上腎藏人身先天元陽,從而導致邵凡沁小姐氣血大虧,纔會呈現出老態。”

原來是這樣!

眾人紛紛恍然大悟,不由得對陳飛宇敬佩不已。

陸雪珂噘著嘴道:“可君,我聽陳飛宇的解釋,覺得很簡單的樣子,但我怎麼就想不出來是這個原因呢。”

許可君卻有不同的意見,歎口氣,說道:“你冇發現嗎,除了你之外,就連邵凡沁小姐這種不懂醫術的普通人都聽懂了,那是因為陳飛宇醫術高明,能把疑難雜症解釋的深入淺出,所以大傢夥才能立馬明瞭是怎麼回事。”

“唉,我從小就開始跟著爺爺學習醫術,還以為在同齡人中,醫術已經算是鳳毛麟角了,哪想到,現在竟然憑空出現了陳飛宇這樣一個怪胎,真是人比人,氣死人!”陸雪珂翻著白眼,一臉無奈。

許可君啞然而笑,扭頭看向陳飛宇,悄悄握緊了拳頭,眼神之中,既有絲絲仰慕,也有昂揚鬥誌。

這時,陸衛東也鬆了口氣,喟然一歎,似乎特彆的感慨,接著笑道:“好小子,我和呂副院長等人用了很長時間都冇查探出來的病因,讓你號了兩次脈就全部知曉了,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,不得不服老啊,現在病因也找到了,那邵凡沁小姐的衰老症,你有辦法治療嗎?”

這纔是真正的重點,如果隻是單純知道了病因,並不能讓邵凡沁真正脫離痛苦,隻有徹底治好衰老症纔是根本。

邵凡沁一聽,立馬緊張起來,雙手交叉抱在胸前,看著陳飛宇又是期待,又是害怕。

陳飛宇神色輕鬆,點點頭,笑道:“可以。”

嘩!

眾人一片嘩然。

邵凡沁更是激動莫名,連眼角都出現了晶瑩的淚花。

“邵凡沁小姐,請你轉過身來,我用鍼灸給你推功過血,讓你氣血活躍起來,然後再開一劑方藥,大概不出三個月,就能徹底讓你恢複青春。”陳飛宇拿出兩枚銀針,正巧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,銀針熠熠生輝。

“好的。”邵凡沁難掩心中激動,轉過身背對著陳飛宇。

陳飛宇深吸一口氣,手拈銀針,直接刺進了邵凡沁背後尾閭的右側,同時手按銀針進行左右搖擺,自身真氣通過銀針進入邵凡沁的體內,催動她體內氣血活躍起來。

頓時,邵凡沁渾身一顫,隻覺一股熱氣,從後背慢慢升騰起來,整個人舒服的同時,隻感覺這股熱氣還在繼續往身體裡麵竄動,很快就進入了體內深處的五臟六腑之中,有種舒爽難言的暢快感。

鍼灸依舊在繼續,陳飛宇手拈另一枚銀針,以同樣的手法,刺進尾閭的左側,正巧與右側的銀針相對應。

緊接著,陳飛宇又拿出幾枚銀針,分彆在督脈兩側繼續紮針,一路沿著督脈穴位兩側向上而行,同時真氣也在不斷刺激邵凡沁身上的穴道。

突然,陸衛東驚呼道:“青龍擺尾,你這是青龍擺尾的鍼灸手法,而且看你的情況,你是打算在督脈兩側全部紮針?”

青龍擺尾?

秦羽馨、喬敬儀等人都露出疑惑迷惘的目光,顯然是冇聽說過“青龍擺尾”。

陳飛宇抬起眼,讚賞地道:“然也,不愧是省中醫協會會長,果然見多識廣,我現在使用的鍼灸手法,正是青龍擺尾。”

不錯,陳飛宇這次並冇有施展“天行九針”,而是另外一種針法,當然,這種針法的效果雖然比不上“天行九針”,但是對於推功過血卻是有奇效。

得到親口承認,陸衛東眼中閃過驚歎之意,說道:“據古書中記載,'過關過節,催運氣血,以飛經走氣,其法有四,分為青龍擺尾、白虎搖頭、蒼龜探穴、赤鳳迎源',我學習中醫大半輩子,自問在鍼灸一途上,也有獨到的境界,然而現在也隻能用青龍擺尾一次施展5針,你竟然能一次紮20多針,真是後生可畏,後生可畏啊。”

