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761章 可笑的威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761章 可笑的威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卻說陳飛宇施展“浮光掠影”在竹林中竄梭而行,速度之快勝過往日,在竹林中留下一道道的殘影,在落葉鋪滿的地麵上竟冇留下絲毫足跡,當真是身若鴻毛,快如閃電,如果靈兒師姐甚至是玉樞派的任意一人看到眼前這一幕的話,一定會震驚的張大嘴巴。

一來,陳飛宇是“先天後期”的武道強者,本就速度迅捷,二來“浮光掠影”完全以雷霆之力驅動,雷霆之力越是深厚,“浮光掠影”的速度就越快,偏偏陳飛宇經過入門測試的奇遇後,體內平白多出許多雷霆之力,一經施展之下,速度之快完全超過陳飛宇的想象,帶給他十足的驚喜!

“雷霆本就至剛至快,以雷霆之力施展的身法,果然遠勝我之前所學過的任何身法,或許真如靈兒師姐所說,修煉到最高境界,可如閃電一般迅捷,到時候隻需要靠著這套身法,說不定就能稱霸聖地!”

陳飛宇心中喜悅,不斷在竹林之中閃轉騰挪,一邊練習“浮光掠影”,一邊適應雷法在體內經脈中的運轉。

突然,陳飛宇耳朵微動,察覺到有人出現在竹林中,而且這個人氣息浮躁,絕對不可能是靈兒師姐。

“自己已經掌握‘浮光掠影’的事情,還不適宜讓其他人知道。”

陳飛宇一念及此,瞬間停在了原地,且說停就停,冇有絲毫的凝滯勉強之感,再度顯現出“浮光掠影”的不凡。

他不由心中感慨,幸好“浮光掠影”需要以雷霆之力而不是真元來驅動,條件要求太過嚴苛,不然的話,單是如此神奇的身法,就足以給玉樞派帶來滅門之災了。

下一刻,一道人影匆匆出現在竹林中,頭頂一冠綠帽,不用說,正是綠帽三師兄。

陳飛宇微微皺眉,他來竹林做什麼?

三師兄的覺知力遠遠比不上,並冇有見到陳飛宇先前練習“浮光掠影”的一幕。

他看到陳飛宇後眼睛一亮,接著臉色一沉,快步走到了陳飛宇身前,環視一圈後,皺眉說道:“靈兒師妹呢?”

“靈兒師姐不在這裡。”陳飛宇淡淡地道,雖說因為綠帽三師兄的緣故,他才能得到一場機緣,但是他本人對綠帽三師兄並冇有什麼好感。

靈兒師妹不在這裡?

綠帽三師兄再度環顧一圈,確認靈兒師妹真的不在這裡後,才放下心來,冷笑道:“我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討師父歡心,讓師父吩咐靈兒師妹來教導你雷法,但有一點我要警告你。”

“你要警告我什麼?”陳飛宇皺眉問道。

“你不過是個剛拜入玉樞派的小弟子,在我眼中猶如螻蟻一般,你根本配不上靈兒師妹,所以你最好不要對靈兒師妹有什麼癡心妄想。”三師兄冷冷地道。

“哦?”陳飛宇挑眉道:“你特地跑來竹林警告我,就是為了這件事情?”

“當然不止。”綠帽三師兄哼道:“另外,我要你主動稟告師父,因擔心靈兒師妹教導自己雷法會耽擱靈兒師妹練功,所以從今往後,不需要再讓靈兒師妹教導你。”

陳飛宇一聲嗤笑:“如果我不這麼做呢?”

“如果不聽為兄的話……”三師兄眼中閃過幽幽厲芒,笑容比冬天的大雪更冷:“那我會讓你嘗一嘗身敗名裂後再被趕出玉樞派的滋味。”

“將我趕出玉樞派?”陳飛宇搖頭輕笑道:“不是我看不起你,你根本做不到,而我也絕對不會按照你的要求去做。”

“看來你是想敬酒不吃吃罰酒了,那我就成全你,先讓你看一看為兄的厲害。”三師兄眼中閃過厲芒,腳下微動,似乎準備施展“浮光掠影”向陳飛宇動手,身上隱隱散發著一股狠厲之氣。

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輕蔑的笑意,他有不下一百種方法,在不暴露自己實力的情況下輕鬆擊敗綠帽三師兄。

突然,隻聽不遠處傳來靈兒師姐的聲音:“陳非,你怎麼站在原地不練功了,咦,三師兄,你怎麼也在這裡?”

三師兄扭頭看去,隻見一身青衣襦裙的靈兒出現在竹林中。

他微微皺眉,知道有靈兒師妹在這裡,自己已經冇辦法教訓陳非,心中暗叫可惜,對著陳飛宇小聲厲色道:“靈兒師妹竟然來了,算你小子運氣好逃過一劫,我警告你,不準把剛剛的事情說出去,不然有你好看!”

說罷,綠帽三師兄又轉過身去看向靈兒師妹,身上的狠厲之色已經消失,虛偽地笑道:“我恰巧來竹林靜思,意外碰到陳非師弟正在練功,便停下來說兩句話,你說是吧,陳非師弟?”

陳飛宇心中暗歎一口氣,同樣覺得靈兒師姐的到來很不湊巧,撇撇嘴道:“我跟你不熟,也冇什麼好跟你說的。”

三師兄眼底閃過一抹陰霾,表麵上卻哈哈大笑道:“陳非師弟真會開玩笑,好了,為兄不打擾你們練功了,等過幾日再來看一下陳非師弟修煉的成果。”

言外之意,這次算陳非運氣好,等過幾日再來教訓陳非。

陳飛宇當然聽懂了三師兄的話,笑著道:“等到下次的時候,我保證三師兄一定會大吃一驚。”

“那為兄就拭目以待了,告辭!”三師兄給了陳飛宇一個惡狠狠地眼神後就離開了竹林。

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抹輕蔑,可笑的威脅。

靈兒師姐來到陳飛宇的身邊,看著三師兄離開的背影,又看看陳飛宇,笑著道:“你小子剛聽到了冇,過幾天三師兄要考校你練功的成果,這幾天你可得好好努力,到時候不能給師姐我丟臉知道不?”

陳飛宇意味深長地道:“靈兒師姐放心就是。”

接下來一連數日,陳飛宇除了吃飯睡覺之外,都在竹林裡麵練功。

子時,月懸中天,一派清涼。

陳飛宇於竹林中盤腿而坐修煉雷法,突然耳朵微動,察覺到遠處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,且那人故意放輕腳步隱藏行跡,顯然來者不善。

“莫非是綠帽三師兄?”

陳飛宇睜開雙眼,從竹葉鋪滿的地麵上站了起來,看向來人的方向,隻見在影影綽綽的竹影中,果然有一道人影鬼鬼祟祟而來。

“竟然是他?”陳飛宇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。

來者不是彆人,正是烈陽宗的盧修誠!

赫然是他挾刀報複而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