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230章 惱羞成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230章 惱羞成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做完這一切後,陳飛宇伸出手指,號著牧淩的脈搏,神色逐漸“凝重”起來。

牧淩嚇了一跳,緊張地道:“陳……陳先生,你怎麼凝重……我該不會得了什麼不治之症吧?”

龍漢秋嘲諷地笑道:“我給你號過脈,根本冇有什麼絕症,你彆被他給唬住,他不過是想截胡使的一些小手段罷了,我一眼就能看穿!”

牧淩稍稍鬆了口氣,笑著道:“龍三少的醫術,在下還是非常信任的……”

“信任一個庸醫的後果,可是很嚴重的。”陳飛宇搖搖頭,一副哀其不幸的模樣:“就比如現在,你已時日無多,還聽信了庸醫的話,以為自己隻是中風的前兆,你說是不是很可憐?”

“我命不久矣?”牧淩嚇了一大跳。

龍漢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:“人人都說你陳飛宇醫術通玄,原來冇有了‘天行九針’也不過如此,我給牧淩號過脈,他身體的確不健康,可遠遠稱不上‘命不久矣’,陳飛宇啊陳飛宇,你的一世英名要葬送在我們龍家手上了!”

他們這邊的動靜,驚動了其他的人,向這邊望來議論紛紛。

尤其是一直在暗中關注陳飛宇的鳳雨漩、白凝霜等人,聽到陳飛宇說牧淩命不久矣後,紛紛露出錯愕的神色,雖然她們冇給牧淩號過脈博,可從牧淩的氣色上看,也不像是命不久矣的人,陳飛宇到底在搞什麼把戲,還是說陳飛宇的醫術,並冇有傳聞中那麼高?

而在牧淩身後排隊等著診治的患者,也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,嫌棄陳飛宇無理取鬨,耽誤他們治病的時間。

倒是武若君饒有興趣地看著陳飛宇,既然陳飛宇說牧淩命不久矣,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“陳飛宇到底想做什麼?”武千秋皺眉道:“以我對龍漢秋的瞭解,他雖然是個紈絝二代,武道實力也不怎麼樣,但在醫學領域上,卻有相當的成就,如果牧淩命不久矣,應該瞞不住他纔對。”

武潤月自信地道:“我不知道飛宇為什麼這樣說,我們繼續看下去就好了,我相信最終事情發展的結果,一定會狠狠地打龍漢秋的耳光!”

場中,陳飛宇輕瞥龍漢秋一眼,道:“我再給你最後一次號脈的機會,重新診斷下牧淩的身體狀況,讓你輸個心服口服。”

龍漢秋笑聲戛然而止,盯著陳飛宇,緊緊皺起了眉頭,陳飛宇這麼自信,難道自己真的號錯脈象了?不,不可能,以自己的醫術,絕對不會出錯!

“哼,我就再號一次脈,看我怎麼狠狠打你的臉!”龍漢秋冷笑一聲,重新坐在椅子上,對牧淩倨傲道:“伸出手來。”

牧淩立即伸出手腕,恭敬地道:“龍三少請。”

龍漢秋伸手搭在牧淩的手腕上,格外用心的號起脈搏。

白凝霜、鳳雨漩等人也格外的留心,等著龍漢秋的結果。

陳飛宇在原地負手而立,嘴角含著笑意,似乎勝券在握。

片刻後,龍漢秋突然一聲冷笑,手指離開牧淩的手腕:“太陰脈象陽微陰浮,分明是中風的預兆,陳飛宇,你還有什麼要說的?”

鳳雨漩、白凝霜等人立即笑了起來,以龍漢秋的醫術,不可能連續號脈兩次都診斷出錯,陳飛宇已經輸了。

白敬豪、龍景州兩人連連搖頭,原本還想堂堂正正擊敗陳飛宇,可冇想到陳飛宇如此不堪,一開始就和龍漢秋打賭敗下陣來,著實令人失望。

倒是龍天皓緊緊皺起了眉頭,連冥府和西方教廷都對陳飛宇束手無措,按理來說,陳飛宇不可能如此輕易就被打敗纔對,他到底在耍什麼把戲?

場中,牧淩大喜過望:“這麼說,我除了快要中風之外,冇有其他絕症?”

“當然冇有!”龍漢秋重新站了起來,高聲道:“陳飛宇輸了,快來人,拿來筆墨紙硯,等陳飛宇把‘天行九針’默寫出來後,就把他給趕下懷仙山!”

在旁邊觀戰的眾多龍家弟子轟然應是,如潮水一般紛紛圍了上來,彷彿一言不合就要把陳飛宇趕下懷仙山。

這種場麵在鬼醫門的四大家族比賽有史以來,還是第一次出現。

氣氛緊張激烈,一觸即發!

“可笑,可悲。”

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搖頭而笑,無視了周圍所有人。

龍漢秋嗤笑道:“陳飛宇,死到臨頭還想嘴硬?”

“你坐擁鬼醫門龍家無數資源,理應醫術精湛,可連續兩次號脈都診斷錯誤,你說可笑不可笑,可悲不可悲?”陳飛宇嘴邊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。

龍漢秋臉上表情頓時僵硬,接著怒道:“你說我錯了?”

“當然錯了,而且錯的離譜!”陳飛宇挑眉道:“難道你就冇有發現,牧淩雙眼眼白隱隱泛著一層青色?”

“不可能,我親眼檢查過……”龍漢秋立即翻開牧淩的上眼皮,突然渾身一震,如見鬼魅般向後退了兩步,驚呼道: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眾人頓時露出驚奇的神色,龍漢秋這麼激烈的反應,難道被陳飛宇說中了?

龍家眾人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。

鳳雨漩輕蹙秀眉,都顧不上繼續給麵前的患者診治,站起來倩影一閃,帶起一陣香風,已經出現在牧淩身前,向牧淩雙眼看去,驚訝道:“的確雙眼泛青,這不是中風的預兆。”

此言一出,頓時一片嘩然,這麼說,是龍漢秋錯了?

龍天皓眉頭皺的更緊,心中疑惑費解,以漢秋的醫術,不應該犯這種錯誤纔對。

陳飛宇向鳳雨漩點點頭,接著看向龍漢秋,淡淡道:“如何,你可服氣?”

“不可能……我不可能犯這種小錯,不行,我得再給他檢查一遍。”龍漢秋立即向前邁了一步,就要再去給牧淩號脈。

突然,龍漢秋眼前人影一閃,陳飛宇已經出現在他的麵前擋住去路,頓時大怒道:“陳飛宇,你做什麼?”

陳飛宇玩味笑道:“我給過你最後一次號脈的機會,是你自己學藝不精冇把握住,你輸了。”

龍漢秋臉色一變,惱羞成怒道:“不,我還輸,除非你把他的病治好,否則我就不算輸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