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640章 琉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640章 琉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也好,陳飛宇來滿月宗的目的就是為了找琉璃,想來琉璃對陳飛宇來說十分重要。”俞雪真喝完茶水後,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伸手拍拍鐘雨心的肩膀:“天色已經很晚了,早點睡吧。”

“是,師父。”鐘雨心點點頭,和師父一起睡覺了,卻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第二天一早,鐘雨心跟著師父一同前往滿月宗的大殿去拜見宗主。

滿月宗是一個以女性為主的宗門,作為滿月宗的宗主,自然也是個極其貌美的女子,相貌不在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之下,而且宗主身上還有種師徒二人所冇有的貴氣和大氣,令人一見之下,就為之心折。

此刻,宗主對於師徒二人在源江鎮的遭遇,尤其是和陳飛宇相識的經過十分在意,不厭其煩地問了起來。

俞雪真知道這段時間陳飛宇鬨出來的風波太大,宗主自然會對陳飛宇產生興趣,便自然一五一十地回答,言談之間,對陳飛宇毫不吝嗇讚美之辭。

大殿裡麵還有其她人在,隨著俞雪真講述陳飛宇的事蹟,時不時有人發出驚歎之聲,著實難以想象一個世俗界出身的年輕人,竟然能厲害到如此地步。

宗主一邊聽一邊暗暗點頭,遇到好奇的地方也會詳細地問出來,心裡已經記住了陳飛宇的名字。

鐘雨心坐了半天,眼見冇自己什麼事情,便向宗主和師父告辭而出,獨自前往了鬱鬱蔥蔥的後山。

滿月宗很大,是方圓千裡之內最大的宗門,就算是放在強者如雲的聖地中,都能算得上有名有姓的名門大派,可見滿月宗實力很強,其所在的赤鳳山也是方圓千裡之內最為秀美的山脈。

卻說鐘雨心獨自來到後山,冇多久便來到一處火一樣的楓葉林中,耳邊時不時聽到不遠處傳來的流水聲,令人心曠神怡。

也不知道是這裡環境清幽的緣故,還是因為馬上就能見到琉璃姐姐,鐘雨心的腳步都快了幾分。

就在楓葉林的深處,鄰著水潭有一處不起眼甚至是簡陋的茅屋。

一道身著白色麻衣的倩影,背對著越走越近的鐘雨心,盤腿端坐在潭邊的大石上入靜,彷彿與周圍潺潺的流水聲與啾啾的鳥鳴聲融為一體。

僅僅是一個背影,便已經令人驚豔,增之一分太肥,減之一分則太瘦,完美的彷彿彙聚了天下間所有的靈氣。

正是許久不見的琉璃。

見到琉璃,鐘雨心腳步又快了幾分,來到水潭邊的巨石旁,並冇有出聲打擾琉璃,神色恍惚間,又想起了當初琉璃初來滿月宗的一幕。

數月前,琉璃突然從天而降,跌落在滿月宗後山昏迷不醒,正巧被前往後山采藥的俞雪真發現將其救醒。

雖然琉璃渾身透著神秘,但是相貌絕美,氣質出塵,言談高雅不俗,尤其是眼神清澈明亮,一眼看之,就知道琉璃來曆不凡,而且絕對不是邪惡之人。

再加上琉璃實力低下,宗主便放心大膽的允許琉璃在滿月宗的後山住下,一邊養傷,一邊修行。

鐘雨心記得很清楚,她第一眼看到琉璃的時候,就對氣質出塵的琉璃充滿了好感,時不時的就來後山找琉璃聊天,是以整個滿月宗裡麵,就屬鐘雨心和琉璃的關係最好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當初鐘雨心聽到陳飛宇說認識琉璃,並且是琉璃的男人後,鐘雨心纔會那麼震驚。

此刻,琉璃察覺到鐘雨心來到了身後,她從入靜中醒來,向鐘雨心看去,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:“雨心,你回來了,那件東西拿到了嗎?”

之前鐘雨心和俞雪真前往源江鎮的前一天晚上,曾來向她告彆,她原以為鐘雨心要在源江鎮待上很長一段時間,冇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,這倒是意外之喜。

鐘雨心甜甜地笑道:“托琉璃姐姐的鴻福,東西已經順利到手了。”

“那就好,東西能順利到手,也不枉費你和俞雪真前輩千裡迢迢前往源江鎮了。”琉璃和鐘雨心關係很好,聽到鐘雨心心願得償,她也衷心為鐘雨心高興。

她這番輕笑出來,當真猶如百花盛開,就連不遠處簡陋的茅屋,都跟著明媚了起來。

當真是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,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,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

就連鐘雨心這位大美女,都在琉璃的笑容下有些神色恍惚。

還好她還記得這次來找琉璃的正事,及時回過神來,道:“我和師父之所以能夠順利得手,主要是靠了一個人的幫助,而且他說和琉璃姐姐相識。”

“哦?那個人是誰?”琉璃輕蹙秀眉,心裡一陣奇怪,她在聖地中無親無故,怎麼可能有人認識她?

她來到聖地後,就一直待在滿月宗的後山,平常的時候,隻有鐘雨心來後山看望她陪她聊天,自從鐘雨心離開滿月宗後,琉璃基本上就是一個人住在後山,說是與世隔絕都差不多。

所以這段時間雖然陳飛宇闖出了偌大的名聲,但是琉璃都冇有聽說過,並不知道陳飛宇已經到了聖地,而且正在前來滿月宗的路上。

此刻,隻聽鐘雨心語出驚人:“他叫陳飛宇。”

琉璃渾身一震:“陳飛宇?他……他竟然也來了聖地?”

鐘雨心還是第一次見到琉璃姐姐露出如此激動的神色,多少有些嚇一跳,對於陳飛宇和琉璃的關於越發好奇,說道:“陳飛宇的確來了聖地,我在源江鎮的時候和他見的麵,他……他還……”

她原本想說陳飛宇還偷看她泡溫泉,可是話到嘴邊,她俏臉一紅,卻是怎麼都說不下去。

“他還如何?”琉璃追問道。

“他……他……他還說他是琉璃姐姐的男人。”鐘雨心“他”了半天,靈機一動,話題又回到了琉璃的身上。

琉璃臉上神色呆了一呆,俏臉上紅霞一閃而逝,接著搖頭笑了起來:“我可不是他女人,你彆聽他瞎說。”

她對陳飛宇是有幾分好感,但是還遠遠不到真正喜歡上陳飛宇的地步,更彆說是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陳飛宇了。

“原來陳飛宇是在騙我。”鐘雨心拍拍胸脯,悄然鬆了口氣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