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411章 口是心非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411章 口是心非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酒店大堂吃過晚飯後,澹台雨辰直接留下一句“我回房間了”,便起身回到了房間打坐。

她今天一路從費蘭市趕到南洛市,又趕到天啟大教堂,本就旅途勞頓,再加上連戰亞伯拉罕和教宗哥爾登兩位“半步先天”的超級強者,縱然她身負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曠世絕學,也有些吃不消。

所以吃完飯後,她就抓緊時間回到房間打坐恢複元氣。

另外,明天就要乘坐遊輪返回華夏,而陳飛宇身懷“天使的眼淚”這等至寶,在加上他在北歐殺了不少人,結了許多怨,難免會有宵小之徒動什麼歪心思。

所以,澹台雨辰也得儘快恢複真氣,以最佳的狀態啟程,迎接即將到來的挑戰!

陳飛宇同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給自己倒了杯熱氣騰騰的茶水,坐在鬆軟的床邊,“咕咚”一聲喝了一口,頓時覺得渾身舒暢,就連全身毛孔都透著舒服,疲乏頓時一掃而空。

“這次來北歐,不但如願以償,得到了‘天使的眼淚’,又意外得到了‘玄雷珠’,還殺死了龍靖雲,除掉了一個緊迫的威脅,甚至連‘畫中世界’的底牌都冇有暴露,這一趟也算是收穫頗豐。”

陳飛宇嘴角翹起一抹笑意。

在他原先的預想中,如果遇到生命危險,或者說“寒霜奇岩”冇辦法對龍靖雲產生影響,那就在生死一瞬的時間躲入畫中世界。

冇想到“寒霜奇岩”製造幻覺的能力,連龍靖雲這等超級強者都頂不住,而澹台雨辰也及時出現,局勢的發展超乎想象的順利,以至於陳飛宇連《延陵掛劍圖》都冇施展出來。

此刻,陳飛宇隨手放下茶杯,心念一動,“玄雷珠”和“天使的眼淚”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,眼中露出了興奮之意。

“‘天使的眼淚’自然用來煉製丹藥,至於‘玄雷珠’嘛……”

陳飛宇看著手中的“玄雷珠”,陷入到了沉思當中。

如果直接吸納“玄雷珠”裡麵的雷氣,那相信用不了一時半刻,自己就會爆體而亡,可如果不吸納雷氣的話,他又冇有更好的利用“玄雷珠”的方法。

陳飛宇終於明白,為什麼“黑暗世界”會大大方方的將“玄雷珠”贈送給自己了,這種空守寶山卻隻能眼睜睜看著的感覺,真的很糟心。

“算了,所謂天材地寶唯有緣者得而居之,既然‘玄雷珠’到了我的手裡,就代表跟我有緣,以後總能找到合理運用‘玄雷珠’的方法。”

陳飛宇也不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,既然暫時想不到辦法,那就先不想。

接著,他心念一動,已經消失在床邊,連同手中的“玄雷珠”和“天使的眼淚”,一同進入了畫中世界,隻在床上留下一副袖珍版的《延陵掛劍圖》。

如果旁邊有人在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,懷疑陳飛宇會妖術。

卻說陳飛宇來到畫中世界後,連他之前在蛇家搜刮到的秘寶都來不及看,第一眼就看向了遠處的青翠藥草。

這株青翠藥草是他在龍家萬毒林無意之中獲得的,散發著一股濃鬱的生命氣息。

陳飛宇用心感受之下,察覺到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,以青翠藥草為中心,方圓五百米內,已經被青翠藥草的生命氣息充滿。

雖然對比整個畫中世界來說,方圓五百米左右的範圍隻是滄海之一粟,但是住人已經完全冇有問題了。

“青翠藥草瀰漫生命氣息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要快,再有一個星期,方圓千米之內都能瀰漫有生命氣息。

等回到華夏後,我得找一些雞鴨魚放進去,如果能夠順利存活的話,就證明可以住人,我就可以將這裡打造成一處真正的世外桃源,帶著映雪、青姐她們住進來,而且能時時刻刻相聚。”

陳飛宇神色興奮,開始規劃著哪裡建造房屋,哪裡又整一個獸欄等等。

卻說夏爾瑪回到自己的房間後,來到床邊,一下子仰躺在鬆軟的白色床墊上,精緻完美的容顏上,有著幾分迷茫之色。

“以教廷龐大的勢力以及眼線,一定知道我跟著陳飛宇一起來到了酒店,再加上陳飛宇風流好色的名聲,哥爾登一定認為我跟陳飛宇關係匪淺,應該不會再找我的麻煩,我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。

我明明不用演戲了,可是為什麼,看到陳飛宇冷落我,我還是會感到生氣和不自在?難道我已經喜歡上了陳飛宇?

不,不可能,陳飛宇又自大又討厭,我怎麼可能喜歡上他?而且他還兩次強吻我……”

一想到被陳飛宇奪走初吻的事情,夏爾瑪眼角眉梢之間,充滿了三分羞澀三分惱怒三分風情,以及一分連她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欣喜。

突然,隔壁對麵響起一陣開門聲。

陳飛宇出來了!

夏爾瑪“騰”的一下坐直了上半身,神色又是緊張又是期待,陳飛宇該不會來找自己吧?

但緊接著,夏爾瑪就搖搖頭,陳飛宇要找也是去找澹台雨辰,怎麼可能來找自己?

她又重新仰躺了下去,眼眸中閃過一絲失望。

突然,“咚咚咚”,響起了敲門聲。

夏爾瑪猛地坐了起來,神色又驚又喜,陳飛宇竟然真的來找自己了?

她身影一閃,立即到了門邊,正準備打開門,手剛伸到一半,突然僵在了半空,白天陳飛宇一直冷落自己,自己這麼急切的給陳飛宇開門,不就更加助漲了陳飛宇的囂張氣焰?

對,得讓陳飛宇多等一會兒再給他開門,讓他知道自己堂堂天竺教聖女也是有尊嚴和傲氣的。

夏爾瑪神色傲嬌,又把手縮了回去,等著陳飛宇繼續敲門。

突然,隻聽門口腳步聲響起,陳飛宇似乎正打算離開。

夏爾瑪一驚,哪裡還顧得上矜持,立即打開了門衝了出去,突然,一下子撞進了一個人的懷裡,一股陽剛之氣撲麵而來。

正是陳飛宇!

“你冇走?”夏爾瑪抬起頭,顧不上還在陳飛宇懷裡,眼眸中閃過喜色,接著就是一陣怒意,自己被陳飛宇耍了!

陳飛宇直接抱著夏爾瑪的蠻腰走進了房間,順手關上了門,看著夏爾瑪氣沖沖的模樣,笑著道:“你跟著我一路來到酒店,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?”

夏爾瑪俏臉唰的一下紅了,嗤笑道:“我絕對不可能喜歡上你,我跟在你身邊,隻是為了避免被哥爾登報複,你可不要自作多情……唔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已經被陳飛宇吻住了紅唇,口是心非的話全給嚥了回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