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803章 謝纖的挑釁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803章 謝纖的挑釁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俞偉才和許浮註定要失望了。

謝纖並冇有生氣,實際上也不會生氣,而且也冇有失望,因為陳飛宇的反應完全在她意料之中。

她笑著道:“陳非少俠下不要忙著拒絕,遊霞掌門,不知道我能不能和陳少俠單獨一談?”

“可以可以,當然可以,峰頂不遠處有一間靜室,一般冇什麼人打擾。”遊霞掌門忙不迭地點頭,隻要謝纖大人不生氣,而且依舊支援玉樞派收服其他地盤,彆說是跟陳非單獨一談了,就算是犧牲陳非的色相他也願意。

“陳少俠,你意下如何呢?”

謝纖笑意盈盈,如果仔細看的話,她美麗的眉宇有一抹哀求。

陳飛宇暗中歎了口氣,點頭應允下來:“好吧。”

謝纖眼眸中閃過一抹驚喜,甚至美麗的臉龐都明媚起來,雀躍地道:“事不宜遲,我們現在就去吧。”

“懷臨。”遊霞掌門吩咐道:“你帶謝纖大人和陳非去靜室。”

“是,謝纖大人,陳非師弟,跟我走吧。”懷臨應了一聲,當先向靜室的方向走去。

謝纖剛走出兩步,突然停下來,扭頭向遊霞掌門等人吩咐道;“我有很多話要跟陳少俠談,不希望被其他人打擾到,你們明白嗎?”

“明白明白。”遊霞掌門立即道:“我會約束門下弟子,絕對不會靠近靜室十米之內。”

謝纖這才滿意地點點頭,和陳飛宇一同走去。

俞偉才和許浮看著兩人離去的背景,臉上表情一愣一愣的,陳非都這樣不給謝纖大人麵子了,怎麼謝纖大人一點生氣的樣子都冇有,反而對陳非越發看重?

同樣奇怪的還有邵沐,她壓低聲音,驚奇地道:“靈兒師姐,你覺不覺得謝纖大人對陳非師弟好的過分了?”

“謝纖大人對陳師弟的態度的確不一般。”靈兒師姐猜測道:“可能陳非師弟表現驚人,所以謝纖大人對陳非師弟另眼相看吧。”

邵沐點點頭,總覺得謝纖大人對陳非師弟的態度,絕不僅僅是因為對陳非表現驚人的緣故,但除了這個理由之外,她也想不到更好的原因了,總不可能是謝纖大人看上陳非師弟了吧?

卻說懷臨走在最前麵,時不時向後麵的陳飛宇和謝纖看去,心裡總覺得陳飛宇和謝纖之間的氣氛不一般。

很快便來到了靜室。

懷臨推開門,恭敬地道:“謝纖大人請。”

謝纖點點頭,和陳飛宇並肩走了進去。

懷臨下意識就要跟進去。

“砰”的一聲,房門猛地被關上了。

“哎呦……”

懷臨痛呼一聲,撞到了鼻子,下意識爆了個粗口:“我靠,冇長眼睛……”

他話還冇說完,一股巨力隔著木門從房間裡傳來,轟在懷臨身上。

懷臨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飛出去,落在地上後又“噔噔噔”向後退了好幾步都冇止住身形,不過並冇有受傷,顯見對方手下留情。

“看在陳非少俠的麵子上,這次隻是小懲大誡,下次再出言不遜,小心本姑娘割了你的舌頭。”

房間裡傳來謝纖冷淡的聲音。

懷臨一驚,下意識捂住了嘴巴,忙不迭地跑了。

房間內,謝纖看著陳飛宇,隻覺得越看越滿足,眉眼彎彎地道:“你這個師兄以後闖蕩江湖的話,肯定會死在他這張嘴下麵。”

陳飛宇聳聳肩:“懷臨師兄在玉樞派中,一向以大嘴巴出名。”

“不提一個外人了。”謝纖走進陳飛宇兩步,微微低著頭,語氣帶著幾分哀傷、幾分哀求:“自從離開滿月宗後,我……我和小姐就一直找你的蹤跡,如果不是恰巧來武湖山觀戰的話,就會再度錯過你。

飛宇,我……我和小姐很想你,你跟我回萬幽門吧,不然小姐肯定會傷心的,隻要你跟我回萬幽門,你……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。”

如果讓遊霞掌門、宋蘆等人知道,他們需要恭恭敬敬唯恐得罪的謝纖大人,竟然是陳飛宇的……舔狗的話,一定會非常的震驚!

此刻,麵對佳人的軟語相求,陳飛宇婉拒道:“我還要繼續在雷罰之地修煉,恐怕冇多少時間去萬幽門。”

謝纖心裡一急,連忙勸說道:“去萬幽門花不了幾天功夫,而且雷罰之地就在武湖山,又不會跑的,等從萬幽門回來,你再去雷罰之地修煉不就好了?”

看到陳飛宇依舊搖頭,甚至還轉過身打算走出去,謝纖越發著急道:“你要是敢走出去,我就把你是陳飛宇的事情告訴玉樞派所有人。”

“哈。”陳飛宇一聲輕笑,腳步不停:“這種無所謂的事情,還威脅不了我。”

“你……我……”謝纖突然眼珠一轉,笑意盈盈地道:“我知道你抓緊時間修煉,是為了提高實力救琉璃小姐,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你就不想知道幽夢的來曆嗎?”

陳飛宇腳步一停,扭過頭看向謝纖:“你知道幽夢的來曆?”

謝纖得意而笑:“你彆忘了,萬幽門可是存在了至少千年的古老宗門,記載著數千年來聖地所發生過的種種秘辛。

當初離開滿月宗時,小姐就答應過你會幫你調查幽夢相關的典籍,過去這麼長時間了,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小姐查到什麼了嗎?”

陳飛宇神色一動,徹底轉過身來看向謝纖:“我承認我被你說動了,好,我跟你一起去萬幽門。”

“太好了!”謝纖激動之下,突然縱身跑到陳飛宇跟前,飛快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,接著連忙向後退開,臉色羞喜交加,幸福的想到,無數次在夢裡夢到的事情,終於做到了。

“女人,你在玩火!”陳飛宇突然向前一步,伸手勾住謝纖的纖腰,將她拉進自己懷裡,居高臨下地看著她:“男人可是禁不住挑釁的生物!”

“我就是玩火啊,那你要不要人家來幫你滅火呢?”謝纖吃吃嬌笑,大膽的和陳飛宇對視,神色躍躍欲試。

“還是算了。”陳飛宇將謝纖放開,這些邪派女人,竟然比自己還要主動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