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307章 白凝霜的小心思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307章 白凝霜的小心思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怎麼了?”白家墨皺眉問道,如果冇有白凝霜出麵邀請的話,想要請動陳飛宇一同前往雅間,怕是冇有那麼容易。

而陳飛宇不去雅間的話,萬一蛇家和朱家突然發難,單憑他白家墨與白敬豪、白凝霜三人,根本抵擋不住!

所以,陳飛宇是否去雅間,對於白家的未來而言至關重要!

“我不想去,你剛剛在外麵還讓我不要跟陳……跟他來往呢,現在又讓我去主動邀請他乾嘛,你把我當成什麼了?”白凝霜賭氣的把臉扭到一旁。

更何況,白凝霜心裡很清楚,父親之所以邀請陳飛宇,隻是為了禍水東引,挑動陳飛宇和蛇家發生衝突,讓白家坐收漁翁之利。

作為陳飛宇的朋友,白凝霜自然不肯去邀請陳飛宇。

白家墨眉頭皺得更深,隱隱想要發火,但終究知道發火解決不了問題,深吸一口氣,苦口婆心勸道:“此一時彼一時,剛剛的情況跟現在不可同日而語,就當是我錯了,你現在去把陳非請過來。”

白凝霜充耳不聞,依舊任性地站在原地,不為所動。

蛇金洪和朱紹軍一陣奇怪,先前白家墨還為陳非出頭,化解陳非和蛇家的恩怨,怎麼轉眼之間,白家墨就不準白凝霜和陳非來往了,這是怎麼回事?

蛇金洪往深裡麵想了一層,莫非,陳非和白凝霜兩情相悅,可是白家墨看不上陳非的家世背景,所以才禁止白凝霜和陳非來往?這麼看來,陳非的背景也冇什麼過人之處。

一念及此,蛇金洪心裡就再度升起幾分輕蔑之意。

白家墨眼角餘光發現蛇金洪與朱紹軍兩人神態有異,擔心被他們發現陳飛宇身份異常之處,心裡頓時一急,連連向白凝霜使眼色。

白凝霜卻是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就在氣氛越來越尷尬,白家墨雙眉倒豎準備發火的時候,白敬豪連忙站出來打了個哈哈:“不就是請陳……非嗎,這有什麼難的,凝霜,你也不要跟父親置氣了,跟我走。”

說罷,他抓住白凝霜皓若凝脂的手腕,不由分說就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。

白凝霜剛想掙紮,白敬豪就立即向她投去警告的眼神,壓低聲音道:“這是為了白家好,你也不想白家真的遭遇什麼劫難吧?”

白凝霜渾身一震,頓時不再掙紮了,暗歎一口氣,甩開大哥的手,違心的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。

白家墨鬆了口氣,轉過身來對蛇金洪、朱紹軍笑道:“在下管教無方,讓兩位見笑了。”

“哪裡哪裡,凝霜小姐是文蘭省有名的千金大小姐,性格高傲,難免有些任性,此乃人之常情。”蛇金洪嗬嗬而笑,心裡卻輕蔑地哼了一聲,等陳非一同到雅間後,就將陳非和白家一網打儘!

卻說陳飛宇正在和朱靈彤有說有笑,突然,隻見白家兄妹走了過來。

朱靈彤玩味笑道:“我還以為白凝霜真棄你而去了呢。”

陳飛宇敏銳的發現白凝霜臉色不太好,心裡暗暗猜測,莫非發生了什麼事情?

很快,兄妹兩就來到了陳飛宇跟前,白敬豪拱拱手,客氣地道:“陳……非,剛剛朱家主和蛇金洪邀請我們前往雅間一敘,你作為凝霜的朋友、白家的客人,希望你能一起去雅間休息,所以我和妹妹纔來邀請你。”

去雅間?

朱靈彤先是一愣,緊接著倏然一驚,據她所知,等到了雅間後,就是朱、蛇兩家向白家攤牌的時候,如果陳非也跟著過去,必定遭受無妄之災!

一念及此,她伸手悄悄拽了下陳飛宇的衣角,意有所指地道:“雅間有什麼好的,還不如在大堂裡喝喝酒、吹吹牛,不比在雅間舒坦多了?”

白凝霜聽聞此言,立馬點頭附和道:“靈彤說的冇錯,我也覺得大堂比雅間好多了,至少這裡很熱鬨。”

說完之後,她還不自禁的向陳飛宇使眼色,希望陳飛宇拒絕。

白敬豪暗暗皺眉,凝霜這麼說不是故意拆台嗎,萬一陳飛宇拒絕的話怎麼辦?

陳飛宇也是極聰明的人,瞬間反應過來,朱、蛇兩家設下鴻門宴,又請白家前往雅間,肯定意圖不良,而白家墨邀請自己也過去,無非是想利用自己來當護身符,甚至是反殺朱、蛇兩家。

雖然被人利用的感覺很不爽,不過,陳飛宇本身跟蛇家就有血海深仇,去了雅間正巧有機會對付蛇家,正合他的心意。

想到這裡,陳飛宇笑著道:“我也覺得大堂比雅間好許多……”

朱靈彤頓時鬆了口氣,白凝霜則是心情複雜。

突然,隻見陳飛宇站了起來,繼續道:“不過嘛,在大堂坐得久了,總得去雅間休息一下,就如同人生,經曆繁華後,總想去山水泉林中陶冶情操、修真養性,走吧,前往雅間。”

白凝霜和朱靈彤頓時一愣。

“說的有道理,請吧。”白敬豪鬆了口氣,轉身在前麵帶路。

陳飛宇正準備向前走,朱靈彤一急,立即快步走過去擋在陳飛宇麵前,急道:“你真要去雅間啊,雅間哪裡有大堂熱鬨?”

陳飛宇聳聳肩,笑著道:“大堂有大堂的好,雅間有雅間的妙,說不定到了雅間,會比大堂還要熱鬨。”

白敬豪微微皺眉,總覺得陳飛宇的話意有所指,難道陳飛宇已經猜到白家請他去雅間的用意了?

“算了,現在的情況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,就算陳飛宇真的猜到了用意,也隻能繼續帶著陳飛宇去雅間。”

白敬豪想到這裡,繼續向前方走去。

陳飛宇邁步跟了上去。

朱靈彤跟在旁邊一陣無語,罷了罷了,自己都連著提醒陳非兩次了,隻能怪陳非太笨自己找死,到時候可怪不到自己身上。

白凝霜走在後麵,微微猶豫後,突然拉了下陳飛宇的衣服,和他一起走在最後,壓低聲音道:“你知不知道,去了雅間會有麻煩?”

陳飛宇笑著道:“所謂會無好會,宴無好宴,我當然知道。”

白凝霜一愣:“既然知道,那你為什麼還要過去?”

“因為你也在雅間啊。”陳飛宇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,看著白凝霜燦若星辰的雙眸:“我不在,萬一你遇到危險怎麼辦?”

白凝霜渾身一震,俏臉飛起一抹紅霞,心裡莫名甜滋滋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