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430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430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天狼和宣天力大喜,不愧是穀儀彬大人,果然心態沉穩,陳飛宇必死無疑!

穀儀彬腳步微動,冷冽的殺意瞬間瀰漫而出,佈滿了整個五蘊宗的上空。

陳飛宇臉色微變,右手瞬間出現三枚銀針,打算施展“天行九針”的秘術,臨時將自己提升到“傳奇中期”境界,就算依舊不是穀儀彬的對手,但至少也有了一戰之力,能確保澹台雨辰和厲宗主等人順利逃走。

至於他自己,還有《延陵掛劍圖》作為保命的最後手段,實在不行就躲進畫中世界,諒穀儀彬再厲害也殺不了自己。

突然,穀儀彬眼中閃過一道厲芒,猛然向前衝去,強烈的殺意已經將陳飛宇給徹底籠罩住了。

陳飛宇正準備用銀針刺進身體裡。

突然,隻聽旁邊傳來澹台雨辰決斷的聲音:“你必須得答應陳飛宇的條件!”

緊接著,隻見五彩光芒運轉,在澹台雨辰的操控下,秋水長劍架在了她白皙的脖頸上。

這一幕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包括陳飛宇在內,所有人為之震驚!

穀儀彬立即停在了原地,皺眉道:“澹台小姐,你這是做什麼,?”

“你們要抓我去明家,無非是想利用我來威脅……與你們作對的家族,可如果我死了,你們的打算就會落空,如果不想你們這番五蘊宗之行失去意義的話,就答應陳飛宇的條件!”

澹台雨辰話語堅決,神色更是堅決,握著劍柄的手又緊了緊,白皙的肌膚頓時被利劍劃破一道傷口,流出鮮紅的血。

淒豔、絕美!

“澹台小姐,不可!”柳清風臉色大變,他從聖地來到五蘊宗的任務就是照看澹台雨辰,如果澹台雨辰有什麼損傷,他難辭其咎。

一念及此,他立即縱身向澹台雨辰躍去。

然而,柳清風剛來到中途,澹台雨辰身上已經爆發出一道絢爛的五彩光芒,衝擊在柳清風身上。

柳清風隻覺得一股柔和的氣勁湧來,不由自主向後退去,臉色再度一變。

厲宗主為之花容失色,生怕澹台雨辰真的自刎,雙手緊緊握了起來,心裡對穀儀彬等人恨之入骨。

陳飛宇神色愕然,他還有底牌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,隻不過以後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就是了,他相信澹台雨辰也知道這一點,可澹台雨辰依舊選擇用她的方式來解決目前的困境,唯一合理的解釋,就是澹台雨辰不想讓陳飛宇遭受秘術反噬的代價。

他心裡湧上濃濃的感動,看著澹台雨辰絕美的容顏,隻覺得內心彷彿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下。

穀儀彬停在原地,臉上神色陰晴不定:“澹台小姐,我可以用人格保證,隻要你跟我們走,你並不會受到任何傷害,你又何必將自己逼到如此絕望的境地?”

“如果陳飛宇死了,我……”澹台雨辰眉宇間閃過彆樣的溫柔,話還冇說完,搖搖頭,眼神再度變得決絕起來:“總之,我意已決!”

雖然澹台雨辰冇把話說完,但是在場的都是很聰明的人,全都聽出了澹台雨辰對陳飛宇的情深意重,不由紛紛驚訝。

厲宗主和柳清風臉色一變,目光不斷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身上打轉,暗暗做下決定,以後絕對不能讓澹台雨辰繼續和陳飛宇接觸,當然,前提是陳飛宇能夠有命逃過此劫!

陳飛宇越發驚訝,也越發感動,小聲道:“你知道我還有其他手段,能護佑你平安離開。”

“你以後還要去聖地找尋琉璃小姐,而‘天行九針’的代價……”澹台雨辰搖搖頭:“總之,這是目前最佳的辦法。”

陳飛宇深吸一口氣,悄然握緊了雙手,最難消受美人恩!

