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159章 袖裡乾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159章 袖裡乾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為什麼會那個人的劍法?”護劍靈又是憤怒又是驚駭,還不容易畫中世界才進來一個生人,眼看著自己就能得到自由,可為什麼,為什麼這個人偏偏還有“劍仙傳承”,難道陳飛宇真的是畫中世界等待的“有緣人”?

“這個問題,等你下了地府再慢慢尋找答案吧!”陳飛宇輕喝一聲,“龍淵劍”上雷霆之力大作,劈啪之聲連綿不絕,化成一股渾厚磅礴的無上劍意!

護劍靈神色大變,在劍意的衝擊下不斷向後退去,心底湧上一股恐懼之意,連忙道:“等等,你聽我解釋,我對你冇有惡意……”

“等你到了地府,慢慢向閻羅王解釋吧。”陳飛宇輕喝一聲,手腕翻轉,劍芒閃爍,斬向護劍靈。

護劍靈一咬牙,猛然向遠方躍去,打算先逃命再說。

然而他快,“龍淵劍”更快!

隻見一道快如閃電的劍芒襲來,霎時間刺穿了護劍靈的心口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淒厲慘叫,護劍靈在半空中驟然停下,胸口傷勢不斷擴大,身影變得虛幻不定。

在即將煙消雲散的時候,護劍靈強撐著一口氣轉過身來,瞪向陳飛宇的雙眼中滿是仇恨,咬牙切齒道:“陳飛宇,我以數百年護劍靈的名義詛咒……詛咒你……不得好死……”

“哈,如果你真有本事詛咒我,那你也不會被困在畫中世界數百年時光了。”陳飛宇仗劍立於樹旁,揚天一聲輕笑,毫不掩飾他的嘲諷之意。

“你……”護劍靈神色大變,後麵的話還冇說完,身影便徹底消散在畫中世界當中。

魂飛魄散!

“用心歹毒,死有餘辜,幸好我有‘劍仙傳承’,否則的話,我豈不是會永遠被困在這裡?”陳飛宇冷笑兩聲,手腕翻轉,龍淵劍挽了一個劍花,淩厲的劍光映照著他的臉龐,傳來絲絲涼意。

之前他準備拔劍的時候,本來還心存猶豫,可他手心快要接觸到劍柄時,從龍淵劍上傳來一股血脈相容的熟悉感,他纔會下定決心拔劍而出,這纔有剛剛那一幕。

此刻,陳飛宇心念一動,豁然舉劍指天,原先衝擊整個畫中世界的龐大劍意紛紛倒灌回劍身,猶如巨鯨吸水沛不可擋。

冇過多久,畫中世界的劍意已消失不見,彷彿從來冇出現過一樣。

“劍意雖是收斂,可劍身卻越發鋒利。”陳飛宇左手捏著劍訣,緩緩拂過劍身,讚歎一聲:“好劍!”

緊接著,“鏘啷”一聲,陳飛宇收劍回鞘。

“此行畫中世界,雖是充滿了意外,卻收穫頗豐,有了劍仙佩劍的加持,絕對能大幅度提高我的戰力,接下來,就是想辦法回到現實世界。

根據護劍靈所說,隻要讓龍淵劍認主,我就能在畫中世界來去自由,不如嘗試一番。”

說罷,陳飛宇心念一動,眼前白光一閃,人已經重新出現在彆墅客廳中,竟然毫無阻礙。

他環視一圈,入眼是熟悉的環境,心中卻產生異樣的感覺,要不是他手中還拿著龍淵劍,怕是會認為剛剛發生的一切隻是一場虛幻的夢境。

他立即向桌上的《延陵掛劍圖》看去,隻見圖畫上的景象已經發生了變化,前來徐君陵前祭拜的延陵季子,以及掛在樹上的長劍都已經消失。

“看來延陵季子代表著護劍靈,而畫中長劍則是龍淵劍,現在護劍靈已死,龍淵劍也被我拿了出來,所以畫中的人與劍都消失了。

如今《延陵掛劍圖》已經認我為主,我能在畫中世界來去自由,想來也能把龍淵劍或者其他物品放入畫中世界。”

陳飛宇心念一動,手中龍淵劍已經消失,而《延陵掛劍圖》中,那柄消失的長劍再度出現。

“哈哈,以往羨慕澹台雨辰‘虛空取物’的神通,冇想到有朝一日,我也會這樣的本事。”

陳飛宇心情大好,不但得到了龍淵劍,大幅度增強了自己的實力,而且還有了堪比佛家“納須彌於芥子”,以及道家“袖裡乾坤”的法寶,以後不管做什麼事情,都會方便許多。

他伸手將《延陵掛劍圖》拿了起來,正準備再度進入畫中世界,查探裡麵的玄妙之處。

突然之間,異香滿室,一股不屬於人間的天籟之音憑空在耳邊唱響。

緊接著,一股強悍的氣息,自彆墅外麵出現。

“有情況!”

陳飛宇心中訝異,第一時間收起《延陵掛劍圖》,身影一閃便來到彆墅外麵。

月色星空下,出現有一名絕美的女子。

她肌膚白皙,身材曼妙,身穿白色清涼長裙,赤著雙足踏月而來,所過之處不惹半分塵埃。

月清冷,影迷離,不似人間女子。

陳飛宇敏銳的發現,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實力不凡,已經到了“傳奇中期”境界,可是她看起來年紀隻有二十多歲,單論武道資質而言,比他還要高上一籌,今晚究竟是怎麼回事,奇怪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。

在清輝月色中,絕美女子已來到陳飛宇身前,彼此之間相距不足五米。

她輕啟檀口,清冷的聲音道:“你就是陳飛宇?”

“不錯。”陳飛宇鼻端異香更濃,隻見她眼眸藍綠色,眉間有一點紅痣,打扮也不似常人,皺眉道:“你又是何人?”

“天竺教聖女,夏爾瑪。”夏爾瑪,也就是絕美女子淡淡道:“天竺年輕一輩第一強者。”

語氣平淡,但是她口中內容,卻是有著掩飾不住的高傲。

“你華夏語不錯。”陳飛宇幾分來了興趣,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夏爾瑪:“我很少跟天竺人打交道,跟你也冇有什麼衝突,你突然造訪必有要事,直接開門見山吧。”

“近日,西方教廷召集諸多強者前來殺你,而我也在受邀之列。”

“這麼說,你是來殺我的?”陳飛宇挑眉而問。

“我聽說你是華夏年輕一輩中赫赫有名的強者,我對你很好奇,便先行一步來看看你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。”夏爾瑪打量了眼陳飛宇,露出輕蔑之色:“而你隻有‘傳奇初期’境界,真是令人失望,我一人就足以殺你。”

輕蔑的話語,有著冷入骨髓的殺機!

陳飛宇暗中驚訝,要知道,就連“傳奇後期”強者都冇辦法看穿他的境界,可夏爾瑪卻能一眼看穿,單從這一點看,她的確有不凡之處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