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693章 人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693章 人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撲通”一聲,天智大師倒在了血泊之中,睜著雙眼,死不瞑目。

濃鬱的血腥味沖天而起!

另一邊,逄雲仙子精神大振,手上本就狂風暴雨一般的攻勢變得更加的淩厲,招招直取吳琮的要害。

吳琮心神驚駭,再加上受到天智大師慘死的影響,越發的心驚膽戰,已經完全冇有了鬥誌,手上招式不自覺的就弱了三分,本就不是逄雲仙子對手的他,更被打的節節敗退!

陳飛宇輕瞥了眼天智大師的屍體後,輕輕揮劍,甩掉了劍身上的血跡,轉而看向了吳琮,眼神冰冷,彷彿已經判了吳琮死刑。

緊接著,他縱身向吳琮而去。

吳琮臉色大變,就算天智大師還活著,他們也打不過陳飛宇和逄雲仙子聯手,現在天智大師成了陳飛宇劍下亡魂,他孤掌難鳴,等陳飛宇向他出手後,怕是頂多兩三招的功夫,他就會步了天智大師後塵,同樣死在陳飛宇的劍下。

必須得逃!

吳琮眼神凜然,飽提一口真元,猛然反手攻向逄雲仙子。

逄雲仙子本來牢牢占據上風,打的吳琮隻能防守,冇想到吳琮竟會突然反擊,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,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“好機會!”

吳琮神色大喜,不等陳飛宇趕過來,已經縱身向圓月之門的方向逃去。

“可惡!”逄雲仙子一陣懊惱,連忙和陳飛宇一同追了過去。

吳琮全力逃命之下,速度快到了極點。

“千萬不能讓他跑了!”逄雲仙子越發焦急的向前追去。

眼看著吳琮就要穿過滿月之門,吳琮眼中閃過一抹喜色。

突然,異變陡生!

從滿月之門中莫名闖進來兩名男子,差點和吳琮撞在一起!

正是澹台明日和譚明知二人。

原來他們兩個人闖進禁地後,在星空甬道中遇到了一些麻煩,耽擱了些時間,好不容易纔脫身,闖過滿月之門後,哪想到迎麵卻劍吳琮凶神惡煞的闖了過來。

措不及防之下,吳琮身形稍微阻了阻,緊接著就繼續向前衝去,怒喝道:“滾開!”

澹台明日和譚明知都是年輕一輩有名的強者,反擊極快,眼見吳琮衝過來,不管三七二十一,當即施展出了各自最拿手的武學!

隻見譚明知的五行符劍配合澹台明日的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發出兩道銳利的劍芒,同時攻向了吳琮。

劍芒剛剛迸發而出,絢爛的七彩光芒已經閃耀四方,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光芒頓時將吳琮籠罩其中!

“跳梁小醜,也敢班門弄斧!”吳琮一聲冷笑,徑直揮手,將襲來的兩道劍芒全部擋了下來,隻是他也被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光芒籠罩,體內真元略微受到了一點點的影響,速度也相應的稍微慢了一些。

如果是在平時的時候,這一點影響可以忽略不計,但他此刻正被實力更強的陳飛宇和逄雲仙子追趕,所謂“高手相爭,差之毫厘謬以千裡”,縱然隻是一點點的影響,對於逄雲仙子和陳飛宇來說已經足夠了。

逄雲仙子和陳飛宇精神大振,飽提一口真元,速度再快三分,眨眼之間便拉進了和吳琮的距離,而且越來越近!

“哪裡逃?”逄雲仙子一聲輕吒,發出一記淩厲的劈空掌!

吳琮頓感身後傳來淩厲的攻勢,體內為之氣血翻湧,嚇的渾身寒毛直豎,迫不得已轉身擋下逄雲仙子的掌勁,“哇”的一聲,嘴角流出一絲鮮血向後退去,心知自己再想逃出滿月之門已經千難萬難,當即強忍體內傷痛,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,迅捷如電般向距離最近的譚明知抓去。

赫然是他打算抓住譚明知當人質!

譚明知臉色微變,連忙揮劍刺去。

澹台明日同樣出招,意圖吳琮給擋下來。

“嘭”的一聲,澹台明日被吳琮一腳踢飛,譚明知也是手上一麻,長劍被吳琮手指彈飛,人還冇反應過來,已經被吳琮掐住了脖子。

“你們都不要過來,否則我就殺了他,到時候麵對天道派的怒火,你們滿月宗絕對承受不起!”吳琮一聲大喝,霍然轉身看向陳飛宇和逄雲仙子。

逄雲仙子俏臉微變,連忙停在了原地,眼見陳飛宇繼續衝去,連忙拉住了陳飛宇的手。

陳飛宇微微皺眉,不得已停了下來。

逄雲仙子這纔將陳飛宇的手放開。

“你們果然投鼠忌器。”吳琮頓時鬆了口氣,思索著脫身之策。

譚明知受製於吳琮,因為缺氧導致臉色漲紅,他雖然是“凝神強者”,能隨隨便便閉氣數個時辰而不死,並不怕窒息,但他架不住脖子會被吳琮捏斷啊!

他之生死,已經操諸在吳琮手中,心裡充滿了悔意,早知道會身陷險境的話,打死他都不會闖進禁地裡。

澹台明日從地麵上站了起來,看到眼前這一幕,陡然一驚,怒喝道:“好大的膽子,你要是敢傷譚兄一根毫毛的話,天道派和澹台家族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白光樓!”

“給老夫閉嘴,現在老夫都自身難保了,哪裡還顧得上白光樓?”吳琮惱羞成怒,狠狠瞪了澹台明日一眼:“再敢廢話一句,老夫就先把他給斃了。”

澹台明日臉色頓時一變,不敢再說話。

逄雲仙子一臉焦急,譚明知是天道派掌門弟子,萬一真的死在這裡,那滿月宗難辭其咎。

突然,陵園內傳來一陣嘲諷的笑聲。

赫然是陳飛宇哈哈笑了起來,顯得特彆突兀。

“你笑什麼,莫非以為老夫真不敢殺他?”吳琮微微皺眉,以為陳飛宇在嘲諷自己,左手拍在譚明知後背,掌心內勁微吐。

“哇”的一聲,譚明知渾身一震,吐出一口血來,心裡恨得要死,媽的,是陳飛宇笑你,又不是我笑你,你打我做什麼?

陳飛宇依舊在笑,一邊笑一邊說道:“錯了,我是擔心你虛張聲勢,不敢殺他。”

“嗯?”吳琮越發疑惑,搞不清楚陳飛宇這是什麼意思。

“你或許不知道,我跟譚明知有仇,他對我的女人圖謀不軌,我早就想殺他了,隻可惜他是天道派的掌門弟子,我才一直冇有動手。

現在他落在你的手裡,如果你能殺了他的話,不但能省下我一番功夫,而且我還不會因此得罪天道派,對我來說是兩全其美的好事。”陳飛宇笑著說罷,嘴角笑意逐漸變冷,手持龍淵劍,邁步向吳琮走去:“想殺他的話,那就動手吧,我保證絕對不攔你。”

在場眾人頓時一驚。

譚明知更是神色大變,怒道:“好你個陳飛宇,你想借刀殺人,卑鄙,無恥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