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864章 大戰將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864章 大戰將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看著雍陰囂張離去的背影,陳飛宇眼中閃爍著寒光,等到了秘境之中,無論如何,都一定要想辦法儘快除掉雍陰。

不然的話,留著雍陰隻會禍患無窮,尤其是對陳飛宇身邊的女人來說更是如此!

“嗨,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呢?是不是被譚師兄的風采給折服了?”

突然,含香走過來在陳飛宇肩頭拍了一下。

陳飛宇轉過身來,隻見在含香的身後,青蓮仙子也嫋嫋婷婷走了過來。

“他的風采還折服不了我。”陳飛宇搖頭而笑,看向青蓮仙子,笑著道:“你們派人請我過來,到底是為了什麼?”

“其實剛剛已經在譚師兄跟前說過了。”青蓮仙子道:“明天就是秘境開啟的日子,秘境神秘莫測、危險重重,而且還要和其他門派的師兄弟爭搶,到時候難免會爆發出衝突。

你雖然實力不錯,但終究隻有一個人,雙拳難敵四手,孤單影隻之下,肯定會最容易受到攻擊。

為了你的安全考慮,明天秘境開啟後,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行動,也能互相有個照料。”

陳飛宇微微沉吟,以他目前的實力,且不說根本就不需要和清靜宗的人一起行動,而且一起進入秘境的話,還會妨礙到他。

青蓮仙子眼見陳非不說話,還以為是自己剛剛那番話打擊到了陳非的自尊心。

她又連忙補充上一句:“雷霆是天地至威,能克一切妖邪,而秘境又神秘莫測,說不定會遇到某些妖魔鬼怪,到時候可能也需要陳師弟的雷法相助。”

含香撇撇嘴,青蓮師姐還真是善良,假如真在秘境碰上什麼妖魔鬼怪,連青蓮師姐都應付不了的話,那陳非的雷法照樣排不上用場。

陳飛宇微微驚訝,如此照顧他的感受,好善良的姑娘。

而且剛剛雍陰親口說了,明天進入秘境後會對青蓮仙子下手,不如就先和清靜宗一起行動,來個以逸待勞,順便還能保護青蓮仙子。

當即,陳飛宇便點頭笑道:“那就勞煩青蓮師姐了。”

“互相照料,各取所需而已,稱不上勞煩二字。”青蓮仙子說罷,轉身就向庭院走去,再度變回了高冷的模樣。

含香倒是笑著道:“你倒挺識趣的,知道是我們清靜宗在照顧你,記得到了秘境後,不管找到什麼機緣或者天材地寶,記得先通知我和青蓮師姐,我們吃肉,一定會給你留點湯。”

陳飛宇笑了笑,轉身告辭了。

同一時刻,元明道長的庭院中。

“師父,昨晚怎麼連三清殿都給封閉了,而且據說昨晚還有金光從天而降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

一位美麗的少女身穿天道派的道袍,眨著靈動的大眼睛,話語中滿是好奇。

這名少女是元明道長的徒弟,名叫墨玉,雖然年紀輕輕,但也有了“凝神初期”境界。

“一場誤會,冇什麼大事。”元明道長坐在座位上揮揮手,不願意在這方麵多談,轉移話題道:“明天秘境就要開啟了,你可有把握?”

“當然了。”墨玉站起來,眼睛都閃閃發亮,自信地道:“等到了秘境裡,我肯定會尋找到莫大的機緣,一舉震動整個天下。”

“你這丫頭,就是冇經過江湖的毒打,纔會這麼自大,小心在秘境中遇到危險。”元明道長笑容中滿是寵溺。

墨玉皺著精緻的瑤鼻哼了一聲:“師父你彆忘了,一起進入秘境的還有譚師兄和柏師兄他們呢,怎麼可能遇到危險?”

一提起譚明知,元明道長臉色凝重了下來。

雖說掌教師兄已經親自證明瞭譚明知的清白,而且掌教師兄和“紫陽照魂鏡”也不可能出錯,但是一想起陳飛宇信誓旦旦的樣子,元明道長心裡總是不自覺的浮上幾分不安感。

萬一……萬一譚明知真的被一個千年老怪物奪舍了,那到了秘境之中,冇有了掌教師兄和天道派諸多長老的震懾,譚明知無所顧忌下大開殺戒,那可怎麼辦是好?

“師父,你怎麼了?”墨玉好奇地問道:“你臉色怎麼突然這麼難看,難不成秘境中真有什麼危險?”

“危險可能就來自身邊。”元明道長回過神來,意味深長地道:“明天我帶你去見一個人。”

“誰?”

元明道長堅定地道:“陳非!”

墨玉眨著雙眼越發好奇,陳非是誰,怎麼從來冇聽說過?

與此同時,在天道派一處偏僻的庭院中,一名妙齡女子女扮男裝,悄然坐在房屋裡麵,聽著跪在地上的男子彙報情況,在她的身後,還站著一位身穿黑衣的老者。

“回稟白小姐,我已經查明瞭,天道派準備明天開啟秘境,根據以往幾屆的規矩,凡是道門長老或者是‘元歸’境界以上的強者,不得進入秘境之中。”

這名女扮男裝的女子,正是凶冥教妖女白念真。

而那位黑衣老者自然就是凶冥教的厲長老。

原來,白念真和厲長老兩人離開玉盧城後,潛伏在了天道派中,打算同樣進入秘境。

一來給天道派找點麻煩,折損一下天道派的威名,當然,如果能趁機殺了陳非報仇泄憤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二來也尋找下機緣,如果能在秘境中得到某個上古時期的傳承提升實力,那就真的是薅了天道派的羊毛,隻要想一想都特彆的爽!

此刻,白念真聽完手下人的彙報,點頭笑道:“很好,明天就是我們大展拳腳的時候,對了,關於清靜宗和陳非,你可有調查到什麼?”

她本就極美,縱然是女扮男裝,看起來也是英姿颯爽,這番笑起來更是充滿了彆樣的魅力。

跪在地上的人不經意間看了白念真一眼,眼中閃過癡迷之色,但一想到傳聞中白念真的心狠手辣,心裡頓時打了個激靈,連忙低下頭,恭敬地道:“陳非和清靜宗住的不遠,想要悄無聲息的對陳非動手,難度極高。”

“無妨,等明天到了秘境中,再對付陳非不遲。”

一想起調戲自己的陳飛宇,白念真就恨得牙癢癢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