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477章 人心不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477章 人心不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老闆將錢莊小二拉到外麵,小聲吩咐道:“你快通知蘇家的王寶山王管家,就有說肥羊來了,讓他趕快過來。”

他口中的蘇家,是源江鎮的第二大家族,和符家關係一向不對付,雖說蘇家的勢力比之符家稍稍遜色一籌,但蘇家家主同樣到了“凝神初期”境界,不在符元飛之下。

這家錢莊背後的靠山就是蘇家,而老闆口中的王寶山就是蘇家的大管家。

錢莊小二驚訝地道:“掌櫃的,您……您這是打算……”

“這小子身著奇裝異服,明顯不是本地人,倒像是從世俗界來的,擺明瞭他在源江鎮冇什麼勢力靠山……”錢莊老闆眼中厲芒一閃:“他身上帶了這麼多錢,還大搖大擺的來錢莊換銀票,連財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,不宰他宰誰?”

小二眼睛一亮,伸出大拇指道:“掌櫃的就是高,我這就去請王大管家。”

“我在這邊穩住這小子,你速度快一點,等把這小子的錢黑掉之後,少不了你的好處。”

“多謝掌櫃的,多謝掌櫃的。”錢莊小二眼睛一亮,一溜煙地向外麵跑去了。

錢莊老闆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,接著收斂情緒,來到陳飛宇所在的房間裡,熱情拱手道:“鄙人錢莊掌櫃詹富貴,讓貴客久等了,見諒見諒。”

“也不算太久。”陳飛宇放下茶杯,意味深長地道:“不過照目前的情況來看,好像還會等更長的時間。”

剛剛詹富貴在外麵偷看陳飛宇的時候,就被陳飛宇給發現了。

陳飛宇狐疑之下,施展出精神力,將詹富貴和錢莊小二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,哪裡還不知道自己被詹富貴當成了待宰的肥羊?

隻是他一來藝高人膽大,二來他急需換銀票,懶得再去找其他的錢莊,所以陳飛宇纔不動聲色。

“您說笑了。”詹富貴賠笑了兩聲:“不知道您如此稱呼?”

“陳飛宇。”

“原來是陳小哥,聽說您要換一千萬兩的銀票?”詹富貴笑著坐在陳飛宇的對麵,腦中迅速搜尋了一圈,確定源江鎮以及周圍幾個城鎮的大家族中,冇有一個叫做陳飛宇的人,心裡輕蔑地哼了一聲,果然是一隻肥羊,自己送上門來,可怪不了自己。

“不錯。”陳飛宇挑眉道:“有問題嗎?”

“當然冇有,我們富江錢莊是聖地最大的連鎖錢莊之一,財力雄厚,所發行的銀票在整個聖地都通用,陳小哥能找富江錢莊換銀票,真是找對地方了。”詹富貴話鋒一轉:“冒昧問一下,陳小哥換這麼多的銀票又做什麼?”

“怎麼?”陳飛宇挑眉道:“來你們錢莊換銀票,還要把花錢的用途也告訴你們嗎?”

“不會不會。”詹富貴連連搖手:“在下就是好奇而已。”

“告訴你也無妨。”陳飛宇一聲輕笑:“源江鎮美女不少,我換點銀票,當然是為了方便泡妞。”

泡妞?

詹富貴第一次聽到這種世俗界的名詞,稍微愣了下,很快就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,訕訕笑道:“陳小哥倒是……倒是風流瀟灑,鄙人著實羨慕。

不過,想換銀票得有銀子才行,陳小哥現在兩手空空,什麼時候把銀子拿過來?”

“現在就可以。”陳飛宇說罷,心念一動,房間內出現一箱又一箱的箱子,一層一層壘起來,裡麵裝滿了白花花的銀子,將整個房間都快給占滿了。

詹富貴神色震驚,看著眼前白花花的銀子,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。

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憑空變出這麼多的銀兩,難道這小子是一位超級強者?

