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662章 事以密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662章 事以密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眾人都多多少少聽說過陳飛宇囂張的事蹟,但是親眼看到陳飛宇狂妄到毫不將譚明知放在眼裡的一幕,還是心中為之震驚,紛紛感歎真是聞名不如見麵!

澹台雨辰忍不住搖頭笑了出來,她當然知道陳飛宇故意公開打臉譚明知,是因為她父親有意將她許配給譚明知,陳飛宇心裡肯定不爽,故意給譚明知好看。

雖然說上去好像陳飛宇有一點小心眼,但是澹台雨辰心裡卻很開心,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,陳飛宇能為了她吃醋,說明陳飛宇真的在乎她,她高興都還來不及呢。

琉璃表情有一些複雜,雖說司空友挑釁陳飛宇在先,而且還對陳飛宇下了殺手,陳飛宇反過來殺死司空友也情有可原,但終究……陳飛宇還是為了一時意氣而殺人。

這對於潛修佛法的琉璃來說,內心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,看來得找一個機會,好好跟陳飛宇聊一聊了。

此刻,陳飛宇挑眉看向了譚明知,似乎在說,如果不服氣的話,你大可以站出來,我們比劃比劃。

譚明知心裡又是一陣惱火,前不久他和陳飛宇戰過一場,敗的輕鬆徹底,如果再戰一場,他同樣不是陳飛宇的對手,而且大庭廣眾下敗給陳飛宇的話,也隻會丟人現眼。

他又不傻,怎麼可能這個時候跟陳飛宇動手?

當即,譚明知哼了一聲,隻能強行視而不見。

陳飛宇一聲輕笑,環視眾人一圈,凜然道:“現在還有誰看我不爽打算教訓我的,大可以站出來,甚至你們還可以一擁而上,我陳飛宇都接下了。

隻不過後果嘛,可就不是你們所能承受的了。”

眾人神色大變,有了司空友的前車之鑒,現在就算借給他們十個膽子,他們也不敢向陳飛宇挑釁啊!

一時之間,全場寂靜,無一人敢應答。

滿月宗等人心中震撼,陳飛宇僅僅隻有一個人,就將這麼多強者給震懾住了,此舉著實令人震撼,如果不是她們親眼所見的話,絕對不會相信!

“原先在大廳裡向我叫囂的人,我清楚的記得可不止司空友七人,本來我以為會有更多的人站出來跟我動手,冇想到最後也僅僅隻有那七個人而已。”陳飛宇搖頭喟然而歎,似乎在感歎在場這麼多強者中,連一個真正有膽識的人都冇有。

在場諸人神色微變,臉上火辣辣的,心中又是尷尬又是憤怒,但是無一例外,冇有一個人敢出來跟陳飛宇動手。

緊接著,眾人紛紛看向了巴正陽等在場的寥寥幾位“問玄”強者,希望這幾位“問玄”強者能夠站出來教訓陳飛宇,為他們挽回顏麵。

然而,巴正陽卻是眼神微閉,彷彿周圍所發生的一切,跟他都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。

另外其他門派的幾位“問玄”強者也是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,一點都冇有跟陳飛宇動手的意思。

開玩笑,他們又不傻,傳聞中陳飛宇連“問玄強者”都能斬殺,他們如果跟陳飛宇動手的話,贏了也冇什麼好光彩的,可萬一輸了,那就有性命危險,不如一開始就不下場,隻要不下場,就不會敗,更不會死。

周圍眾人頓時一陣泄氣,冇有了“問玄強者”出麵,根本冇人能製住陳飛宇。

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正要轉身向琉璃的方向走去。

突然,一道倩影從遠處急匆匆跑了過來,正是去而複返的鐘雨心。

“飛宇……宗主她……呀,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鐘雨心剛跑過來,一眼就看到血泊中的司空友,不由嚇了一大跳。

“他為了討好彆人自尋死路,說來也是可惜。”陳飛宇歎了一聲,說道:“一點小小的插曲,不用太在意,你宗主怎麼了?”

鐘雨心想起宗主的吩咐,也顧不得陳飛宇等人為什麼會從大廳出來,司空友又為什麼會死在這裡,連忙說道:“飛宇,宗主請你和琉璃姐姐前去書房一敘。”

陳飛宇想都不用想,就知道逄雲宗主邀請自己,肯定是為了討論洛書劍派和禁地的事情。

當即,陳飛宇看向琉璃,正巧看到琉璃也看向了自己。

兩人同時點點頭。

接著,陳飛宇又看向了澹台雨辰和潘丹鳳,說道:“你們稍等,我去去就來。”

他很想讓澹台雨辰和潘丹鳳也跟著一起去,不過這件事情關乎滿月宗的隱秘,去的人多了逄雲宗主肯定不喜。

所以陳飛宇考慮再三,纔沒讓澹台雨辰和潘丹鳳一起跟著。

琉璃也看向了澹台雨辰和潘丹鳳,暗暗打量著兩女。

“好。”澹台雨辰嘴角含笑:“我等你。”

潘丹鳳雖然滿心想跟著去,但看到澹台雨辰都痛快的答應了,她也不好跟著一起去,隻能有樣學樣地說了聲“好”。

陳飛宇這纔看向鐘雨心,說道:“走吧。”

“飛宇,琉璃姐姐,你們跟我來。”鐘雨心點點頭,轉身帶路。

琉璃縱身一閃,已經來到陳飛宇的身邊,並肩跟在鐘雨心的後麵,向逄雲仙子的書房走去了。

等陳飛宇走遠後,在場眾人這才紛紛鬆了口氣。

譚明知哼了一聲,忍不住不爽地道:“小人得誌!”

澹台明日在一旁苦笑連連。

空璿長老及時站了出來,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邀請眾人再度回到大廳一敘,又吩咐門下弟子給司空友收屍。

眾人這才逐漸回到了大廳裡。

原地,隻剩下了祝玉泉和巴正陽二人。

“正陽叔,你怎麼看?”祝玉泉突然開口問道,冇頭冇尾的,但是巴正陽卻聽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巴正陽神色凝重,說道:“陳飛宇很厲害,單打獨鬥的話,我不一定是他的對手。”

祝玉泉臉色微變,繼而憂心忡忡地道:“如果陳飛宇和我們做對的話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“隻要不讓陳飛宇知道我們的真正目的就是了。”巴正陽淡淡道:“事以密成,保守住秘密,不招惹陳飛宇,陳飛宇自然不會跟我們做對。

當然,萬一不小心泄露的話,那就想方設法殺掉陳飛宇就是了,他是人,不是神,就一定有弱點和破綻。”

“是。”祝玉泉應了一聲,感受到巴正陽的自信,他也跟著充滿了信心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