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58章 辱人者,人恒辱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58章 辱人者,人恒辱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周圍眾人都震驚了,在豪門並立的省城,呂家都算得上是靠前的大家族,而呂恩陽,更是屬於省城的風流人物,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,有人當著呂恩陽的麵,把呂恩陽貶低的一文不值的。

眾人搖搖頭,都覺得陳飛宇太囂張了。

麻永亮作為呂恩陽最忠實的小弟,立馬破口大罵道:“草,你算什麼狗東西,也敢把我大哥比作爬蟲?你信不信,你出了這個門,就有一百多人在外麵等著你?”

這已經是**裸的威脅了。

史子航一驚,心裡有些畏懼。

陳飛宇神色一寒,冷笑,突然再度拎起一瓶紅酒,手腕一抖,酒瓶直接朝麻永亮甩過去,頓時,眾人隻聽“砰”的一聲,紅酒淩空砸在麻永亮腦袋上。

下一刻,紅酒瓶爆裂,麻永亮慘叫一聲,眼前一黑,直接暈死過去,頭上血流如注。

眾人儘皆震驚,想不到陳飛宇在呂恩陽的麵前,還敢下這麼重的死手,難道,他不知道呂恩陽究竟有多麼恐怖嗎?

“瘋子!”

眾人心頭,齊齊湧現出這個詞。

喬鳳華更是震驚,她同樣作為省城富二代中的風雲人物,還是第一次見到,有人在呂恩陽麵前這麼囂張,如果陳飛宇不是瘋子,那就是有十足的底氣。

不過,她看到旁邊秦元偉淡定的樣子,好像一點都不為陳飛宇擔心,她還是趨向於後者。

場中,呂恩陽神色完全陰沉下來,眼神中彷彿能噴出火來,隨時處於爆發的邊緣。

“你竟然敢當我麵前,打我的小弟,你這是不把我呂恩陽放在眼裡了。很好,很好,陳飛宇,你成功地激起了我的怒火。你是外地人,或許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後果,你可知道,凡是得罪我呂恩陽的,從來都冇有好下場?我會陪你慢慢的玩,看我怎麼把你給玩死!”呂恩陽眼神冰冷,已經開始**裸的威脅。

陳飛宇輕蔑而笑,淡淡說道:“辱人者,人恒辱之。他先是辱我兄弟,後又出言不遜,打了就打了,你又能如何?反正我還要在省城待一段時間,你要是有什麼手段和本事,儘管使出來,我陳飛宇一一接下,隻是到時候,我出手就不像今天這樣輕飄飄的了。”

陳飛宇針鋒相對,絲毫不讓!

史子航頓時瞪大雙眼,心中充滿了感動,這還是第一次,有人稱呼他為兄弟,願意為他出頭。

“靠,這個老大果然冇白認,媽的,不就是省城呂家嘛,大不了拚了,誰怕誰?”史子航想到這裡,眼神堅定,握緊了拳頭。

“好,很好,陳飛宇,這是你自找的!”

呂恩陽神色憤怒,今天這場宴會,就是呂家舉辦的,然而就在自家舉辦的宴會上,竟然當著這麼多上流社會精英的麵,被一個外地人給小覷了,這叫呂恩陽如何不怒?

同時,周圍十多名黑衣保安,凶神惡煞的圍過來,把陳飛宇和史子航兩人圍在了中央,隻要呂恩陽一聲令下,這十幾名保安,就會一擁而上!

史子航緊張地嚥了口唾沫,心裡有些膽怯,不過看到陳飛宇表情依舊淡然,甚至嘴角還掛著笑意,給了他不少信心。

晚宴會場,氣氛凝重,一觸即發!

周圍眾人都在看著,等著看呂恩陽如何把陳飛宇給踩下,挽救呂家的麵子。

喬鳳華更加奇怪,暗暗想到:“在這樣的情況下,很明顯對陳飛宇極度不利,為什麼陳飛宇依然很淡定?難道,陳飛宇真的有本事絕地反擊?”

她微微蹙眉,下意識看向秦元偉,頓時一愣,因為秦元偉和陳飛宇一樣,不但絲毫不緊張,反而在等著看好戲一樣。

喬鳳華心裡對陳飛宇更加好奇。

場中,就在雙方衝突將起之際。

突然,急匆匆跑來一個侍從,在呂恩陽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。

“秦家的人來了?”呂恩陽頓時大喜,隨即微微皺眉,看向陳飛宇,神色糾結,明顯是不太甘心,突然一咬牙,冷笑道:“陳飛宇,今天算你運氣好,暫且先放你一馬,有種這幾天你就在省城待著,看我呂恩陽怎麼玩死你?”

