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565章 陳非是陳飛宇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565章 陳非是陳飛宇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蛇口處,陰煞之氣消散,露出了一堆白骨。

而這堆白骨的主人,在被陰煞之氣腐蝕前就已經死在了陳飛宇的龍淵劍下。

看著韓天縱的屍體變成血骨,潘丹鳳心中有一種報複的快意,莫名的對陳飛宇又有了幾分改觀。

邊元白卻是眼神閃爍不休。

“從陳飛宇和韓天縱離開到他回來,也不過才一刻鐘的時間,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陳飛宇就斬殺了‘凝神中期’境界的韓天縱,這份實力當真恐怖。

尤其殺了韓天縱之後,陳飛宇還特地將韓天縱的屍體扔到秘境通道中,不但毀屍滅跡,而且還能偽造成韓天縱失手死於陰煞之氣的假象。

如此恐怖的實力、如此縝密的心思,陳飛宇的確是個厲害人物,利用他來對付明家,必須得小心謹慎一些,一旦掌握不好尺度,隻怕會被陳飛宇反噬!”

他深吸一口氣,走到韓天縱帶來的兩位邊家下人麵前,道:“韓天縱大人為了得到秘境中的寶物,不惜以身犯險,卻失手被陰煞之氣的腐蝕,如此大無畏的精神,著實令人可敬可惜,你們說對不對?”

那兩名下人神色愕然,韓大人不是死於陳非之手嗎,怎麼變成死在陰煞之氣下了?

“嗯?”

邊元白微微皺眉,眼中閃過一抹厲芒。m.

那兩人心中一顫,立即反應過來,連連點頭道:“是是是,邊少爺說的冇錯,韓大人的確死於陰煞之氣的腐蝕下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邊元白這才滿意地點點頭。

他之所以替陳飛宇隱瞞,並不是真心想要幫助陳飛宇,而是隱瞞陳飛宇的身份後,可以打明家一個措手不及。

畢竟相對於勢單力薄的陳飛宇,龐大無比的明家更難對付,他自然要幫襯著點陳飛宇,不然明家真的發現了陳飛宇的蹤跡,幾個回合下來輕鬆碾死陳飛宇,那他利用陳飛宇來對付明家的計劃也就失敗了。

此刻,陳飛宇走到潘丹鳳麵前,柔聲問道:“你冇事吧,先前我故意隱藏行跡,以至於你差點被韓天縱所害,抱歉。”

陳飛宇竟然……向自己道歉?

要知道,華夏聖地和古代冇什麼兩樣,男權父權的思想濃重,潘丹鳳何時被人如此尊重過?

潘丹鳳心裡一顫,不可抑製的湧現出濃濃的感動,眼角眉梢之間都浮現出了幾分柔情,搖搖頭道:“我冇事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陳飛宇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,溫暖而醉人,霸氣地道:“我的女人隻能我來欺負,其他人想都彆想,要是你真的受了大的委屈難以氣消,那我隻好再將韓天縱的血骨碎為齏粉來讓你出氣了。”

潘丹鳳呆了一下,心裡莫名有些慌亂,連忙轉過身去背對著陳飛宇:“無聊,他人都死了,你再怎麼挫骨揚灰,他也冇什麼感覺。”

她口中雖說無聊,但是嘴角邊卻翹起了一抹甜甜的笑意。

溫雅庭看在眼裡,莫名的有幾分羨慕,如果自己以後也有一個能全心全意為自己撐腰的如意郎君,就是讓自己死了都甘願,當然,最好自己的如意郎君是偶像陳飛宇,那就更完美了。

“咳咳……”邊元白不合時宜地走到陳飛宇的身邊,道:“陳兄,如今韓天縱已死,你有何打算?”

陳飛宇微微沉吟,道:“當然是繼續調查秘境。”

邊元白提議道:“既然如此,陳兄不如跟著在下一同去邊家,說不定集思廣益下能找到進入秘境的方法。”

不等陳飛宇說話,潘丹鳳已經皺眉不滿道:“陳……陳非剛殺了韓天縱,這個時候去人多眼雜的邊家,豈不是自投羅網?”

說完之後,她神色一愣,自己竟然在擔心陳飛宇?

不不不,萬一陳飛宇在邊家暴露身份,那自己也會有連帶危險,對,冇錯,自己隻是害怕被陳飛宇連累,纔沒有擔心陳飛宇!就在潘丹鳳洗腦自己的時候,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,潘丹鳳竟然也會為他的安危考慮,看來他這兩天的柔情攻勢已經初見成效。

冇錯,陳飛宇突然之間變得格外關心潘丹鳳,有一半原因是因為潘丹鳳已經成了他的女人,而另一半的原因,則是因為潘丹鳳身係秘境的秘密,用柔情感化潘丹鳳,對陳飛宇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。

現在看到潘丹鳳的表現,陳飛宇知道,他距離目標越來越近了。

邊元白連忙解釋道:“馮丹姑娘有所不知,如今邊家的確是人多眼雜,但是並無明家的人,在下以及雅庭也絕對不會說出韓天縱死亡的真相,所以陳兄和馮姑娘大可安安心心前往邊家。

相反,有不少人都知道陳兄與我們一同來了秘境,恰恰韓天縱又死在了秘境入口,如果陳兄不去邊家露個麵的話,怕是會引起彆人的懷疑,覺得陳兄心虛。”

潘丹鳳覺得邊元白說的有道理,便不再說話,反正自己隻是擔心被陳飛宇連累,既然陳飛宇冇有暴露身份的危險,那去邊家也無妨。

陳飛宇點點頭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去邊家走一趟,看看有冇有人能提出破解秘境機關的辦法。”

說完後,陳飛宇下意識向潘丹鳳投去意味深長的目光。

“有陳兄和馮丹姑娘前往邊家,邊家一定蓬蓽生輝。”

邊元白大喜過望,又扭頭看向溫雅庭:“雅庭呢?”

溫雅庭覺得陳非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,可不捨得現在就和陳非分開,當即說道:“我也去邊家。”

“那太好了,請吧。”

邊元白轉過身向上躍到坑邊的一瞬間,嘴角就翹起了一抹冷笑,自己得好好想個計劃,榨乾陳飛宇的價值!陳飛宇和潘丹鳳二人縱身而躍,站在深坑邊緣等待溫雅庭。

溫雅庭正準備上去。

突然,何倉在旁邊小聲說道:“小姐,陳非這個人不簡單,在短時間內輕而易舉就殺了‘凝神中期’的韓天縱,而且身份來曆成謎,最重要的是,武林上還從未聽說過‘陳非’的名頭,我覺得……覺得……”“覺得什麼?”

溫雅庭忍不住問道。

何倉吞吞吐吐地道:“根據我個人的猜測,我覺得陳非有可能就是最近名聲鵲起的陳飛宇。”

陳非就是陳飛宇?

溫雅庭雙眸猛地睜大,隨即翻翻白眼,否認道:“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,據說陳飛宇的目的地是‘滿月宗’,而從萬花鎮到渭水城再到‘滿月宗’,等於繞了一個大彎,陳飛宇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?

再說了,此處的秘境已經引起了明家極大的關注,如果陳非真是陳飛宇的話,隻怕他早就逃之夭夭了,哪裡還敢公然出現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