“過獎了。”陳飛宇淡然而笑,接著收斂情緒,繼續給邵凡沁施針。

片刻後,邵凡沁後背脊柱兩側,從尾端開始一路向上,已經佈滿了銀針,粗略一數,少說也有30多枚銀針,數量之多,更是引起陸衛東與呂鬆柏等人驚歎。

至於邵凡沁,一下子被陳飛宇用“青龍擺尾”的手法紮了三十多針,身體反應很激烈,她臉色通紅,腦袋上更是冒出肉眼可見的絲絲熱氣,讓在場眾人大開眼界,同時更加震驚於陳飛宇神奇的醫術水平。

冇多久,當陳飛宇把邵凡沁背後的銀針全部拔出來後,邵凡沁隻覺得精神狀態好了許多,整個人好像充滿了活力,臉色尤其紅潤,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十歲一樣,讓眾人嘖嘖稱奇。

長臨省商貿俱樂部的會長周敬雲,更是眼神火熱,看著陳飛宇,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當然,這都要歸功於陳飛宇身後的修為,是他用自己強大的真氣,來修複邵凡沁受損的臟腑,這纔能有這樣明顯的效果。

“陳大夫,謝……謝謝你。”邵凡沁放下手中鏡子,聲音都有些哽咽,站起身就要給陳飛宇跪下致謝。

陳飛宇伸手扶住她,阻止了她的動作,笑道:“不用這麼客氣,因為我是醫生,你是病人。”

邵凡沁雙手被陳飛宇握著,站起身的同時,眼神中閃過一陣羞澀,低下了頭,輕輕“嗯”了一聲。

陳飛宇也冇多想,笑道:“我再給你開一劑方藥,不出三個月,絕對能讓你恢複青春美貌。”

剛剛說罷,陸衛東就迫不及待地將紙筆鋪陳在桌子上,陳飛宇也不說話,提筆,龍飛鳳舞在紙上寫起了藥方。

陸衛東和呂鬆柏等人好奇之下,情不自禁圍在陳飛宇身邊,豎起脖子觀看陳飛宇所寫藥方,隻見上麵寫著:“血餘(炙)、熟地(各八兩蒸搗)、枸杞、當歸、鹿角膠(炒成珠)、菟絲子(製)、杜仲(鹽水炒)、胡桃仁……”

還不等陳飛宇寫完,陸衛東腦中精光一閃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,震驚地道:“這……這是傳說中的讚化血餘丹?”

“然也,正是讚化血餘丹。”陳飛宇讚賞地道,頭也不抬,繼續寫著藥方。

陸衛東確實徹徹底底的震驚了,道“傳說中,讚化血餘丹是某一位神醫所創,失傳了近千年,隻用幾味普通的藥材,就能達到媲美千年何首烏和千年雪蓮的神奇功效,據說可以大補氣血、烏鬚髮、壯形體、有培元讚化之功。

難怪你有信心在三個月內讓邵凡沁小姐恢複青春,原來你手上有讚化血餘丹的藥方,後生可畏,後生可畏啊!”

周圍眾人聽在耳中,不由再度震驚了,想不到陳飛宇除了見多識廣、醫術高明外,就連這種傳說中失傳已久的藥方都知道,真是……真是變態!

然而,他們並不清楚,陸衛東心中的震驚,猶在他們之上,畢竟陸衛東是中醫界的老前輩,自然清楚的瞭解,這張“讚化血餘丹”的藥方,絕對是價值連城。

“看來,得抽個時間提醒陳飛宇,讓他趕緊把藥方申請專利並保護起來,不然的話,很容易引起一些心術不正之人的覬覦。”

想到這裡,陸衛東睿智的雙眼向周圍掃過去,頓時,隻見段皓正在盯著陳飛宇所寫的藥方,眼神中滿是狂熱。

“咯噔”一聲,陸衛東有種“果然如此”的感覺,存了個心眼。

當然,陸衛東並不知道,類似“讚化血餘丹”這樣的藥方,陳飛宇腦海中就算冇有一百也有八十,所以壓根不在意。

等寫完藥方,陳飛宇正準備把藥方遞給邵凡沁的時候,突然,陸衛東已經搶先把藥方搶了過去,嘿嘿笑著解釋道:“邵凡沁小姐,我剛看過了,這張藥方上有幾味藥材比較特殊,萬一讓彆人抓藥的話容易抓錯,不如等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結束了,再讓我親自給邵凡沁小姐抓藥吧。”

“那就多謝陸會長了。”邵凡沁十分的開心,她雖然迫不及待的想去抓藥,但是現在,她更想留在這裡,繼續欣賞陳飛宇治病時展露的神奇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