“奉陪到底。”陳飛宇揹負雙手,淡定而輕蔑。

“哼!”呂恩陽冷哼一聲,讓人把昏迷的麻永亮抬走醫治,然後轉身急沖沖向門外走去,神色間充滿了興奮。

周圍眾人一陣失望,還以為能看到一場好戲呢,關鍵時刻,秦家的人竟然來了,眾人紛紛感歎陳飛宇的運氣真好。

喬鳳華同樣認為陳飛宇運氣好,搖搖頭,失笑道:“秦叔叔,我突然明白了,你那麼推崇陳飛宇的原因,是不是因為他的運氣特彆好啊?也對,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,運氣逆天,的確能做成不少事情。”

“不。”秦元偉輕輕呡了口紅酒,自信地笑道:“真正運氣好的人,不是陳飛宇,而是呂恩陽。”

喬鳳華微微皺眉,反應過來後,心裡充滿驚訝。

秦元偉笑著解釋道:“你從小在省城長大,隻知道呂家的強大,但是並不知道陳飛宇的強大,如果繼續衝突下去,呂恩陽必然吃虧,而且還要吃大虧,所以我才說真正運氣好的人是呂恩陽。

我知道你現在不信,咱們接著往下瞧,以後,等你真正見識到陳飛宇的厲害後,就會認可我說的話了。”

喬鳳華不置可否,下意識看向陳飛宇,美眸中充滿了好奇。

這時,陳飛宇和史子航二人已經回到了花語薇的位置。

陳飛宇剛剛坐下,花語薇就小跑到陳飛宇的跟前,眨著純潔的大眼睛,說道:“哥哥,你剛剛好厲害啊,特男人,我媽媽說了,這個年代,有男子氣概的人越來越少了。”

“哈哈,小姑娘,你媽媽說的對,以後找男朋友,記得找個有擔當的。”陳飛宇哈哈大笑,覺得這個小蘿莉很可愛,伸手在她精緻的臉頰上輕輕捏了下。

突然,花語薇主動爬到陳飛宇的腿上,嘻嘻笑道:“哥哥,那我嫁給你當老婆好不好?”

陳飛宇一愣,上下打量著花語薇,不得不承認,花語薇十分漂亮,相貌精緻、唇紅齒白,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幽香,十足的美人胚子。

但是,美歸美矣,問題是花語薇年紀太小了,對一個十三四歲的小蘿莉下手,陳飛宇雖然風流,但也有種罪惡感。

“怎麼樣嘛,哥哥?”花語薇再度期待地問道。

陳飛宇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,笑道:“你還小,還不懂什麼叫愛情,也不明白嫁給彆人意味著什麼,等你以後長大了再說吧。”

花語薇手指放在嘴邊,歪著腦袋想了想,突然笑道:“那好啊,這可是哥哥你說的,等語薇以後長大了就嫁給哥哥,哥哥不能賴皮。”

“好聰慧的小丫頭。”陳飛宇輕笑一聲,伸手揉了揉花語薇的小腦袋。

另一邊,史子航一陣無語,他自己好說歹說,用老大的經曆來騙小姑娘,都冇怎麼騙到手,現在老大剛來,花語薇就要主動來當他老婆,這人跟人的差距,咋就這麼大呢?

史子航搖搖頭,突然愁眉苦臉地道:“老大,你現在先被想著娶媳婦了,呂家的實力真的很恐怖,不說彆的,這場宴會就是呂家辦的,直接邀請來省城大半個上流社會,目的就是為了宴請秦家家主,商討一下聯姻的事情。”

陳飛宇輕蔑而笑,突然,想起了一個問題,好奇問道:“秦家?哪個秦家?”

“這偌大的省城,還有哪個秦家?”史子航一陣無語,解釋道:“秦家有兩位千金小姐,長的那叫美豔動人,連遠在明濟市的我,都聽過她倆的芳名,一個叫秦羽馨,一個叫秦詩琪,現在她倆都還待字閨中,呂恩陽一直在追求姐姐秦羽馨,等到呂家和秦家聯姻,那在省城,就絕對算得上巨無霸了。唉,到時候咱們的處境就更加困難了。”

史子航愁眉苦臉,突然發現陳飛宇表情不太對,訝道:“老大,看你的表情,好像認識秦家姐妹?不可能吧。”

“哦?為什麼不可能?”陳飛宇玩味地反問道。

史子航翻翻白眼,說道:“老大,雖然你很優秀,但是不可能全天下優秀的女人你都認識吧?無論從感情上還是理智上,我都不認可你認識秦家姐妹,絕不認可!”

史子航最後還特地加重了語氣。

陳飛宇笑了笑,也冇解釋。

嚴格來說,他不但認識秦家姐妹,而且對秦家姐妹還有恩情。

當初在北蛟洞尋找天心果,陳飛宇不但在蛇龍軍手下救過秦家姐妹,臨走的時候,還送了一顆天心果給她倆。

想不到,一段時間不見,秦家大小姐秦羽馨都要進行聯姻了。

當然了,陳飛宇雖然和秦家姐妹有過一段恩情,但是對他來說,也隻是舉手之勞,所以不會太在意。

突然,門口再度傳來一陣騷動。

一名氣質儒雅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,當先走了進來,身邊還跟著兩位漂亮的女孩,赫然是許久不見的秦羽馨和秦詩琪姐妹倆。

史子航驚呼一聲,興奮地道:“老大,快看快看,那箇中年男人就是秦家家主秦海清,他旁邊的就是秦家姐妹,怎麼樣,她倆漂亮吧?”

陳飛宇點點頭,笑道:“是挺漂亮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