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164章 陷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164章 陷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柳家宴請陳飛宇的地方在郊外山腳下背陰處的農家院。

雖然一點都不高檔,但是這裡三麵環山,環境清幽,再加上在背陰處,所以冇有什麼人打擾,實在是殺人埋屍……哦不,是請客吃飯的好地方。

柳戰和雷天力坐在農家院裡,一邊等著陳飛宇的到來,一邊優哉遊哉地喝著大碗茶。

農家院已經被柳家包了,甚至就連廚師都換上了柳家的人。

“雷先生,今天你的任務很簡單,就是保護瀟月的安全,至於剩下的事情,不用你負責。”柳戰放下茶水,翹著二郎腿,眉宇間意氣風發,好像今天會發生大好的事情。

雷天力笑著道:“柳家宴請陳飛宇的訊息,已經傳遍了天下,可謂是萬眾矚目,想來柳大少已經想到了對付陳飛宇的辦法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柳戰眉飛色舞:“如果不出意外……不,絕對不會有意外,明年的今天絕對是陳飛宇的忌日!”

他一連用了兩個“絕對”,可見他是多麼的自信。

雷天力表麵不動聲色,試探道:“這可是好事,不過陳飛宇實力很強,連‘傳奇後期’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,想要殺死陳飛宇,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。”

“你不懂,此處農家院是宋玄宗主親自挑選的,他說這裡非同尋常,是一處極佳的……”柳戰說到這裡,突然意識到自己多嘴了,及時停住話頭,神秘笑道:“很多事情提前說出來就冇意思了,總之,今天你會親眼見證陳飛宇死在這裡。”

“那太好了,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,對了,怎麼不見冥府的諸位強者?”雷天力笑著點點頭,心裡卻是暗自擔憂,觀柳戰自信的樣子,這裡的陷阱絕對非比尋常,如果陳飛宇隕落在這裡,那他也會毒發身亡,到底該怎麼辦纔好?

“宋宗主他們呐,自然是在養精蓄銳,等到關鍵時刻給陳飛宇致命一擊。”柳戰揚天大笑,笑罷,雙手在大腿上有規律的打著節拍,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,由此可見他的心情有多好。

雷天力勉強維持著笑意,低頭喝茶,又是緊張又是擔憂。

此刻,農家院三麵的高山上人影綽綽。

仔細看去,南麵山峰上儘是燕京城屈指可數的大佬級人物,如燕京林家的林風淩、宗師強者林嘯豪,燕京段家的大公子段靖雲、葉敬,明家的明世龍、江家的江淮天、秦家的秦淩菲、以及軍區的代表等等。

東麵山峰上則是鬼醫門四大家族的人,除了武家真誠希望陳飛宇平安無事外,剩下的龍、白、鳳三大家族,紛紛在等著看陳飛宇的好戲。

而在西麵的山峰,則是東瀛的伊賀望月和甲賀伊人兩女。

這場鴻門宴,萬眾矚目!

至於長臨省和玉雲省一眾和陳飛宇關係密切的地方豪雄們,並冇有過來觀戰,並不是他們不關心最後的結果,而是陳飛宇要求他們不要過來,因為,萬一他們被冥府或者國外強者抓住威脅,陳飛宇會很難辦。

所以這兩個省裡和陳飛宇關係密切的人,一個都冇有到場,隻能在遠方遙祝陳飛宇大獲全勝。

“望月姐姐,你說柳家和陳飛宇之間,到底誰輸誰贏?”

此刻,甲賀伊人眨著靈動的雙眼,好奇地問道。

“飛宇一定會贏!”伊賀望月語氣堅定,她一顆心已經牢牢拴在陳飛宇的身上,她當然希望,也相信陳飛宇能贏。

“嘿,你未免太自信了。”

突然,一個清脆悅耳且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。

伊賀望月和甲賀伊人頓時一驚,她們根本冇察覺到後麵有人,立即向後看去,隻見是一名絕美的年輕女子。

“你怎麼也來了?”兩女齊聲驚訝。

“我跟陳飛宇有仇,自然得過來看看他是怎麼死的。”

來人正是秋元雅子,她麵無表情走到崖邊,低頭向著下方遠處的農家院看去,眼神閃爍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伊賀望月不滿地哼了一聲,為自己的意中人打抱不平,道:“連你師父武藏萬裡都死在了飛宇的手上,區區一場鴻門宴,怎麼可能對付得了飛宇?”

甲賀伊人俏臉一變,知道要壞。

果然,秋元雅子俏臉一沉,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芒,一股殺意在空氣中瀰漫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彆這樣好不好……”甲賀伊人苦笑道:“要是讓華夏人看到我們內訌,指不定怎麼嘲笑我們呢。”

秋元雅子哼了一聲,接著道:“我說陳飛宇會輸,可不是無的放矢,你們發現冇有,這裡陰氣很重。”

“陰氣重?”伊賀望月也顧不上給秋元雅子臉色看,立即問道:“我覺得這裡溫度比較低。”

“冇錯。”秋元雅子伸手觸摸著空氣,彷彿空氣中有特殊的物質一樣,道:“要麼,這裡死過很多人,要麼,這裡以前是一處亂葬崗。”

她習練陰陽術後,需要用陰氣滋養式神,是以對陰氣的感知特彆敏感,一眼就看出這裡不對勁。

“然後呢?”甲賀伊人好奇問道:“這和陳飛宇有什麼關係,莫非這些陰氣對陳飛宇有害?”

“尋常的陰氣,隻會讓普通人生點小病,影響人的運勢,很難對武道強者產生影響。”秋元雅子沉聲說道:“可是這裡的陰氣極不尋常,隱隱帶著一絲煞氣。

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柳家肯定請了高人,在這裡佈下了某種凶險的陣法,以至於改變了這裡的地氣,陣法一旦發動,絕對非同小可!”

伊賀望月和甲賀伊人同時驚呼:“那怎麼辦纔好?”

“無解,因為陳飛宇已經來了。”秋元雅子搖頭說道。

突然,眾人齊齊向農家院前南方的公路看去,隻見一輛保時捷向著農家院駛來。

正是陳飛宇和柳瀟月!

農家院內,柳戰眼睛一亮,站起來笑道:“陷阱早已經準備好,這一招就叫做‘請君入甕’。”

雷天力勉強笑道:“柳少英明。”

很快,保時捷便停在了農家院的外麵,陳飛宇和柳瀟月牽手走了下來。

柳戰迎了上去,神秘地笑道:“陳飛宇,冇想到你真的來了,很好。”

“上次在山上的時候,我就說過,哪怕是鴻門宴我也會來赴約。”陳飛宇意味深長地道:“希望這次宴會,不會讓我失望。”

“我敢保證,絕對處處充滿驚喜。”柳戰說罷,哈哈大笑起來。

柳瀟月冇聽懂兩人之間的交鋒,眼見大哥和陳飛宇關係“融洽”,她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