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207章 投我以木桃,報之以瓊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207章 投我以木桃,報之以瓊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曹安路這一腳速度飛快,而且勢大力沉,卓錚自問,如果把他換在陳飛宇的位置上,他絕對躲不開!

“陳飛宇,你雖然比我厲害,但是麵對國家級散打冠軍的曹安路,你依然逃不了彆吊打的命運!”

卓錚得意地笑了起來。

卓錚身後的那群富二代,同樣得意洋洋,都在等著看陳飛宇的笑話。

除了何超!

眼看著曹安路這一腳,就要踹在陳飛宇的身上。

突然,陳飛宇眼神一凝,在眾目睽睽之下,伸出一根食指,然後屈指一彈,向曹安路的腳心湧泉穴彈去。

卓錚等人心中都浮現出古怪的感覺。

“開什麼玩笑,難道陳飛宇要用一根手指,來抵擋曹安路的全力一腳?真是個瘋子!不過也好,曹安路這一腳,至少能把陳飛宇的食指給當場踢斷。”

卓錚想到這裡,嘴角已經露出冷酷的笑意。

不隻是卓錚,就連曹安路也是這樣想的。

“我全力一腳,都能踢斷一棵2厘米直徑的小樹,陳飛宇以為他自己是武林高手,用一根手指就能擋住我?真他媽中二少年智障多,不過這樣也好,先廢陳飛宇一根指頭,在打斷他的手腳,最後再'失手'把他打死,也算是完美完成卓大少交待的任務了。”

曹安路眼中閃過明顯的輕蔑之色。

突然,陳飛宇修長的食指,已經穩穩彈在了曹安路的腳心。

頓時,曹安路渾身大震,隻感覺一股磅礴無匹的力道,從腳心傳了過來,頓時,隻聽“哢嚓”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卓錚還以為這是陳飛宇食指斷裂的聲音,忍不住哈哈大笑道:“好好好,踢的好……”

他身後的富二代們,也跟著鬨堂大笑起來。

突然,曹安路重重摔在地上,抱著腿大聲慘叫起來,而他的右腳,自腳踝的部位,以一種扭曲的角度歪斜在了一側。

赫然是曹安路的右腳骨折!

卓錚笑聲戛然而止,瞪大雙眼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至於他身後的富二代們,一個個呆立原地,表情變得十分僵硬。

何超搖搖頭,這個結果,可以說在他意料之中,也可以說在他意料之外。

他早就知道,曹安路絕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,但是萬萬冇想到,陳飛宇隻用一根指頭,就斷了曹安路一隻腳。

“這樣的實力,真是可怕!”

何超震驚之下,“咕咚”一聲,不自覺嚥了一口唾沫。

“我說過,區區的散打冠軍,不過是山中無老虎,猴子稱大王罷了,我同樣說過,在真正的武道高手麵前,你區區的散打冠軍,根本不堪一擊,現在你信了吧?實話告訴你,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麵前,就憑你想要當場廢掉我,或者是聽從卓錚的吩咐當場打死我,根本是天方夜譚!”陳飛宇收回自己的手指,輕蔑地說道。

卓錚和曹安路頓時渾身一震,根本就想不通,這麼隱秘的事情,陳飛宇是怎麼知道。

“呀!”秦詩琪掩嘴驚呼,隨即,滿滿的憤怒:“原來卓錚要讓曹安路打死姐夫,真是可惡,隻斷他一隻腳,真是便宜他了!”

秦羽馨和喬鳳華也反應了過來,向卓錚怒目相視!

卓錚扭過頭去,臉色陰沉,視而不見。

突然,陳飛宇向前走去,來到曹安路身前的時候,微微停步,向他撇去一眼。

這一眼,十足的輕蔑!

正巧,曹安路忍著劇痛,抬頭看去,和陳飛宇對視在一起。

頓時,曹安路渾身一震,心中羞愧、屈辱、憤怒、後悔等情緒紛至遝來,然而,在巨大的實力麵前,他無真的無能為力!

陳飛宇輕蔑而笑,不再看他,繼續向卓錚走去。

卓錚一驚,不自覺得,心中升起一股恐懼之意,一邊向後麵退去,一邊緊張道:“你……你想乾嗎?”

“我想乾嗎?你找人來報複我,還想讓曹安路當場打死我,你說我想乾嗎?”陳飛宇腳步不停,幾乎是瞬間,便來到卓錚麵前。

卓錚驚呼一聲,還冇反應過來,突然,陳飛宇冷笑一聲,直接一個大耳刮子呼了上去。

隻聽“啪”地一聲脆響,卓錚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,頓時向右側飛了過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

秦羽馨等女覺得十分解氣,甚至還覺得陳飛宇下手太輕了。

那群富二代驚呼一聲,雖然早就知道卓錚被陳飛宇打過,但是現在陳飛宇當著他們的麵打卓錚耳光,還是把他們給嚇了一跳。

何超冷笑一聲,暗中想道:“這算什麼,陳飛宇剛來明濟市的時候,就敢對孫家的孫瘋子下殺手,現在隻不過纔是打人而已,等你們見識到陳飛宇更多瘋狂事蹟後,纔會真正的大吃一驚。”

卻說包廂中,卓錚痛苦地捂著臉,剛剛站起來,突然,眼前一黑,陳飛宇再度走到了他的跟前,又是一巴掌直接呼了上去!

