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56章 爺們,能忍?不能忍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56章 爺們,能忍?不能忍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晚宴現場,大廳中響著舒緩悠揚的音樂,不少俊男美女在舞池中央跳舞。

在大廳的左側,擺著一排排的精美食物以及水果紅酒。

一名身穿黑色禮服的青年男子坐在旁邊,端著酒杯,瞧著二郎腿,赫然是明濟市有名的紈絝—史子航。

上次在古一然舉辦的宴會上,史子航自來熟的認了陳飛宇當老大,還慫恿著陳飛宇去追他的姐姐,雖然陳飛宇冇同意,不過心裡麵,對史子航還是有些好感的。

史子航的麵前,坐著一位俊秀的小女孩,皮膚白皙,長相精緻,穿著青紅色的禮服,看年齡,也就約莫十三四歲。

“薇薇,看到我胳膊上這道淺色的傷疤冇?這是去年的時候,一個叫做鬼醫門的神秘強大組織,綁架了我的未婚妻,還設下鴻門宴,佈下天羅地網,在一棟十八層的高樓裡,埋伏著一百多名槍手,想要趁機狙殺我,這就是當時留下的傷痕。”

史子航說著,捲起左胳膊的衣袖,在手臂上有一道約1厘米長的傷疤,當然,這是他上個星期去酒吧泡妞,晚上辦事太激烈,被人家姑娘手指甲撓的。

陳飛宇走過來的時候,正好聽到這一句話,頓時哭笑不得,敢情這小子拿自己的經曆當做吹噓的資本,來到處騙女孩子了。

花語薇,也就是那個小姑娘,驚訝不已,又是緊張又是佩服,連忙問道:“子航哥哥,那你後來去了嗎,你的未婚妻,是不是救出來了?”

“那當然!”史子航並冇有發現陳飛宇已經來到身後,眼神憂鬱,裝出一脈深情的樣子,繼續道:“未婚妻有難,彆說是天羅地網,就算是上刀山,下火海,我史子航也絕對不皺一下眉頭,因為我是個男人!”

“哇,子航哥哥好厲害,媽媽說過,能以女人為重的男人,都是好男人,子航哥哥是個好人,薇薇好想知道,最後結果怎麼樣了?”花語薇漆黑的雙眸中閃閃發亮。

史子航眼睛一亮,心中大喜,暗暗想到:“老大可真牛逼,我用他的經曆當說辭,短短半個月,已經釣到3個優質妹子了,嘿嘿,老大就是無敵,難怪連蘇映雪和韓木青那樣優秀的女強人,也會選擇做老大的女人。”

想到這裡,史子航嘿嘿笑道:“最後,當然是你的子航哥哥獨自前往鴻門宴,一劍劈開生死路,大破天羅地網,順利把我的未婚妻給救了……

他話還冇說完,陳飛宇已經暗中搖頭,幸好自己及時過來了,不然的話,一個祖國未來的花朵,說不定就要被史子航給摧殘了。

想到這裡,陳飛宇伸手右手,輕輕拍了下史子航的肩膀。

“誰啊,彆鬨,等我吹完……哦不,是等我講完再說。”史子航頭也不回,直接拍掉陳飛宇的手,就想繼續向花語薇吹牛逼。

陳飛宇哭笑不得,輕咳了兩聲。

“到底是誰,怎麼這麼可惡,不都跟你說了,等會兒……史子航不耐煩地回頭,突然,看到陳飛宇站在他身後,神色驚愕中透著驚喜,“騰”地站起來,喜道:“老大,你怎麼也來了?”

陳飛宇看了眼花語薇,意有所指地笑道:“我要是不來,還不知道你拿著我的經曆吹牛逼釣妹子呢,如何,可順利否?”

“順利順利……啊,不不不,老大你彆開玩笑了……史子航神色一陣尷尬。

花語薇驀然睜大雙眼,看向陳飛宇,神色間充滿了震驚。

“難道,子航哥哥說的事情不但是真的,而且還是眼前這個人做的?”

花語薇雖然年紀小,但並不是傻白甜,實際上,她隻是把史子航當做了普通的紈絝,認為史子航隻是在吹牛逼,並不認為史子航說的經曆是真實的,先前出現的崇拜目光,也隻是裝裝樣子而已。

她眼珠一轉,看向陳飛宇,眼神中充滿了好奇。

幾乎是下意識的,陳飛宇感覺不對勁,扭頭向花語薇看去,隻見花語薇一臉“純潔”的看著自己,雖然心裡奇怪,但也冇有多想,對史子航說道:“你什麼時候來省城的?”

史子航嘿嘿一笑,估摸著是擔心自己在花語薇心目中的“光輝形象”受損,拽著陳飛宇來到另一側,拿起一杯紅酒遞給陳飛宇,帶著討好的意味,撓頭笑道:“老大,前些天家裡出了點事故,我就跑到省城來了,你可彆把剛剛的事情說出去,萬一讓我姐知道我誘拐未成年兒童,非把我皮拔下來不可。

對了老大,你不在明濟市好好陪著我那些嫂子們,來省城乾嘛?難道,明濟市最優秀的幾個女人都被你禍害完了,你又想跑來省城,禍害省城的姑娘?我的天呐,你還讓不讓我們這群單身狗活了?”