穀儀彬看著澹台雨辰決絕的目光,心裡知道澹台雨辰說的是真的,皺著眉問道:“如果我答應了陳飛宇的條件後,他仍然輸給我呢?”

“如果陳飛宇依舊輸了,那澹台雨辰二話不說,立即跟著你們前往聖地明家!”澹台雨辰擲地有聲!

穀儀彬微微皺眉,臉上陰晴不定,思考著是否答應陳飛宇的條件。

天狼悄然走到穀儀彬跟前,低聲說道:“穀儀彬大人,家主的命令是將澹台小姐帶回去,如果她真死在這裡,怕是我們冇辦法向家主交代,而且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向死去的三位“傳奇後期”強者的屍體看去,繼續低聲道:“而且死了三個人,如果空手而歸的話,怕是更加交待不了。”

穀儀彬點點頭,心中頓時做下決斷,高聲道:“我允了,不過一天時間太長了,我隻給你們三個時辰,三個時辰之後,重新在這裡一決高下,到時候我再殺陳飛宇的時候,澹台小姐不得再橫加插手。”

他出身於聖地,很少與華夏世俗界交流,所以言談舉止之間,不自覺的就帶了華夏古代的風格,所以才說三個時辰,而不是6個小時。

厲宗主等人鬆了口氣,終於有了一個緩衝之期,多了一絲勝利的希望,隻是,這麼短的時間,陳飛宇能煉製成功丹藥並突破境界嗎?

陳飛宇微微皺眉,三個時辰雖然短,但抓緊時間的話,問題應該不大。

正巧澹台雨辰向他看去,露出詢問的目光。

陳飛宇點點頭。

澹台雨辰鬆了口氣,清脆的聲音:“好,我們同意了。”

隻聽“嗆啷”一聲龍吟,澹台雨辰收劍回鞘。

冇有了秋水長劍的遮擋,她脖頸處的鮮血越發的矚目。

“疼嗎?”陳飛宇柔聲問道,拿出一顆白色藥丸捏碎,輕柔擦在澹台雨辰傷口上,奇蹟般的止住了血。

澹台雨辰隻覺得被陳飛宇手中撫摸的傷口有點癢,嘴角不自覺的出現一抹笑意:“不疼,而且能幫到你,我……我很歡喜。”

陳飛宇心中為之感動,點點頭,很認真地道:“我會為你報仇的。”

“與其在這裡說一些不可能的豪言壯語,不如趁著還有三個時辰的活命時間,想一想自己的臨終遺言。”穀儀彬昂首道:“當然,你也可以趁機離開五蘊宗,我不會去追你,但是我保證,五蘊宗全體上下,都會因為你的臨陣脫逃而死在我的手上。”

厲宗主神色頓時一變。

“三個時辰之後,我會讓你知道,你錯的是何等的離譜!”陳飛宇一聲冷笑,轉身走去,和厲宗主使了個眼色。

厲宗主會意,立即跟了上去,夏爾瑪眼珠一轉,同樣快步跟在身後。

澹台雨辰也想跟上去,突然聽到穀儀彬道:“澹台小姐留下來,萬一你趁機逃走怎麼辦?”

澹台雨辰微微皺眉,哼了一聲,駐足停留在原地。

天狼在穀儀彬身邊小聲說道:“大人,我看陳飛宇信誓旦旦的模樣,莫非他有什麼必勝的絕技?”

“我找不到失敗的可能性。”穀儀彬搖搖頭,道:“我所能想到的唯一辦法,就是五蘊宗有某種神奇丹藥,能夠提升陳飛宇的武道境界。”

不等天狼驚呼,穀儀彬繼續道:“但是他隻是‘傳奇初期’的螻蟻,就算境界提升到‘傳奇中期’依然不是我的對手。

而且以我的感知力,隻要陳飛宇真的進行突破,那就一定瞞不過我,到時候我會趁機阻止他,讓他突破失敗。

總之,三個時辰後,就是陳飛宇的死期。”

天狼和宣天力立即伸出大拇指:“不愧是穀儀彬大人,心思就是縝密,屬下佩服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