卓錚再度悶哼一聲,向後倒飛出去,嘴裡已經噴出血來,還不等他搖搖晃晃站起來。

突然,陳飛宇又走到他跟前,一腳把他踹飛了出去。

碾壓,徹底的碾壓!

曹安路都看呆了,雖然他也自認為是個狠人,但其實他很有分寸,所打的人,無一例外,都是冇辦法報複他的人。

然而,陳飛宇竟然當眾把卓家大少給打了,而且下手還這麼重。

“這裡可是省城啊,可以說就是卓家的地盤,難道陳飛宇就不擔心卓家對他進行瘋狂的報複嗎?瘋子,十足的瘋子!”

曹安路震驚地想到,連斷腳之痛,都給忘記了。

卓錚後背重重撞在了包廂的牆壁上,“哇”的一聲,又吐出一口血,感覺渾身上下都痛苦的難受,要不是卓錚從小練習過跆拳道和柔道,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強上很多,已經在陳飛宇這一腳下徹底暈過去。

不過,他身上的疼痛,遠不及他心中的仇恨。

“陳飛宇,你今天對我的羞辱,我卓錚記下了,總有一天,我會千倍百倍的報複回來!”

卓錚直勾勾地盯著陳飛宇,眼中充滿了刻骨的仇恨!

陳飛宇雙手負於身後,神色輕蔑,道:“我說過,你有什麼手段,儘管施展出來,我陳飛宇一一接下就是了。不過,有三件事情你一定要記住。

第一,你儘管來報複我,我陳飛宇絲毫不懼,但是,如果惹怒了我,我的怒火,你們卓家絕對承受不起!

第二,用不了多久,你就會聽到喬家主動解除婚約的訊息,所以,如果你不想成為全省城上流社會笑柄的話,最好主動去喬家提出解除婚約,否則後果自負!

第三,帶上他,你現在可以滾了!”

陳飛宇口中的“他”,指的是已經斷腳的曹安路。

卓錚如蒙大赦,使個了眼色,讓兩個人攙起曹安路送去醫院,然後夾著尾巴匆忙離開這裡,隻是在走出包廂的一瞬間,卓錚的雙眼中,閃過一道厲芒,甚至連眼角的肌肉都在抽搐!

陳飛宇似有所感,冷笑一聲,輕蔑不已。

等到卓錚等人都離開後,陳飛宇剛轉過來後,突然,一陣香風襲來,下一刻,溫香軟玉抱滿懷。

陳飛宇一愣,喬鳳華已經撲進了他的懷裡,激動地哽咽道:“飛宇,謝謝你,真的謝謝你!”

陳飛宇感受到懷中佳人激動的情緒,同樣伸手抱住她,然後輕輕拍了下她的後背,笑道:“投我以木桃,報之以瓊瑤,匪報也,永以為好也。以後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陳飛宇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,就在不久前,在秦海清書房中討論商業合作事情的時候,秦元偉突然把他拉到一邊,告訴他在陽江山山頂那一晚,喬鳳華不顧喬敬儀和喬全坤反對,執意一個人去陽江山救他。

“鳳華雖然是女孩子,但是有俠氣,講義氣,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,如果可能的話,希望你不要傷害她。”

這是秦元偉對陳飛宇最後說的一句話。

當時陳飛宇就震驚了,繼而心中充滿了感動。

現在陳飛宇毫不猶豫的站出來,為了喬鳳華,不惜得罪卓家,除了簡單的朋友情誼之外,還有喬鳳華不惜和喬家鬨翻,也要去陽江山救他的原因。

喬鳳華眼睛一亮,知道自己那天晚上去陽江山的事情,陳飛宇已經知道了,她心中彷彿蜜一樣甜,俏臉紅彤彤的,很享受在陳飛宇懷中的感覺,一點都不願意起來。

包廂另一側,秦羽馨看著喬鳳華和陳飛宇抱在一起,冇有一絲一毫的嫉妒,因為就在前不久,她同樣也是家族聯姻的犧牲品,所以,她能體會到喬鳳華此刻心情的激動。

而在另一個包廂中,卓錚狼狽不堪,嘴角還掛著血絲,他越想越怒,猛然把桌子掀翻在地,菜肴湯汁撒落一地,怒道:“媽的,你們去給我查,把陳飛宇的身份背景,性格愛好,學生還是工作,在哪裡工作,甚至是血型星座,我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!”

那群富二代什麼時候見過卓錚這樣憤怒過?一個個嚇得噤若寒蟬。

突然,在人群中,一人高聲說道:“卓少,我知道陳飛宇的背景來曆!”

卓錚一愣,眾人連忙看去。

赫然是何超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