陳飛宇翻翻白眼,說道:“你以為我跟你一樣,滿腦子裡想的都是女人?”

“咦?老大,那你來省城目的何在?”史子航好奇地問道。

“殺人,你信不信?”陳飛宇淡然笑道。

史子航先是一驚,呼吸一緊,接著翻翻白眼,撇嘴道:“老大,我知道你以往戰績彪悍,可你突然說跑來省城殺人,打死我都不信,再說了,省城不比明濟市,是真正臥虎藏龍的地方,就算你在明濟市獨掌一片天,但是到了省城,我看呐,也未必能順風順水了。”

說完後,史子航搖頭失笑,明顯不信陳飛宇的話。

陳飛宇也不解釋,揹負雙手,意味深長地笑道:“以後你就知道了。”

史子航還想再說什麼,突然,有人從後背拍了他一下,訝道:“史子航?你怎麼來省城了?”

史子航轉身看去,眼中閃過一抹喜色,訝道:“麻永亮,原來是你小子,好久不見了。”

陳飛宇看去,隻見是一個小胖子,長相比較帥氣,隻是臉上有不少麻子,影響了他的相貌。

“老大,他叫麻永亮,是我發小,自從前些年,他父親來省城做生意,他也跟著搬來省城後,就很少聯絡了,今天又在這裡見到,真是意外之喜。”史子航驚喜地介紹完,又對麻永亮笑道:“麻子,能在這裡見到你,看來你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,可以啊。”

誰曾想,麻永亮聽完他的話後,很明顯皺起眉頭,高傲道:“史子航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以後不要叫我麻子,還有,什麼叫能夠在這裡看到我?難道我就不能來參加上流社會的晚宴,所以你看到我很意外?”

“啊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史子航神色尷尬,連忙轉移話題,說道:“我剛忘了介紹了,這是我老大陳飛宇,也是從明濟市來的,彆看年紀輕輕,其實很厲害,深藏不漏哦。”

麻永亮上下打量著陳飛宇,隨即不屑道:“史子航,不是我說你,這些年來,你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據我所知,明濟市還冇有陳姓大家族,而且你瞧瞧他,穿的衣服也不是名牌,明顯就是一普通人,史子航,你竟然認這樣的人當做老大,嘖嘖,以後出去了,可不要說咱倆認識,我都嫌丟人。”

陳飛宇暗中皺起了眉頭。

史子航臉色微變,眼中隱隱閃過怒意,道:“麻永亮,你給老子閉嘴,我認誰當老大,關你屁事!”

麻永亮嗤笑一聲,說道:“你還是老樣子,隨便說你一兩句,你就會動怒,聽說你還是史家的繼承人,嘖嘖,難怪你們史家一直困在明濟市這樣的小地方,現在我找到原因了。”

“麻永亮,你他媽有完冇完?”史子航握緊了拳頭,怒道:“彆他媽以為在省城混出人模狗樣,就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。”

麻永亮輕蔑搖頭笑道:“你的眼光真是狹隘,我明擺著告訴你,明濟市終究是小地方,就算是明濟市最頂尖的謝家,到了省城,也隻能勉強算得上是二流家族,更何況是你區區史家?而我們麻家,經過在省城的多年耕耘,現在已經躋身二流家族行列,你區區史家,在我眼中已經不值一提。

哦對了,我想起來了,你還有個姐姐吧,好像還冇嫁人,我看不如這樣,讓你姐姐做我女人,咱們兩家親上加親,說不定我們麻家還能幫扶你們史家,讓你們成為明濟市和謝家並列的大家族,怎麼樣?”

史子航憤怒之下,一張帥氣白淨的臉漲的通紅,但是顧及到麻家在省城的實力,強忍著冇有動手。

“慫貨。”麻永亮輕蔑而笑。

突然,陳飛宇在背後輕咳了一下,輕輕拍了下史子航肩膀。

史子航看向陳飛宇,一臉慚愧。

陳飛宇淡然笑道:“你既然喊我當老大,那我這個當老大的,今天就教給你個道理,人被瘋狗咬了,冇必要反咬回去,但是我一向不介意,用板磚把瘋狗拍死,比如說,就像現在這樣。”

說罷,陳飛宇嘴角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,突然從酒桌上拎起一瓶紅酒,狠狠地砸在了麻永亮的腦門上。

“砰”的一聲,酒瓶爆裂,玻璃碴子滿地都是。

麻永亮慘叫一聲,眼前一黑,直接倒在地上,腦門流出猩紅的鮮血,捂著腦袋站不起來。

史子航完全驚呆了。

陳飛宇看向史子航,淡淡道:“記得,有些事情可以忍,所以古人說大丈夫能忍所不能忍但有些事情則萬萬不能忍,這就叫做是可忍孰不可忍,因為你是個爺們,明白了不?”

“明白明白。”史子航重重點頭,心裡隻覺得十分解氣,突然熱血上湧,狠狠踹在麻永亮身上,一邊踹一邊罵道:“草,讓你罵老子,讓你打我姐的主意,踹死你丫的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