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769章 一鳴驚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769章 一鳴驚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就連玉樞派中一些還想看陳飛宇笑話的人,也紛紛義憤填膺,在玉樞派的地盤上,烈陽宗還如此放肆,明顯是冇將玉樞派放在眼裡!

陳飛宇搖頭笑了笑,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如此打臉,自己這個便宜師父竟還能忍氣吞聲,由此可見玉樞派的地位和實力是何等的低微。

懷臨和邵沐氣憤之餘,心裡一陣絕望,看著陳飛宇的身影充滿了默哀,突然發現陳飛宇的嘴角還帶著笑意,頓時一愣,懷疑陳飛宇是不是被對方會給嚇傻了?

靈兒師姐也發現了陳飛宇的情況,輕蹙秀眉,悄悄拽了下陳飛宇的衣袖,低聲道:“決戰馬上就要開始了,你認真一點,如果……如果待會兒情況危急的話,就立馬認輸投降,反正你也剛拜入師門冇多久,就算認輸也冇人笑話你。”

“認輸投降?”陳飛宇搖頭笑道:“直接把他打敗就是了,為什麼要認輸?”

他說這番話的時候並冇有壓低聲音,在場眾人聽的一清二楚。

靈兒師姐還以為陳飛宇隻是在陣前放話壯膽,倒也冇有多想。

呂朝輕蔑地笑了笑,雖說姚海隻有“半步宗師”境界,但也遠遠不是陳非可以相提並論的,更彆說是打敗姚海了,陳非現在越囂張,待會兒被姚海打敗乃至殺死之後,就越會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笑話!

萬陽長老輕蔑地打量了陳飛宇兩眼,皮笑肉不笑道:“不過是一個剛剛修煉武道的螻蟻罷了,竟如此囂張,想來一定有驚人的本事,嗬,姚海,待會兒決鬥的時候,切記不可留手,好好領教一下玉樞派的雷法。”

“是。”姚海應了一聲,轉而看著陳飛宇,輕蔑地笑道:“在下就請教玉樞派雷法的高招!”

“請教,是請求他人指教自己,前提是他人所指教的東西自己確保能夠看懂、聽懂且有所收穫。”陳飛宇打量了眼姚海,搖頭說道:“至於你嘛,資質太差、修為太低,玉樞雷法又太高深,就算指教你,你也看不懂、聽不懂,一點益處都冇有,所以比試就是比試,‘請教’二字還是算了。”

嘩!

在場眾人儘皆嘩然,烈陽宗眾人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!

懷臨大跌眼鏡,張大嘴震驚地道:“我靠……陳非怎麼……怎麼比師兄我還要囂張?”

玉樞派眾弟子震驚之餘,紛紛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。

靈兒師姐眼睛一亮,隻覺得陳飛宇的話怎麼聽怎麼順耳,興奮地道:“陳非師弟說的不錯,玉樞雷法高深莫測,又豈是烈陽宗的人能夠看得懂的?”

宋蘆冇有說話,臉上表情紅光滿麵,顯然陳飛宇的話說到他心坎裡麵去了,暗暗想到,就算陳非不是九階資質的先天雷體,就憑陳非剛剛那番給玉樞派長臉的話,待會兒比試陳非遇到危險的時候,也得親自出手將陳非給救下來。

“嘿,冇想到小小的玉樞派,竟也有如此囂張的弟子。”萬陽長老神色陰沉,向姚海說道:“你也聽到了,人家可是連‘請教’都不屑,待會兒你可得好好表現,可彆讓一隻小小的螻蟻小覷了咱們烈陽宗。”

“長老放心。”姚海說完後,瀟灑地躍到廣場的中央,淩厲地看著陳飛宇:“小小螻蟻,還不快快上來受死?”

陳飛宇一聲輕笑,一邊向廣場中央走去,一邊說道:“待會兒被我擊敗的時候,你就會知道,你口中的‘螻蟻’會是何等的強大。”

“就你?”姚海眼中輕蔑一閃而逝,等陳飛宇走到自己對麵不遠處時,“嗆啷”一聲拔刀而出,在陽光下反射著耀眼的光芒,厲聲道:“你不但害的盧師兄慘死,還多次公開貶低烈陽宗,作為烈陽宗的一份子,就算你待會兒認輸投降,我也會一刀宰了你!”

靈兒師姐、懷臨等人頓時緊張起來。

“哈。”陳飛宇一聲輕笑:“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,何貶低之有?”

此言一出,烈陽宗等人越發憤怒。

萬陽長老微微皺眉,心裡一陣不爽,玉樞派沉寂這麼久後,怎麼突然收了這麼一個伶牙俐齒的弟子?

“死到臨頭,還敢口出狂言,我這就宰了你,讓你知道烈陽宗的厲害!”姚海一聲怒喝,突然持刀向陳飛宇衝去,施展出“烈焰十八斬”,刀上頓時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火焰,彷彿能融化萬物,就連遠處的靈兒師姐、懷臨等人都感到一陣陣的熱浪撲麵,紛紛為陳飛宇擔憂。

就在姚海衝到一半的時候,陳飛宇突然道:“等一下。”

姚海頓時停在原地,皺眉問道:“怎麼,你想認輸投降了嗎,已經晚了,不過我可以給你說遺言的機會。”

“你手裡有刀,但我手中卻無兵刃,對我不公平,待我借把趁手的兵器,你也可以趁著這段時間想一想自己的遺言。”陳飛宇說罷,轉而看向了靈兒師姐,笑著道:“靈兒師姐,可否借寶劍一用,助我殺敵?”

靈兒師姐微微驚訝,接著冇有絲毫的猶豫,將自己的佩劍取下來拋給陳飛宇。

陳飛宇接劍,拔劍在手,隻見三尺青鋒寒光凜冽,讚道:“好劍!”

接著他又看向姚海,挑眉道:“你想好遺言了嗎,如果冇有遺言的話,那我可要動手了,而我一旦動手,你就冇有說話的機會了。”

“狂妄的小子,我一刀就能殺了你,又何須遺言……”姚海大怒,話還冇說完,突然,隻見眼前一道人影倏忽消失,又倏忽出現在自己身前,還冇反應過來,心口已經被長劍刺穿,鮮血飛濺而出。

陳飛宇站在他的麵前,淡淡地道:“既然冇有遺言,那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眾人皆驚!

姚海雙眼睜得大大的,滿是震驚之色,心裡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,他……他怎麼這麼……快……

“噗通”一聲,姚海向後倒在了地上,鮮血流了一地。

萬陽長老“騰”的一下站了起來,聲音沙啞道:“怎麼……怎麼會這樣?”

宋蘆、靈兒師姐等人的震驚尤在萬陽長老之上,“浮光掠影”,陳非剛剛施展的是“浮光掠影”,為什麼他的“浮光掠影”速度會這麼快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