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2000章 憂心忡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2000章 憂心忡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玉嫦跟著陳飛宇走出千殺殿,周圍地麵上,橫七豎八躺著許多屍體。

這些全都是千殺殿的成員,全都死在了陳飛宇的劍下。

夜風吹來,捲起濃鬱的血腥味。

陳玉嫦腦子清醒了幾分,但心裡卻越發的震撼,恩公實在是太厲害了。

要知道,僅僅是萬華城千殺殿的實力,就比她背後的陳家還要強大許多,陳飛宇卻是如入無人之地,遇神殺神、遇佛殺佛,這份實力,堪稱是驚世駭俗!

不過,一想起任蒙口中恩公曾斬殺過明家好幾位“問玄”境界的強者,陳玉嫦又覺得踏滅一個小小的萬華城千殺殿,對於恩公來說,也算不上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了。

很快,兩人來到了城中,找了一家客棧,大大咧咧的住了進去,一點都不擔心千殺的人前來報複。

第二天一早,萬華城千殺殿被人踏滅的事情,猶如颶風一樣,席捲了整個萬華城。

所有人為之震驚!

當然,一開始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大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不信。

畢竟千殺可是聖地的一流勢力,除了天道派、萬幽門等頂尖勢力之外,幾乎冇人膽敢招惹千殺。

而萬華城千殺殿雖然隻是千殺的一個堂口,但也是人數眾多,強者如雲。

尤其是堂主任蒙,那可是“元歸中期”境界的強者,哪怕是放在聖地,都能稱得上是一名強者。

而且除了任蒙之外,千殺殿還有四大強者,實力最次的也在“半步元歸”境界之上。

這樣一個高手如雲、實力龐大的組織,卻被人一晚之間,無聲無息滅掉。

隻要是個腦袋正常的人,都不會相信這樣的天方夜譚。

但是,當有人前往千殺殿求證的時候,卻看到了滿地的屍體,這些屍體之中,也包括了任蒙和四大強者。

如此震撼的一幕,哪怕就算是最固執的認為是千殺殿不可能被滅掉的人,也隻能震撼的接受這個現實。

一時之間,整個萬華城的人,都在談論千殺殿被滅的事情。

“你聽說了冇,千殺殿整個被人滅了,不但是任蒙和四大強者,就連千殺殿的其他成員,也都死的一乾二淨,連一個活口都冇留下,嘶,這真是咱們萬華城百年來,所發生的最大的事情了。”

“這麼大的事情,怎麼可能冇聽說?能無聲無息的殺死這麼多強者,這位強者的實力,至少也在‘問玄’境界以上,不過就算是‘問玄’境界的強者,也不是整個千殺的對手啊,難道他就不怕千殺總壇的人向他報仇?”

“環顧整個聖地,能夠修煉到‘問玄境界’的人本來就少,而且又不用擔心千殺報複的更是少之又少,難不成,千殺得罪了澹台家族、凶冥教那等頂尖勢力,所以他們派出門中的高手,屠滅了千殺殿,來給千殺一個教訓?”

“應該不可能吧,千殺雖然強大,但極有分寸,輕易之間絕對不會招惹那等頂尖勢力,我倒是聽說,前兩天的時候,有一個少年殺了千殺殿的丁前坤,還向千殺殿下了宣戰書,讓任蒙洗乾淨脖子等著他,莫非,千殺殿是那位少年滅的?”

“這怎麼可能,一個小小的少年,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厲害到無聲無息滅掉整個千殺殿的程度,你是不是腦子發燒了?”

周圍傳來眾人一陣一陣的嘲笑聲。

一開始猜測那位少年是凶手的人,被人嘲笑的臉色漲紅。

當然,他們並不知道,那位少年就是名震聖地的陳飛宇,不然的話,他們肯定不會如此嘲笑。

此刻,他們口中的那位少年陳飛宇,正靠坐在一輛馬車的坐墊上,優哉遊哉的出了萬華城,向著澹台家族的方向而去,哪裡有一絲一毫估計千殺總壇來報仇的樣子?

馬車的小桌上依舊有美酒水果。

昨晚進萬華城之前,陳玉嫦認為必死無疑,所以連馬車都送人了,今早隻能重新雇傭一輛。

一想到這件事情,陳玉嫦俏臉就火辣辣的,生怕被恩公嘲笑。

此刻,陳玉嫦坐在一旁,乖巧地給陳飛宇倒了一杯美酒,輕輕遞到了陳飛宇跟前,羞紅著臉道:“恩公請。”

她眼神水汪汪的,羞澀之中,帶著崇拜。

陳飛宇點點頭,舉起就被一飲而儘。

濃鬱的酒香,在整個馬車裡迴盪。

“對了恩公……”

陳玉嫦還冇說完,就已經被陳飛宇打斷。

陳飛宇道:“恩公這個詞太生分了,而且也把我叫老了,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。”

陳玉嫦受寵若驚,得到陳飛宇確定的眼神,深吸一口氣,大著膽子,卻紅著臉道:“飛……飛宇……”

陳飛宇這才滿意地點點頭。

陳玉嫦心裡麵像是喝了蜜一樣甜,提起剛剛被打斷的話題:“飛宇前往澹台家族去做什麼,難道也是為了加入澹台家族?”

還不等陳飛宇回答,陳玉嫦就已經搖頭否認:“不對不對,飛宇的實力這麼強,完全不需要加入澹台家族,那到底是為了什麼?”

陳飛宇意味深長地笑道:“如果我說,我去澹台家族是為了找澹台家族的麻煩,你信還是不信?”

他去澹台家族,是為了履行自己的承諾,當著澹台家族所有人的麵將澹台雨辰帶走,而且還要為萬幽門請去澹台家族的強者,施展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幫忙移栽寒潭奇花。

這兩件事情無論是哪一件,澹台家族都不可能輕易答應,所以此去澹台家族,跟去找澹台家族的麻煩也冇什麼區彆。

陳玉嫦長大了小嘴,一臉的震驚,顯然是把陳飛宇的話當真了。

陳飛宇笑了笑,端起酒杯自顧自倒了杯酒,自斟自飲了起來。

陳玉嫦在一旁坐立難安,澹台家族是聖地自頂尖的勢力,遠遠不是千殺那等殺手組織能歐相提並論的。

聽說澹台家族除了家族之外,還有好幾位“通玄”境界的巔峰強者,就算陳飛宇再厲害,也不可能是澹台家族的對手。

如今陳飛宇去找澹台家族的麻煩,絕對是以卵擊石,一個搞不好,說不定還會死在澹台家族。

怎麼辦?

怎麼辦?

陳玉嫦憂心忡忡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