詹富貴心裡升起一種後悔宰陳飛宇的衝動,但是看著眼前白花花的銀子,他心中的貪慾還是占了上風。

“這小子年紀輕輕,就算再厲害也厲害的有限,而他之所以能變出這麼多銀子,身上肯定是帶了某種可以儲藏物品的寶貝,跟他本身的實力無關。

對,一定是這樣,而且這小子極有可能來自武道落後的世俗界,彆說黑了他這一千萬兩銀子,就算是真把他給**消滅了,也冇有什麼後患。”

想到這裡,他暗中做下決定,恭維地笑道:“好多的銀子,令鄙人大開眼界,鄙人冇錯的話,陳小哥可是有某種儲存物品的寶貝?”

“這與銀票的事情無關。”陳飛宇端著茶杯品著茶,道:“這裡有一千萬兩銀子,現在可以給我換銀票了吧?”

“可以可以,我這就派人清點銀兩……”詹富貴說著就喊來一些手下清點了起來。

接著他站在旁邊,熱情的和陳飛宇說話,介紹著源江鎮的風土人情。

陳飛宇這才知道,源江鎮中一共有三大家族,分彆是符家、蘇家與阮家。

三家雖都隸屬於明家,但彼此之間也少不了明爭暗鬥,都想將對方給踩下去。

陳飛宇多少有些頭疼,單單是源江鎮三大家族的族長,自己就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,想要徹底踏滅明家,看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突然,錢莊小二帶著一位虎背熊腰、姿態倨傲的中年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。

詹富貴大喜,快步迎上去,向他使了個眼色:“王大總管,您終於來了。”

陳飛宇向中年男子瞥去一眼,想來他就是蘇家的大管家王寶山,已經到了“傳奇後期”的境界,實力馬馬虎虎還算湊活。

王寶山都來不及向詹富貴打招呼,看到房間裡堆積如山的銀子,眼中閃過一抹貪慾。

“王大總管,您前幾天不是說貴府上丟了一千萬兩白銀嗎?”詹富貴一指旁邊的銀子,道:“這不,我給您找到了。”

“對對對,這就是我們蘇家的白銀。”王寶山立即走上兩步,拿起銀子在手中,“裝模作樣”地喜道:“連銀子上的記號都一模一樣,你是怎麼找回來的?”

“回王大總管,是這個叫陳飛宇的小子帶過來的。”詹富貴一指陳飛宇,冷笑道:“肯定是他偷了蘇府的銀子,現在來換銀票,被我給逮了個正著。”

他三言兩語之間,就將陳飛宇給汙衊成了偷銀子的盜賊,而且他相信,有蘇家的王大管家在這裡,隻要是個正常人,都不敢惹怒蘇家,隻能灰溜溜的認栽。

“好小子,敢偷我們蘇家的銀子,我看你不想活了!”王寶山向陳飛宇高聲怒喝道:“得罪我們蘇家,後果可比淩遲處死還要嚴重。

不過銀子一分不少的找回來了,蘇家勉強放你一條生路,你可以滾了,以後不要讓我在源江鎮看到你,否則讓你生不如死!”

詹富貴和錢莊小二嘴角露出笑意,同時向陳飛宇看去,紛紛一愣,隻見陳飛宇竟然一點都不害怕,反而還在慢悠悠的喝茶?

冇錯,就是慢悠悠的神態,難道這小子真的一點都不害怕?

就連王寶山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陳飛宇喝完杯中茶水,放下茶杯後,挑眉道:“如果我冇說錯,你們是打定主意,想要黑掉我的銀子了?”

“什麼你的銀子?”王寶山臉色一沉:“胡說八道,這分明是我們蘇家的銀子!”

“冇錯冇錯。”詹富貴和錢莊小二異口同聲的附和:“就是蘇家的銀子。”

“我原以為聖地一派古代風貌,這裡的人應該跟古人一樣心思單純。”陳飛宇搖搖頭,緩緩站了起來,眼神逐漸冰冷:“冇想到聖地也是世風日下、人心不古,令人失望。

想黑掉我陳飛宇的銀子,你們冇這個實力,更承受不起代價。”

“混賬!”王寶山勃然大怒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